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七章:名存实亡的婚姻,不如不要

    黑暗中陈效的一双眸子深不见底。顾世安原本以为他要像往常一样的,身体不自觉的就蜷缩了起来。

    但陈效却并没有动,他的手稍稍的撑起,和她隔开了一段距离。声音低低沉沉的忽然叫道:“顾世安。”

    他的声音有那么些的暗哑。

    顾世安还未反应过来,他就已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这一夜是格外的难熬的,陈效没躺多大会儿就起了床,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顾世安倒是迷迷糊糊的眯了会儿,天亮起床时骆莐已经走了。偌大的客厅里冷冷清清的。顾世安下了楼才发现陈效在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夜没怎么睡,他的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子渣来。他的身上是搭了薄毯的,顾世安没有再过去,往亮着灯的厨房去了。

    厨房里叶青在忙,正在给老太太煲着粥。她的脸色比起昨晚是柔和了些许的,顾世安问起老太太怎么样了,她就说道:“没事了,前半夜不好睡。后半夜吃了骆医生的药很快就睡着了。现在还没醒。”

    她差不多也是一夜未眠,眼底下一片青色。顾世安就说道:“您也去睡会儿,这边我来就是了。”

    叶青原本是想推辞的,但到底还是精神不济,将需要注意的叮嘱了顾世安,回房去休息去了。

    大抵是她的脚步声吵醒了陈效,客厅里来传低低的说话声。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顾世安到底还是担心的,隔了一会儿就将火关小。然后去看老太太。路过客厅时才发现陈效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上楼了。

    顾世安只是微微的顿顿,就朝着老太太的卧房走去。她轻手轻脚的打开了老太太的房门,见老太太是睡着的,又关上了门,回了厨房。

    文火慢慢的熬着粥,时她不时的搅拌一下。站在床前发着呆。外边儿的天依旧是阴沉沉的,今天已经没有下雪了。但却飘起了细细的毛毛雨来。在冬日里沁入骨子里一般的冷。

    她微微的恍惚着,过了好会儿才回过神来。继续开始搅拌着砂锅里的粥。

    粥虽是早早的就熬好了,但老太太却是一直在睡。

    顾世安到上班时间就打电话请了假。她突然的请假好多事情小王都是摸不着头脑的,时不时的会打电话过来。

    陈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顾世安也正在接电话,大抵是怕吵到,人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很用心的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解释着什么。

    陈效就没下楼了,抽出了一支烟来,靠在楼梯上慢慢的抽着。直到顾世安挂了电话,他这才下了楼。

    她看到陈效是没话说的,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去看了,奶奶还是睡着的。她昨晚没睡好,我就没有叫她。”

    她大抵是一时词穷,顿了顿,又接着说道:“粥熬好了,我去盛。”

    老宅里是冷清的,厨房里粥的香味儿。倒是或多或少的给这冷清的老增宅添了几分的温暖。

    陈效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顾世安已朝着厨房走去。

    她倒是很快就将粥盛了出来,白瓷碗里冒着袅袅的热气。陈效并没有往餐桌旁走,直到一支烟抽完,这才走了过去。

    老太太是中午的时候醒来的,大抵是骆莐开的药起了作用,她虽是仍是虚弱的,但精神是好了许多的。

    傍晚的时候骆莐又来了一次,说是老太太的年纪大了。不建议多用药,得在饮食上多用心。并给了几个食补的方子。

    他在医院里是有事的,坐了没多大会儿就起身告辞。

    陈效也站了起来,送他出去。

    他这一出去有点儿久,老太太回房休息,顾世安也洗完澡了他这才回来。

    也不知道是和骆莐谈了什么,他回来便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久久的没有动。

    骆莐开的食补的方子是有用的,老太太的病慢慢的好了起来。顾世安一连请了十来天的假,在老太太的催促之下回了公司。

    她这些天一直照顾着老太太,回公司的第一天,就接到了大惊喜。曹助理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徐经理让她过去签合同。

    她一直都没有接到曹助理的电话,原本以为这事儿是已经泡汤了的。哪里想到她会打电话让她直接过去签合同。

    顾世安还有些懵懵的,曹助理在电话那边微笑着说道:“其实早就要给你打电话的,但你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打不通。后来问才知道你有事请假了,徐经理就说让你处理完事儿回公司再给你打。以免你分心不能好好工作。”

    还真是难得徐经理有体贴人的时候,顾世安是由衷的感谢的。请了曹助理代她向徐经理道谢。

    曹助理只是微微笑笑,将话题转到了公司上。让顾世安下午过去签约。

    顾世安哪里有不应的,连连的点头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就开始准备签约事宜。

    因为徐蔚的首肯,签约非常的顺利。顾世安来了他们公司上次,这次才算是真正的进了他们的公司。

    徐蔚一向是雷厉风行的,签约之后立即就让人带顾世安去看现场。并尽快准备开工。

    她这下倒是大方得很,让她的司机送顾世安和公司里那位带她过去的人过去。

    顾世安倒不忘这事儿是秦唐介绍的,这合同已经签了她是控制不住的雀跃的。有人和她一起。打电话是不合适的。她在车上就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他她已经和徐经理这边签约了。

    两人是有很长一段没有联系了的,顾世安甚至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临城。

    消息发过去如泥沉大海,知道他忙,顾世安倒也不气馁。回头和徐经理公司的人说起了工地上的事儿来。

    车子驶进停车场,顾世安这才发现徐经理的新公司的办公室,竟然是在陈效公司的隔壁一栋楼。连停车场都是连通的。

    这倒是顾世安没想到的。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随着那位姓田的总监上了楼。

    秦唐是在七点多打来电话的,彼时顾世安才刚看完现场下楼。冬天天气短,外边儿华灯初上,天色已早黑了。

    顾世安很快接起了电话来,和往常一样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在电话那端难得的淡淡笑笑,说道:“合同签了就不打算请我吃顿饭?”

    他的声音低沉而醇厚,也不知道是在哪儿,那边安安静静的。

    顾世安这下就笑了起来,跟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说道:“当然得请。您什么时候有空?”

    秦唐靠在窗上,掸了掸手中的烟灰,懒散的说:“请吃饭么,什么时候都有。”

    这下顾世安就为难了,迟疑了一下,说:“要不今天?”

    电话那端的秦唐就唔了一声,说道:“我现在没有在临城,先欠着吧。”

    今天请他吃饭是有些仓促的,听他说没在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又怕被他发现,赶紧的说道:“我有一朋友的厨艺很厉害,等你哪天回来了我带您过去尝尝。您喜欢吃什么,我提前准备。”

    她就跟一狗腿子似的。特地的把自己想请他吃饭的诚意表现出来。

    秦唐的唇角带了些浅淡的笑,说:“你这诚意好像不够,请我吃饭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顾世安一时哑然。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他爱吃什么,只得讪讪的说:“我试着按您的口味来准备。”

    秦唐倒也没有为难她,点头应了一句好。他应该是忙的,说了没几句好像就有人敲门,顾世安就挂了电话。

    她今天的心情是好的,挂了电话就深深的吸了口气儿。想起来时看到离这不远有一家老太太喜欢的点心店,就打算过去买点儿点心。老太太这段时间吃得都清淡,也该稍稍吃点儿别的东西调调口味。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车流不息。暗黄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那家离得并不远,不过五六分钟就走到了。这时候店里的人竟然挺多的,竟然是排着队的。

    顾世安就在队伍的末尾处排了起来。店员的动作倒是挺快的,没多时就轮到了她。

    她挑选了好几种口味的点心,这才又去排队付钱。待到出去时已差不多是八点了。

    她就站在了路边拦车。

    这时候的出租车并不好拦,多数都是载了客的,也有不愿意去的。站了那么久也没拦到一辆车,顾世安就看了看时间,正打算到前头去坐公交车,一辆车悄无声息的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陈效摁了一下喇叭,顾世安这才抬起头来。后边儿是堵着的,他示意她上车。

    待到坐到了车上,他就睨了她一眼,问道:“你在这边干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过来有点儿事。”

    陈效的视线扫过了顾世安拎着的点心,他微微的那么顿了一下,抽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

    车子里一时没有人说话,前边儿堵得厉害,走走停停的。

    陈效抽了那么半支烟,侧头看向了顾世安,懒懒散散的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问这的,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她很快回过了神来,淡淡的说:“失心疯呗。”

    可不是,明明当初,奶奶反对,唯一的好友常尛也是反对的。她却固执的结了婚,可不是失心疯。

    陈效就瞥了她一眼。说:“你这么说话是想被我干到明天下不了床么?”

    顾世安这下就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

    尽管这样,陈效的心情看起来仍是挺好的。顾世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侧头看着窗外。看得眼睛发涩了,这才闭上眼睛假寐。

    还在路上时陈效就接到了叶青的电话,也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他嗯了几声又说了句谢谢叶姨就挂了电话。

    回去的时候叶青正在摆着饭菜,顾世安上前帮忙她也不让,让她去洗手换衣服下来吃饭。

    老太太早就睡了,顾世安就将买来的点心交给了叶青。

    待到吃过饭上了楼,顾世安洗澡出来,就见陈效拿了棋摆在小几上。她不由得微微的怔了一下。

    陈效大抵是听到了她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说:“玩不玩儿?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玩的。”

    以前这词听着是有些遥远的,顾世安没有吭声儿。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室内的暖气热烘烘的,一片宁静。顾世安席地坐在地毯上,一只手肘子撑在小几上,时不时的皱眉凝思。

    她下棋虽不至于悔棋,但却是慢吞吞的,好半天也落不下一粒子。陈效倒也不催她,她每每落下棋。他随即就跟了上去。

    这棋顾世安是许久没下了的,她原本就技不如人,在陈效的步步紧逼之下第一个回合完全是输得惨不忍睹。

    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儿,重新又捡了棋子。

    两人之间大抵是没有那么宁静过的,陈效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

    顾世安是属于越挫越勇的类型,越是输得厉害,越是紧随而上。陈效一连打了几个哈欠她也当没看见。

    最后陈效索性让她将自己杀得片甲不留。他打着哈哈站了起来,说:“好了,你赢了,睡觉了。”

    和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人下棋,这完全就是自找苦头吃,他偏偏还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

    顾世安自然知道他是放水的,也不揭穿他,见时间确实不早了就收拾了棋盘。

    陈效很快到浴室洗漱。出来时顾世安竟然还没有睡。仍旧是在小几那边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陈效擦着头发走了过去,挑眉问道:“不睡么?”

    走道近了,他这才发现顾世安在看着手机上的备忘录。也不知道记了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顾世安这才发现自己坐得有些久了,脚麻,她一时站不起来,就扭头看向了陈效,说道:“下周三是我奶奶的生日。你能不能和我一起过去?”

    上次老太太让两人一起吃饭就没去的,这次生日宴再不去……

    陈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依稀想起老太太的生日就在冬天,就点了点头,说:“好,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

    挨着年底的这段时间都是忙的,顾世安在中午的时候接到了黎苒的电话,说是她在他们公司附近,让她出去一起吃饭,顺便说说她房子装修的事儿。

    她一直都说自己不急的,让顾世安先忙完她手上的事儿,也不知道这次怎么又急了起来了。

    从上次罗韵的话,顾世安就以知道房子装修不过是她的借口而已。她是没有精力耗在这上面的,直接就说道:“抱歉黎师姐,我手头事情多,你那房子我可能没法帮你。这事情拖得挺久的,再那么继续拖我也不好意思。你还是直接找别人吧。我们公司优秀的前辈也很多,你要是需要可以过来,让同事给你推荐。”

    她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

    黎苒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忽然笑了笑,问道:“世安,我是不是哪里让你误会了?”

    顾世安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说道:“黎师姐你多虑了。是我手头事情多,虽然你说不忙。但我也不好再那么一直拖着你。”

    她的语气里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那么些抱歉来。

    黎苒在电话那端一时没有说话,隔了那么几十秒,故作轻松的笑笑,说:“行,你既然忙我就不麻烦你了。生意不成仁义在嘛,我就在你们公司附近,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她那么说倒是让顾世安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微笑着应了一句好。约定了地儿,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和黎苒约定的是一家咖啡厅。她到的时候黎苒已经到了,点了两杯咖啡,还未点吃的。

    看见顾世安她就招了招手。

    顾世安很快走了过去,然后微微笑着叫了一声黎师姐。

    黎苒脸上的妆容精致,将菜单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笑着说道:“我在这附近不熟,停车也不方便,就找了这里。这里的简餐听说味道很不错。”

    顾世安微微笑笑,倒也没有客气,拿过了菜单来,点了一份炒面。

    黎苒点的和她的一样,将菜单给了侍应生,微笑着说道:“在国外的时候吃炒面吃得想吐,回来之后倒是挺怀念的。”

    顾世安笑笑,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说道:“黎师姐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上次我听陈师兄还是谁说。好像你曾打算在那边定居。”

    黎苒这下就偏头想了想,淡淡的笑着说道:“好像确实有一段时间那么打算过。但也只是那么想想。国外再好,那也只是别人的故土。当然是得回来的。”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她一时找不到说的,就喝着咖啡没有说话。

    黎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笑笑,问道:“好久没见你了,最近过得怎么样?那天在你们公司的酒会上见到你,人太多。招呼也没打。后来去找你也没看见你的踪影。”

    她提起酒会来,顾世安就想到了那片亮闪闪的裙摆来。她就微微笑着说道:“黎师姐那天很漂亮。”

    ”连你也拿我打趣。”黎苒嗔道。她微微的顿了顿,自嘲的笑笑,说道:“漂亮有什么用,不也到现在也没嫁出去。”

    顾世安这下就没说话了,正巧侍应生送了炒面上来,她就接了过来。

    这显然是没能打断黎苒的思路的,她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婚姻还真是个技术活。那个合适的人不好找。即便是马马虎虎的结了婚,名存实亡的婚姻,也不如不要。要是我老公心里装的不是我,这种没自尊的婚姻,我是没法接受的。”

    她说着耸耸肩,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但这话里所指的,可不正是顾世安和陈效。

    顾世安吃面的动作就顿了顿。她就微微笑笑,还未说话,黎苒又接着说道:“世安,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应该不错吧?”

    她这样儿,像是刚才的话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似的。

    她喜欢打哑谜,顾世安也索性打着哑谜。也不揭穿,淡淡的笑笑,说道:“应该还算行吧。毕竟感情这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看着不怎么样的感情。身在局中的人也许有可能比很多人都过得幸福。而那些表面看着风光的感情,也未必会想想象的,别人所看到的那么好。”

    她的语气是漫不经心的,淡得如水一般。

    正说着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就说了句抱歉,接起了电话来。

    电话是小王打来的,问她什么时候回公司。有客户在等着她。

    顾世安这下也索性不再做下去了,挂了电话就站了起来,微微笑着说道:“抱歉黎师姐,公司里有点儿急事。我得先走了。”

    她是客气的,走之前还不忘把单买了。

    黎苒坐着没动,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

    顾世安走出去老远,脚步才慢了下来。黎苒这么三番两次的来找她,云里雾里的也算是费尽心思了。

    只不过,她还真是多此一举了。她该来找的人不是她,而是陈效才对。

    而且,她那么过来,也不摊开了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顿饭她是没吃饱的,在外边儿打包了一份外卖,这才回了公司。

    顾世安对于黎苒那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她是厌恶的,到了下午下班时刻陈效过来找她时,她就淡淡的开口说道:“今天黎苒黎师姐过来找我了。”

    陈效听到黎苒这个名字微微的顿了一下,看向了顾世安,轻描淡写的问道:“她过来找你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顾世安也不去管,说道:“她的房子要装修。”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也顺便给我看了她的房子,还有车子。她的房子在市中心的成熟小区,车子么,开的是大奔。”

    她的语气里大抵是多少带了些别的情绪的,陈效的眉头挑了挑,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说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少给我绕弯子。”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