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七章:醉翁之意

    天空中有那么些阴沉,屋檐底下有浅浅的阴影。

    陈效听到这话就睨了顾世安一眼,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说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他说着往屋子里去了。

    早上他比顾世安还起得早些,中午没有休息。他看起来却并不疲惫。自己倒了一杯水喝,抬腕看了看时间,问道:“后边儿还能爬山,要不要出去走走?”

    这山上呆着挺无聊的,顾世安就点点头应了一句好。

    陈效倒是细心得很,将证件钱包等重要的东西拿了出来随身携带,关了门,这才对顾世安说:“走吧。”

    他应该是走过了一次,对路倒是熟悉得很。

    这山上的空气新鲜,温度比山下是要低些的。明明还是一片萧瑟的初春,后山的树木竟然是郁郁葱葱的。山石间偶尔能看到不知名的紫色白色的小花儿。

    不知道从哪儿引了水来,有细小的溪流从小道旁蜿蜒而下。

    顾世安原本以为这后山是没人的。走了几步才发现有三三俩俩的行人。有人竟然还带了吃的来,摆在石块上吃着。

    前边儿立着高高的石碑,年代已经久远了,上头的字迹已经模糊。勉强能看清楚是关于这座寺庙的来历。

    陈效抬头看了看,突然开口说道:“以前爷爷和奶奶也来过这边。”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说起这的,微微的怔了一下。

    陈效却什么都没再说,继续往前走。

    铺着青石板的小道在树林间纵横交错,林间有小雀儿。啄着掉的食物碎屑。顾世安是想找点儿话来说的,却又找不到,默默的跟在陈效的身后走着。

    陈效边走边拍着照,偶尔趁着顾世安不注意,也会回过头来拍她。

    顾世安几番阻止无效,也由着他了。只是在镜头对准她时会不自在的将脸给别开。

    越是往上走,行人越是稀少。走了那么远,见前头有一座八角亭,陈效就将相机递给顾世安。

    顾世安是疑惑的,看向了他,问道:“怎么了?”

    陈效这下就说道:“内急,去方便一下。”他说着冲着顾世安挤了挤眼,邪气的一笑,说道:“一起?”

    顾世安从的手里夺过了相机来,没有搭理他。

    陈效也不生气,指了指那亭子,说道:“去那边坐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他说着往四处看了看,见有人上来就往侧面的小道去了。

    顾世安没有管他,往那亭子里去。

    亭子里像是并不常有人来,小道上落了许多落叶。顾世安爬了那么会儿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儿,就轻轻的吁了口气儿,在亭子里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陈效会很快回来的,但等了十来分钟都没有见他回来。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回寺庙里去了。迟疑了一下,拿出了手机来给他打电话。

    不知道是这边的信号不好还是怎么的,电话并没有打通,提示无法接通。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焦躁的,在亭子里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陈效的身影,又给他打了电话。

    这次的电话依旧没有打通。四周已没了人影,顾世安并不知道陈效是不是已经回了寺庙,决定不再等。

    她原本是想照着原路回去的,怕陈效会找回来,她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走往了陈效走的那条侧边的道路。

    这边的森林茂密,陈效走的那条小道应该不经常有人走,更显得宁静。

    天空在这会儿变得更加阴沉,仿佛天会随时黑下来似的。脚下的青石板因为岁月的缘故被磨得光滑,顾世安并不敢走得太快,慢慢的走着。

    四周静得是有些让人发慌的,到了稍微平点的地儿,她正准备加快脚步,就听到旁边儿的小路上有说话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顾世安走了过去。

    茂密的杂树间,隐隐的看见林间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不是陈效是谁。另一个人一身的黑色便装,露出的左口虎口处纹着不知名的纹身。

    也不知道两人在谈什么,陈效的眉目间一片阴郁。时不时的吐着烟雾。

    隔了那么会儿,陈效抬腕看了看时间,掐灭了烟头,伸手拍了拍那个人的肩。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那人很快就下了山。

    陈效在原地又站了那么会儿,转过身时面上已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顾世安站的地方并不算是隐蔽,陈效一抬头就看见了她的衣服。他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儿你自己下来了?”

    刚才那人也不知道是谁,但看那装扮,绝对不是陈效公司的人。

    顾世安就嗯了一声。

    陈效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笑嘻嘻的说道:“要下雨了,我正准备回去叫你。你下来了我也省得再上去了。”

    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也不开口问顾世安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她是知道陈效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在这儿住下的,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问道:“刚才那人是谁?”

    陈效大抵是早猜到了她看到了的,也不惊讶。唇角勾了勾,说道:“一个朋友。”

    他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

    顾世安显然是不相信的,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儿,伸手就捏了捏顾世安的脸,说道:“媳妇儿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顾世安没大他的话儿,问道:“是你公司的员工?”

    陈效这下就懒洋洋的说了句不是。他显然是并不想继续这话题的,说着就径直往前边儿去了。

    两人的运气还算是好,才刚下了山就下起了毛毛细雨来。山上原本就潮湿,下起了雨屋子里更是阴冷。

    大抵是因为淋了点儿雨的缘故,顾世安一进屋子就打起了喷嚏来。

    这边的天气暖和,过来两人带的衣服都是薄衣服。陈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让顾世安去被子里捂着。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没事。她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陈效就要笑不笑的看着她。

    顾世安到底还是顶不过他那眼神的压力,拿出了纸巾揉了揉鼻子,乖乖的上了床。

    陈效这下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出去了。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去哪儿的,到底还是没吭声儿。

    屋子里恢复了寂静,她就闭上了眼睛。过了那么十几分钟,外边儿才传来了脚步声。

    顾世安睁开眼睛,没过多大会儿就见陈效拎了一个大口袋,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破锅走了进来。

    顾世安是有些疑惑的,坐了起来,问道:“你干什么?”

    ”生火。”陈效说得简洁得很。

    将屋子里的桌子往边儿上挪了些,然后将拿破锅摆在了屋子中央,从那口袋里拿出了烧得发黑的炭块和干竹篾来。

    他有条不紊的,先将干竹篾点燃,等着燃起来了,这才往上边儿慢慢的加着炭块。

    炭块在他的拨弄这下慢慢的被竹篾给引燃,陈效轻轻的吁了口气儿。拿了火钳出来,重新从口袋里又夹了炭块加上。

    屋子里有了炭火,虽然才刚升起,仿佛已没那么清冷。

    顾世安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是好奇的,问道:“你从哪儿弄来这些的?”

    他生火的样子倒是熟练得很,哪里像是平常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陈效这下就懒洋洋的说道:“没有钱办不到的事。”

    可不是,有什么事钱办不到的?

    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儿了。陈效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说道:“你就在这呆着,食堂那边开饭了。我过去打了饭菜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那么麻烦的,他已走了出去。

    炭火燃得是快的,一层引一层的很快燃得旺旺的。等着陈效回来的时候破锅里已经是火红的一片了。

    顾世安坐在小凳子上正用火钳时不时的扒着,火光照在她的脸上红彤彤的一片。

    陈效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将食盒放在桌上,说道:“吃饭。”

    他除了拎了食盒,还拿了一个电热水壶。另外一个黑袋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他随意的放在了地上。

    晚上的饭菜是比中午时精致许多的,应该是开的小灶。他过来得快,米饭还是热乎乎的。

    他今天倒是难得的勤快,顾世安接过他递过来的碗和筷子,说了声谢谢。

    不知道是中午吃得太多还是怎么的,顾世安并没有什么胃口。很快就放下了碗。

    等着吃完陈效就烧了开水,倒在杯子里示意顾世安慢慢喝。自己则是将食盒和碗筷还回去。

    火光将屋子里照得亮亮的,顾世安中午睡了这会儿并没有睡意,就端着被子坐在火边慢慢的喝着水。想起下午时和陈效在林间说话的那人来,不由得有些走神。

    直觉告诉她,陈效肯定是有事瞒着她的。甚至,来这边,也并不是完全因为是老太太的安排。

    顾世安看着面前的火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

    陈效这下倒是回答得很快,没多时就已回来。

    大抵是见顾世安在发呆,他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拿了钳子拨了拨炭火,慢悠悠的问道:“怎么,不习惯这儿?”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没有。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扫了她一眼,没说话儿。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有那么些的懒懒散散的,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拨动着炭火。

    顾世安默默的看着,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炭火炸裂时不时的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顾世安沉默了会儿,开口问道:“明天去哪儿?”

    陈效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起身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份打印出来的旅游攻略来丢给她,懒洋洋的说道:“自己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顾世安拿了过来,却并没有看,说道:“要是不用再去哪儿就回去吧。”

    陈效将长腿伸展开来,吐了口烟雾。懒懒散散的说道:“媳妇儿,奶奶是安排我们出来补蜜月的。你也稍微给点儿面子噻。别那么没精打采的。现在离上班还有好几天的时间,你挑几个地方,玩到上班再回去。”

    他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看不出是说着玩儿的还是认真的。

    顾世安就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忙?”

    陈效就勾了勾唇,像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似的,问道:“媳妇儿。有什么话就直说,别绕弯子。”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你来这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陈效让她问,但并不代表他会回答。懒洋洋的说:“来玩的。”他的眼眸微微的闪了闪,要笑不笑的问道:“媳妇儿你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

    他这语气里是带了些玩味的。

    顾世安这下就木着脸回答:“不知道。”

    陈效又掸了掸手中的烟灰,吸了一口烟雾徐徐的喷在顾世安的脸上,要笑不笑的说:“女人么,问题不要太多。不然男人可不喜欢。”

    他永远都是没个正行的。顾世安早知道从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来。没有再说话。

    陈效自然也不会在这话题上停下去,抽完了一支烟就将丢在一旁的黑袋子拉了过来。从里边儿拿出了红薯来,用钳子夹了放在火盆边儿上烤。然后挑眉看向顾世安,问道:“吃过么?”

    他还真是把顾世安当成三岁小孩了。

    顾世安没搭理他。

    他烤红薯的动作是挺麻利的,就像是那么做过许多次似的。这样的陈效顾世安是觉得有些陌生的。她一时有那么些的失神。

    她是想问点儿什么的,但终究还是未开口,什么都没有说。

    她手中杯子里的水已经空了,陈效又给她倒了一杯。大抵是怕她感冒。这边没有感冒药,就只有多喝开水了。

    红薯没多大会儿就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味儿,陈效倒是有耐心得很,一点儿也不急。直到全部都烤软了,这才夹了一个放在顾世安的脚边。

    顾世安就拿了纸包了起来,慢慢的剥着。红薯是烫的,她一会儿换上一只手,等着剥开那么多了。才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陈效又点了一支烟叼了起来,唇角勾了勾,说道:“是不是觉得你男人挺厉害的?在哪儿都饿不死。”

    他那样子就跟一痞子似的。

    顾世安又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红薯,随意的说道:“生个火烤个红薯就厉害了,那食堂里的大师傅无人能敌。”

    陈效就眯了眯眼,说道:“顾世安,吃人嘴短这话你没听过?”

    顾世安这下就想也不想的回答:“没听过。”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说道:“牙尖嘴利。”

    顾世安又咬了一口红薯,说道:“再牙尖嘴利也比不上您。”

    她特意的加重了您这个字。

    陈效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要笑不笑的说:“看来我以前还真是错看你了。”

    顾世安这下就没再吭声儿。

    陈效也未再继续下去,又拿起了钳子翻起了红薯来。火盆里的火花时不时的炸响,屋子里飘散着红薯的甜香味儿,一片安静宁谧。

    陈效虽是烤了红薯,自己却是没怎么吃。

    顾世安晚饭没吃多少,红薯倒是吃了三个。她原本是还要吃的,但一会儿就要睡觉,怕积食,没敢再次。

    因为生了火的缘故,屋子里变得暖和的。那小沙弥给两人的是两间房间的钥匙,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是要去隔壁睡的,谁知道洗漱完他也不见走。

    顾世安上了床,他也跟着上了床。

    顾世安警惕的看着他,问道:“你不睡隔壁?”

    陈效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说道:“懒得走。再说,你不觉得这儿不够安全吗?我在这儿睡是保护你。”

    后边这话他说得倒是煞有其事的。

    他这脸皮厚得很,说完就躺了下来。

    顾世安一时没有动,陈效就眨着一双狭长的眼眸看着她,要笑不笑的说:“媳妇儿,这儿是佛门净地,你想哪儿去了?”

    他的声音故意压得低低的,平添了几分的暧昧。

    顾世安一噎,躺了下来。

    陈效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的。这下不再说话了。

    寺庙里的床是硬的,被子也只有薄薄的一层。顾世安有那么些的不习惯,不过没多大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是半夜被冻醒的,火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空气里是冰冷的。她并没有挨着陈效,手脚都是一片冰凉。

    她才刚动了动,陈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长臂伸了过来,将她揽入了怀里。顾世安的身体一僵,原本是要挣扎开的。睡梦中的陈效又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大抵是在看她发不发烧。

    顾世安挣扎的动作就顿了下,就那么躺在他的怀里。

    陈效的身上是温暖的,顾世安闭着眼睛。忽然就想起了那晚,她问他要是怀孕怎么办时他的神情来。

    她的心底一片麻木,就那么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

    顾世安第二天在天蒙蒙亮时就醒了过来,陈效的手仍是揽在她的腰上的。她原本是要起床的,最终还是没有动。等着外边儿天色大明了,这才爬了起来。

    外边儿毛毛细雨已经停了,院子里仍旧是湿漉漉的一片。清晨的寺庙已是井然有序的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大殿那边有浑厚的钟声传来。

    陈效还没起床。顾世安没事可做。就逛到了大殿那边看寺庙里的僧人做早课。

    有虔诚的香客已起了床,开始在店里上香。

    昨天的雨来得太快,有急着赶路的收拾了东西离开。顾世安绕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昨天同陈效说话的那男子。不知道是还没起还是早下山去了。

    陈效一直没过来,也未打电话。顾世安等着僧人做完了早课,才带了早餐回去。

    回去的时候陈效才刚洗漱完,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到哪儿去了?”

    顾世安这下就回了句大殿那边。然后将带过来的素包子给陈效。

    陈效接了过去。看了看时间,说道:“昨晚不是急着走吗?走吧。”

    顾世安应了句好,两人一起出了门。

    说是走,陈效的事儿却挺多的。交还了钥匙,又去了一趟食堂,两人这才一起下山。

    下过了雨,下山的并不是很好走。地面滑,比上山时还费力些。

    一路走走停停的。倒山下时已经是十点多了。顾世安走出了一身薄薄的汗来。

    陈效上车就看了看时间,然后侧头去看顾世安,懒懒散散的问道:“想好去哪儿了吗?”

    顾世安没有抬头,说道:“我想回去了。”

    陈效昨天还坚持说玩到上班才回去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改变了主意。手指在手表上敲了几下,说道:“待会儿去商场买点儿特产,订明早的机票回去。”

    微微的顿了顿,他看向了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奶奶问起来你打算怎么说?”

    顾世安并没有想这问题,一时一愣。

    陈效发动了车子,懒洋洋的说:“还有一天时间,好好想想。”

    不知道谁给他打了电话,他看了看,就接了起来,讲起了电话来。

    他倒是并未去商场,直接回了酒店。

    到时才发现前天晚上去接他们的那中年男子早在酒店里等着了。顾世安是有些疑惑的。倒是陈效说道:“上去洗澡换衣服,待会儿罗经理会带你商场买东西。”

    他说着就走过去和那位罗经理打招呼。

    陈效倒是并未耽搁,电梯下来就回来,和顾世安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就只有两人,顾世安看了看那上升的数字,看向了陈效,问道:“你不去吗?”

    陈效就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媳妇儿你那么聪明,还问这话?罗经理陪你我自然就不用去了。”

    他说着凑到了顾世安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么,有我自己的事。你还是别过问的好。”

    他的话说完电梯就停了下来,他的嘴角邪气的勾了勾,拿着车钥匙先走了出去。

    他刚才的话并不像是玩笑话,顾世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才跟着走了出去。

    陈效这会儿又变成了若无其事的样儿,拿出了房卡开了房间的门。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一般。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