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四章:悬在头上的一把刀

    天气冷加上下雪的缘故,公司里有大部分人都迟到了。顾世安在迟到前三分钟进公司,公司里冷清得很,并没有几个人。

    以往来得还算早的小王也迟到了,顾世安给冲了咖啡又打开电脑,她这才匆匆的进办公室。

    看到顾世安她一边哀嚎着这个月的全勤又泡汤了,一边去接了一杯热水喝下。

    她冷得很夸张,帽子围巾手套都是加厚的,整个人穿得圆滚滚的就跟一个球似的。

    一杯水喝完感受到了办公室里的暖气,她这才将帽子手套除去,然后拿了一份文件递给顾世安,这些都是需要顾世安回电话的客户。

    顾世安看了一眼,说:“我待会儿中午得出去一趟,待会儿要是有事都推到明天。”

    秦唐介绍的那客户,昨天她是打过电话的。但接的却不是她本人,应该是她的助理。只给了一句他们徐经理开会去了。待会儿回来回电话就挂了电话。

    回电话这话不过是客套话,她并非什么大人物,人怎么可能给她回电话。再打电话过去已不太妥当,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跑一趟了。

    小王就点头应好。

    到了十点多,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又拿出了秦唐给的那名片来研究了一番,这才出门。

    徐经理他们公司的位置比较偏远,需要转两趟公交车才能到。这天气四处都在堵车。顾世安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就打了车。

    听秦唐那语气,徐经理并不好相处。她在上班时间过去,她要是忙起来未必会见她。她在快吃午饭时去,徐经理怎么也是要吃午饭的,兴许会见她一面。

    并不是高峰期,路上倒是并不怎么堵。但位置比较偏,顾世安到地儿时已是十一点半了。

    徐经理所在的公司办公室是低层的矮楼房,大冬天的并没有暖气,空调也没开,进门就是阴冷阴冷的。

    虽是环境不怎么样,但员工却是井井有条的。要到午饭时间也不见半点儿喧哗。

    顾世安并未再打电话,直接就去找了前台。

    前台听说她要见徐经理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让她稍等一下就打了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挂了电话她就微笑着说:“不好意思顾小姐,徐经理在开会,暂时没时间。”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点点头,说:“徐经理忙,嗯……我能在那边坐着等吗?徐经理待会儿要下来吃饭的吧?”

    那前台大抵是没想到她的脸皮会那么厚,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随即说:“您请便。只是徐经理忙起来常常会忘记时间,而且,等下下来也未必会有时间。”

    这就是在告诉顾世安。即便等了也未必会见到人。

    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气馁,点点头,说:“谢谢你,麻烦等下徐经理下来叫我一声。”

    她并没有见过人,并不认识。

    那前台这下就敷衍的点点头。顾世安则是走到了一旁冰冷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里面虽然没有风雪,但也比外面暖和不了多少。顾世安坐着时不时的活动手脚。她坐的位置离门口不远,进进出出的,每次开门冷风灌进来她都会忍不住的打个寒颤。

    到了十二点,公司里的职员开始出去吃午餐。但却并不见徐经理的身影。顾世安时不时的看往楼梯那边,又时不时的看看时间。

    到最后连最后去吃饭的前台都回来了也没见徐经理的身影。

    天气那么冷,那前台大抵是没想到顾世安会坐那么久的,不由得升起了几分的同情来。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说:“喝点儿水,天气冷别感冒了。”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说了句谢谢,接过了水来。

    那女孩子就叹了口气,说:“徐经理是大忙人,你等在这儿待会儿她下来也未必会见你。我听说今天下午她要去机场接客户。”

    她说着就看了看时间。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认认真真的说:“去机场的路上也能谈的。”

    她已执着到此,那前台倒是找不到话说了。丢给了她一个同情的眼神,回她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那么大冷天的她在这边干坐着,可不是怪可怜的。

    顾世安却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她以前跟着彭雪的时候,彭雪就是拼命三郎,曾安排连续一个星期在某个公司楼下等那家公司的经理。也曾冒着大雨的赶着去追某位忙着出差的客户,回来时因为车出了故障淋了一身的雨。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似是有耗不尽的精力一般。她从未觉得疲惫过。

    大抵是因为无路可退,所以就只有往前走。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正在这时,那前台站了起来,响响亮亮的叫道:“徐经理,您要出去吗?”

    她这样子。显然是在提醒顾世安。

    顾世安立时就站了起来,往前台小姑娘那边递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朝着徐经理走了过去。

    徐经理大抵有四十来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张脸严肃而古板。身后跟着的应该是她的助理,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顾世安到了她的跟前,立时便介绍道:“徐经理您好,我是辰立的顾世安。”她说着双手恭恭敬敬的递过名片。

    被拦住了去路,徐经理的脸上是不耐的,回头看了那助理一眼,说:“你们是怎么搞的?什么人都能进公司?”

    她倒是半点儿面子也不给,也并未伸手去接顾世安递过去的名片。

    顾世安是尴尬的。那助理轻咳了一声,说:“顾小姐昨天打过电话的,我告诉过您您应该是忘记了。”大抵是觉得顾世安等了一早上挺不容易的,她又补充道:“她是您开会的时候来的,因为您一直在忙我就没打扰你。”

    徐蔚的脸上并没有因为助理的这话有任何的松动,扫了顾世安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今天的行程已经满了,你等了两个小时,我现在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她虽是并没有直接拒绝,但给五分钟的时间,这压根就是什么都谈不了的。

    顾世安就客气的说了句谢谢您,又赶紧的说道:“我知道您忙,不敢耽搁您时间。我和您一起,在车上谈就是了。”

    她这样子就跟狗皮膏药似的。

    徐蔚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走了。

    顾世安是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的,好在那助理示意她跟上,她就快步的跟了上去。

    顾世安也不耽搁时间,一上车就直接进入主题。并将自己准备的资料给了徐蔚。

    徐蔚只是随便的翻了翻就丢给了她,冷淡的说道:“你这些我都不想看,我们公司人多,我需要的是能尽可能把空间利用起来的合理的装修方案。”微微的顿了顿,她似笑非笑的扫了顾世安一眼,又接着说道:“你既然找上门来,就应该清楚我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不好说话,我的装修预算不高,而且,工人那边我不放心,我需要你全程监工。不要给我偷工减料。当然,这些的前提是你得拿出合理的设计方案。”

    全程监工这几乎是不怎么可能的。况且她的预算并不高。这显然是在为难顾世安了。

    顾世安却并没有迟疑,马上就说道:“我回去连夜就把设计方案赶出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给您过目。”

    徐蔚原本是想为难她的,哪料到她竟然顺坡而下。她的脸色是有些不好看的,但说出去的话是不好反悔的,就淡淡的嗯了一声,对前面的司机说道:“停车。”

    这是要赶顾世安下车了,顾世安是识趣的,麻溜的将东西收拾装了起来,又问道:“我能去现场看看吗?”

    徐蔚的脸色更是不怎么好,叫了一声曹助理。

    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前头的曹助理就对顾世安说道:“我待会儿将图纸发给你。”

    去不了现场看图纸也是行的,顾世安道了谢,又客客气气的向徐蔚道了别,这才让到了一边。

    徐蔚扫也未扫她一眼,车子很快绝尘而去。

    顾世安这下是松了口气的,整个人也变得轻松了起来。打量四周时才发现这儿离市区已经很远了,就在路边拦了车赶回公司。并给小王打电话,今天晚上要留下来加班。

    曹助理倒是比徐经理要好说话些,顾世安还未到公司他就将图纸发了过来。顾世安就看了起来。

    她回公司时已经时三点多差不多四点了,还未进办公室就看到拎着包从外面进来的罗韵。

    顾世安以为她也是才从外面回来,谁知道身边的小王压低了声音哼哼着说:“好大的架子,这时候才来公司。”

    背后有曲总,这架子自然是大的。

    自从那晚从酒会上回来之后。小王的如意郎君没找到,怎么看罗韵都是不顺眼的。嘴上时不时的都是要出出气的。

    顾世安拿她没办法,无奈的说了句多话,进办公室里去了。

    顾世安晚上要加班,早早的就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说是自己今晚会晚回去,不用等她回家。

    以前总是会觉得公司里空荡荡的,现在反倒是呆在公司里能安心许多。

    她打完电话站在窗边发了会儿呆,这才回了办公室。

    小王早早的就点了外卖,正在下单,见她回来就问她要吃什么。

    顾世安并不挑剔,就说吃什么都行。小王这下就点了两份煲仔饭。

    顾世安也不管她,忙起了工作来。

    下雪天外卖来得也晚,小王抱怨了几次外卖小哥这才姗姗来迟。

    顾世安才吃到了一半,手机就响了起来。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她拿出手机来。才发现电话竟然是顾苏打的。

    她给她打电话,这倒也算是一件难得的事情。顾世安原本是不想接的,又担心是老太太有什么事,就将电话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顾家人大抵都是脸厚,明明一向都是合不来的,顾苏这会儿却就跟一只小绵羊似的,开口就说道:“堂姐。是我。”

    她上次这副口气,是在上学时闯了祸,想让顾世安替她被黑锅。这次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顾世安问也懒得问她什么事,立即就要挂电话。

    电话那端的顾苏像是猜到她会挂电话似的,立即就说道:“奶奶让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话问得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她并未打电话过去说过要回去。也不知道真是老太太让她打的电话还是她自己打的。

    但她这几天都是没空的,就回答道:“这段时间都忙。”

    电话那端的顾苏这下就不说话了,隔了那么几秒。这才吞吞吐吐的说:“我哥问你,今晚能不能约姐夫出来吃饭。”

    顾苏的哥顾潜,也就是顾世安的堂哥,一向不务正业。但脑子却是极多的。顾苏干出的事儿,有多半都少不了他在背后出谋划策。

    他一向对顾世安都是不屑的,也同样是知道顾世安和陈效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这下让她约陈效出来吃饭,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有事儿。

    顾世安并想掺和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而且。就算是她开了口,陈效也未必会出来。

    她想也不想的就说道:“我今晚加班,没空。”

    要是在平常,顾苏肯定会讥讽问她是不是约不出来。但今天却没有,她在电话那边急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顾世安,你怎么那么狠?你是想我哥……”

    她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抢了过去,顾潜在那边不耐烦极了的道:“你到底约不约他出来?”

    他的语气里含了几分威胁的味儿。

    求人像他们那么嚣张的估计也没几人了。顾世安这下淡淡的就说:“没空。”

    她说完并不管那边怎么气急败坏,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苏和顾潜哪里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马上又将电话打了过来。顾世安这次没有接,将电话调成了静音,任由着他们怎么打也没管。

    电话屏幕亮了那么久,总算是彻底的熄灭了下来。顾世安埋头工作了起来,再也没有看手机。

    她加班到了十点多,这才回老宅。

    老宅里是静悄悄的,她看了看玄关处的鞋,才发现陈效也并未回来。

    她紧绷着的神经是微微松了松的,轻轻的上了楼,然后换了衣服洗漱。她的脑子里事情多,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才刚迷迷糊糊的睡着,房间里的灯就亮了起来。顾世安睁开眼睛,就对上了陈效那靠得极近的脸。

    他就如鬼魅一般,过来竟然是悄无声息的。顾世安吓了一大跳,却又硬生生的忍住没动。

    陈效伸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俊脸上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来,一手撑着从上方看着顾世安,说:“我大舅子今天找我了。”

    他说完就懒懒散散的侧过靠在了床头。

    顾世安一时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待到反应过来,才知道他说的大舅子应该是顾潜。

    她的心里就咯噔的一声。

    陈效懒懒散散的又补充道:“他请我喝了酒。”

    他这话说得是颇为意味深长的。

    顾世安的心里就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来。她下意识的就捏紧手指,没有说话。

    陈效是故意的。他和她结婚已经有一年多,要是真承认顾潜这大舅子,顾潜也就不会打电话给她让她约他了。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糟糟的,还未理出个头绪来,陈效蓦的又凑近了她,说:“你就不好奇,他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吗?”

    陈效这人,一向都是不会做多余的事儿的。他会见顾潜,大抵是在见顾潜之前,就已知道。他见他是为了什么。

    顾世安的手指缩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哑着声音淡淡的说道:“不关我的事。”

    陈效啧了一声,说:“难怪我那大舅子说你心狠,果真是不假。”

    原本以为他要说什么的,但他说完这话就没再开口了。

    他越是这样,顾世安的心里就越是不安稳。顾潜惹事的本事她是早见识过了的。

    他闯的那些祸,多半时候都是由她的二伯在背地里替他摆平的。他这次找上了陈效,那就说明,这事儿她的二伯并不知道。

    这就说明,这事儿是见不得人的了。

    顾世安的心里就如猫抓的一般,强制的克制着自己不动。她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开口问道:“他找你什么事?”

    陈效原本是闭着眼睛假寐的,听到这话就睁开眼睛来。似笑非笑的看了顾世安一眼,并没有说话。

    他这样子,顾世安原本以为他不会说的。但顿了片刻。陈效懒懒散散的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找我借钱。”

    他的语气是随意得很,仿佛并不值得放在心上一般。

    顾世安的神经却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顾潜会找上陈效,那么借的这笔钱,一定不会是个小数目。

    直觉告诉她,这事儿绝对不会是借钱那么简单的。

    她的心里是焦躁的,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问道:“他找你借多少钱?”

    陈效的脸忽的就凑近了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你不是说不关你的事么?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顾世安别开了视线来,微哑着声音轻描淡写的说:“好奇。”

    陈效这下就低笑了一声,起身往浴室里洗漱去了。

    他看起来心情极好,顾世安闭上了眼睛,僵着身体没有动。脑子里是乱糟糟的一片。

    顾潜向陈效借钱这事儿,以陈效刚才那样子来看,她已敢肯定绝对不止是借钱那么简单的。

    她是烦躁的,莫名的感觉这件事儿。就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

    顾世安努力的让自己静下来,就那么僵着身体躺着。打算等陈效出来再问清楚。

    也不知道是她太着急还是怎么的,时间过得极慢,过了很久,浴室的门才打开来。

    她紧绷的身体微微的放松了些,但陈效却迟迟的没有上床。

    好不容易等到他上了床,他伸手就关掉了灯,背过了顾世安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他副样儿是什么都不准备再谈的,她只得将话给咽进了肚子里。

    她迟迟的睡不着,吊足了她的胃口的陈效却是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顾世安这一夜一直到了下半夜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她连早餐都没吃就出了门。

    在车上她就给顾苏打了电话,但顾苏的手机是关机的。她也只得作罢。

    她到底还是不安心的,中午吃饭时她又给顾苏打了电话。这次倒是打通了,但却没有人接。

    顾世安又打了第二次。

    这一次顾苏倒是很快接起了电话,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不是很忙吗?现在又打电话来干什么?”

    她的语气里带着丝毫不遮掩的讥讽。

    顾世安也懒得和她绕弯子,直接就开口问道:“昨晚你哥找陈效什么事?”

    顾苏在电话那边哼哼了两声,说道:“关你什么事?”

    顾世安是恼火的,冷冷的就道:“你以为陈效是什么善类?我只是想提醒你们,别到时候……”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边的顾苏给打断,她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说堂姐,你这是吃醋了么?姐夫昨晚是我打电话约出来的,你不会是嫉妒了吧?”

    顾苏的语气里是带着得意和炫耀的。

    顾世安确实没想到昨晚是她约的陈效,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语气淡漠的说:“我只是想提醒你们……”

    顾苏是不耐烦的,马上就说道:“多谢,我哥的事情我哥自己会有分寸。就不劳烦你这个大忙人操心了。”

    她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世安没有再打过去,将手机丢在了一旁,伸手摁了一下眉心。让自己静下来。

    顾苏并不肯说是什么事,反而对她冷嘲热讽的,这就更能证明肯定是有猫腻的。

    她是烦躁的,过了好会儿才冷静下来。将还没吃完的饭慢慢的吃完,这才起身去冲咖啡。

    她的心里是不安的,冲咖啡回来就给她奶奶打了电话。顾老太太是和平常一样的,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顾世安这才松了口气儿,将这事儿丢到了一边。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