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八章:等以后离婚了,可就要便宜别的小妖精了

    顾世安的眼皮有些跳,连带着洗澡时也是心神不宁的。她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换了衣服。

    出去时陈效还没有走,正在打电话。见她出去,他对着电话那端说了句什么,就挂了电话。走到了顾世安的面前,微微的挑了挑眉,说道:“收拾好了就下去吧,上次我给你的那卡带了吗?”

    那卡顾世安是一次也未刷过的,一直是放着的,也并未带过来。她就说道:“没带。”

    她原本是想说她自己有钱的,话还没说出来陈效就拿出了钱包,抽了一张卡递给她,说道:“刷这个。”

    顾世安并没有去接,说道:“我有钱。”

    陈效就微微的挑了挑眉,要笑不笑的说:“你确定不要,等以后离婚了。可就要便宜别的小妖精了。”

    他的语气里带了那么几分的玩味。

    顾世安却并不为所动,没吭声儿,也没去接那卡。说道:“我先走了。”

    她说着就往外走,才刚到电梯口换了衣服的陈效就走了过来。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两人,顾世安看着电梯上的层数,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效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似的,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唇角邪气的勾了勾,凑近了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的好。知道得太多,小心我杀人灭口。”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儿,一手撑在电梯闭上,呼出的微热的气息落在顾世安的脸上。

    他的眼眸狭长,就那么一瞬不眨的盯着顾世安。

    顾世安的脸上有那么些热,别开了脸。

    正在这时电梯停了下来,有人进来。陈效这才慢慢的直起身体。带了点儿戏谑的看了顾世安一眼。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电梯停下,两人这才走了出去。

    罗经理是在大堂的角落里坐着的,见着两人过来就站了起来。车就停在外边儿的,顾世安出去先上了车。不知道陈效在外边儿和他说了什么,他过了那么会儿才上了车。

    他倒是挺热情的,上了车就和顾世安介绍起了本地的特产来。并推荐那些比较有名的。

    顾世安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他说了好会儿才回过神来。

    酒店就在市中心,商场离得并不是很远。有罗经理带路,是省了许多事儿的。几乎没费什么力就买完了东西。

    她原本是要去结账的,谁知道罗经理先她的一步拿出卡来,微笑着说道:“陈总说您不用付,刷他的卡就行。”

    他手中的那张卡,可不正是陈效给顾世安的卡。

    顾世安原本是要说不用,他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接着说道:“这是陈总的吩咐,您别让我为难。”

    他是老太太的人,顾世安是怕被他看出什么来的,没再坚持。

    待到东西拎上了车,罗经理才又说道:“那边有一条很有名的小吃街,各地的特色小吃都有,您要不要去逛逛?”

    顾世安一看时间,才发觉已经是一点多了。罗经理肯定也是还没吃东西的。她就点点头,笑着说道:“您安排就好。”

    罗经理这下就笑笑,将东西都放进了车里,没开车,带着她往那条小吃街走。边走边解释道:“那边街道窄,没有停车的地方。”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

    因为是正月的缘故,小吃街非常的闹热。

    罗经理对这边应该是很熟悉的,指了指不远处一家排着长队的牛肉面馆,说道:“就在那边。”他说完又微笑着补充道:“我提前订了位置,不用排队。”

    一家牛肉面馆竟然也要排队,顾世安有那么些的好奇。

    罗经理就介绍起了那家牛肉面馆来。

    这家店的的东西都是全手工的,面是自己拉的。每天的牛肉,都是早上才杀的牛。

    店主从熬汤到做面都很讲究。这儿从开业起生意就很好。

    到了地儿,罗经理报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就有侍应生带着两人往里走。

    里边儿的装修并不奢华,反倒是清幽古朴。人虽是很多,却是有条不紊的,并不见大声的喧哗。

    两人在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没过多久,就有侍应生端了两碗面过来。

    汤底是澄清的,面金黄。咋看之下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待到尝了一口,味觉迅速的就被打开来。面劲道,和以往吃的牛肉面都不一样。汤底不知道是放了什么熬的,鲜香诱人。

    罗经理见顾世安很快又吃了第二口,又介绍起了他们家的特色小菜来。并叫来了侍应生。加了几份特色小菜。

    一顿面吃得顾世安浑身都冒出汗来,待到吃完出去,罗经理又说道:“您要不要再逛逛?可以买点儿特色小吃带回去。”

    他说完看了看时间,又接着说道:“陈总说了,他要晚点儿才回酒店。”

    顾世安听到他提起陈效脚步微微的顿了顿,就说逛逛。

    这边闹热得很,罗经理边走边介绍着当地的美食。顾世安将能带的都买了些,打算给常尛小虎子带点儿回去。

    那么在外边儿转了一圈,回酒店时已经是差不多五点了。如罗经理所说,陈效还没有回来。

    顾世安逛了半天是累了的,也没有再出去。收拾了一下随身的东西,然后拿了手机给常尛打了电话。

    从出来她就是没有回去过的,那几天忙,电话也没给常尛打一个。

    常尛过了许久才接起了电话,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那边儿有些吵。

    顾世安就好奇的问道:“你在哪儿?”

    常尛找了个僻静的地儿,看了看身边的小虎子,微微笑着回答道:“我带着小虎子在逛街。”她微微的顿了顿,又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世安来这边的事儿是还没告诉她的,这下就将自己在这边的事儿给说了。常尛的话一向不多,也并没有问顾世安在这边干什么。

    只说让她回去打电话,又问她想吃什么,她提前准备。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到时候外面吃就是了。然后又说了这边的特产,问常尛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常尛稍稍的想了想,让她给她带点儿这边的笋干。说是这边的笋干比其他地儿的要好。

    她这时候也还不忘做菜,顾世安就应好,说一会儿就去给她买。又问她还要什么,她就说没有了。

    她那边吵,说了没几句顾世安就挂了电话。

    一个人在酒店里呆着是无聊的,挂了电话,她就出了门。到楼下问了酒店的前台,问她知不知道哪儿有好的笋干卖。

    那前台就给她写了个地儿。顾世安找不到路,就打了车过去。

    这一趟出去她转了许久,又在外边儿吃了饭这才回到酒店。原本以为陈效已经回来了,但却还没回来。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去洗了澡,然后就心不在焉的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时不时的看着时间。

    她原本是想给陈效打电话的,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打。

    这一等之下就到了十一点多。她拿出手机看了几次,拨了陈效的号码。

    也不知道陈效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电话提示暂时无法接通。顾世安就站到了落地窗前,看着酒店外面。

    他们住的酒店楼层高,从上看下边人如蝼蚁一般。顾世安站了一会儿又拿出了手机来看看,原本是想给罗经理打电话问问陈效在哪儿的。电话拨出去她又挂断。握着手机站着发了会儿呆,关了电视,躺在了床上。

    陈效是在凌晨才回来的,也不知道是去了哪儿。能肯定的是并不是去应酬了,因为他的身上并没有酒味。

    他大抵以为顾世安是睡着的,动作间很轻,连灯也没有开,洗了澡之后就躺在了顾世安的旁边。

    顾世安僵着身体一直没有动,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时陈效已经起了。顾世安想到还得赶去机场,飞快的爬起来。

    陈效已在翻看着不知道是哪儿拿来的报纸,见她起来就跟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说了句早。

    顾世安也说了句早,然后快步的到洗手间去洗漱。

    机票是陈效订的,顾世安并不知道是几点。陈效倒是一点儿也不急,等着顾世安洗漱回来他就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问道:“想吃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去机场吗?”

    陈效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还早,吃了早餐过去也还来得及。”说完他挑了挑眉,又说道:“去昨天那地儿?”

    ”吃什么都行。”顾世安回答。两人并没有多少东西。她又说道:“带着东西下去吧,待会儿不回来了。”

    陈效微微的挑了挑眉,倒是点头应了好。

    两人一路下了楼,陈效没有提昨晚的事儿,顾世安同样也没有提。

    罗经理知道两人要走,是早等在楼下的。早餐最终还是没有去昨天的店,在附近罗经理推荐的早餐店吃的。

    吃了早餐,罗经理便送了两人去机场。时间倒是刚刚好。到了机场,陈效和罗经理说了一会儿的话,这才进入候机厅。

    回去陈效倒是没有像来时一样睡觉,他长得好看,虽然身边已有女伴,但还是有漂亮的空姐献殷勤。时不时的过来问他要不要喝点儿什么。

    陈效的心情大抵是不错的,微微的勾了勾嘴角,说道:“美女送的么,喝白开水也有滋味。”

    那空姐的脸上飞起了两片红晕。给他放下了一杯橙汁匆匆的走了。

    陈效拿起了那橙汁慢悠悠的喝着。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带了点儿笑意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顾世安。

    顾世安就跟没看见他似的,拿着杂志翻看着。

    回去的时间比来时像是要慢上许多似的,顾世安时不时的看着时间。陈效倒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儿,时不时的和过来的空姐调侃那么几句。

    待到飞机降落,顾世安轻轻的吁了口气儿。

    虽然已经过完了年,但这边的天气仍是冷的。外边儿是阴沉沉的一片,顾世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才跟着陈效去停车场。

    陈效的电话多。一下飞机就有人给他打了电话。他边拎着行李边讲着电话,直到上了车,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才刚系上安全带,他就慢悠悠的问道:“想好怎么和奶奶说了吗?”

    两人回来并没有给老太太打过电话。

    顾世安是早想过了的,这下就回答道:“在那边不习惯。”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大抵是不屑于这借口的,不过也并未说什么,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待到车子驶了那么一段。顾世安才发现不对劲。这不是回老宅的路。

    她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陈效,问道:“要去哪儿?”

    陈效这下就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觉得我这做女婿的应该去看看岳父岳母么?”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想起这事,身体微微的僵了僵。开口说道:“不用,我改天自己过去就行了。”

    陈效的脸上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儿,没有说话。

    顾世安原本是还要说什么的,在忽然间有那么些的疲惫。没有再开口说话。

    陈效也未再开口说话。开了一段在路边的超市里买了香蜡纸烛等祭拜的东西,这才重新上了车。

    他坐这些的时候顾世安并没有下车,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车里。

    从机场这边去公墓是要近许多的,顾世安一路都没有开口说话。等到了地儿才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

    天气阴沉,这样的天气过来祭拜的人不少。公墓的停车场里停了许多车。

    上山的路上同样是谁也未开口说话,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并不记得她父母的墓,但出乎她的意料,他径直就到了墓前。

    顾世安父母的墓碑是挨着的。到了地儿,陈效就将香和纸给顾世安。顾世安接了过来,看着墓碑上笑得温婉的母亲,眼眶有那么些的酸涩。

    以往过来她都会絮絮叨叨的说上一大堆话的,这次却是没有说。在母亲的墓前烧了纸,点了香和烛,这才又去看父亲。

    墓碑上父亲的相貌依旧是年轻英俊的,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顾世安跪了下来,将纸烧了,烛和香点上,怔怔的跪了好会儿,这才起身对着身边的陈效说:“走吧。”

    她说着就率先往前走。

    两人还未下山,老太太那边就打了电话来。

    陈效看了看,接了起来,嬉皮笑脸的叫了一句奶奶。

    不知道老太太在电话那端说了什么,他说道:“我是您孙子,您怎么一点儿也不相信我。我哪敢欺负她呀?”

    不知道老太太在电话那边又说了句什么,他就说道:“您和她说。”

    他说着就将手机递给了顾世安。

    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坎坷的,但还是将手机接了过去,叫了声奶奶。

    老太太在电话那端装出了一副佯怒的样子,说道:“怎么就回来了?奶奶不是让你们出去好好玩吗?”

    老太太的消息倒是及时得很,大抵是罗经理告诉她的。

    顾世安的心里更是打鼓,看了身旁的陈效一眼,摸了摸鼻子,说道:“在那边不怎么习惯,所以就想回来了。”

    老太太也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就开口问两人现在到哪儿了。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就说过来祭拜父母,还在公墓这边。

    老太太在电话那边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未再追问下去,只是叮嘱这段时间车多,让开车慢点儿。

    挂了电话。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将手机还给了陈效。

    路上堵,两人回去时已经是下午了。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正康一家还在的,谁知道却并没有,院子里冷冷清清的。

    才刚下了车,叶青就迎了出来。笑着说道:“老太太早就念叨着了,说是不是给堵在路上了。”

    陈效就笑嘻嘻的叫了一声叶姨,然后将买的东西大包小包的拿出来拎着往里走。

    顾世安的手里也拎了一大包,她和叶青稍稍的落后了些。她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叶姨,他们……回去了?”

    走时听陈正康那语气,应该是不过十五不走的。这才两天怎么突然就走了?

    叶青看了看前面的陈效,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微微的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知道两人要回来,老太太并没有去午休。见着两人神色间带了些无奈,倒是什么都未说。问了两人还没吃东西。就让叶青去给两人热饭菜。

    陈效不知道是早知道陈正康一家早已经走了还是怎么的,并没有问起。而是拿出了相机来,将在寺庙里拍的相片都拿出来给老太太看。

    老太太的脸上带了那么些恍惚,又带了一些顾世安看不懂的情绪。一一的看过了那些照片,喃喃的说:“变化挺大的。”

    那寺庙虽是从许多年前就有的,但这些年,自然是翻新了过的。

    她说着又将那些相片又重新翻来看了一遍,伸手去抚摸着照片里的寺庙。带着微笑的说:“我和你爷爷,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她脸上有那么些的恍惚,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不再说话。

    老太太的脸上忽悲忽喜,待到平静下来,脸上已带了那些的疲惫。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开口说要去休息。

    陈效就扶着她起来,送了她回房间。

    叶青这下才低低的说道:“老太太和老太爷的感情好,看到这些。估计是想起老太爷了。”

    她的语气里带了些伤感。

    待到回过神来,才让顾世安去吃饭。

    顾世安并不饿,走到了餐厅,迟疑了一下,往楼上看了看,还是开口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叶青这下就低低的叹了口气,说道:“几天早上走的。”她是知道顾世安要问什么的,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夫人说她的一个手镯不见了。”

    她脸上的神情是有那么些的复杂的。

    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的愣了愣,问道:“怎么会不见了?”她说完又朝着老太太的房间看了看,问道:“陈效知道吗?”

    叶青这下就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太太不让说的,但哪能不告诉他。昨天有客人过来,大家在楼下打了一天的麻将。待到晚上回房间,夫人就说她的镯子不见了。她一整天都没上过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她说是老爷拿了。闹了一场。”

    叶青说着又叹了口气。本来白天都是好好的。哪里知道会闹起来。连带着让老太太一大晚上都没能休息。鸡飞狗跳的。

    齐诗韵……是厌恨那一家子的。顾世安往楼上看了看,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问道:“是真不见了吗?”

    叶青这下就苦笑了一声,说道:“不知道。东西一直没有找出来。”

    她是不好说谁对谁错的。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镯子到底是真不见还是假不见,这事儿恐怕只有陈正康和齐诗韵两人清楚了。

    她往老太太的房间看了看,是有些担忧的。开口又问道:“骆医生来过了吗?”

    叶青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忧虑来,挤出了笑容,说道:“来过了,老太太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她是并不想谈这话题的,就让顾世安快吃饭。

    顾世安的饭快吃完陈效才从老太太的房间里出来,他回来和在外边儿时是有些不一样的,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

    叶青原本是叫他吃饭的,他却没有吃,直接上楼去了。

    顾世安上楼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语气中带了那么些的不耐。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问他那镯子的事儿的,最终并没有开口。

    陈效的电话说了好会儿才结束,挂了电话并没有在家里呆着,直接开车出去了。

    老太太还没醒,顾世安想起自己给常尛他们带的东西,就告诉叶青她出去一趟,晚上回来。

    那笋干倒能放上一段时间,但带的那些小吃零食是放不了多久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