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章:年关

    常尛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随即说道:“不会,他找过去干什么?”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顾世安。

    微微的顿了那么顿,才看向了顾世安,说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你想的那么弱。”

    她的语气是认认真真的。

    顾世安看着她,喉咙里有话涌动着。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点点头,说道:“去洗澡吧,明天得上班,早点儿睡。”

    常尛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去洗澡去了。

    常尛洗好澡回了房,顾世安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却怎么也睡不着。

    常尛的父亲回来,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他明明那么多年都没回来过了,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顾世安的脑子里乱糟糟的。身体都躺得发僵了,才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闭上眼睛。

    她第二天起来时常尛已经走了,屋子里静静的。顾世安昨晚没有睡好,没精打采的。她用冷水洗了脸,在镜子前站了许久,这才洗漱去上班。

    一晃就是年底,公司里都是忙的,来往的同事都是来去匆匆的。

    顾世安忙了一早上。快要到午餐时分才将手头的事儿处理完。她松了口气儿,起身去冲咖啡。

    刚到茶水间门口,就见罗韵和几位同事在里头站着,正说着什么。

    看见顾世安,罗韵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些,端着咖啡在嘴边抿了一口,说道:“顾师姐也来冲咖啡吗?”

    顾世安看了看她身边的那些人,她这些日子在公司里倒是混得风生水起的,都自成一个小圈子了。

    顾世安就微微笑笑,点了点头。

    她并没有聊天的打算,但罗韵却并没有就此打住,上前了几步,说道:“我怎么觉得顾师姐你今天的气色不太好呐?”

    她这话说得倒是别有深意。

    顾世安接好了水,直起了身看向了她,说道:“是么?”微微的顿了顿,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年底么,都忙。公司里谁不这样。我听说财务部已经接连加了两个星期的班了。你的气色倒是挺好的,人年轻就是不一样。”

    顾世安这话听着像是在夸她,但究竟什么意思罗韵却是再清楚不过。

    她暗暗的咬紧了牙关,脸上的笑容一点儿也没落下,就要说点儿什么。谁知道顾世安看也不再看她一眼,端着杯子直接走了。

    罗韵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恶狠狠的瞪着顾世安的背影,等着茶水间里的人三三俩俩的走得差不多了,她将一杯咖啡全泼进了盆栽里,冷笑一声往曲总的办公室去了。

    顾世安晚上加班到七点。她是不放心常尛的,下了班就给常尛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她过去等她。

    常尛下班是晚的,就说了不用,让她先回去。她待会儿会自己回去。她是知道顾世安的心思的,让她别担心,她没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顾世安是不好过多插手的,就应了下来。让她晚上回去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顾世安有些空落落的。她站了会儿,才往公交车站走去。她并没有胃口,也不想做饭,下了车原本是打算在小区门口吃碗面的,谁知道刚下车,就见秦唐的车停在路边上。

    顾世安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上前几步,就见秦唐在车旁站着抽着烟。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儿的,刚要试探着叫声秦先生,秦唐就回过身来。

    他看到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回来了。”

    顾世安就应了一声是,她是有些疑惑的,试探着问道:“您怎么会在这儿?”

    秦唐这下就打开了后备箱,从后边儿抱出了一个白色的泡沫箱来,说道:“有朋友空运了几箱蟹过来,带点儿过来给你。”

    他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仿佛说的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顾世安赶紧的上前接过了他手中的蟹,说道:“您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也不知道他在这儿等多久了。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我也才刚到。”

    那么站着说话是不妥当的,顾世安就说:“您还没吃饭吧?您要是不嫌弃,吃了饭再走吧。”

    秦唐倒也没有推辞,应了一句好,跟着顾世安往小区里面走去。

    秦唐和往常一样,话并不多。多数时候都是顾世安在没话找话说。

    等到进了屋,顾世安给秦唐倒了一杯水,就进厨房忙了起来。

    秦唐带来的蟹个头是大的。精神也好得很。是寻常市场上买不着的。顾世安正苦恼着怎么弄,秦唐就到了厨房门口,问道:“有需要帮忙的么?”

    他是客人,哪能下厨房,顾世安就摆摆手,说了句不用。然后又看向了他,问道:“秦先生,这蟹您看是清蒸还是……”

    ”送给你的,就是你的东西。你自己看着办。”他刚才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忙大抵只是句客套话,说完这话就回客厅去了。

    顾世安暗暗的撇了撇嘴,她并不如常尛那么厉害,琢磨了会儿,捡了几只小的刷洗干净蒸上。

    剩下的则是没动,打算常尛回来让她弄。免得自己浪费了食材。

    蒸蟹是再简单不过的。家常便饭,顾世安倒是很快就弄好,然后端上桌。

    秦唐一直是在阳台上站着的,直到顾世安叫他,他才回到室内。

    桌上早已摆好了蒸熟的大闸蟹,秦唐坐了下来,却并没有动。顾世安疑惑的看向他时,他才开口说道:“我记得以前令尊一到时节,必会吃蟹。”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提起她的父亲来,动作顿了下来,抬头看向了他。

    秦唐却没有继续下去,拿起了顾世安准备的小剪子,剪起了蟹腿来。

    室内一时安静得没有声音。顾世安是觉得今天的秦唐过来得有些突兀的,但直到离开,他都什么都未说。

    顾世安原本是要送他下楼的,他却没让。待到打开门出去,他抬腕看了看时间,突然说道:“马上就要过年,我过几天就要回D市去。到时候年假要是有时间出游去了那边,可以给我打电话。”

    他特地来这一趟,倒显得是来道别的。

    顾世安就应了句好,秦唐点点头,示意顾世安不必送,身影很快消失在楼道里。

    下了楼,秦唐却并没有立即离开。站在楼下抽了一支烟,这才离开。

    顾世安将厨房收拾干净,洗漱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常尛没回来,她自然是不会睡的。

    常尛今天不知道是忙还是怎么的,到了十点半仍旧还没回来。

    顾世安给她打了电话,大抵是信号不好的缘故,竟然是无法接通。

    顾世安这下坐不住了,重新穿了衣服就下了楼。打算去小区门口等她回来。

    她这下楼没见着常尛,倒是看到了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陈效。

    陈效站在楼道口打电话,大抵是没想到顾世安那么晚了还会下来,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即挂断了电话,轻咳了一声,问道:“那么晚了还没睡?”

    顾世安同样是没想到他会在这边的,看了看四周,他的车不知道是停在哪儿的,并没有看见。

    顾世安没有说话,过了会儿,才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陈效的手握成拳头抵在唇上咳了一声,说道:“奶奶寿宴的事儿……”

    他这次倒是执着得很,竟然还是为了这事儿来的。顾世安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的疲倦来,也不愿意让他知道常尛在这边,说道:“我已经说过,都已经过去了,你不必在乎。”

    陈效就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那天是我不对,我是诚心诚意的向你道歉。或者,你觉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觉得够诚意?”

    后边儿他的语气里已是带了几分的烦躁。

    这样儿,倒像是顾世安在抓着这事情不放了。

    顾世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没有错,你也没有那义务。更不用来向我道什么歉。”

    她的语气里带了淡淡的自嘲。

    陈效更是烦躁,想说什么的,他的电话震动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看,倒是接了起来。

    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他很快就说了句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他抬头看了顾世安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无论你相信不相信,那天奶奶的寿宴,我并不是故意不去的。”

    电话那端的人应该催得急,他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世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楼道里的声控灯暗了下来,她的身影被淹没在黑暗里。

    过了会儿,她才跺跺脚,然后拿出手机来给常尛打电话。

    常尛的电话这次倒是很快就接通,今天晚上忙,她是最后走的。这会儿还在车上。

    顾世安是怕陈效遇见她的,这会儿听说她还没回来反倒是松了口气儿。

    她回去也是睡不着的,索性就在门口等着常尛。天气仍旧是冷的,她却像是感觉不到冷似的。就那么站着。直到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才抬起头来。

    常尛看到顾世安等在门口是有些惊讶的,开口便问道:“怎么还没睡?不是告诉你我自己会回来吗?”

    顾世安就笑笑。并不回答她的话,问道:“今天很忙吗?”

    常尛就点点头,说:“挺忙的,要过年了。预订的客人也多了起来。”

    顾世安就唔了一声,她是烧好了水的,进门就让常尛去洗澡。等着常尛出来,她这才将秦唐带来的螃蟹拿了出来,笑着说:“这些都是给你的,精神都不错。暂时应该不会死。”

    年关了这么大肥的蟹是很少见的,常尛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看向了顾世安,问道:“这哪儿来的?”

    秦唐这事儿三言两语是说不清的,顾世安就含糊的说是朋友送的。

    常尛倒是未多问什么,说是明天她可以晚点去上班,到时候拆了给顾世安熬粥,让她吃了再去上班。

    她的心情显然是好得很的,不待顾世安说反对的话就自个儿抱着蟹放厨房去了。

    已是十一点多。两人都还未有睡意。顾世安就削了水果。

    常尛吃了一小块,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过年你怎么打算的?”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的,故作轻松的说:“应该两边都是要去的,和往年一样。”

    常尛这下就沉默了下来。

    两人各有各的糟心事,顾世安并不愿意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就说道:“你就别回去了,到时候把范大姐和小虎子叫过来,就在这边过年吧。我抽空就回来看你们。”

    常尛就点头应了好。

    顾世安是欠了秦唐许多人情的。加上他送的那些寻常见不着的蟹,不回礼显然是不太妥当的。

    她在离年关还有半个月时就给秦唐打了电话,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回D市。

    秦唐手里的事情是还未处理完的,就回答说应该下周末就回去。

    顾世安就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在家。

    秦唐的事情应该是挺多的,不过也未问她什么事,让她周五晚上过去。顾世安就应了下来。

    选给秦唐的礼是费心的,但秦唐显然是什么都不缺的人。顾世安最后跑了好几个商场买了补品以及这边的土特产,打算送给秦唐让他带回去送人。

    周五她早早的下了班,然后大包小包的拎了过去。

    她过去的时候还算早。秦唐竟然是在的。见她带着东西过去也并不惊讶,皱着眉头看了看,示意家里的阿姨将东西收起来。

    顾世安是不自在的,说道:“您应该什么都不缺,这些都是给您带回去送人的。”

    秦唐不置可否,示意顾世安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

    顾世安原本是打算坐一下就告辞的,谁知道秦唐却说道:“阿姨已经做了饭,既然都来了,吃了饭再走。”

    顾世安推辞不过,摸了摸鼻子,应了下来。

    她端端正正的坐着,秦唐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抬眸看了她一眼,问道:“徐经理那边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那么久了他都是未问起这事儿的,不知道怎么突然想到了。

    他问起顾世安自然是不会不答的,就说道:“还算是顺利。”

    秦唐又睨了她一眼,问道:“没被为难?”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尴尬的,说道:“还好。徐经理,确实是有些苛刻。”岂止是苛刻,徐蔚是非常的苛刻。但倒也没怎么让顾世安难堪。

    秦唐就点点头,说道:“看来你已经习惯了。挺好的。”

    确实,连徐蔚的刁钻都忍受了下来,以后想必也没什么克服不了的了。

    顾世安再次的摸了摸鼻子。

    秦唐今晚的话倒是难得的多,又问道:“年终奖发了吗?应该不少吧?”

    顾世安就摇摇头,说道:“还没。我们公司的规矩是最后一天发年终奖。让大家有个盼头。”

    秦唐大抵是没听过这种说法的,不由得挑了挑眉。

    顾世安尴尬的笑笑,说道:“小公司,和秦先生你们公司应该不一样。”

    秦唐这下就慢腾腾的说道:“主意倒是挺好的。让人卯足了劲儿干到年底。”

    可不是,就算是想松懈,惦记着年终奖也不敢松懈了。

    顾世安讪讪的笑笑,转移开了话题,问道:“秦先生您回去过了年后什么时候再回来?”

    ”应该是元宵节过后。”秦唐说完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怎么?”

    顾世安就摇摇头,说道:“没怎么。”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又说道:“您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新年嘛,我请您吃饭。”

    秦唐这下就点头应了一句好。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说着就站了起来,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没多大会儿就拿了几本书出来。

    顾世安是疑惑的,就看向了他。秦唐将书推到了她的面前,说道:“过年拜年之后闲着也没事,这些书你都可以看看。”

    顾世安这下就想起了上次的书来,她是不自在的,到底还是接了过来,说道:“谢谢您,这次我一定保存好。”

    秦唐倒像是并不觉得有什么,说道:“那是我很久以前看过的,留着也没什么用。”

    说着阿姨那边已经摆好了饭,他就示意顾世安过去吃饭。

    秦唐吃饭的时候并不说话,待到吃完饭,顾世安要离开时,他这才拿出了一个电话给她,说到:“回D市那边只是我一个人回去。这个电话你拿着,要是有什么事给他打电话。”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赶紧的说道:“不用了秦先生,我也没什么事。”

    秦唐却并不说话,只是递着那名片。顾世安这下只得接了过来,向他道了谢。

    顾世安原本是立即要告辞离开的,谁知道秦唐又淡淡的说道:“你那堂哥最近不太安分,有机会的话提醒一下顾老太太。让她注意点儿。”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

    秦唐是知道她想问什么的,却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只是淡淡的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你管不了,告诉老太太她知道会怎么处理。说的时候记得避开点儿。”

    他像是什么都知道。

    他能提点顾世安是感激的,也并未问下去。认真的向他道了谢,并说一定会转告给奶奶。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吩咐司机送顾世安回去。

    顾世安在上车时脑子里仍是乱糟糟的,秦唐既然提点,那就说明顾潜闹的事儿应该不小。

    她是想立刻给老太太打电话的。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克制着自己冷静下来。

    秦唐说老太太会处理,那就说明,事情仍是还有回旋的余地的。她那么贸贸然的给老太太打电话,只会让老太太着急。

    顾世安握紧的手指一点点的松开来,闭上了眼睛。

    她的脑子里是乱糟糟的,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也想不出,顾潜究竟又是闯了什么祸。

    她就想起了那次顾潜让她约陈效出去吃饭的事儿以及陈效后来说的话来。

    顾世安一时没有动。想起了老太太那满头花白的头发来。

    等着下车时她已平静了下来。顾家的事情她确实是管不了的,但在告诉老太太之前,她得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都不知道的事儿,她要查显然是未必能查到的。这事儿,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去问陈效了。

    顾世安原本是想给他打电话的,但看了看时间最终也没有打,打算明天亲自去他的公司一趟。

    那么打定了主意,她的心里安稳了些许。

    回到家的时候常尛并没有回来,她无事可做,洗漱之后就拿了秦唐给的书翻了起来。

    这书和之前他给的书是一样的,依旧是写了部分的注解的。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失神。

    她回过神来,正打算将剩下的两本书收起来有时间慢慢看。去拿时手上一滑。书就掉了下去。一个红包从书中掉了出来。

    顾世安这下微微的愣了一下,蹲下将那红包捡了起来。

    红包里是放着压岁钱的,取了很吉利的数字,八百八十块。里头还有一张纸条,简单的写着新年快乐几个字。正是秦唐的字迹。

    难怪他会让她年假时看书,原来是放了新年红包的。大抵是拿她当小孩子对待了。

    顾世安的眼眶就有那么些的湿润。莫名的,她就想起了她的父亲来。

    他一向都是风趣幽默的人,每年给红包也是很有创意的。在她很小的时候是将红包藏起来。让她去找。

    再长大之后,就会以各种出其不意的方式将红包给她。

    疼痛突如其来的就袭来,顾世安恍恍惚惚的就那么蹲着,过了良久,才将那红包小心翼翼的重新夹入书里。然后将书抱着珍而重之的放到了卧室的床头。

    她的眼睛涩得厉害,她去洗了一把脸,又用热毛巾敷了敷,这才坐在沙发上发起呆来。

    她这一坐就是许久,脑子里浮现出许许多多以往的事情来。她紧紧的合上眼睛。直到外边儿传来常尛开门的声音,她这才快速的将情绪整理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