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九章:不必道歉

    顾世安回想起往事来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顾澜结婚后是很少回顾家来的,两人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她原本是想问问顾澜过得怎么样的,但现在并不是说话的时候,她就并未开口。

    两人这会儿已经到了老太太的房间门口,顾澜敲了敲门,就带着顾世安进了屋,笑着说:“奶奶,世安过来了。”

    老太太正由着阿姨给她搭理着头发,见着两人就和蔼的笑了起来,拉过了顾世安的手,问道:“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笑着说道:“您的生日,我当然得早点儿过来。您想吃什么,我还可以给您做两个拿手好菜。”

    老太太就笑眯眯的应了好。

    老太太的头发已是银白,稀稀疏疏的。顾世安的心里涩意难挡。爷爷过世后偌大的顾家就由奶奶撑着,她从来都是觉得奶奶是厉害的。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她还是老了。

    她就示意阿姨下去,和堂姐两个人给老太打理起了头发来。

    祖孙三人在房间里说着话,直到阿姨过来请老太太说是有客人来了老太太这才出去。

    老太太的旧友多,一整天都有客人过来。顾世安在顾家的身份无疑是尴尬的,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顾家还有那么一位孙女。

    来的客人多,她原本是要去招呼的。但她的大伯母拿她当客人对待,完全不让她插手。

    她想要去给老太太做两道菜的,结果刚进厨房就被里头的阿姨给拦住了,微笑着说:“大夫人说您是客人。不好让您做这些的。”

    顾世安这下被彻底的晾了下来。

    她从小到大,是早习惯了这样的待遇的。也不再讨人嫌,找了个安静没人的窗边呆了下来。

    已经差不多是十二点,她原本是想给陈效打电话的,稍稍的想了想还是没打。打算着等下午再不过来再打。

    她刚将手机放进了衣兜里,顾澜就端着一碟子点心走了过来。看见顾世安她就微微笑笑,说:“我就知道你在这儿。还有会儿才吃东西,我记得你以前小的时候挺喜欢吃这点心,先吃点儿垫垫肚子。”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道:“谢谢堂姐。”

    顾澜同样是知道她在顾家的地位是尴尬的,她稍稍的顿了一下,想说点儿什么的,却终还是没有说。问道:“陈效要过来吗?”

    她问得有些小心翼翼的。

    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她会问,她在顾澜面前倒不用遮掩什么,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应该会来的。”

    毕竟,她和陈效最默契的就是敷衍双方长辈了。

    顾澜这下就微笑着点点头。

    大厅里是热闹的,这边却是安安静静的一片。顾澜虽是化了妆,但气色也能看出来并不是很好。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堂姐,挺久没见,你过得怎么样?”

    邱盛民的大名她是早听过的,典型的二世祖,浪荡公子。

    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一把年纪仍是不务正业,祸倒是闯了不少。

    顾澜刚嫁过去的时候曾提出要出来工作过,但被邱家给拒绝了。堂堂的名牌大学生,就被困在了邱家的深墙高院内。

    大抵是很少有人那么问她,顾澜微微的有些恍惚,到底还是笑笑,说道:“好不好也就这样子。”

    她和邱盛民之间并没有孩子,在邱家自然是步步维艰。甚至她的婆母还要求让邱盛民在外边儿的那些女人生孩子,抱回来给她养。

    其实,她是怀过孕的,在结婚的第二年。只是那个孩子,在她还不知道他存在的时候就流掉了。

    顾澜的脸上露出了疲惫来。她并不愿意谈自己的事儿,沉默了一下看向了顾世安,开口问道:“你和陈效怎么样?”

    顾世安就笑笑,说道:“还好。”

    顾澜这下就沉默了下来,顾世安和陈效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过了那么会儿,她看向了顾世安,说道:“世安,一个人的精力是很有限的。在一个人的身上,耗上十年就够了。不要太傻知道么?”

    她的语气是悲伤的,说着别过了头,看向了窗外。

    顾世安的嘴角有那么些的苦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顾澜的样子是心事重重的,顾世安到底还是不放心的,耸耸肩,故作轻松的笑笑,说道:“我现在已经搬回了老房子了,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顾澜听到这话就愣了一下,她自然是知道顾世安的意思的。虽然劝顾世安别傻,但这到底不是她想看到的结局,她是想说点儿什么的,终究只是惨然的笑笑,”这样也好。”

    她说着抬头看向了顾世安,眸子里带了许多的情绪,转而又闭上了眼睛,轻轻的说:“世安,我和你不一样。”

    顾世安是自由的。而她则不一样。

    她要离婚,第一个不同意的,就是她的父母弟弟弟媳。顾家早已不如从前,几乎事事都要依赖邱家。她如果离了婚,就代表和邱家决裂。他们怎么可能同意。

    她的婚姻,原本就是一场利益的交换。

    她所顾虑的,顾世安也自然是知道的。她安慰点儿什么的,却找不到任何可安慰的。

    顾澜倒也不用她安慰,脸上很快又挂起了和平常一样的笑容来。就跟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似的。

    两人在窗口站了没多大会儿,就有家里的阿姨过来叫顾世安,说是顾世安的大伯母于静让她过去招待客人。

    顾澜就抱歉的对顾世安笑笑,说是一会儿再过来,就匆匆的跟着阿姨走了。

    顾世安就站在窗前慢慢的吃起了顾澜给的小点心。

    时间过得是缓慢的,老太太的生日,但应酬也同样是多的。顾世安和老太太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到了下午时分,顾苏不知道从哪儿回来,看到顾世安就挑了挑眉,问道:“堂姐,姐夫不会是还没来吧?你打算怎么和奶奶交代?”

    她是幸灾乐祸的。

    顾世安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还真看不出你挺关心我的。怎么交代那是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她说着看也不看顾苏一眼,往屋子里去了。找了僻静的角落再次的给陈效打了电话,陈效的手机倒是没有关机,只是并没有人接。

    大厅里顾家的小辈已经在给老太太祝寿了,顾世安是焦躁的,又给陈效打了一次电话。

    这次同样是没有人接的。

    顾世安握着手机,心里慢慢的变得冰凉。她知道陈效不会再来了,她也没有再打过去,在原地站了那么会儿,脸上挂起了和平常一般的微笑,去大厅里给老太太拜寿。

    顾世安离开顾家老宅时宾客已走完,她原本是想向老太太解释点儿什么的,但见老太太一脸的疲惫,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告诉老太太她改天再过来看她,在她的大伯母于静的一脸淡漠的微笑下出了顾家老宅。

    已是九点多,站在茫茫的夜色里,她有些不知道何去何从。

    陈效那边并没有回过电话,寿宴已经结束,她也不指望他回。索性关了手机。

    她茫然的在路边站了许久,纷纷扬扬的雪花打落在她的脸上,一片冰凉。她并没有回家的打算,也不打算再去麻烦常尛,就在路边找了一家小酒馆,坐下点了酒慢慢的喝了起来。

    天气冷,连带着小酒馆的生意也是冷清的。小小的店面里就只有顾世安一个人。

    白酒流进喉咙里是火辣辣的,她慢慢的喝着,直到有了几分醉意,这才付钱离开。

    顾世安的头在上出租车没多久就疼了起来,她伸手用力的摁着,闭上了眼睛。

    雪下得大,回去时小区里已经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偌大的小区里并没有人,冷冷清清的一片。

    顾世安站在楼下时,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和父母在楼下堆雪人的事儿来。她的嘴角浮现出微笑来,就那么一直带着这个微笑上了楼,重重的倒在床上。

    陈效的电话是第二天早上打来的,顾世安彼时还在床上躺着,并没有接的打算。只是看了看就闭上了眼睛。

    电话没多时就停止了震动,但没多时又响了起来。仍旧是陈效打来的,顾世安沉默了会儿,到底还是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陈效在电话那端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对不起,昨天……”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世安给打断,她淡淡的笑了笑,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没这义务不是么?”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说完又接着说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先挂了。”

    这次不等陈效说话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大抵是因为那酒太烈的缘故,她的头是昏昏沉沉的,说完这话将手机丢在了一旁,闭上了眼睛。

    她在这一刻忽然就想起了大堂姐顾澜说的话来。她说,世安,一个人的精力是很有限的。在一个人的身上,耗上十年就够了。

    顾世安将眼睛闭得紧紧的。她是疲累得厉害的,许久之后才将握得紧紧的手松开来。

    头疼得厉害,她原本以为她自己是睡不着的,但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二点多,浑身是虚软无力的。她去洗手间洗漱,才发现她的脸白得厉害。

    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让脑子清醒了些。这才开始洗漱。

    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她洗漱完在浴室里站了片刻,原本是想去厨房里找点儿东西吃的,但冰箱里是空空的。她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抓了米洗了放在锅里熬起了白粥来。

    冰箱里并没有菜,甚至连鸡蛋也没有了。顾世安是有些颓废的,到底还是换了衣服下了楼,打算去楼下的超市买点儿鸡蛋以及榨菜。

    才刚打开门,就见陈效站在门外抽着烟。也不知道是站了多久了。

    顾世安看见他是愣了愣的,随即疲惫涌了上来,她并没有去看他,关上门直接下了楼。

    陈效掐灭了手中的烟头,也随着她下楼。楼道里昏昏暗暗的,沉默了一下,他开口说道:“顾世安,昨天……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顾世安的脚步就停了下来,回头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陈效那张俊美的脸。她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随即淡淡的笑了笑,说:“你大可不必过来,也不必道歉。都已经过去了。我已经说过,那并非是你的义务。你能过去,我感激你。你不能过去,我也怪不了你。”

    陈效是有那么几分烦躁的,还要说什么,顾世安却已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她一路都没有看他,也并未回头。直接去了小区里的超市。买了榨菜,又买了鸡蛋。

    她在超市里的时候陈效没有再跟进去,就在外面的门口站着。一张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长得好看,站在哪儿都是引人注目的。来往的人免不了会看向他。

    顾世安也并不管他,买了东西就上了楼。她上楼,陈效也跟着上了楼。到了楼梯口,他就伸手抓住了顾世安的手。

    顾世安这下就回头看向了他。一点点的挣开了他的手来,带了些疲惫的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事情已经过去,我也说过我不怪你。你忙。不是么,我都理解。”

    顾世安的语气里带了那么些的惨然。说完这话转身就要走,陈效又拽住了她,看向了她,说道:“我已经买好了礼品,我陪你再过去一次。也去,向奶奶赔罪。”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隔了那么好会儿,才说道:“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老太太那边我已经解释过了,你不用挂心。”

    她这次说着不再看陈效,挣开了他的手,直接上楼去了。

    陈效没有再跟着上楼,站在楼梯口抽了一支烟,这才上了车。

    顾世安回到家里,靠着门站了好会儿,这才去厨房。鸡蛋虽是买回来了,她最后也没有炒,最后将就着榨菜强迫自己喝了一整碗粥。

    粥喝下胃里暖和了许多,头却是仍是疼的,她又找了止痛药,接了半杯水喝下。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她是想做点儿什么的,却又一时找不到做的,就打开电视窝在了沙发上怔怔的发着呆。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手机响起来,她这才回过神来。

    电话是常尛打来的,她揉了一下喉咙,让自己的喉咙听起来不那么沙哑,这才接起了电话来。

    她喂了一声,电话那边的常尛却迟迟的没有说话。隔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你那边空着的房子,我能住一段时间吗?”

    大抵是觉得已欠了顾世安太多,她这话说得是有些费力的。

    顾世安是知道她的性格的,稍稍的怔了一下,并没有问她什么事,而是问道:“你在哪儿?”

    她说着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常尛这下就低低的说了个地址。

    顾世安并没有给告诉她自己已经搬过来,就说道:“你打车过来,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常尛这下就说了句谢谢,她是不愿意麻烦顾世安太多的,接着又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去你那边拿钥匙就行。”

    顾世安这下就故作轻松的笑笑,说:“我已经搬出来了。”

    常尛是没想到的,在电话那端怔了怔。想问点儿什么的,但现在问什么都是不合适的。她就沉默了下来。

    顾世安已经走到玄关处换了鞋,说道:“你现在就过来吧,挺想吃你做的红烧肉的,我先去买菜,你过来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端的常尛就未再说什么,应了一句好。

    顾世安买好菜回来时常尛已经等在了小区门口,大冬天的她穿得也并不厚,依旧是平常那副样子。

    看见顾世安满手拎着菜,她就上前替她接过。沉默了一下,问道:“怎么突然想到搬出来了?”

    她到底还是担心着顾世安的。

    顾世安是想挤出笑容的,到底还是没能挤出来,说道:“也许是累了。”

    常尛这下就没再说话了,两人往着小区里走去。

    常尛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在这边是熟悉的。听到顾世安说想吃她做的红烧肉,她进屋就直接拎着菜进了厨房,做起了菜来。

    顾世安就在一旁给她打起了下手。

    常尛并不说发生了什么事,顾世安也没提,厨房里一片安宁。

    切菜的时候常尛的袖子稍稍的挽起了些。顾世安这才注意到她的手肘上一大块青紫。

    顾世安是立即就要上前的,到底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动。

    常尛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会儿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就已做好。

    端着摆上桌,她又盛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米饭,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说道:“吃吧。”

    顾世安想起了她手肘上的青紫来,哪里有胃口吃饭。这会儿她的心里已转过了无数的念头,想起了陈效威胁的话来。

    她的心里是焦躁的。拿起了筷子,却没有动。沉默了会儿,看向了常尛的手肘,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你那手上怎么回事?”

    常尛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并没有去看顾世安,说道:“不小心磕着的。”

    她越是这样,顾世安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她看着常尛没有说话,嘴唇翕动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常尛就说道:“那个人回来了。”

    她的语气完全是平静的。

    顾世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到反应过来才发现她说的那个人是她的父亲。

    说是父亲,那位却是从未尽过一天身为人父的责任的。

    常尛虽是从不提起,但顾世安却是多少知道些的。那位是赌徒,赢了吃吃喝喝。输了回家就打打骂骂。

    前些年欠了钱就偷偷的跑了,也不知道是事情摆平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又回来了。

    大抵是时间太久,顾世安几乎已经忘却了那么一号人物。回过神来,问道:“他有说什么时候走吗?”

    常尛就摇摇头,淡淡的说道:“说是回来让我给他养老的,不打算再走了。”

    这就是说,以后常尛都不会有清静的日子过了。

    顾世安想说点儿什么,但这毕竟是常尛的家事,她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她的心里是沉甸甸的一片,常尛却看不出什么来,大抵是已经麻木,脸上的表情和平常一般。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饭桌上沉默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最后还是常尛开了口,问道:“搬过来多久了?怎么没告诉我?”

    ”也没几天。”她说到这儿微微的顿了顿,故作轻松一般的接着又说道:“也没什么搬的,就没叫你。”

    她哪里是没什么搬的,分明是不打算让人知道。

    常尛就沉默了下来,原本是想问她想好了没有的,但最终也未开口问。

    接下来谁也没有再说话,等吃了饭,顾世安就去收拾了客房,说道:“先住下来,他在那边你暂时就别回去了。我一个人住着挺冷清的。”

    从常尛的手肘上来,他多半是对常尛动了手的。她要回去顾世安是不放心的。

    常尛也未客气,点了点头应了好。

    收拾完客房,顾世安就去烧了水。和常尛打了招呼,下楼去给她买新的洗漱用品。

    回来的时候常尛并不在客厅里,顾世安微微的怔了一下,走往阳台上并不见她的身影,又往客房走去,这才发现常尛正站在窗边抽着烟。

    她的背影是消瘦的,就那么看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世安原本是想叫她的,但到底还是未出声,悄悄的退了出去。

    常尛在屋子里站了许久,直到顾世安烧好水去敲门,她这才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是抽了第几烟了,摁灭了烟头,有些恍惚的说道:“回来了么?”

    她大抵是以为顾世安才买东西回来。

    顾世安也不多说什么,点点头,说道:“洗澡吧,明天要上班吗?”

    常尛就嗯了一声,说道:“要上的。”

    她的脸色在灯光下微微的苍白,顾世安沉默了一下,问道:“他会找去你上班的地方吗?”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