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一章:打狗也得看看主人

    顾世安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好,第二天上班她去了公司一趟,然后以去工地为借口去了陈效的公司。

    她在楼下就给陈效打了电话,但陈效的手机一直是在通话中。

    她一连打了几次都没能打通,也不再打了,直接进了他公司。

    年关陈效的公司同样是忙的,大厅内人来人往,来去匆匆。顾世安上前到前台那边说要见陈效,前台就微笑着问她有没有预约。

    她知道要是说没有预约今天多半就见不了陈效,就说有的,并报上了名字,让她直接告诉陈效的助理。

    她这也不过是在赌,她并不能肯定陈效的那助理还记得她。

    那前台倒也未多说什么,微笑着请她稍等一会儿,然后给陈效的助理打了电话。

    那边的电话一直都占线,顾世安等了足足一刻钟。那前台才微笑着说:“顾小姐,陈总请您上去。”

    她说着带着顾世安到了电梯边,并给她摁了电梯。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电梯门合上,她就盯着电梯上升的数字一动不动。

    电梯很快便停了下来,她走出去时陈效的助理早就在电梯外等着了,见着她就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太太,说道:“陈总还在会议室。您稍等一下,他一会儿就回来。”

    顾世安客气的道了谢,他就将顾世安带去了陈效的办公室,并让人上了茶。

    陈效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回来了。那助理已经告诉过他,看到顾世安他并不惊讶。唇角勾了勾,问道:“媳妇儿,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他的语气有那么些的漫不经心的,一如既往的能贫。说着叫了人给他冲杯咖啡进来。

    他看起来倒是挺闲的。

    顾世安看了他半响,并没有绕圈子,直接开口说道:“我过来,想问问你顾潜的事。”

    陈效听到这话就看向了她,微微的挑了挑眉。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接着又问道:“他找你借了多少钱?”

    陈效这下就懒懒的睨了她一眼,门被敲响外边的秘书端了咖啡过来,他就接了过来,端起咖啡啜了一口,要笑不笑的看向了顾世安,说道:“怎么,媳妇儿你要替他还?”

    他说着走到顾世安的对面坐了下来。

    顾世安也不管他那语气里是否有嘲讽,淡淡的说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能替他还得钱的样子么?”

    陈效这下就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那可不一定。”微微的顿了顿,他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有规律的敲了几下,身体往前倾些,唇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说道:“媳妇儿你既然不是来替他还债的,那来干什么?难道是只想找个借口来见我?”

    他这样子,分明是在装傻。顾世安直想将他脸上的那层面具给撕下来,但到底还是忍了下去,说道:“他找你借钱,应该不止是借钱那么简单吧?”

    陈效此人就是吃人不眨眼的恶魔,要说他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把钱借给了顾潜,这顾世安是完全不相信。

    陈效慢慢的呷着咖啡,坐直了身体,说道:“媳妇儿你这话的意思我可就不懂了。什么叫不止借钱那么简单?难道我那大舅子还惹了别的事儿?”

    他这傻还真是装得像得很。说着就无辜极了的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知道,他这是打算把傻装到底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他惹了什么事,但知道他惹的事应该不小。我奶奶年纪大了……还请你高抬贵手。”

    她说到这儿没有说下去,但陈效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无论顾潜惹的是什么事儿,如果真的闹大了,最后给他擦屁股的都是顾老太太。

    陈效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心操得倒是挺宽的。”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

    陈效将杯子搁下,拿出了一支烟来点燃。他的脸上有那么些阴恻恻的,抽了一口烟,这才问道:“上次在巷子里追的人,你还记得吧?”

    顾世安哪里会记不得,就抬头看向了陈效。

    陈效扫了她一眼,说道:“那就是你那堂哥出钱请去的。”

    他的语气里带了那么几分的讥讽。

    顾世安是怀疑过顾苏的,但却没有往顾潜的身上想过。她以为,顾潜顶多是不待见她,在顾苏背后出些主意故意整她而已。

    陈效不待她说话,漫不经心的接着说:“俗话说,这打狗吧,也得先看看主人。既然有胆子做出这种事儿来,教训当然是要吃些的。这事儿我劝你还是别管了,管也管不着。放心。闹不到老太太跟前去。让你二伯二伯母焦头烂额就够了。”

    他前边儿的说的狗,显然指的就是顾世安了。后边儿的语气是懒洋洋的,显然是并未把这事放在眼里。

    顾世安只当没听到他前面的话,虽然陈效已说了不会闹到老太太的面前,但不弄清楚顾潜闯了什么祸她仍是不放心的。况且,并没有什么事是能百分之百保证的。

    如顾苏经常骂她狼心狗肺一般,她什么都可以做到不管,但老太太她却是放不下的。

    她就看向了陈效,问道:“顾潜到底闯了什么祸?”

    陈效对于她追根到底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漫不经心的说:“能闯什么祸?不过就是豪赌玩女人。唔,只是这次玩得有点儿大而已。”

    如果真只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秦唐是不可能让她提醒老太太的。

    顾世安还要问什么,只是话还未说出口陈效就挑眉看向了她,说道:“怎么,不相信?不相信你还来这儿干什么?”

    他的语气凉凉的,睨了顾世安一眼,站了起来往办公桌后走去,这样儿就是在送客了。

    顾世安站着没动,她知道,如陈效所说,她是管不了这事儿的。她也不愿意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她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了陈效,说道:“谢谢你……看在奶奶的份上……”

    陈效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斜睨了她一眼,说道:“我还没那么狼心狗肺。”

    顾世安这下就一噎,一时找不到可说的。

    陈效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站了片刻,就说道:“我先走了。”

    陈效没搭理她,接起了电话。顾世安很快从他的办公室里退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正好遇见陈效的助理,看见顾世安那么快就出来他是有些惊讶的,问道:“您这就要走了吗?”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点点头,又说了句麻烦了,这才快步的往电梯边走去。

    她是没想到自己来这一趟竟然就这么就回去了,在楼下站了片刻,这才去工地那边。

    她不放心老太太,中午吃饭时就给她打了电话。她应该仍是什么都不知道,

    接到顾世安的电话就叮嘱她要过年了别只顾着工作,都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了,该准备的都得准备,别让陈效奶奶操心。

    过年准备东西这事儿。去年顾世安就是一甩手掌柜。听到老太太那么吩咐不由得有些脸红,赶紧的应了下来。

    老太太又在电话那边絮絮叨叨了半天,这才挂了电话。

    大抵是晚上没睡好的缘故,顾世安的头在下午时就有些隐隐作痛。她是知道齐诗韵是不管事的,就连老太太生病她都可以甩手不管。更别说准备年货了。

    到了下班她就给叶青打了电话,问过年要准备些什么年货。她慢慢的准备好带过去,到时候有差的再慢慢补。

    她打电话的时候大约老太太是在旁边的,叶青就笑着让她忙她的,年货她会准备,让她到时候直接过去就是了。

    顾世安就讪讪的应了下来。

    准备过年的一切事宜也算是她的事儿,她哪能真正的到了时候直接过去。稍后的几天里就列了单子,周六早早的就去采购,然后去了老宅那边。

    齐诗韵不在,除了佣人之外就只有老太太和叶青两个人。老宅里是冷冷清清的。

    老太太见顾世安那么大包小包的是无奈的,说道:“你还真当奶奶是和你客气了?不是说你叶姨会准备吗?你上着班还操这心干什么?”

    老太太是心疼她的,一边让人接过了东西,一边让叶青去给她倒热茶。

    虽然马上就要过年,但天气依旧是冷的。外边儿已经没下雪,温度也未升上来。

    叶青给顾世安倒了茶,又去给她端了点心。老太太则是问她到年底了工作都怎么样。

    顾世安一一的回答了,老太太就笑着说:“年底陈效是最忙的,应酬也多。等放了假让他好好陪陪你。前些天你叶姨还说过年有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旅游呢,到时候你们也出去玩几天。”

    顾世安不知道老太太怎么会忽然提出让她和陈效出去玩,心里就有些打鼓。提起了精神来,笑着说道:“过年出去人多,出去也只是堵在路上浪费时间。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我们就陪着您大牌。说不定还能发一笔小财呢。”

    她的语气是调皮的,老太太和叶青都笑了起来。

    老太太尤为高兴,笑着说道:“看来你这丫头是嫌我压岁钱发得少了。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当心点儿,别把压岁钱又输回给我了。”

    客厅里一时欢声笑语。老太太又絮絮叨叨的道说起了年轻时过年热闹的景象来。

    老宅这些年都是冷清的,她多少是有些黯然的。顾世安知道她是想起了陈正康。

    按道理,过年他怎么都是该回来的。但他如果回来了,以陈效的脾气和他折腾,这年是别想安生了。

    这话题是不能再继续下去的,顾世安就打起了精神来转移开了话题。

    老太太到底还是有心结,之后脸上的笑容多少都是有些勉强的。她到底还是精神不济,晚会儿顾世安和叶青去包饺子,她就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来。

    屋子里暖和,倒也不怕冻着。叶青拿了毯子给她盖上。洗了手重新开始和面,这才低低的叹了口气,说道:“老太太最近都念那位好几次了,到底是老了。”

    以前的时候陈正康回来,她都是让人拿着扫帚给赶出去的。

    顾世安往客厅的方向看了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到底还是开口问道:“公公他,后来来看过老太太吗?”

    叶青就摇摇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将话题转移开来。

    叶青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定的,等着坐下开始包饺子时,到底还是开口说道:“世安,要不你劝劝陈效,让他这个过年,叫上大家一起过年吧。老太太老了,怎么都是渴望能看到儿孙绕膝的。”

    她说到这儿叹了口气,说道:“老太太这些年是里里外外都不是人。你婆婆……”

    她说到这儿又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说下去。

    老太太不过小憩片刻,两人的饺子包好,她也醒来了。直感叹说人老了,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大抵是连连生病的缘故,老太太看起来是比往年老了许多的,精神更是不如从前。

    顾世安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说起了她和叶青包的饺子来。包了好几种馅儿的。她就问老太太要吃哪种馅儿的。

    老太太就笑呵呵的说吃什么都行。

    陈效回来的时候三人正坐在小餐桌上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顾世安时不时的道替老太太夹着饺子。

    他是没想到顾世安也在,稍稍的在门口站了站,这才进去。

    老太太看到他回来是惊讶的,说道:“不是说最近忙吗?”

    顾世安也同样是未想到陈效会过来,怕会穿帮,假装镇定的说道:“我去拿碗筷。”

    老太太看到他回来是高兴的,顾世安进厨房她还在嘀咕:“世安一个人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回来的。你既然能抽出时间,就该一起回来。”

    陈效倒是比顾世安更镇定许多,三言两语就将老太太给糊弄了过去。直到老太太不再提起,顾世安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儿。

    有陈效在,气氛自然是只有更好的。顾世安和叶青包的饺子原本就不多,这下吃得干干净净的。

    老太太只当两人这段时间忙没吃好饭,就说明天不上班,让两人晚上留下在这边睡。让叶青煲点儿补身体的汤。

    陈效也不去看顾世安,就应了下来。

    下午没事可做,几人就陪着老太太打起了牌来。几人中顾世安的牌技是最差的,一直都在输。

    叶青就笑她还想发笔小财。

    几人都有意要让老太太高兴,最后老太太成了大赢家。

    留了顾世安他们下来吃饭,晚餐自然是丰富的。气氛一直都是和乐融融的,直到晚餐后老太太去休息,老宅里才冷清了下来。

    虽然来这边的事儿是告诉过常尛的,但晚上不能回去顾世安自然也是要告诉她一声的。回了房间就给常尛打了电话。

    陈效是在顾世安上楼后没多久就跟着上楼的,两人一直都没机会单独说话,这会儿他才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他确实是没想到顾世安会过来的。

    顾世安就将买年货过来的事情说了。陈效这下倒是没说什么,去洗漱去了。

    陈效这段时间像是无酒不欢似的,等着洗漱出来就开了酒自个儿喝了起来。

    顾世安想起了叶青的话来,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叶姨说,最近奶奶经常都在念着……公公。”

    陈效握着杯子的手微微的顿了顿,一时没有说话。

    屋子里安静极了。陈效倒是未顿多久,很快又摇晃起了杯中的酒来,他的半边脸沉浸在阴影里,看不到脸上是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在想什么。

    隔了会儿,他才抬头看了顾世安一眼,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一样,问道:“来一杯么?”

    顾世安还未回答。他就起身拿了杯子倒了酒。

    顾世安只喝了一杯就睡下了,陈效虽是看不出心情好坏,但将一瓶酒全喝完,这才上了床。

    顾世安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做了早餐,大抵是因为在老宅的缘故,陈效倒也起得挺早的。老太太才刚起来他也起来了。

    他一向善于伪装,倒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昨晚喝过酒。

    大抵是昨天的事情都累到了今天,他从吃早餐开始手机就一直没停过。一吃过早餐老太太就挥手让他去忙他的。

    陈效倒是未多说什么,匆匆的走了。

    顾世安要下午才回去,就依旧留在老宅里陪着老太太说话。顾世安和叶青在厨房里做饭时也不知道老太太和陈效说了什么。中午时分,老太太又说道:“我和陈效已经说好了,等过了年,你就和他好好出去玩一趟。机票我让提前订好,把时间和高峰期错开就是了。”

    顾世安微微的愣了愣,刚要说什么,老太太就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就别推辞了,奶奶不用你们一直陪着。你要是还听奶奶的话,到时候就好好的去玩。”

    她说到这儿叹了口气,目光更是怜爱的看着顾世安,说道:“当初你和陈效结婚的时候他忙,你们连蜜月旅游都没有。这次你就听奶奶的,好好玩,就当是去度蜜月了。”

    无论是结婚。还是度蜜月,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一般。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

    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而已,时间却已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

    顾世安是在老太太午休时离开老宅的,老太太让司机送的她。大抵是因为老太太提到蜜月旅游的事儿,她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恍惚的。上了车之后就一直看着外面。

    许久之后,她才闭上了眼睛。

    这事儿老太太是已经问过了陈效的意思的,他明明是有许多借口可以推掉的,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答应下来。

    顾世安的脑子里是有些乱的。直到车子停下来她才发现已到了她和陈效的婚房那边。

    她很快下了车,等着司机开车离开,这才重新坐车回了老房子那边。

    回去常尛竟然是在的。顾世安是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今天不用上班?”

    常尛就笑笑,说道:“老板家在外地,从今天开始正式开始放假。”她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今天刚好没事。不过接了几单生意,过年前三天估计都得忙。”

    她需要钱,而过年这段时间客人所出的价钱都要比平常高两倍。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机会的。

    顾世安刚进门满身的寒气,她就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又拿出了一个纸信封来递给她,说到:“我们老板大方,年终发得也多。这些是我这两个月的工资,你先拿着。”

    她是大大方方的,一点儿藏掖也没有。说完又说道:“我平常赚的外快也不少,完全够花,真的。你后边借的钱。也不好一直不还的。能还一点儿是一点儿。”

    她的语气认真得很,脸上的表情比以往要轻松许多。

    顾世安知道她并不想欠着谁的,稍稍的想了想,把钱接了过来,说道:“先放我这儿,等你要用的时候再找我拿。”

    常尛就点点头,又笑着说道:“这几天接的这几单比能抵上我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到时候我手上还有剩余的。”

    大过年的还在外边儿奔波哪里是容易的,但她高兴,顾世安自然是支持她的。就笑着说道:“到时候你休息了得请我们吃大餐。”

    常尛就认认真真的点头,说到时候一定给大家做大餐,要是出去吃也行。

    顾世安就说到时候出去吃,她过年都在忙当然是该休息几天的。

    常尛干脆的应好,让顾世安到时候订地儿。

    两人说了会儿话,常尛就抬头欲言又止的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捡见这样儿是疑惑的,问道:“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怎么了?”

    常尛这下就说了句没什么。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说道:“顾氏最近的事情你知道吗?”

    这下轮到顾世安愣了愣,她有些不好的预感,问道:“怎么了?”

    见她什么都不知道,常尛是有些后悔不该提起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