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六章:要不要检验一下?

    顾世安早已是忍无可忍,呼的一下子做了起来,说道:“你能不能再不要脸点儿?”

    隐隐约约的光线里陈效的一双眸子里带了点儿笑意,一张俊美的脸上并不见半点儿情欲。

    他的一只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还在被子底下。他将被子底下的手抽了出来,无辜极了的看向了顾世安,问道:“我怎么不要脸了?”

    他说着将被子底下的手也抽了处来,在被子上有节奏的敲着,嘴角带了些玩味的看着顾世安。

    顾世安的脸涨得通红,他这样儿,完全不像是在……

    但他刚才他的喘息,分明是……

    顾世安一时僵着没动。陈效像是知道她的疑惑似的,要笑不笑的说:“你什么时候见我那么快过?”

    微微的顿了顿,他支起了身子,凑近了顾世安,低沉而魅惑的说道:“媳妇儿。是不是太久没有碰你你都忘了?要不要检验一下?”

    顾世安这才知道自己被他给耍了。

    他还真是够无聊的,顾世安有些恼怒,一脚就朝着他踹去。原本以为他会避开的,谁知道他却并未避。低低的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床上蜷缩了起来,说道:“那么狠,小心以后守活寡。”

    顾世安隔着被子踢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踢到的是哪儿。

    见他蜷缩起来,她心里其实有那么些不自在。但一听他说出来的话。索性也懒得管是否真的是踢到他了,闭上了眼睛重新躺了下来。

    陈效哼了会儿见她没有任何动作,就哼哼了两声,说道:“果然最毒妇人心。”

    他说着就平躺了下来,说道:“别跟防贼似的防着我,睡吧。明天一早就出门。”

    他说着就打了个哈欠,像是真的困了一般,没再耍任何的幺蛾子。

    顾世安僵着身体半响,见他那边没有声息,也闭上了眼睛。她是累的,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隔天不到七点,顾世安就被陈效给叫醒了。

    临城那边这时候天还未怎么大亮,这边的外头却已是大亮。

    顾世安的脑子迷迷糊糊的,拿起了手机看了看,茫然的看向了已经穿好了衣服的陈效,问道:“干什么?”

    昨晚原本就睡得晚,这会儿睡意还正浓。

    陈效就挑了挑眉,说道:“昨晚不是告诉你今天要早出去吗?”

    顾世安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拿了衣服要去洗手间换。

    陈效就嗤了一声,要笑不笑的说:“你有哪儿是我没看过的?”

    他历来脸皮厚口无遮拦,顾世安没搭理他,兀自换衣服去了。

    等着洗漱好出来,陈效已等了好会儿。见她出来就站了起来,说道:“走吧。”

    顾世安虽是已经洗漱过。但仍是无精打采的,问道:“去哪儿?”她说着打了个哈欠。

    陈效率先往外走,懒洋洋的说道:“去哪儿去了不就知道了?”

    他说着关了门,直接就往电梯口走过去。顾世安快步的跟在他的身后,问道:“不吃早餐吗?”

    陈效也不理她,直接进了电梯里。

    他确实没有吃早餐的打算,直接将电梯摁到负一层的停车场。

    顾世安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哪儿,问他他也不说,索性也不再问。上了车就闭上眼睛继续补眠。

    清晨陌生的街道是宁静的,还早早的,道路两旁的早餐店早已开了门。白茫茫的热气在冷冽的空气中飘散开。

    顾世安昨晚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早就饿了,闻到早餐的香味儿就再也睡不下去。

    她朝着窗外看了看,又看了开车的陈效一眼,老老实实的说道:“我饿了。”

    像是为了配合她所说的话一般,话音刚落肚子就传来了咕咕的叫声。

    陈效就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吃的。昨晚一起吃的饭,我也还没饿。”

    他说着话,倒是将车停了下来。抽钱包里抽出了钱给顾世安,示意她去买早餐。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不用,打开车门就往前头的早餐店。

    这时候还早,但店里已经坐了好些客人。有侍应生快步在桌子之间穿梭着。

    这店从外面看着不大,里头却很宽。顾世安粗粗的扫了一眼,光早点儿就有不下二十种。

    这边的早餐可比临城精致多了。顾世安暗暗的吐了吐舌头,看着招牌上的东西点了起来。

    她要了两份海鲜粥,又分别要了叉烧包虾饺以及一种小巧精致她没见过的当地特色糕点。

    店里的师傅动作倒是快得很,没多大会儿就将东西打包得妥妥帖帖的。

    顾世安付了钱,拎着东西坐进车里。才发现陈效正看着另一边的街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抵是听见了她关车门的声音,这才回过头来。顾世安就将粥递给他,说道:“这得趁热吃。”

    他懒懒的接了过来,然后吃了起来。顾世安将打包过来的糕点递给他。他只拿了个叉烧包就没再拿了。吃完就设置了导航,然后开始开车。

    这边的街道都是陌生的,顾世安也不管他去哪儿,专心的吃着糕点。

    陈效时不时的侧头看她那么一眼,见她吃得香,就抬了抬下巴指了指那晶莹剔透的虾饺,说道:“那个给我一个。”

    顾世安自己是用手捻着吃的,听见他那么说,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还是用手拿了一个。

    陈效的手是握着方向盘的,直接的就张开嘴。

    他看了看前方的道路,倒是一点儿也不急。先咬了一口小的。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去咬那剩下的一半。

    他一双狭长的眼眸看着顾世安,到了最后轻佻的咬了一下她的手指。

    顾世安这才知道他哪里是要吃虾饺。

    她像是被蜜蜂给蛰了似的飞快的将手收了回来,指尖仍是酥酥麻麻的一片,她的脸上热乎乎的一片。

    陈效低笑了一声,慢慢的嚼着虾饺,无辜极了的说道:“媳妇儿,天气热么?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这厮完全就是故意的,顾世安理懒得理他。

    陈效倒也不觉得无趣,嘴角噙了一抹笑,路上的车变得多了起来,他专心的开起了车。

    不知道他是要去哪儿,车子很快出了城。顾世安是疑惑的,不过什么都没有问。

    车子出城又驶了一个小时,才从主道驶进了旁边偌大的停车场。陈效解开了安全带,说道:“到了。”

    顾世安看向外边儿,外边儿散散落落的有几户人家。看着也不像是景区。她的心里更是疑惑,下了车就问道:“这是哪儿?”

    陈效眯着眼睛往背后的山上看了看,简单的回答:“寺庙。”

    他说着走到前头立着的路标前看了看,回头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这边走。”

    顾世安和陈效出了停车场,沿着一条不宽的道路往着山上爬。

    山势巍峨,这时候虽然还早,路上已陆陆续续的有了上山的人。看样子不像是旅游的,倒像是特地去上香的。

    上山的路是盘山而建,一直都是在上坡。顾世安的体力不够,才走到一半额头上就冒出了密密的汗来。

    陈效是一直走在前面的,见她慢了下来也放慢了脚步。将手中的水拧开递给顾世安,说道:“听说山上的斋饭味道不错。”

    顾世安头也不抬,微喘着气儿说:“说得你像来过的一样。”她只差翻白眼了。

    ”我没来过不会打听么?我媳妇儿对吃情有独钟。我当然得打听清楚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大清早的就来这边。”他笑嘻嘻的。

    顾世安是压根就不相信他说的话的,他要是为了吃才起那么早的过来,说出来恐怕只有他自己相信。

    陈效也不争辩,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要不要歇会儿?”

    顾世安抬头看了看巍峨的山势,有些悻悻的,说道:“不歇了,歇了待会儿就更不想走了。”

    现在才走了一半,越往山走山势越是陡峭。不一鼓做气的爬山去,她还真怕自己坚持不到山顶。

    陈效就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说道:“没想到我媳妇儿还挺能吃苦的。”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又说道:“不过媳妇儿你也确实该多爬爬山锻炼锻炼,得把体力给锻炼好,晚上就不会再晕过去了。”

    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说着轻笑了一声。

    他那脑子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三句都是不离那事儿。

    前面后面都有人,他也不怕有人听见。顾世安低低的骂了句不要脸,没再理他,加快了脚步往山上爬。

    陈效亦步亦趋的跟着,慢条斯理的说道:“老夫老妻了,媳妇儿你总那么害羞可不好。”

    顾世安只恨不得将耳朵给塞住,更是加快了脚步。陈效就在后边儿慢悠悠的跟着。

    爬了一大半,寺庙里就有雄厚的钟声传出来。顾世安抬起头,隐隐的能看到山顶的寺庙。

    越是往上爬。行人越是少。顾世安鼓着气爬到了寺庙脚下,一屁股就坐到了寺庙前的长长的石梯上。

    陈效也不催她,拧开了水递给她。然后拿出了相机来,摁下快门给顾世安拍照。

    她是并不喜欢拍照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挡住了脸。

    陈效就轻笑了一声,说道:“媳妇儿你挡什么,你长得虽然丑了点儿,但也还算不上吓人。”

    他说完将相机收了起来,笑嘻嘻的接着说道:“听说这家寺庙非常灵验,你要是对自己的长相不自信,待会儿可以好好的去拜拜佛,指不定回去就能变漂亮了。”

    他满口的胡言乱语,顾世安也懒得搭理。歇了那么会儿,才站起来继续往石梯上爬。大抵是知道正月的香客会很多,寺庙里早安排了接待的小沙弥。两人上了石梯就要小沙弥走过来,给两人带路。

    在山下看着寺庙是孤伶伶的。上来了才知道这寺庙很大。绵延着的灰色屋顶,在蒙蒙的白雾中一眼看不到尽头。

    进了寺庙的大门,小沙弥就问两人是来求什么的。

    陈效这下就说随便看看。他是早有准备的,见有功德箱就捐了香油钱。

    那小沙弥的话并不多,走过每一处大殿就介绍一遍。陈效的一双眼睛四处看着,转了一会儿就对那小沙弥说:“小师父你去忙你的,我们自己转转就行了。”

    那小沙弥说了句阿弥陀佛,让有事叫他。瘦小穿着僧袍的身体很快消失在大殿间。

    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过来不过是随便看看。谁知道他却兴致勃勃的,一路逛着,并时不时的掏出相机来拍着。

    这寺庙里是禁止拍照的,难怪他会支走那小沙弥。

    顾世安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提醒道:“这里不允许拍照。”

    陈效这下就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媳妇儿,不要那么古板好不好。”

    他平常并没有拍照的爱好。顾世安避开了他的手,忍不住的问道:“你拍这些干什么?”

    陈效这下就正经极了的说道:“我来时听说这寺庙底下说不定有宝藏,拍回去研究这宝藏到底是藏在哪儿的。半夜来挖。”

    顾世安是压根就不相信他的鬼话的,闭上嘴不再吭声儿。自己走到一边看了起来。

    陈效时不时的还是会掏出相机来拍上那么一两张,他的神情是专注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看什么。

    两人就在各个大殿之间逛着,这寺庙极大,每一个大殿里供奉的佛像都是不一样的。沿途偶尔也会遇见讲解的和尚。

    顾世安并不知道陈效想做什么。就随着他漫无目的的逛着。逛了那么好几座大殿,陈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了顾世安,压低了声音说道:“媳妇儿,这边的菩萨特别灵,你不去拜拜?”

    可不是,这座大殿里供奉着的就是观世音菩萨。

    殿里头已有几个香客在上着香。陈效说着不等顾世安说话,就上前拜了起来。双手合十的许了愿,并上了香。

    顾世安见他上前。也跟着上了前。

    观音菩萨是慈眉善目的,顾世安闭上眼睛许了愿,也上了香。

    陈效这会儿早拜完,他也没走,就在一旁等着顾世安。

    待到两人出了大殿,他忽然凑近了顾世安,嘴角邪气的一勾,问道:“媳妇儿,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他一向是不信鬼神的,竟然也许起了愿来。顾世安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疑惑的,睨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不说你许了什么愿?”

    陈效这下就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过来。就低笑了一声,说道:“我的愿望是求菩萨保佑我和我媳妇儿长长久久白头到老。”

    陈效说完继续往前走了。

    顾世安明明知道他说的这话不可信,但身体到底还是微微的僵了僵。

    陈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待到出了大殿,这才挑了挑眉,问道:“我许了什么愿已经告诉媳妇儿你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说道:“能许什么愿,平安健康。”

    陈效又微微的挑了挑眉,要笑不笑的说道:“只许了这个?媳妇儿你不想和我白头到老?”

    他的神情里同样是要笑不笑的。

    顾世安这下看也不再看他,轻描淡写的说:“那么一直演戏你不累么?”

    陈效这下就笑了一声,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说道:“媳妇儿你冤枉我了,我可是一腔的真情真意。你要不相信我在菩萨面前把我的心剖开给你看看?”

    这是佛门禁地,他仍旧是满口胡言的。顾世安索性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陈效今天的兴致挺好的,一直把所有的大殿都逛完,这才停了下来。站在廊檐下眯着眼睛看了看远处青色的山黛,说道:“这儿挺清净的,媳妇儿你要不要在这儿住一晚?”

    他一副真的是来游玩的样子。

    顾世安看向了他。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陈效虽是说有叶青在,但陈正康一家还在,她到底还是放不下心的。她也不认为,陈效这一趟出来,真的是来玩的。

    陈效的背影微微的顿了那么一顿,慢条斯理的说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没再开口说话了。

    陈效在廊檐下站了会儿,问了食堂在哪儿,直接过去了。

    这会儿已经是午餐时间,这儿的斋饭出名,已坐了许多香客。

    陈效带着顾世安到边儿上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将包丢给她,自己去打饭菜去了。

    打饭菜的窗口是排了很长的队的,顾世安等了好会儿,陈效这才端着两个托盘回来。然后又有模有样的去排队在打了免费的汤。

    回来见顾世安还未开动,他就说道:“将就着吃吧。中午人多人手不够。晚上才有小炒。”

    他这会儿倒是一点儿也不挑剔,拿起了筷子吃起了饭菜来。

    顾世安见他开始吃,也跟着吃了起来。

    斋饭的味道确实不错,四喜丸子是用面粉蔬菜做的,外形足以以假乱真。免费的汤不知道是用什么炖的,带着一股子的清香。

    爬了半天的山又将所有的大殿逛了一圈早耗尽了体力,顾世安将陈效打的饭菜都吃得干干净净的。

    她原本以为陈效吃了东西就要下山的,谁知道却并没有。吃过饭他去找了寺庙里管俗物的老僧。问有没有空的客房。

    来的香客是多的,但真正住下的却并不多。客房自然是有多余的。那老僧让两人稍等一会儿,就去叫小沙弥带两人过去。

    顾世安趁着他去叫人就扯了扯陈效的衣服,问道:“你还真要住下?”

    陈效这下就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两人正说着话那老僧带着小沙弥过来了,顾世安就没再说话了。

    她的心里是疑惑的,想问什么,终究是什么都没有问。

    陈效倒像是兴致极好的样子,时不时的问那小沙弥这儿都有些什么特色。哪儿的风景好。

    小沙弥胖胖的老老实实的样儿,一一的都回答了。

    绕着廊檐走了那么六七分钟,才到了一座矮院前。这座院子里并没有人,小沙弥将挨着的两个房间打开就走了。

    陈效将包丢在床上,兀自倒了一杯水,问道:“早上起得早,你要不要睡会儿?”

    顾世安早忍了许久,开口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山?”

    陈效就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怎么,媳妇儿你担心我会留在这儿清修?”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没个正经的。

    顾世安还未说话,他又接着说道:“这儿清静,偶尔住上一晚也挺不错的。难道你不觉得?”

    顾世安没再吭声儿。

    陈效在这儿倒是挺自在的,喝了水之后让顾世安休息他出去转转就直接走了。

    这儿的房间大抵是不常有人住,冷冷清清的。

    顾世安是早累的,也没再跟出去。从陈效的背包里翻出了毛巾随便洗漱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

    一下子走了那么多路小腿隐隐的作疼。昨晚睡得晚早上起得早,外边儿安安静静的,她竟然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待到醒来时已是两小时后,屋子里并没有陈效的身影。顾世安的等着脑子清醒了,这才下了床。

    出去时才发现陈效正在外边儿打电话。电话那边的应该是老太太,他的神色柔和。

    大抵是听到了顾世安的脚步声,他就说道:“奶奶,她醒了。”

    不知道电话那端的老太太说了什么,他就将手机递给了顾世安。

    顾世安接过,叫了一声奶奶。老太太笑呵呵的,问她今天累着没有。

    顾世安是担心她的,想问她在家里怎么样。到底还是没有问。

    祖孙俩说了好会儿话,老太太笑眯眯的让两人好好玩,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要将手机还给陈效,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烟在一旁抽着。眉宇间有那么些的阴郁。

    她稍稍的迟疑了一下,才将手机递到他面前。

    陈效倒是很快就接了过去。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是不是家里不太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