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章:胆颤心惊

    出来时天气原本就不怎么好,这会儿天上更是下起了毛毛细雨来。顾世安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沿着长长的旧小巷走了那么长一段,来到了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围墙来。旧小巷里是悄无声息的,这边竟然是有人守着的。进去的人都要经过检查。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紧张的,埋着头跟在陈效的身后。

    原本以为他们也是要检查的,谁知道并没有。走到那检查的门前,那守着的人竟然是认识陈效的。见着他就笑着说道:“什么风把陈少您给吹来了?可好久没见您过来了。”

    看样子,陈效倒是这儿的常客了。

    陈效给那人抽了一支烟,问道:“你们三爷在么?”

    ”您来得可真不巧,三爷今天出去了。”那人笑着说了一句,又神神秘秘的说道:“不过您今天也算是来得是时候,今天可有一场豪赌。正合您的胃口。”

    陈效这下就微微的挑了挑眉,说道:“是么?”

    那人点头哈腰的,说道:“可不是,我这就带您进去。”他说着就和身边的人打招呼。

    陈效摸出了一包烟丢给他,说道:“得了,不用。你忙你的,我自己会进去。”

    那人笑容满面的应了句好。点头哈腰的说道:“您慢走。”说着看了顾世安一眼,刚要说什么,陈效就说道:“她是和我一起的。”

    那人的脸上有些暧昧,应了句得嘞,没再对顾世安进行盘问。

    入口处的灯光是昏暗的,走得近了能听到里边儿摇色子玩牌等一片嘈杂的声音。

    陈效显然是熟门熟路的,抽出了一支烟点燃。

    顾世安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你经常过来?”

    陈效这才就回头看了她一眼,模糊着唔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凑近了顾世安,压低了声音说道:“小赌怡情。不过媳妇儿你放心,我也只来这儿,那种声色场合么,我是有家室的人。”

    他说到这儿故意的拉长了声音。一副你知道的样子。

    顾世安只当没听见,跟着他往里走。

    下完了梯子,地下赌场里更是乌烟瘴气的。各种吆喝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顾世安借着昏黄的灯光在里头看了一圈,但却并不见常尛的身影。她是想问陈效常尛在哪儿的,陈效已朝着最里头闹热的那赌桌走去。

    顾世安只得跟在了他的身后。

    陈效在这儿显然是老熟人了,时不时的有人和他打着招呼。将位置给他让了出来。

    他倒是也不推辞,坐了下来。吆喝着人给他兑筹码来。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心里虽是着急的,但也只能是站在他的后头等着。

    陈效显然不是赌一次两次了,熟练得很。一手抽着烟一手推着筹码去押。顾世安虽然不知道那筹码是怎么兑换的,但看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就知道陈效赌得并不小。

    他是一向大方习惯了的,一连输了两把也淡定得很,推了筹码让再来。

    他今天的运气挺背,一直都是输多赢少。顾世安是想催他的,但见他一直是输开不了口。她时不时的看着时间,最终还是低声的在陈效的耳边说道:“我到处转转。”

    陈效这会儿的心思都在赌上,只是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眼睛紧紧的盯着赌桌。

    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挤出了人群。

    这儿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找人也并不好找。她并不敢表现得明显,这个赌桌前看看,那个赌桌前看看。就那么慢慢的晃悠着。

    这个赌场是大的,大厅里没有任何隔间。远远的看去摆满了桌子。几乎是座无虚席。

    顾世安绕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常尛的身影。有通道往里,她是想过去的,但那边是有人守着的,显然是不允许闲杂人靠近。

    整个赌场顾世安都已经找了,如果常尛真的在这边,也只能是在里边儿了。

    顾世安正想着该怎么混进去,就听陈效漫不经心的问道:“没找到?”

    他的手中夹着一支烟,吐着烟雾。整个人就跟一混混痞子似的。

    他走路悄无声息的,顾世安竟然没有发现他过来。

    她也没有去看他,低低的说道:“这边没有。”

    陈效唔了一声,没说什么,掸了掸指间的烟灰,往那条通道走去。

    那守着通道的几个大汉正在抽烟说着荤话,见着陈效就笑着问道:“陈少什么时候过来的?”

    ”唔,来了一会儿了。在那边玩了几把。”他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挑了一下眉,问道:“你们晟哥在不在?”

    为首的人倒也没有问他有什么事,笑着说道:“这会儿没在。”顿了顿,他又试探着问道:“要不我带您去他休息室,他今天一天都在的,应该要不了多大会儿就回来了。”

    陈效这下就懒洋洋的应了一句好。

    那人躬身说了声请,然后就带着陈效往里边儿走。里边的灯光仍是昏暗的,烟味倒是没有外边儿那么浓。

    陈效和那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很快就到了里边儿的房间。房间里简陋得很,地上丢了些烟头以及几包感冒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人让两人坐下,又说那位‘晟哥’回来就马上告诉他陈效在这边,这才关上门出去了。

    外边儿热闹,这边却是挺安静的。顾世安是着急的,打量了一下房间,问道:“常尛在哪儿?”

    陈效这下就睨了她一眼,说道:“你当我是神仙?”

    顾世安这下就急了起来,说道:“你不是说……”

    她的话还没说完陈效就做了个噤声手势。

    顾世安没由来的就紧张了起来,哪里知道陈效马上又像是没事人似的,慢腾腾的说道:“从这边出去,左边有七八个房间。自己过去看。要是都没在么,我也不知道会在哪儿。”

    顾世安立即就要往外走,才走了几步陈效又叫住了她,似笑非笑的问道:“要是被人撞见怎么回答?”

    他还真是把顾世安当成了傻子了,她这下想也不想的就回答:“找洗手间。”

    陈效不置可否,看了看时间,接着说道:“动作快点儿,十分钟内回来。”

    顾世安这下就应了一句好,匆匆的出去了。

    比起外边儿,这边完全是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人。

    顾世安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这边随时都有可能过来。

    整条通道是长长的,如果有人来,并没有人任何可躲避的地方。

    顾世安在门口迅速的看了看,就往着陈效说的左边的几间房间走去。

    她并不知道里头有没有人,并不敢直接的将门打开,只敢轻轻的打开,见里头要是没有人,立即就将门给关上。

    幸好房间里头是简陋的,有没有人一眼就能看得到。

    这几间应该都是休息室,简单的铺了床。里头算不上干净,乱糟糟的一片,地上堆满了烟头。

    陈晓让顾世安在这边找,但一连打开了四间房间,里头都没有人。

    顾世安是着急的,但急是急不来的。她只得继续找着。

    待到打开第五间,里头是睡了人的,发出鼾声来。前四间房里都没有人,她原本以为这些房间都是没人的,是吓了一跳的。里头的人显然是男人,顾世安竭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轻轻的将门给关上。

    后边儿她更谨慎了些,前几间里没有人,但后面一连打开两间都是有人的。幸好都是在睡觉,并没有人发现她。

    屋子里黑暗,她辨别不了人,就只能通过走廊里隐隐的灯光分辨床前脱下的鞋子。都是男鞋。

    等找到倒数第二间时,顾世安正要去推门,走廊的另一头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顾世安抬头看去,那边隐隐的有几个人走了过来。这边没有地儿可躲,只要那些人抬头,就会看见她。

    顾世安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推开门就钻了进去。靠在了墙边儿上。

    她原本是打算等那些人进屋后就马上离开的,谁知道门才刚关上,房间里的灯一下子就打开了来。

    顾世安的浑身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握紧了陈效上次给她的那匕首。抬头向床那边看去。

    床上是坐了人的。正在抽着烟,不是常尛是谁。

    常尛显然是没想到会看到她的,稍稍的愣了愣。随即掐灭了手中的烟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顾世安看到她,紧绷着的身体松懈了下来。她是想挤出笑容的,却是压根就挤不出来,故作轻松的说:“我来找你。”

    常尛这下就沉默了下来,抿唇笑笑,说道:“我没事。”

    顾世安一时是找不到话说的,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她其实是想问常尛怎么会在这儿的,但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问出去口。

    常尛的脸上有那么些僵,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影子,说道:“今晚就回去了。”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她,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是不是以前的事……”

    她说得是有些费力的。常尛会出现在这地方,那就只能说明,她和以前的事儿又牵扯上了。

    常尛自然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的,摇摇头,”没有,你想多了。这边是一朋友的地儿。前几天正好遇见,好久没见,我就过来了。”

    她的语气是认认真真的,看起来并不像是在撒谎。

    顾世安是不相信她的话的,想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看了看时间,正要说话。常尛迟疑了一下,问道:“陈效带你来的?”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她出来这会儿是快到十分钟了的,她看向了常尛,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和我们一起走吗?”

    常尛的身体微微的顿了顿,没有去看顾世安,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有点儿事情没处理完。”她是知道顾世安会担心的,又认认真真的说道:“你看我好好的,真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晚上一定回去。”

    顾世安想开口说什么的,最终只是沉默了下来。

    常尛看了看时间,说道:“我送你出去。”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不用,说道:“我晚上给你打电话。”这边并不是谈话的地方,有什么话,只能等到常尛出去再问。

    她其实是想让常尛和她一起离开的,但她出现在这儿,总有她的理由。她帮不上忙。也不能给她添乱。

    常尛这下就应了一句好,又说道:“我真没事,你不用担心。”微微的顿了顿,她认认真真的说:“世安,谢谢你。”

    这儿的管理森严,她是知道她进来是冒了险的。

    顾世安勉强的笑笑,又说晚上给她打电话,让她把手机开机。陈效说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她又接着说道:“我先走了。”

    常尛也知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应了一句好,打开门见外边儿走廊上没人,这才示意顾世安出去。

    顾世安是提心吊胆的,回到陈效在的房间正打算先听听里头有没有声音再进去,门就被打开来。

    她是吓了一跳的,幸好里头出来的人是陈效。

    他像是已经知道顾世安找到了常尛似的,也不问常尛走不走,说道:“走吧。”

    两人出去倒是没有任何阻拦,陈效就跟没事的人似的。又在外边儿玩了几把,这才离开。

    顾世安的身体一直都是紧绷着的,直到出了赌场上了车,这才松懈下来。她看了系安全带的陈效一眼,低声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常尛在这边?”

    据她所知,他这段时间除了她去找常尛的那天下午出去之外并没有外出过。

    陈效也不去看她,懒懒散散的说道:“正巧碰见了。”

    这话顾世安是压根就不相信的。出来一趟就遇见了,那也太过巧合了些。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眉头微微的挑了挑。要笑不笑的说道:“这世界上的巧合的事情多着了。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不是么?”

    明明知道他说的并不是真话,但顾世安一时也找不到反驳的话,没有吭声儿。

    陈效也并未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很快发动了车子。

    这会儿毛毛细雨下得更密,马路上是湿漉漉的一片。常尛的事儿,陈效应该是知道点儿什么的。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问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耐着性子的等着晚上的到来。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待到车子驶进了城区那边。顾世安才开口问道:“能不能先不回老宅那边?我想先回住处一趟,晚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效给打断,他懒懒散散的说:“媳妇儿你说怎么就怎么。”

    说到这儿,他像是才想起常尛似的,开口问道:“她晚上回来?”

    这事儿是瞒不了他的,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陈效这下就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带了些玩味的说道:“放心吧,她比起你,不知道厉害了多少,用不着你瞎操心。”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

    陈效这次倒是不用她说,直接就将车开到了老房子那边。他也不停车,直接将车驶进了小区。

    这时候小区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停车位,顾世安就说道:“在门口停就是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陈效这下就看了看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说:“你这过河拆桥是不是也太快了些?”

    他说着抬腕看了看时间,顺带着将带着手表的手递到了顾世安的面前。

    两人是早早的出门的,去赌场这趟回来已是一点多了。两人只吃了早餐,午餐是还没吃的。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陈效的意思的,说道:“家里没吃的。”

    她没在常尛也没在,家里早就没吃的了。

    陈效这下就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顾世安被他那眼神看得发毛,只得说道:“只能煮面。”

    陈效很干脆的应了一句好。

    过年在家的人多,陈效找了好会儿才找到一个没人停有些窄的停车位。他的技术好,三下两下就将车停了下去,然后抬了抬下巴,对顾世安说:“走吧。”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下了车就往超市走。家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面,她买了一把,又买鸡蛋午餐肉以及一些榨菜。

    她买东西的时候陈效就在前台那边等着,她过去他就拿出了钱包来结了帐。然后顺手将东西拎着。

    两人一路上了楼,谁都没有说话。待到开了门,顾世安就让陈效坐。见桌子上还有几个苹果,就给陈效洗了一个。

    陈效也不客气,接过咔擦的咬了一口。也不去沙发那边坐,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顾世安煮面。

    他在顾世安是有些不自在的,就说道:“遥控器在沙发上。”

    这就是逐客的意思了。陈效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怎么的。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咬着苹果没动。

    顾世安是不好再说第二次的,没有管他,煮起了面来。

    陈效今天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一直就在厨房门口站着。顾世安煎蛋的时候就指使她多煎一个,他要两个。应该是饿了。

    等着鸡蛋煎好,烧的水也开了。顾世安就放了面。陈效这下又开始说他的面不能煮太软,但也不要太硬。诸多挑剔。

    顾世安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吭声儿。

    等着将面煮好放了调料,陈大少这下倒是主动的上前,拿了筷子自己端了面往外边儿去了。

    面是放了鸡蛋以及用西红柿炒过的午餐肉的,陈效这会儿倒是没有再挑剔,让顾世安给他倒杯水,就开始吃了起来。

    吃东西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待到吃完了东西,陈效也不说走,就那么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

    等顾世安洗了碗出来,他已经坐到沙发那边去开始看电视了。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郁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几天没事?”

    陈效换着电视,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说道”现在还在放假,媳妇儿你忘记了?”

    他这语气里多少是带了些戏谑的。他自然是知道顾世安是在赶人的。

    顾世安这下一噎,没有再说话。

    她是坐不住的,见陈效不提说走,就打扫起了卫生来。待到卫生打扫完。她又说去买菜。

    陈效那样儿应该是要赖在这边了,看着电视也不提走。顾世安只得闷闷的出了门。

    外边儿的毛毛雨是大的,她买的东西并不多,却在菜市场里逛了许久才回去。

    她是期待陈效已经走了的,但陈效却并没有如她所愿,依旧是在的。手里拿了个削过的苹果咔擦的咬着,见她回去就勾唇说了句媳妇儿你回来了。

    不得不说,他这脸皮还真是厚到了无极点了。

    赶不走顾世安也由着他,她昨晚虽是没有睡多久。但现在却是睡不着的,就在厨房里研究着新得菜式。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顾世安原本是想立即就给常尛打电话的,但终究还是忍了下去。

    像往常一样的摆了饭,叫陈效吃饭。

    陈效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等吃了饭,顾世安就给常尛打了电话。原本以为这会儿常尛已经开机了的,但却并没有,她的电话依旧打不通。

    顾世安竭力的说服自己不要急,但却不自觉的担心了起来。隔了那么会儿就要打个电话。

    但常尛那边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没有开机。

    顾世安是心不在焉的,就连陈效叫她倒水她也没有听见。

    等到了九点多常尛的电话依旧打不通,顾世安这下再也坐不住了,就说道:“我出去一下。”

    她打算去小区门口等常尛。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懒懒散散的说道:“你出去也没用。她没回来你出去她就回来了?”

    顾世安一下子找不到可反驳的话,迈出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

    陈效接着又说道:“还早,坐下等着。该回来的总要回来。不回来你再着急有什么用?”说完还不忘懒懒散散的补充:“瞎操心。”

    他那样子显然是没将这事儿当成回事的。

    顾世安又看了看时间,到底还是又坐了下来。

    陈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双狭长的眼眸微微的挑了挑。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你就不想知道她在那边做什么?”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