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三章:不安

    大抵是因为陈效临走时那意味深长的样儿,顾世安一整天都是有些不安的。至于哪儿不安,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陈效却并没有打电话。

    顾世安正准备去坐车了,才接到了陈效司机的电话。说是陈效有事,路上堵车,他在岔路口那边,马上过来,请顾世安等着。

    顾世安只得站在路口等着,风雪有些大,吹在她的脸上冰冰凉的一片。

    天边黑云压城,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更大的暴风雨来。顾世安就那么怔怔的看着。脑子里空洞洞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下雪天堵车赌得很厉害,平常短短几分钟的车程,等了十几分钟那司机才姗姗来迟。

    见着顾世安他就要下车替她打开车门,后头是堵着车的,顾世安没等他下车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里头是暖烘烘的,热气扑面而来。顾世安的鼻子有些吸不过气来。

    她小心的将伞叠了起来放在脚边,这才问道:“你们陈总回去了吗?”

    那司机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的不自在来,挠了挠后脑勺,说:“这个……我不知道,陈总去哪儿不会向我交代行踪。”

    可不是,陈效去哪儿,下边儿的人哪里知道。

    顾世安这下就不说话了,暖气里她那冰冷的手脚很快暖和了起来,有些痒痒的。

    大雪纷纷扬扬的。路上车子多半时候都是在缓行。车流里时不时的传来焦躁的喇叭声。

    顾世安保持着脑子空洞洞的状态,看向了窗外。

    今年的雪是下得有些早的,去年是差不多年关才下的。今年估计又是个寒冬。

    交通广播里放着路况消息,几乎是全市都在堵。顾世安看了看时间,莫名的生出了几分的焦躁来。

    她时不时的低头看时间,前边儿是司机也注意到了,试探着问道:“太太您急着回去吗?”

    顾世安的这焦躁来得莫名,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了句没有。

    车子驶过了市中心的交叉路段,总算是得以畅行。饶是这样,回到老宅时已经八点多了。

    叶青见着顾世安一身寒气的进了屋子,赶紧的说道:“很冷吧?去换衣服下来吃饭,厨房里煲了汤,待会儿多喝点儿。”

    老太太并不在,顾世安就往她卧室的方向看了看,说道:“奶奶吃过了吗?”

    叶青就点点头,轻声道:“已经吃过了,中午没休息,早早的吃了就睡了。”她说到这儿见顾世安的衣服上沾着水珠儿,又说道:“司机怎么也不送你进来,这衣服都湿了。快上楼去换,我给你盛饭。”

    顾世安在叶青的催促中上了楼,很快就换了衣服下来。

    到餐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有加了药材煲的鸡汤,还有红烧肉糖醋鱼以及一碟子青翠欲滴的炒青菜。

    叶青给顾世安盛了米饭,又盛了半碗汤。顾世安接了过来。说:“您别忙,我自己来就行。”

    叶青就笑笑,就在她边儿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顿了顿,她开口说:“太太今天回来了,在楼上,你待会儿上楼的时候别太大声了。”

    齐诗韵是很少回来的,顾世安听到这话动作就顿了一下,随即笑笑,点头应了一句好。

    这饭菜是特地为她留的,顾世安吃到一半,迟疑了一下,问道:“陈效也吃了吗?”

    听到她问起陈效来,叶姨的脸上满是笑容,说道:“他没告诉你吗?他今天会晚点儿回来,让我们先吃,不用给他留饭。”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是准时回家的。顾世安原本是以为他有事早走早就回来了的。压根就没想到他竟然还没有回来。

    她忽然就想到了今早陈效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她的背心冷了一片。一下又想起了昨晚他说的那句想弄他是轻而易举的事,让她不信等着瞧的话来。

    顾世安在这一瞬间浑身的头冰凉。

    陈效一直都是按时回家的,昨晚说过之后今天就没回来。似乎能想象得到他要做什么。

    顾世安终于明白自己那时的焦躁从何而来。

    但现在,她却是不能让叶姨发现她的任何不对劲的。她竭力的控制着自己和往常一般,只是吃饭的速度加快了些。

    好在这些日子她也陪演了不少的戏,虽然心里早已是心急如焚,但叶姨并未看出来。

    她很快吃完了东西,勉强的笑着找了个累了的借口上了楼。

    到了楼上,她立即就关上了门,拿出了手机来给秦唐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打通,但秦唐并未接。顾世安就一遍接一遍的拨打,她是完全静不下来的。在屋子里焦躁的走动着。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秦唐都没有接,顾世安这下再也坐不住。立即穿上衣服就要出去。

    打开门她才想起这儿是老宅,她那么出去肯定得惊动老太太。她又退回了屋子里。

    时间煎熬而漫长,等了十几分钟,叶姨收拾完了厨房关了客厅的灯回了房间,她这才偷偷的下了楼,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

    到了外边儿,她就打了个寒颤。她并未多做停留,匆匆的出了院子。

    老宅这边出门并不如在她和陈效的婚房那边出门方便。再加上是大雪的天气,路上的车都是来去匆匆的。

    好不容易有几辆出租车过,却是坐着人的。偶尔遇上只载了一位乘客的,停车问了顾世安去哪儿,并不顺路又走了。

    她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拦了二十来分钟的车,才等到了一辆空车。车里的暖气并不暖,她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伞,落在身上的雪花化了之后更是冷。脚已冻得麻木了起来。

    她是急的,掏出手机要看时间,找遍了几个口袋都没有找到手机,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出来得忙,压根就没带手机。

    打不了电话,她只有一路催着司机师傅快点儿。回市区的路虽然不像她回老宅时那么堵得厉害,但偶尔仍旧得缓行。

    顾世安坐不住,时不时的看向窗外看到哪儿了。等到到了地儿,她付了钱不等司机挺稳就下了车。

    她已来过两次秦唐的住处,一路倒是熟门熟路的。保安的记性好,见过两次就记住了她。听说她过来找秦唐,让她登记了身份证就让她上了楼。

    上了电梯顾世安是一直盯着电梯上的数字的,电梯门刚开就走了出去。

    她没有带手机,打不了电话就一直摁着秦唐家里的门铃。

    但像是和她作对一般,门迟迟的没有打开。

    走廊里空荡荡的,顾世安此刻脑子里茫茫然的一片,她没有带手机,甚至不知道该去哪儿找秦唐。

    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是满心的焦躁。她失魂落魄的,明明知道就那么等不是办法,却也不知道该往哪儿。

    正当她茫茫然的时候,门被打开来。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回过身,一眼就看到了秦唐。他穿着家居服,头发是湿漉漉的,刚才大抵是在洗澡。

    顾世安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是松了口气儿的,神经紧绷得太久,马上松懈下来她就打了个哆嗦。挤出了个苍白的笑容来,如释重负的说:“你在啊。”

    她的样子是有些狼狈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脚上的短靴已经打湿。外边儿穿着的大衣站在风雪里打车的时候就已湿了好些。

    秦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倒也没有问她怎么会在这儿,迅速的将门打开,说道:“进来。”

    现在已经是差不多十一点了,顾世安就摇摇头,挤出了笑容来,说:“不了,你在家就好。我先回去了。”

    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秦唐看着她,淡淡的又重复了一遍,说:“进来。”

    他的语气完全是命令。顾世安的身影就僵了僵,到底还是随着秦唐进了屋。

    她的鞋子是湿了的,她进屋的是小心翼翼的。在门口就脱了鞋子。

    秦唐示意她将同样湿了的袜子一起脱下,然后将屋子的暖气开得高些,拿了毛巾给顾世安让她擦湿了的头发。

    做完这一切,他给顾世安倒了一杯热开始,然后去厨房里煮了姜汤。

    顾世安的浑身都是已经冻僵了的,一口气将一杯水喝完,身体这才暖和了些。

    她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走到了厨房门口,开口说道:“秦先生,不早了,我还得回去。”

    秦唐正在煮姜汤,听到这话就淡淡的说道:“已经让人送了衣服过来,你这样子出去今晚就会感冒。待会儿把姜汤喝了,人很快就会过来。”

    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儿了,站了会儿就回沙发上继续坐了下来。

    秦唐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会儿就端了一杯红糖姜汤水过来,放到了顾世安的面前。

    顾世安哪里想到过来还得麻烦他,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秦唐也不问她过来干什么,示意她趁热喝了。

    客厅里一时没有声音,顾世安是要开口说陈效也许会找秦唐麻烦的事儿的。但话到了嘴边却是难以启齿的。最后她开口认真的说道:“您最近要小心点儿,出去……身边不要离人。”

    秦唐不清楚陈效的能耐,她却是清楚的。

    他要是只是纯白的小白兔,陈正康恐怕早就翻了天,也不会那么怵他了。

    如他自己所说,他在临城也算是地头蛇。

    她在应酬的时候。曾经见过他和号称临城一霸的那位满身纹身的黑道大哥把酒言欢称兄道弟。

    也曾见过,他和临城的那位市长及政府要员推杯换盏。

    秦唐的身份她并不十分清楚,但无论如何,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她是懂的。

    她已经欠了秦唐太多的人情,更不能让他因为她受到陈效的牵连。

    顾世安原本是以为秦唐要问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轻描淡写的点头说了句知道了。

    客厅里一时就静了下来,秦唐就抬腕看了看时间。他的人的办事效率是高的,顾世安刚将杯子里的红糖姜汤喝完,门铃就被摁响。

    来人不止给顾世安送来了衣服,就连鞋袜都送了过来。已经是深夜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那么快弄来这些东西的。

    她说要走,秦唐也不留她。让她换上了干的鞋袜,这才说:“让司机送你回去。”

    顾世安就摇头,挤出了笑容来,说:“不用,不早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秦先生您早点儿休息。”

    确实是不早了的。回老宅那边怎么着也得有十二点了。

    秦唐并没有坚持,拿了钥匙,说:“走吧,我送你下去打车。”

    顾世安原本还要推辞不用,秦唐已拿起了外套。

    深夜里的小区是寂静的,那么一会儿地面竟然已经铺了一层薄薄的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着。

    这边的车倒是比老宅那边好拦许多,秦唐很快就拦了,和司机交代了几句什么。这才让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很快上了车,又向他道了谢,这才将车窗关上。

    车子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很快驶离,秦唐在原地站了会儿,直到司机将伞遮到了他的头顶,他这才回过神来,往小区里走去。

    那么来回的奔波,顾世安是疲惫得厉害的。上了车就闭上眼睛假寐,大抵是刚才精神高度紧张过头的缘故。她的头竟然有些昏昏沉沉的。

    回去的时候虽是一路畅通,但到老宅的时候仍旧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顾世安下车付那司机的钱时才得知刚才秦唐已经付过了。

    那司机是得了秦唐的嘱托的,停着车看着顾世安进了院子,这才开着车走了。

    晚上老宅里早已是寂无声息,好在搬过来时叶姨给了她家里的钥匙。她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进了屋子。

    换鞋时并没有看到陈效的鞋子,她这才知道他还没有回来。

    她隐隐的是松了口气的,她轻轻的上了楼,换了衣服这才发现口渴得厉害。她又下楼去倒水喝。

    这次才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了站在楼道另一端的齐诗韵。她穿着睡袍。一脸的淡漠。

    她是早就回房了的,顾世安的动作已经够轻,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她回来被她吵醒的。

    但见着了怎么都是得打招呼的,顾世安就叫了一声妈,然后说您还没睡吗?

    齐诗韵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兀自下了楼。

    顾世安这下下楼也不是回房也不是,只得跟着也下了楼。

    齐诗韵应该也是下来倒水喝的,顾世安就快步上前,给她倒了一杯水。

    客厅里一时没有声音。顾世安正要倒第二杯水时院子里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陈效回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放下了杯子,走过去开了门。

    陈效的动作很快,她才刚打开门他就已找到了门外。大抵是见齐诗韵也在的缘故,他叫了一声妈,问齐诗韵怎么还没睡。说着就顺手就握住了顾世安的手。

    顾世安的手是冰凉的,他挑了挑眉,说:“媳妇儿,你的手怎么那么凉?”

    她也才刚从外面回来,手怎么可能不凉。

    当着齐诗韵的面,顾世安是不能抽回手的,就说道:“是你的手太热了。”

    陈效这下将她的手握紧了手心里,轻笑了一声,说:“热么?那我给你暖暖。”

    他也不管齐诗韵还在,又将顾世安的另外一只手一起拉进了手心里。

    齐诗韵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淡淡的扫了顾世安一眼,丢下一句不早了早点儿休息,直接上楼去了。

    陈效的身上是带了些酒味的,齐诗韵的身影消失在楼上他就松开了她的手。将身上的大衣脱了丢在一旁,示意顾世安去给他倒水。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很快给他倒了水。陈效接过,却并没有喝。就那么搁在面前的小几上。

    顾世安也未去管他,倒了一杯水喝了,这才上了楼。

    她才刚回房间,陈效也跟着回了房间。

    他已早活成了人精,端着顾世安给他倒的那杯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就漫不经心的问道:“媳妇儿你今天回来得挺晚的?”

    顾世安的身影就僵了僵,说:“没有。”

    陈效这下就挑了挑眉,要笑不笑的看着她,说:“那你的手那么凉,是特地等我回来冻的?”

    顾世安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你想多了,我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微微的顿了顿,她勾起了那么几分的讥讽看向了陈效,问道:“难道这也是罪?”

    陈效端着那杯水慢慢的啜了起来,慢腾腾的说道:“当然不是。”他说到这儿顿了一下,要笑不笑的看向了顾世安。说:“但是媳妇儿你不知道么,这外院,是有监控的。”

    顾世安的身体这下就僵了起来。

    陈效喝了几口水,将水杯搁了下来,起身往浴室走,走到顾世安的身边是停了下来,凑到她的耳边,要笑不笑的继续说道:“所以媳妇儿,撒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在心虚什么?这悄无声息的进进出出的,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他就像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一般,仿佛随时都会狠狠的一口咬下。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论起心机计谋,她哪里会是陈效的对手?

    她并不知道陈效都知道了些什么,但在此刻,她是不能心虚的。她就抬头对上了陈效的眼睛,带了几分讥讽的说道:“就算是卖身为奴,我想我也应该还有自己该有的自由和隐私。”

    陈效这下就低低的笑了一声,说:“隐私么?唔,是该有隐私的。”

    顾世安原本以为他要追究下去的。但是却没有,他说完这话就直接往浴室去了。

    她这才松了口气儿。就那么会儿,手心里已经沁出了微湿的汗来。她疲惫得厉害,上了床缩进了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风雪交加,顾世安睡得沉,连陈效有没有上床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眉心有些发疼,她伸手用力的摁了摁,这才起了床。

    下楼的时候齐诗韵和老太太都早已坐在餐桌旁了。老太太见着她就笑眯眯的让她快过去吃早餐。

    顾世安快步走过去,和齐诗韵打了招呼,这才坐了下来。

    老太太是心疼顾世安的,让叶青给她盛了粥,这才说道:“陈效早早出差了,你慢慢吃别急,待会儿让司机送你。下班也别急着走,等司机过去。”

    顾世安就笑着应好。原本是想开口问老太太这几天感觉身体怎么样的,还未开口。坐在一旁的齐诗韵就慢慢的说道:“妈,马上就是新年了,我打算过几天筹办一个宴会,请一请和公司有来往的女眷们。”

    这要过年了,该有的人情往来都是要有的。只不过以前多半都是老太太在应酬。

    她能想到这些老太太是欣慰的,就点点头,说:“你看着办就行。到时候名单拿过来给我看看,别有遗漏。”

    齐诗韵就微微笑笑,应了句好。

    说完她的视线就落到了顾世安的身上,语气也淡了下来,说:“世安到那天也帮我打打下手,这些迟早都是要交给你的。”

    她一向不喜欢顾世安,这下主动示好,老太太哪有不答应的,笑着说:“对,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到时候尽量抽周末的时间,安安正好休息帮你。”

    老太太说着就拍了拍顾世安的手,接着又说道:“多攒点儿经验是好的。以后就得心应手了。”

    是了,在这样的家庭里,外边儿的人情往来是免不了的。

    只是齐诗韵主动开口让她帮忙,这怎么都是有些不对劲的。她历来就是嫌弃她的,怎么可能突然就想通了?

    老太太开口,顾世安怎么都是得应下来的。就微笑着应好,又看向了齐诗韵,有些尴尬的笑笑说:“我有许多不懂的,到时候还得劳烦妈您多指点。”

    齐诗韵就淡淡的嗯了一声。

    婆媳之间生疏客气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老太太是老人精,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和蔼的安慰顾世安让她别紧张,到时候慢慢来。有不清楚的不要自己做主,要多问。

    顾世安就一一的应了下来。

    她到底还是觉得今天的齐诗韵是有些反常的,在车上时就怔怔的发起了呆。忽然就想起了她那次去她和陈效的婚房时说的话,以及那次在商场,遇见她和一个女孩子逛街的情景来。

    顾世安就伸手揉了揉眉心,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儿。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