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七十九章:乖孩子

    叶青原本是说要司机送顾世安的,顾世安没让,说自己打车就行。

    她上了车就给常尛打了电话,但也不知道是手机没电了还是怎么的,手机里冷冰冰的提示已关机。

    顾世安并未多想,回去时才发现常尛并不在。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厨房里同样是冷清的,像是很久没有开过火了。不过都是干干净净的。

    她转了一圈,又拿出了手机来打电话。但仍旧没有打通,依旧提示已关机。

    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疑惑的,常尛能走的地方并不多,不知道是出去买东西了还是去哪儿了。

    她原本以为她会很快回来,就在屋子里呆着。谁知道等了一个多小时依旧不见常尛的身影。

    已经是五点多了,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决定去常尛住的地儿看看。她那么久都没回来,也只能是回那边去了。

    她打定主意,拎着带来的东西就往外边儿走。心里想着常尛那么晚都没回来,就算没再她自己的家里,也估计是在小虎子家那边。

    外边儿的天色暗沉的厉害。走廊里的光亮暗淡。顾世安正要锁门,隔壁的门就打开来。

    邻居张阿姨走了出来,看见顾世安就笑着说道:“总算是回来了。楼下你张叔叔家的闺女结婚,咱们这栋楼里都发了喜糖。过来找你没在就放在我这儿了,谁知道你一直不在。”

    她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印着喜字的小盒子递给顾世安。

    这儿每家有喜事,都是会整栋楼的送喜糖。这是以前就一直延续下来的习惯。

    顾世安这下就怔了一下,往身后看了看,说道:“您是说,我那朋友也没在这儿?”

    张阿姨就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们不是都没在吗?她没回家过年吗?”

    顾世安的脑子有那么些的乱,勉强的挤出了个笑容来。和张阿姨寒暄了几句,匆匆的下了楼。

    顾世安的脑子里是有些乱的,常尛这段时间竟然没在这边?那她去哪儿了?回小院那边了?

    可那天,她还说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提前准备,给她做好吃的。如果她没有在这边,那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顾世安一路快步的下了楼,出了小区就打车直奔常尛以前住的地儿。路上她再一次的给常尛打了电话,但仍是关着机的。

    顾世安是有些不好的预感的,一路时不时的让司机快点儿。那司机倒也还好说话,见她急,绕了近路。

    等到了地儿,顾世安付了钱快步的就下了车。去了常尛那边,却发现门是关着的。

    她敲了敲门,但里边儿却像是并没有人。久久的没有声音。

    她耐着性子的继续敲,但里边儿仍旧没有声音。里边儿是没有人的。

    顾世安就看了看时间,没有再敲下去。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大抵是因为过年的缘故。周围的店面都关了门,冷冷清清的一片。

    她没有再等下去,拎着东西去小虎子家那边。

    小虎子家和常尛家隔了一条街,比起常尛那边的冷清,这边倒是热闹得很。小孩儿在街边放着鞭炮,哄笑声传出去老远。

    小虎子家住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院子里同时住了好几户人家。也不知道是谁家洗了衣服,院子里的水泥地上湿漉漉的一片。

    见有人来,院子里聊着天的人都看了过来。顾世安以前的时候和常尛是来过这边两次的,自然是知道小虎子家住哪家的。

    正要上前去敲门。门就从里边儿打开来。

    开门的是小虎子,他看到顾世安是惊讶的。但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来,问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他是高兴的,边说着就边拉着顾世安进屋。

    屋子里只有一盏幽黄的灯光,家里是极为简陋的,一个烧碳的小炉子上正烧着一壶水。

    顾世安就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说道:“过年没过来,我过来看看你。”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又问道:“你妈妈不在吗?”

    小虎子动作麻溜的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道:“我妈妈要晚点儿才回来。”他是有些腼腆的,说完接着又说道:“过年这段时间忙,我妈妈每天都要很晚才会回来。”

    是了,过年这段时间工钱也要多些。她想必也是舍不得休息的。

    顾世安的心里有些酸涩,伸手又摸了摸小虎子的头,说道:“那我们小虎子可真乖,都没闹着出去玩。”

    小虎子这下就腼腆的笑笑,说道:“我妈妈是因为我生病才那么辛苦的……”他说到后边儿,脸上已是一片黯然。是了,要不是他生病,这个家怎么会负债累累。

    他是比同龄人懂事许多的,顾世安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将这话题带了过去。然后把自己拎过来的零食等东西都拿了出来。

    小虎子到底还是孩子,见着各种各样的吃食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但他还是忍着没有吃,让顾世安坐着,他做饭。要留她下来吃饭。

    他一个人在家,这会儿已经是煮了饭的。

    顾世安哪里会让他做饭,拉住了他,说道:“乖,几天姐姐就不吃了。我是过来找常尛姐姐,她这段时间来找过你吗?”

    听说顾世安是过来找常尛的,小虎子的脸上就露出了疑惑来。说道:“小尛姐没有过来,她不是住到姐姐你那边去了吗?我妈妈打电话让她过来过年她也没来的,这几天就只来过一次,带我去了一趟街上,本来说是要带我好好逛逛的,不知道有什么事又匆匆的走了。”

    顾世安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是还想问点儿什么的。又怕小虎子担忧。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勉强的笑了笑,将这话题带了过去。

    她是一分一秒也坐不下去的,竭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表现出一点儿异样来。安抚了小虎子几句,然后匆匆的离开。

    常尛的电话打不通,她也没有再打。回了她那小院子。

    院子里的门依旧是关着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但里头并不见灯光。顾世安伸手去拍门,但里头仍旧没有动静。

    有毛毛细雨落下来飘落在脸上,顾世安有那么些的茫然,忽然发觉自己对常尛知之甚少,甚至现在这时候,连去哪儿找她都不知道。

    她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

    她的脑子里完全是没有一点儿头绪的,就那么一直在门口等着。但常尛却一直没回来。

    她说过她爸爸已经回来了的,但也一直没有见到人。小院里的灯一直都是暗着的。

    顾世安一直就在门口站着,连身体冻得麻木仿佛也没有感觉到。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多,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院,又拨打了一次常尛的电话,这才离开。

    坐在车上,她克制着自己什么都不去想,闭上眼睛假寐。

    回到老宅时已经是十二点了,大概连叶青也睡了,老宅里的已全熄灭。

    顾世安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儿,这才开门进去。

    她是想悄悄的上楼,并没有开灯。谁知道刚走到楼梯口,客厅里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顾世安怔了一下,回过头,就见陈效站在客厅里。

    她是没想到他还没睡的,愣了一下。陈效已挑了挑眉,开口问道:“去哪儿了?”

    他说着就抬腕看了看时间。

    顾世安是有那么些的疲惫的,就说道:“出去了一下。”她也不问陈效怎么还没睡,说完又接着说:“我先上去了。”

    她说着直接就上了楼。不等陈效回来,她就进了浴室。

    顾世安的脑子里是有那么些的乱的,她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将头靠在墙上闭着眼睛任由着热水从脸上冲下。

    常尛会去哪儿她是完全没有一点儿头绪的,除了小虎子家,她那小院以及她上班的地方,她完全想不到她还能去哪儿。

    但她上班的地方,老板回家过年,现在还没回来,她是不可能过去的。

    顾世安就那么茫茫然的靠在墙上,直到快闷得透不过气来,这才睁开眼睛,开始洗澡。

    出去的时候陈效已经上来了。大抵是她表现得太明显,他在沙发那边睨了她一眼。问道:“有心事?”

    顾世安和他的关系,远远还没有到达能谈心事的地步。况且这事儿关系到常尛。

    她就回答了句没有。将头发擦了擦,也没有吹就闭上了眼睛躺在了床上。

    陈效像是看不出她不想说话一般,又看了她一眼,说道:“别做出那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有什么事儿就说,指不定我也许能有办法。”他说着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问道:“工作上的事儿?”

    他的语气是懒懒散散的,显然是并未将顾世安这点儿事情放在心上。

    不过他今天是有些不一样的,以前的他,是从不会过问这种事的。

    顾世安依然是闭着眼睛的,想也想不想的回答道:“没有。”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倒是什么都没有再问了。

    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一直都没有睡。灯光刺着眼睛顾世安是有些焦躁的,将被子拉起来蒙住了头。

    陈效应该是发觉了,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关了灯,上了床。

    他像是知道顾世安没有睡着一般,嗤了一声,说道:“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你愁什么。”

    他应该是以为顾世安是工作上的事儿。

    他嗤的那声是有些刺耳的,顾世安原本就烦躁,听到他的话就将被子拉了下来,冷冷的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多管闲事了?”

    可不是,她的事儿于他来说,从来都是闲事。

    陈效倒也不生气,轻笑了一声,凑近了顾世安。说道:“我媳妇儿的事那就是我的事。怎么能是闲事呢?”

    他的语气里带了那么些的玩味。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没有搭理他。

    陈效有那么些意兴阑珊的,也不再自讨没趣。

    常尛这事儿顾世安是完全没有半点儿头绪的,已是深夜,屋子里静极了,她却并没有任何睡意,直到天色微亮时,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是担忧着常尛的,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爬了起来。去洗手间洗漱时她才发现眼睛底下一圈的青紫,她用热毛巾敷了一下,这才下了楼。

    这时候还早,老太太还没起床。叶青倒是早就起了,见到顾世安就问她昨晚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她是给顾世安打过电话的,顾世安以碰见了一个朋友可能要晚点儿回来给搪塞了过去。

    她问了不等顾世安说话,看了看她,又笑着接着说道:“我原本是要等你回来再睡的,阿效听说你要晚回来,就让我去睡。说是他等你就行了。你回来他还没睡吧?”

    叶青是很乐意见两人的关系好的,笑吟吟的样子。

    顾世安倒是没有想到陈效是特意在等她回来,微微的怔了怔。扯出了个笑容来说了句没睡,稍稍的顿了顿,又说道:“叶姨,我那朋友还在酒店,我可能还要过去一趟。”

    叶青倒是并未怀疑什么,说道:“你去吧,老太太起来我会告诉她。”

    顾世安是急着要出门的。向她道了谢,略微的站了一下连早餐都没有吃就匆匆的出了门。

    常尛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她是茫然的,并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常尛。打算先回老房子那边看看,然后再去常尛的那小院。

    现在还早,毛毛雨下了一整夜,清晨雾气蒙蒙的。顾世安原本是打算到路边去坐车的。谁知道还没走几步,后边儿就有车子的声音传来。

    她回过头,她走时明明还睡着的陈效摇下了车窗。唇角微微的勾了勾,懒洋洋的说道:“我也正好出去,去哪儿,我送你。”

    顾世安想也不想的就说道:“不用,我自己会坐车。”

    陈效也不说话,只是要笑不笑的看着她。隔了那么几十秒,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要我下来请你么?”

    顾世安这些就不吭声儿了,上前了几步拉开车门上了车。

    大清早的陈效的烟瘾也大得很。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然后懒洋洋的说道:“去哪儿?”

    他这人一向都是难缠的,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就说道:“前面放我下就行。”

    陈效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清晨的路上行人车辆都是稀少的,车子驶了那么会儿,陈效忽然靠边停了下来。也不去看顾世安,懒洋洋的说道:“饿了,吃了早餐再走。”

    他说着兀自打开车门下了车。

    顾世安原本就不打算让他送自己。见他下车也跟着下了车。说道:“我先走了。”

    陈效锁了车,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确定不来?不来可别后悔。”

    他这话说得有些意味深长,像是知道什么似的。

    顾世安的脚步这下就顿了顿,回过头,陈效已朝着不远处的早餐店走了过去。

    顾世安在原地眨了那么会儿,还是跟了上去。

    这时候早餐店的人并不多,她过去时陈效已经坐了下来。正在点着东西。

    这家早餐店主营的是粥,各种口味的粥都有。其次则是面点。陈效的胃口极好,一口气点了好些,这才将单子给那侍应生。

    他刚才的话说得不明不白的,这会儿却像是没事人似的,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呷着。

    顾世安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效这下就无辜极了的耸耸肩,看着顾世安问道:“什么什么意思?”

    他这样子是在耍赖了。顾世安是焦躁的,语气不自觉的就僵硬了起来,说道:“你不是说我不来别后悔么?”

    陈效这下就哦了一声,正好侍应生上了粥和面点。他就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慢条斯理的说:“这家店的粥和面点在附近非常的有名,今天难得人少,要是以前早就排到马路边去了。要路过了也不进来吃,那可不得后悔。”他说着就挑了挑眉,说道:“尝尝?”

    他一向都是挺会装傻充愣的。说着便拿起了汤匙,慢慢的喝起了粥来。

    顾世安并没有胃口,并没有去吃,站起来就要离开。

    才刚走了两步,身后的陈效又慢悠悠的说道:“你就算是回去了也找不到人。”

    顾世安这下就回头看向了他,重新在位置上坐了下来。也不再兜圈子,直接问道:“你知道常尛在哪儿?”

    她就那么紧紧的盯着陈效,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点儿什么来似的。

    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几分的疲色来。她是要说什么的,到最后也没说,只是问陈效:“她在哪儿?”

    陈效却没回答她的话,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在怀疑我?”

    他的脸上带了那些邪气,语气中是带了些玩味的。

    他这样儿。就是生气的前兆。

    顾世安抿了抿唇,没有吭声。隔了那么几秒钟,才僵硬的说道:“没有。”

    以陈效以往的性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今天却并没有发怒,重新拿起了勺子来,说道:“先把早餐吃了。”

    顾世安没有说话,拿起了勺子吃起了面前的粥来。

    陈效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她哪里有胃口,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一碗粥吃完的。

    陈效点了一大桌子的东西,后边儿却没怎么吃。就那么淡淡的看着顾世安。

    等着顾世安碗里的粥吃完,他就站了起来,径直往外面走去。

    顾世安也站了起来,跟着他往外面走。

    待到上了车,陈效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原来我在你眼中,就是一卑鄙小人。”

    他的语气里带着透着带着寒意的玩味。

    顾世安是想说没有的,但刚才,她确实是怀疑了陈效的。要是这事儿……和他没有关系。他怎么会知道?

    她到底还是僵着说了句没有。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倒是没有再继续追究这事。

    车子一路驶着,顾世安原本他是要往市区驶的,但却没有。到了市中心他就往北边驶去。

    两边的街道越来越陌生,顾世安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陈效就要笑不笑的扫了她一眼,说道:“要是怕被卖掉,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他这话里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带着刺的。

    车子驶得越是偏僻,顾世安的心里就越是不安。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又开口问道:“常尛……她在哪儿?”

    陈效仍旧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儿。说道:“她用不着你操心。你以为她和你一样?”

    他的话音刚落下,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说了句什么,他很快就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车子又驶了十来分钟,顾世安才发觉这边是老城区。陈效往前边儿看了看,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

    他很快打开车门下了车,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鸭舌帽。反手给顾世安扣在头上,淡淡的说道:“待会儿跟着我,别说话。”

    这边是安安静静的,来往的路人稀少。

    顾世安就点点头,陈效又拿出了一个鸭舌帽扣上,辨了辨方向,这才往前走。

    一路都是小巷。四周的房屋老旧,都是些老房子。老房子是一栋挨着一栋的,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人。顾世安在这样的安静里莫名的就生出了几分的紧张来。

    陈效像是感觉了她的紧张似的,脚步稍稍的顿了顿,等着她走到和他并排着,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低笑了一声,说道:“还真是个乖孩子。”

    他的语气是和平常有些不一样的。微微的顿了顿,他看了顾世安一眼,接着问道:“要是待会儿你看到了常尛,你打算怎么办?”

    这问题顾世安是没想过的,她不由得愣了一下。她的潜意识里。一直都是认为,常尛应该是出事了。却从未想过,她是自己……

    顾世安一时没有说话,陈效带了些玩味的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逼她,继续带着她往前走。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