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五章:得罪了谁?

    这一天格外的平静,到了下午,顾世安总算是把设计方案赶了出来。她给曹助理打了电话,问了徐经理在公司,就将设计方案送了过去。

    这一去一回的肯定是已经晚了的,她就告诉小王,她待会儿直接下班,不回公司了。

    顾世安是感激昨天前台那小姑娘叫那声徐经理的,特地让司机绕了一圈去买了好些甜点和水果带过去。

    到了地儿,她将东西拿给前台的小姑娘分了,这才给曹助理打电话。

    徐蔚并没有见她,只是让曹助理将设计方案拿上去。让顾世安在楼下等着。

    这无疑是在让顾世安难堪,也不知道是她昨天哪儿让她不舒服了。

    曹助理是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别多想,我们经理再公正不过,你要你的设计方案入得了她的眼,她就一定会采用。”

    顾世安就微笑着应了好,向曹助理道了谢。老老实实的在下边儿等着。

    她这一等是有些久的,直到公司里的职员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徐经理也未叫她。

    室内冷,顾世安冻得手脚发麻。在别人公司里走动是不太好的,她偶尔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又坐了回去。

    外边儿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顾世安一人。职员大抵已经走完了,冷冷清清的。

    顾世安原本是想给曹助理打电话的,但终究还是没有打,只是那么时不时的看看时间。

    到了八点多。楼道那边才传来脚步声。

    顾世安就抬起头看过去呀,过来的人并不是徐经理,而是曹助理。

    曹助理看到顾世安是愣了一下的,随即尴尬的笑了笑,说:“你还没走吗?徐经理不是……”她说到这儿一下子就住了嘴,说道:“抱歉,徐经理让我给你打电话说改天给你回复的,我忙起来就忘了。实在不好意思。”

    她这样子,顾世安自然是知道徐蔚在为难她了。也不知道是她昨天哪儿得罪了她。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儿的时候,顾世安将这念头给压了下去,笑着说:“没事儿。”微微的顿了顿,她问道:“徐经理还不下班吗?”

    曹助理这下就笑笑,说:“还没,她手上还有点儿事,要处理完再走。”

    顾世安就点点头,没有再多问。转移开了话题问曹助理住哪儿。

    得知曹助理是住在市区她就邀她一同走,曹助理也算是挺爽朗的人,应了下来。

    曹助理的话并不多,多数时候都是顾世安在说。她只是微微笑笑。

    待到坐到了车上,顾世安这才试探着问道:“曹助理,我是不是哪儿得罪徐经理了?”

    曹雨彤就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说:“你怎么会那么想?”她多少是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别多想,徐经理的脾气古怪,常常会……反正并不只是针对你。”

    她这样说顾世安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本来是打算找个地儿一起吃饭的,曹雨彤摇头。说是家里男朋友已经在等她了。顾世安只得作罢。

    顾世安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晚了,知道她要晚回来,叶青是单独给她留了饭的。

    玄关处并不见陈效的鞋,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没回来的。待到回卧室才发现他早已经回来了。戴了一副金丝眼镜,正抱着笔记本在处理公事。

    他的样子看着文质彬彬的,倒是完全符合斯文禽兽这词。

    顾世安并没有吭声儿,直接去浴室洗漱。

    昨晚的事儿,她原本以为陈效会说点儿什么的。谁知道他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什么都没有说。

    陈效越是这样若无其事,顾世安的心里就越是不安。第二天下班稍早些,她就给老太太打了电话,买了些水果点心拎了过去。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冷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她大伯大伯母以及二伯一家人都是在的。

    她的大伯母唐春颖见着她就跟对待客人似的,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让阿姨给她倒了茶。

    顾家的人口众多,顾世安的父亲一辈有四兄弟。她父亲是最小的。

    她的三伯一家因为三伯母娘家得势的缘故,早已经搬了出去。老宅里就只剩下大伯和二伯一家。

    但事实上,常住在老宅里的就只有她二伯一家。她大伯一家的儿女均已成家,常住在老宅里鸡毛蒜皮的事情多,所以都很少回来。回来回过夜的通常只有她的大伯和大伯母。

    大抵是因为不经常回来的缘故,晚餐的菜色是丰富的,由她的大伯母亲自下的厨。

    顾世安要去厨房里帮忙,唐春颖并没有让,说她难得回来,让坐着就是了。并让阿姨去请老太太。

    这是完全拿她当客人对待了。

    顾世安也并没有坚持,坐了下来。现在的老宅,比起她小时候是冷清许多的。她微微的发着呆。

    才坐了没多大会儿,顾苏就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顾世安在,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下巴抬得高高的,完全没有和她打招呼的打算。

    顾世安也并未吭声儿,就那么坐着端起茶杯慢慢的喝着茶。

    顾苏很快在离她不远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压低了声音警惕的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她多少是有些紧张的。

    顾世安这下就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谁规定我不能回来了?”

    顾苏一噎,她是想说点儿什么的,正好老太太出来。她就什么也没有说了。

    老太太看见顾世安是高兴的,笑眯眯的问道:“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忙吗,一直没回来看您,正好今天下班早就过来了。”顾世安笑着回答。

    老太太就点点头,问起了顾世安工作上的事儿来。

    祖孙俩说话时顾苏就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的插上那么一两句嘴。一副姐妹和乐的样儿。

    这倒和她往常躲得远远的风格不同。

    到了吃饭时候,顾潜才从楼上下来。他倒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看见顾世安也不打招呼,凉凉的扫了她一眼。等着顾世安叫他时他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这两兄妹做下的事儿应该是没人知道的,老宅里的氛围和以往一样。

    顾世安原本是想找个机会再问问顾苏的,但却没有找到机会。顾苏和顾潜吃完饭很快就上楼了。脚里之至迟迟里里。

    这是要避开她了。

    顾世安已经很多年没有在老宅这边住过了,也没有住的打算。吃过饭和老太太以及大伯大伯母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因为下雪的缘故,老太太也并未留她。

    她从顾家老宅出去的时候还早,不过才八点多。想起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常尛了,她就给常尛打了电话,问她是不是在店里。

    她回去是要经过常尛那边的,想顺路过去看看她。

    大抵是忙,常尛过了会儿才接起了电话。就说是在的,现在在忙。但忙不了多久了,她过去她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她今天刚做了鳗鱼寿司,她过去正好尝尝。

    顾世安就应了下来,原本是要打车过去的,但这时候的车不好打,她就坐了公交车过去。

    公交车上的暖气开得足,她这几天的睡眠都不多,就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来。

    等着打了好几个站的瞌睡她突然睁开眼睛时,才发现上时空荡荡的公交车车上竟然上了好些人。

    才刚睡醒过来,她的脑子是有些懵懵的。侧头看了看窗外见没坐过站才松了口气儿。

    下一站就要下了,她伸手揉了揉眉心,想让自己清醒些。揉完不经意的抬起头,就对上了不远处一个人男人的视线。

    大抵是没想到顾世安会看过去,那男人马上就收回了目光。转头和身边的人说起了话来。

    顾世安也并未在意,还有一个站就要下车,她就站了起来,往后面走。

    她这一走,那两个男人也跟着往后走。不过并未靠近,只是那么不远不近的跟着。

    顾世安就生出了几分警惕来,拿出手机给常尛打电话。但常尛大抵是在忙,电话久久的没有人接。

    她就挂断了电话,脑子里做着判断,是否要在这一站下车。

    这边还算是热闹,但这车是开往城边的,越开只会越偏僻。到了偏僻的地方,如果真有人跟着她。要想甩掉人就更不容易了。

    而在这边下车,只要她能顺利的跑到常尛的店里,那就安全了。

    顾世安的脑子做着决定,挤到了门边上,等着门打开,她立即就跳下了车。

    外边儿是热闹的夜市,顾世安原本以为那两人多少会顾忌的。但大抵是她下车下得太急,那两人察觉到她发现他们了,竟然紧紧的追上上来。

    顾世安的心里咯噔的一声,拔腿就往前跑。这边的夜市摆得极密,一个个都是挨着的摊子。

    顾世安原本是想往常尛在的地方跑的,但她对这边并不熟,加上跑得急,跑出去老远竟然都没有见到拐常尛店的巷口。

    她的手心里就冒出了汗来。

    夜市的人是多的,但大抵是怕惹麻烦的缘故,见着两个大男人追一个女人竟然也没有人阻拦。只是好奇的伸长了脖子看。

    在这当头,就算是喊救命也未必会有用。眼看身后的两人就要追上来,顾世安咬了咬牙,见前头有一条漆黑的小巷子,她就钻了进去。

    巷子静极了,偶有狗吠声从院子里传出来。顾世安并不知道这巷子是通往哪里的,只知道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

    那两人大抵是没想到她会往这漆黑的小巷子里跑,咬牙切齿的在后边儿骂道:“你个臭娘们儿,给老子站住。”

    两人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因为眼睛一时不能适应光线的缘故,追顾世安的速度慢了下来。

    跑了那么远,顾世安的体力已有些不支。她知道一直那么跑。等那两人完全适应了这小巷子,她肯定是要被追上的。

    她咬了咬牙,见有岔路就跑了进去。这无疑是冒险的,这儿的巷子看着虽是四通八达的,但总有死胡同,如果运气不好,就只有被逮到的份儿。

    那两人很快适应光线,脚步声咒骂声越来越近。

    前头是无尽的黑暗,后有人在穷追不舍。顾世安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的黑屋子来。她在忽然之间被突如其来的绝望淹没,胸腔被挤压得像是要爆炸开一般,她原本就已沉重的脚步慢慢的慢了下来。

    她的脑子里在此刻浮现出许许多多的画面来,她恍恍惚惚的。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她一个趔趄,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突然的疼痛让她的脑子清醒过来,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咬牙迅速的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跑。

    她已是满头的汗,脚上应该是被摔破皮了。火辣辣的疼得厉害。每跑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一般。

    顾世安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拐了个弯儿见前面有一家院子的门虚掩着,她咬咬牙,想也不想的就钻了进去。

    她跑得急,进去了才发现院子里的灯是亮着的。她蓦的就停下了脚步来,一抬头,就见到了正站在屋檐下的陈效和另一个人男人。

    顾世安哪里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陈效,立即就要退出去。谁知道脚是虚软的,才刚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她的样子是狼狈的。屋檐下的陈效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他立即就走了过来,冷冰冰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的样子虽是冷冰冰的,但此刻顾世安却是莫名的松了口气儿的。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有人,在、在追我。”

    她满头大汗,头发已经散落开来遮住脸,狼狈得不是一点儿。她的呼吸是急促的,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吐出了这几个字来。

    陈效的眉头更是皱得厉害,立即就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出去看看。”

    顾世安这会儿定下神来,这才发现院子里并不止陈效和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竟然是站了好些人的。

    顾世安一看这架势心里就咯噔的一声,知道自己进入了不该进的地方。但现在退是退不出去的,她就做出了一副害怕的样子来,紧紧的拽住了陈效的衣服。

    陈效看也没看她,伸手就将她的手给辦开。顾世安的厚脸皮这下又发挥了出来,立即就又抓了上去。

    他叫出去的人回来得很快,两人这劲儿还未较完就已回来,看了依旧还坐在地上的顾世安一眼,说道:“追过来的人朝街头那边跑去了。陈少。要追吗?”

    陈效并未回答,再次将顾世安的手辦开,冷冷淡淡的说道:“先带她去车里。”

    他说着站了起来,挡住了顾世安的身影。

    那两人应了句是,大抵是知道顾世安已经跑不动,一人抓住了顾世安的一只胳膊,就将她往外面架。

    顾世安知道自己多半是坏了陈效的事儿了,也不吭声,任由着那两人架着她往外头。

    她过来时跑得急。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不宽的小巷里竟然是停了车的。

    两人很快就将顾世安给丢进了车里,将车门锁上。

    顾世安的力气都在刚才的长跑里耗得一干二净,就如一滩烂泥一般,过了好会儿感觉到冰凉才想起自己刚才跌坐在地上,屁股后面全湿了。车椅估计也弄脏了。

    现在并没有衣物可以换,她正想从车里找点儿什么来垫垫,就见陈效从那道门里走了出来。

    顾世安这下就不动了,老老实实的在车里坐着。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要过来的,但却并没有。他直接就朝着前面的一辆车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人替他拉开了车门,这才往顾世安呆的车子走了过来。打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座里开了车。

    这边的巷子是弯弯曲曲的,车子左拐右拐了五六分钟,这才到了外边儿的大马路上。

    车子又驶了那么一截,前面的车才停了下来。陈效打开车门下车,朝着顾世安所乘的车走了过来,从另一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他上车就让司机将暖气调高一点儿,嫌弃的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谁在追你?”

    顾世安在车上的这会儿脑子已经绕了许多遍,但完全是没有头绪的。听见陈效问就摇摇头。

    陈效的眉头皱着,问顾世安是从哪儿来的。顾世安就回答了。

    陈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谁?”

    顾世安这下更是茫然,摇了摇头。

    陈效这下就不说话了,抽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

    一支烟还未抽完,他就对前面的司机说:“商场那边停车。”

    那司机就恭恭敬敬的应了是。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的,就看向了他。

    陈效这下冷哼了一声,说:“你觉得你这样子回去叶姨看了会怎么想?”

    是了,她狼狈成这样儿,要是就这么回去,老太太肯定是会担心的。

    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儿。车子很快靠边停了下来,陈效打开车门就要下车。顾世安也立即就要跟着下车。

    谁知道门还没打开,陈效就扫了她一眼,说:“我去就行,你这样子,还是别出来了。”

    他说完看也不再看顾世安一眼。往商场里去了。前边儿的司机是早下了车的,见陈效走就跟在了他的身后。

    陈效回头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就停了下来,往前边儿陈效下来的那辆车上去了。

    陈效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回来,手上拎了个大袋子。他拉开车门直接将衣服丢给顾世安,简单的说:“换了。”

    他这意思就是要顾世安在车上换了。

    顾世安是有些不自在的,拧起了袋子来,说:“我去里面换。”

    陈效是不耐的,说道:“我在这儿守着,没人会过来。”他说完也不管顾世安,直接将车门摔上了,点了一支烟就在车边抽了起来。

    虽然知道外边的人看不见,顾世安第一次在大街上换衣服,是别扭得很的。

    陈效这会儿倒是挺细心的,大抵是猜到顾世安的裤子已经湿进去了,里里外外的都是买了的。

    顾世安的动作飞快,明明知道外面是看不见的。但每次陈效回过头来,她都是胆颤心惊的。

    陈效也不知道是猜到了还是怎么的,勾了勾唇。

    衣服很快换好,待到换裤子时膝盖上传来疼痛,顾世安这下想起那时候跌的那一跤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膝盖上一片血肉模糊。顾世安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抽出了一张纸巾将血肉模糊的地方垫住,然后穿好了裤子。

    她将脏衣服都收拾好,将座椅弄干净。这才打开车门,对站着抽烟的陈效说道:“好了。”

    陈效这次没有坐到后边儿,而是绕过车身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

    上了车他就将烟头掐灭,回头看了顾世安一眼,漫不经心的说:“看来都挺合适的。”

    顾世安换衣服的时候精神高度的紧张,压根就没注意这事儿。这会儿才想起来他挑的衣服尺码确实都是合适的。

    不管如何,这次她都是欠了陈效的情的。她就说了句谢谢。

    陈效的唇角邪魅的一勾,说:“客气什么,你要不让我摸。我能知道得那么清楚么?你该谢谢你自己。”

    他明明知道顾世安是谢他什么的,却故意的曲解。

    顾世安的脸臊得通红,也不再说话了,将脸别到一边。

    这时陈效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看,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嗯了几声,就将电话挂断,然后发动了车子。

    车里是有些静的,陈效就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电台。里头的主持人正接着热线,听着来电者的感情故事。

    这类的节目陈效是没有半点儿兴趣的,他一连换了几个电台都没有合适的节目,就又换了回去。

    大街上是空荡荡的,他大抵是觉得无聊,又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回头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媳妇儿,听说在车上搞挺刺激的。要不要玩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