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四章:鸡犬不宁

    难怪他今晚会反常的给她买了药,原来是还需要她做事儿。顾世安心里那点儿微妙的感动的瞬间荡然无存。也不去看陈效,心安理得的吃起了粥来。

    陈效很快便吃完,去洗漱去了。

    顾世安吃完收拾了桌子,大抵是因为吃饱的缘故,身体也变得懒怠起来。陈效住卧室她就没再过去,回了客房里躺下闭上眼睛。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边儿上的床陷了一下。紧急着灼热的大掌贴到了她的腰上。

    陈效的呼吸微微的有些急促,呼出的气息就拂在她的脸上。顾世安那迷迷糊糊的脑子一个激灵,立即就抓住了陈效那游弋的手。

    陈效倒是没有挣开,任由着她抓着,附到了她的耳边去,低低的沉沉的说:“媳妇儿,你就一点儿也不想要么?”

    他的声音里带着魅惑,顾世安抓住他的手并没有半点儿松动。僵着声音说道:“不想。”

    她的声音里微微的带了那么些微不可查的颤抖。陈效并不是没有强来过,以他以往的性格。顾世安以为他一定会才去粗暴的手段的。

    谁知道却并没有,他的手松开来。

    顾世安就像是炸毛的猫儿似的,一下子就滚到了角落里。

    陈效倒是并不以为意,起身下了床。顾世安原本以为他要离开的,谁知道并没有,下了床,他一手又撑到了床上,倾身上前。邪气的勾了勾嘴角,说道:“媳妇儿,那么长时间旷着对身体不好。要是想要了就叫我,我不计前嫌。”

    他说着施施然的起身离开了。出去还不忘替顾世安关上房门。

    随着关门的声音,顾世安紧绷的身体才慢慢的松懈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重新躺回了床上。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药效的缘故,她原本以为经历了这茬她是睡不着的,但她没多大会儿就昏昏糊糊的睡了过去。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天亮。

    头早已不痛,只是仍旧有那么些的昏沉。

    难得的放假,要是在平常她肯定会多睡会儿的。但今天得去老宅那边,她没敢多睡,很快爬了起来去洗漱。

    客厅里并不见陈效的身影,大抵是还没有起床。

    等顾世安洗漱完,他这才从卧室里出来,懒懒散散的。看见顾世安起来他也不惊讶,兀自去洗漱。

    等着他洗漱回来顾世安已经收拾整齐了,她就问陈效:“现在就过去吗?”

    陈效就看了她一眼。

    顾世安只得说道:“我想去一趟商场。”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她过去在过年之前应该就不会再出来了,她打算准备些过年的礼物。

    陈效应该是猜到了她的心思,说道:“该准备的我已经让人都准备好了,直接回去就行。”

    他的动作倒是挺快的,竟然已经准备好了。

    顾世安这下就没有吭声儿了。

    陈效在出门前就给叶青打了电话,说是早上回去吃早餐。两人下了楼,陈效的那司机早已经等在了楼下。见着他就上前叫了一声陈总。

    顾世安原本以为司机是来送他们回老宅的,但却并不是。他很快从陈效旁边的车里拎出了许多东西来。放进了陈效的车里。

    陈效准备的东西是挺多的,一连拿了好几次才算是拿完。等着将后备箱关上,他才示意顾世安上车。然后告诉她哪些是给老太太的。

    估计只有老太太的东西是他安排下去的,其他的都是下边儿的人看着买的。他也并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让顾世安看着安排。

    待到说完礼物的事儿,他忽然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头疼没事了?”

    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才问这话的。顾世安倒是回答了句没事了。

    两人过去的时候早餐已经摆好了,因为要过年的缘故,老宅的廊檐下已经挂上了新的灯笼。应该是四处都已经打扫了,庭院里连落叶都没有。

    两人回去老太太是高兴的,见陈效大包小包的往里拎,又责备道:“买这些东西干什么,家里都有。”

    陈效这下就笑嘻嘻的说:“这是我孝敬您的。和您自己的可不一样。”

    老太太听到这话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招呼着两人去吃早餐。

    陈效是还得上班的,吃过早餐后就走了。顾世安则是跟着叶青到厨房里帮忙。这已经快过年了,按道理齐诗韵是该在家的,但早餐时候并没有见到她。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叶姨,婆婆她还没回来吗?”

    叶青这下就叹了口气,往客厅里老太太的方向看了看,说道:“没有,估计过年也不会回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一下。

    叶青接着又低低的说道:“阿效应该是告诉她那边要回来过年了,昨儿中午就打了一通电话回来,说是有那边就没她。好在电话是我接的,要是老太太接的,准会又难过了。”

    叶青说到这儿低低的叹了口气。齐诗韵的脾气这些年比以前大了不少。说这话是在威胁老太太。

    顾世安一时默默无言,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那……那边要过来过年吗?”

    ”这我不知道,年夜饭阿效倒是让准备上的。”叶青回答。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陈效既然让准备年夜饭,那么多半就是要回来的了。

    只是不知道齐诗韵不回来过年会去哪儿过年。也许是回齐家,但终究也不太妥当。

    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正康一家是会在大年三十过来吃年夜饭。但却并不是。腊月二十八下午,她和叶青正在厨房里研究年夜饭的菜单,就听到外边儿有汽车的声音。

    原本以为是陈效回来,听到外边儿陈正康的声音,才知道是他们来了。

    他们过来,自然是不能不出去的。叶青大抵也没想到他们会今天就过来,和顾世安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出去。

    陈正康这次倒是挺舍得的,大包小包的从车中拎出了许多东西。

    看到顾世安和叶青出去,眼皮也不抬一下,又继续拎东西去了。

    这是顾世安和陈效结婚后第一次和何淑清见面,她多少是有些尴尬的,叫了一声世安。

    陈洵比起何淑清倒是要坦然得多,微笑着叫道:“嫂子。”他的长相随了何淑清,和陈效并不像。戴了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

    顾世安上前,一一的打了招呼,然后就去帮忙拎东西。何淑清并不让她动手,笑着说道:“不用,让陈洵拿就是了。”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陈正康就冷冷的说道:“陈洵有几双手?”

    何淑清这下更是尴尬,顾世安微笑着说了句没事,拎起了另外的几包东西。

    陈正康对顾世安是横眉冷对的,进门见着老太太就变成了满面的笑容。一口一个妈叫个不停。又让何淑清和陈洵上前叫人。

    这是那么多年来何淑清第一次进陈家的老宅,她的脸上倒是看不出怨怼,温温柔柔的上前叫了一声妈。

    老太太闭目不言,最终还是吩咐叶青,说:“上茶。”

    这就是默许了他们留下了。

    陈正康立即就上前,堆着一脸的笑容,说道:“妈,您看这个,这是淑清托朋友特地从国外带回来的,听说对身体很有好处。还有这个,是洵儿跑了好几家商场买来的。”

    老太太的脸色并未有任何的变化,淡淡的说道:“劳你们费心了。”

    陈正康急着向老太太表示自己的孝顺,立即又拿出了一个按摩仪来,说是这东西也是进口的,叫陈洵上前看看教教老太太怎么使用。

    陈洵的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上前拿出了说明书,讲解起来。

    比起陈正康的急迫。他倒是不疾不徐的。仿佛和老太太就是普通人家的子孙似的。

    他们来了是要提早做饭的,顾世安拿了早准备的点心,就和叶青回厨房里去了。

    那母子俩的话都很少,客厅里一时只听得到陈正康的声音。

    叶青摇摇头,低低的叹了口气。

    两人才将食材拿了出来,厨房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顾世安抬起头,就看到了走到门口的何淑清。

    叶青自然也看到了她,客客气气的说道:“您要找什么?”

    何淑清多少是有些窘迫的,说道:“没有,我坐着也没事,过来帮帮你们。”

    叶青大抵是没想到她过来帮忙,怔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不用,您歇着。”

    何淑清已进了厨房,微微笑着说道:“没事,我在家里也做这些。这么多年都没孝顺过老太太,也该让老太太尝尝我的手艺。”

    她那么说叶青就找不到说的了。她要做菜给老太太尝尝,她当然是不能拦着的。就说了几句让她小心点儿之类的话。

    何淑清向她道了谢,然后和顾世安寒暄了起来。轻声细语的问顾世安老太太平常喜欢吃什么。

    顾世安就微笑着一一的回答了。

    何淑清说话是温柔的,脸上也一直带着温柔的笑。她的话并不是很多,问了老太太喜欢吃什么之后就和顾世安寒暄了起来。说些寻常不过的话题。

    她的厨艺是好的,原本只是帮帮忙的,最后顾世安倒成了给她打下手的。

    顾世安见她的次数并不多,这些年陈正康时不时的都会上门来闹。但她却是一次也没有来过。

    几乎每次顾世安见她,她都是从容而得体的。即便是被齐诗韵大骂着些不堪入耳的话。

    晚些时候陈效回来,见着这一家子倒是并不惊讶。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陈正康一直在老太太的面前献着殷勤,见到陈效回来收敛了些。陈洵见到陈效和见到顾世安时一样,叫了一声哥。

    何淑清是尴尬的,到底还是随着陈正康叫了一声阿效。

    陈效是礼貌而生疏的。

    陈正康没有闹幺蛾子,一顿饭吃得倒是前所未有的和谐。老太太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吃过饭后以累了为借口直接就先回房了。

    房间是早安排好了的,大抵是不想见着陈效,老太太回房陈正康也叫上何淑清和陈洵一起上楼了。

    陈效是担心老太太的,倒了一杯水端着进了老太太的房间。

    老太太大抵是真累,他过多大会儿便出来了。顾世安就上前,低声的问道:“奶奶睡了吗?”

    陈效就点了点头。往楼上看了一眼,抽出了支烟来点燃,这才问顾世安:“今天没闹什么幺蛾子?”

    顾世安就点头,说道:“没有。”

    陈效这下就没再说话了。

    晚会儿两人正准备上楼。何淑清就从楼上走了下来。见着两人,脸上就挤出了一个不怎么自在的笑容来。她看了陈效一眼,将手中拎着的纸袋子递给他,说到:“你和世安结婚我也没过来,虽然有点儿晚……这算是阿姨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陈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未去接拿袋子。

    何淑清的脸上是有些挂不住的,正要收回去时,陈效接了过来。不咸不淡的说了句您客气了。

    他收下东西,何淑清是松了口气儿的。温柔的笑着说道:“那我先上去了,你和世安早点儿睡。”

    她说着就上了楼。

    陈效将袋子丢给顾世安,隔了会儿才上了楼。

    盒子递给顾世安,顾世安却并没有打开,进了房间就搁在了小几上。陈效懒懒的在沙发上坐下,抬了抬下巴,说道:“打开看看。送了什么。”

    他的语气里多少是带了些讥讽的。

    顾世安没吭声儿,将纸袋里的小盒子拿了出来。里头是一个玉镯子,显然是送给她的。

    陈效拿过了那镯子在手里看了看,嗤了一声,说道:“倒是下了血本了。”

    听他的口气这玉镯应该是挺贵的,他却是浑然不在意,直接扔回了盒子了,发出了一声轻微的脆响。

    倒是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将镯子丢回盒子里后他就起身洗澡去了。

    明明今晚老宅里住了那么多人,应该是热闹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顾世安却觉得无比的冷清。

    叶青给陈正康一家安排的客房就在走廊的另外一端,大抵是都已经睡了,没有一点儿声音。

    大抵是脑子里有事儿,她躺在床上迟迟的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第二天起来时还早。才刚下楼,就见齐诗韵从外面走进来。她一脸的冷漠,不等顾世安说话就冷冷的问道:“他们回来了?”

    她的声音在空荡的客厅里是有些刺耳的。在厨房里叶青快步的走了出来,怕她闹起来,强笑着说道:“夫人您回来了。”

    齐诗韵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夫人。”

    老太太这时候还没起床,顾世安是怕闹起来的,快步的回去叫陈效。

    陈效听到齐诗韵这时候回来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说道:“去那边看着,让他们别下楼。”

    他的动作倒是快得很,马上就起来。

    两人才刚到楼梯口,齐诗韵就已走了上来,冷笑着说道:“好啊,一个个的都当我不存在是不是?”

    她的脸上怒气腾腾的,声音也是大的。陈效拉住了她,说道:“奶奶还在睡觉,我和您出去谈谈。”

    ”谈什么?你这个孽子,现在连你也和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是不是?”她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陈效半是推半是哄的将她带了出去。

    她那么闹只要不是睡得死,应该都是听到了的。但陈正康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出来和她大吵一通。

    顾世安是担心老太太的,下楼推开老太太的门见老太太还没有醒,这才轻轻的重新将门关上。

    以齐诗韵的脾气,陈效未必劝得住。顾世安是担忧的,一直看着外面。

    也不知道陈效是怎么劝的,没多时他和齐诗韵便进来。齐诗韵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泪痕,也并不像刚才那么激动,几乎没什么表情。

    陈效的脸上同样是没有表情的,也不知道两人在外面谈了什么。

    顾世安并未问,去给齐诗韵倒了一杯热茶。

    齐诗韵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倒是将茶给接了过去。

    她刚从外面回来,喝了茶便上楼去换衣服。待到下楼就直接走到了厨房门口,对顾世安说道:“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她并没有回客厅,而是走到了走廊的角落里。这才淡淡的说:“从现在开始。卧室的门和陈效的书房随时记得锁上。”她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讥讽来,接着说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觉得会有什么好事?”

    她这话,也不知道指的是陈正康还是那母子俩。说完也并不管顾世安,回头直接走了。

    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齐诗韵回来还是假不知道,何淑清下楼时见到在沙发上坐着的齐诗韵是愣了一下的,随即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来,叫道:“姐姐你回来了。”

    齐诗韵的眼皮也不抬一下,脸上露出了讥讽来,说道:“姐姐?那么多年你这给自己长脸的本事倒是涨了不少。”

    被她那么一堵,何淑清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眼睛里滚出了泪花来,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了在她后面下楼的陈正康。

    陈正康额头上的青筋暴跳着,到底还是顾忌着老太太,指着齐诗韵的鼻子骂道:“你少给我给脸不要脸,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齐诗韵脸上的讥讽意味更是浓,说道:“我算是什么东西?我是你陈正康明媒正娶的妻子!”

    陈正康大抵是没想到她会提出‘妻子’二字。大抵是怕何淑清委屈,立即就说道:“你算是哪门子的陈家媳妇,这些年不是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老太太怎么会不让我们回来?”

    他说到后边儿就愤怒了起来。

    确实,如果不是齐诗韵在,说不定他就早携妻带子回来了。哪里用得着在外面辛苦打拼,一呆就是那么多年。

    齐诗韵倒是一点儿也不生气,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就见老太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将即将出口的话都咽了回去。

    只有陈正康一家人在这气氛是怪异的,齐诗韵回来,这怪异的气氛更甚。也不知道陈效和她说了什么,她几乎不怎么说话。一时倒也算得上是太平。

    比起陈效,陈洵是要温和许多的。即便是齐诗韵回来脸上也一直带着温和的笑。

    叫齐诗韵阿姨,见她茶杯里没茶了给她倒茶。即便是齐诗韵冷着一张脸他也不在意,依旧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

    明天就要过年。和叶青列出来年夜饭的单子是缺了些食材的。吃过早餐顾世安就告诉老太太,她去一趟超市。

    她这一说陈洵就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嫂子我送你吧。在家里呆着也是呆着,过去能帮你拎点儿东西。”

    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笑着说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东西也不多。”

    陈洵已拿起了外套,说道:“您别和我客气,今天超市里的人肯定多。你一个人去不方便。”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那么坚持,刚要再拒绝,何淑清就微笑着说道:“世安,就让他和一起去吧。他多少能帮点儿忙。”

    顾世安这下只得应了下来。

    陈洵也不开老宅里的车,依旧是开的他们开过来的车。到了车前很有绅士风度的替顾世安将车门拉开来,微笑着说:“嫂子小心点儿别碰到头了。”

    顾世安这下就客气的说了句谢谢。

    他就微笑着说嫂子你太客气。

    顾世安见他的次数并不是很多,见得最多的时候是他跟在陈正康的身后,一脸羞愧的阻止陈正康大吵大闹。

    她也找不到任何的话题,一时没有说话。

    陈洵也并没有说话。等着车子驶出了老宅,这才突然开口说道:“嫂子,你是不是挺看不起我的?”

    他的脸上带了那么些的苦涩,那温和的笑容也有那么些的勉强。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那么问,微微的怔了怔,正要说话,陈洵又接着说道:“其实,我有时候也挺看不起我自己的。你们讨厌我和我妈那也是应该的,毕竟……”

    他说到这儿脸上的笑容更是苦涩,顿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