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一章:体贴

    他的语气里带了些玩味。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没有说话。

    陈效抽出了一支烟点燃,要笑不笑的说:“不想知道?”

    他说着一张脸忽然凑到了顾世安的跟前,说道:“别人的事不要管太多,你想要的,并非也是别人想要的。你也没有任何权利去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那么几分的淡漠的。

    他说完,这次不等顾世安再赶人,就站了起来,懒懒散散的说道:“我到车里眯会儿,晚会儿给我打电话。”

    这意思就是今天晚上要回老宅那边去了。

    顾世安点头应了一声好,陈效已打开门走了出去。

    外边儿是冷的,走廊上有风吹进来,凉飕飕的。陈效在门口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这才从昏暗的楼道里走下了楼。

    外边儿比楼道里更冷许多的,明明已是初春,天上落着的毛毛细雨。却像是冰一般的刺骨。

    陈效在楼道口站了会儿,抬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苍穹,往车边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进车里,抽完了一支烟,这才闭上眼睛假寐。

    常尛久久的没有回来,顾世安等到了十一点多,常尛那边才换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打电话过来。

    顾世安一听到她的声音就问她在哪儿。

    常尛的声音里是带了些疲惫的,沉默了一下。说道:“今晚太晚我就不过来了。你早点儿睡。”

    她也并不说自己现在在哪儿。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她的,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应了一句好,迟疑了一下,又低低的让常尛有事给她打电话。

    常尛这下就认认真真的应了一句好,又说了句没事儿。

    两人之间一时是找不到话说的,还是顾世安说了句让她早点儿休息,先挂了电话。

    屋子里安静极了,她一时是没有动的。在屋子里呆了良久,这才关了灯关了门下了楼。

    她微微的是有些疲惫的,在楼道里站了会儿,这才给陈效打了电话。

    等着她下楼的时候陈效已经等在楼梯口了,常尛没回来他倒也不惊讶。到了车边就拉开车门让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并没有说话,上了车就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陈效看了她一眼,倒是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回老宅时已经晚了,连叶青也已经睡了。上了楼,顾世安就去洗了澡。陈效则是等她上床之后才回的房间。

    昨晚没睡好,今天的神经又绷得太紧。顾世安的头隐隐的作疼。她想起床去找止疼药吃的,却又没动。就那么躺着,到最后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顾世安第二天起床时陈效已经不在了,她在床上躺了那么半响,这才爬起来。

    她原本是想给常尛打电话的,手机握在手里,终究还是没有打。闭上眼睛在床头靠了半响,这才爬了起来。

    还没上班。她是不用去公司的,就在家里陪着老太太。因为常尛的事儿,她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在一起玩牌也老是输。

    老太太笑呵呵的,最后将赢的钱拿出来,让司机出去买吃的回来。

    老太太虽是高兴,但到底还是精神不济,中午过后就去休息去了。

    顾世安没事可做,也回了房间。她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就站在窗前发着呆。

    大抵是因为常尛的事儿,她隐隐的是有些不安的。有那么些的浮躁。

    她的心里到底还是放不下的,在楼上呆了会儿就下了楼,和叶青打了招呼,她出去一下。

    常尛虽是打了电话,她却并不知道她在哪儿。但如果她真的回来了,多半是在她那小院。

    她一向都不喜欢麻烦谁,这下,应该是不会回她那边去了。

    顾世安出了门,就打了车往常尛的小院那边。她一直在发着呆,到了地儿司机提醒,她这才回过神来,付了钱下了车。

    正月里多半的门面都还未开门做生意,一整条街都是冷冷清清的。顾世安站在常尛的小院前,迟疑了一下,伸手敲了敲门。

    她本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但没多时里头就传来了脚步声来。门很快就被打开。

    常尛看到她倒是稍稍的怔了一下,随即笑笑,说道:“怎么过来也不先打电话,我这才刚起来。”

    她的样子确实是才睡醒。

    顾世安见着她了是松了一大口气的,拿出了手机看了看,说道:“以为你的手机是关机的。”

    常尛就唔了一声,带着她往里走。

    院子里是静悄悄的。不像是有其他人在。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伯父……不是回来了吗?”

    常尛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道:“又走了。”

    她显然是不打算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的,到了里边儿的小客厅里就让顾世安坐下,说她先去洗漱。

    顾世安就应了句好。常尛却是到厨房给她烧水泡了茶,这才去洗漱。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到这儿来了,这边看起来和以前倒是没什么两样。她端起了茶杯慢慢的喝起了茶来。

    常尛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会儿就洗漱好并换了衣服出来。

    她的脸依旧是苍白的,看了看时间,问道:“你吃东西了吗?”

    顾世安就点点头,说道:“已经吃过了。”

    常尛就唔了一声,抓了抓头发,说道:“我还没吃。”

    她那么几天没在家里,家里肯定是没吃的。顾世安这下就说道:“出去吃吧。”

    常尛就应了声好,想了想,说道:“附近有一家新开的火锅店,听说味道不错。我带你去试试。”

    她说着就往外走。到了门口她去换鞋时,顾世安这才注意到鞋架上有一双男式的皮鞋。

    她只当是常尛的父亲走时留下的,倒也没有多想。倒是常尛很快侧身将那鞋子遮住,飞快的换了鞋,微笑着说:“走吧。”

    她像是急着出门似的,脚步很快。出了门就将门拉了关上。

    她这样子顾世安多少是有些狐疑的,不过也未去多想,随着她一起出了门。

    到了外边儿,常尛明显的是要松懈许多的。带着顾世安就要往那火锅店。

    顾世安来找她哪里是为了吃饭的,这下就说道:“我还不饿,你自己吃就行。”

    常尛的脚步就微微的顿了顿,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说道:“说好的请你吃饭的。”她说着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也还不饿,待会儿买个包子吃。再去那边逛逛,待会儿你饿了我们再吃。”

    顾世安就唔了一声,说道:“你先吃东西,我们一会儿找个地方坐坐。”

    常尛这下倒是未再推辞,应了句好。见前头有一家包子店,就上前买了个包子一杯豆浆。

    这样的天气在街上逛着也是受罪的,两人从街头还未走到街尾,常尛就带着顾世安到一茶馆坐了下来。点了一碟子花生和一壶茶。

    正月的缘故,茶馆里并没有什么人。老板在柜台里打着瞌睡。

    顾世安给她倒了一杯茶,想问什么的,却一时无法开口。隔了会儿。她看向了常尛,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你这几天一直都在那边吗?”

    常尛的身体微微的有那么些僵,扯出了笑容来,说道:“也没有。”

    她的话少,说了那么一句就没说了。

    顾世安哪里忍得住,沉默了一下,又问道:“是不是以前的事儿……”

    以前的事儿她知道得并不清楚,想问也是无从问起的。

    常尛应该是早想到了她会问这些的,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遇见了一朋友而已。不用担心,真的。”

    她的语气是认真的,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再说谎。只是对以前还有现在的事儿都绝口不提。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她不打算说。她就沉默了下来,没有再问。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卡来推给常尛,说道:“这里边儿还点儿钱,你先收着,要是又急用就用。”

    常尛显然是没想到她会给她卡的,不由得怔了怔。随即将卡推还给了顾世安,说道:“我真没事,这些我用不着。谢谢。”

    微微的顿了顿,她看向了顾世安,说道:“你不用为我担心,真的。世安……”她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想说什么,却又顿在了这儿。

    然后就那么久久的顿住了。

    两人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隔了良久,顾世安的声音微涩的说:“陈效……应该知道你以前的事。”

    常尛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像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似的,说道:“我知道的。这次遇见那朋友……是巧合,和他没有关系的。”

    微微的顿了顿,常尛接着说:“世安,我并不像你想的那么懦弱。有些事情,该来的迟早都是会来的。我也并没有打算躲一辈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叔叔辛苦的将我带出来,我不会再让自己折进去。”

    她的语气是认真的。她并不打算说以前的事儿,但这么说,无疑是剖心置腹了。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常尛笑笑,又说道:“好了,大过年的,我们不说这些。”

    她并不打算在这话题上谈下去,问起了顾世安这次出去玩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她的话一向不多。找话题同样也是生疏得很的。

    顾世安一一的都回答了。

    坐了有那么二十来分钟,常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并没有当着顾世安接,而是拿着手机出去了。

    过了那么三四分钟,她这才回来。

    顾世安看向了她,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常尛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得出去一趟。”

    顾世安这下就站了起来,说道:“走吧。”

    常尛这下就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

    顾世安扯出了笑容来。笑笑,认真的说:“火锅我记着呢。”

    她原本是要自己去坐车的,常尛却非要送她上车。待到顾世安离开,常尛却并没有走。在路边站了那么会儿,回小院子里去了。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一路都在看着窗外。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

    刚要拿出手机看时间,手机就响了起来。竟然是陈效打来的。顾世安看了看。接了起来。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陈效就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顾世安看了看外边儿,就回答了自己现在在的地儿。

    陈效这下就说到:“下车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要问他什么事的,他却已挂了电话。

    顾世安只得让司机停了车,付了车钱,下了车。

    陈效倒是来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就过来了。见到顾世安就将车停下。扬了扬下巴,说道:“上车。”

    顾世安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事?”

    陈效这下就说道:“今晚上有一晚宴,需要带女伴。你陪我过去。”

    顾世安是从未陪着陈效出席过任何的场合的,想也不想的就说道:“我不去。”

    陈效这下就懒散的补充道:“奶奶叫的。”

    顾世安这下就没吭声儿了。才刚上了车,老太太那边果然就打了电话来,说是骆莐奶奶今天的生日,让他们俩代她过去。

    这事儿原本是早就定下的。老太太的记性不好,忘记告诉顾世安了。午睡起来才想起给老太太打电话。

    是了,她是从未和陈效出席过任何场合的。如果不是老太太吩咐,陈效也不可能会叫她。

    顾世安一向都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却也只有硬着头皮的应下来。

    挂了电话,才发现陈效在看她。

    顾世安被他看得发毛,问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陈效这下就慢悠悠的说道:“你觉得你这身过去合适吗?”

    顾世安这下就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出来是临时起意,并没有换衣服的。她这下就看向了陈效,试探着问道:“回去换?”

    陈效的唇角勾了勾,抽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说道:“你还可以趁机敲我一笔。”

    顾世安这下就没吭声儿。

    陈效看了看时间,又懒洋洋的说道:“回去换来不及了。再说你有合适的衣服吗?”

    是了,顾世安衣橱里的衣服,多半都是职业装。陈效倒是清楚得很。

    她就摸了摸鼻子。

    附近就是商场,陈效转了一圈,将车停了下来。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我自己去就行。”

    陈效这下就嗤了一声,说道:“得了,你那眼光,选了我也不放心。你得知道,我们俩现在就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可不是,顾世安打扮得光鲜亮丽,他的脸上自然有光。要是反之,丢的也是他的脸。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的,没有再吭声儿。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商场。

    陈效的眼光是挑剔的,一连逛了几家店才挑了一件礼服,让顾世安去试。他完全不需要别人的意见,就守在更衣室门口,觉得不合适,立即就让她换下来。

    顾世安一向都是怕逛街的,陈效却不知道在抽哪门子的疯,拿了一件又一件的让顾世安试。

    他挑的那些礼服完全不是顾世安的风格。顾世安怕被他笑是土包子,只得硬着头皮的试。

    陈效这人要是高深起来一向都是让人看不透的,顾世安完全没办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是否满意。

    到了最后陈效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他大抵也发现了顾世安试得不耐烦了。倒是挑了一件保守的礼服让顾世安换上。

    他对顾世安的那身行头是不屑的,从头到脚都给换了。

    顾世安原本以为以他的挑剔,肯定是还要去美容院的。但却并没有,买好了衣服陈效直接就带着她上了车。

    顾世安正准备系安全带,陈效就对着她勾了勾指头,说道:“过来。”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并不肯过去,问道:“干什么?”

    陈效倒也不生气,唇角邪气的一勾,故意的凑近她,说道:“你猜我刚才那会儿想了什么?”

    他这问题问得是有些怪异的,顾世安就嘀咕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她原本以为陈效会说的。但他却没有说。吹了一声口哨,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对于他这只说了一半的话是有些好奇的,他从在商场时就心不在焉的,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想了什么?”

    陈效这下就低低的笑了一声,邪邪的一笑,说:“想G你。”

    他一脸的下流样儿,特地的往顾世安的胸前扫了扫。

    顾世安再慢半拍,这下也知道他为什么找那些礼服给她试了。她的脸哗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骂道:“流氓。”

    陈效倒不以为耻,哼哼了一声,说道:“只要是正常男人,你觉得哪个是正人君子?”他微微的顿了顿,似笑非笑的说:“我看我媳妇儿,这也犯罪?”

    他说着一双眼睛就停在顾世安的身上。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顾世安咬牙切齿的,却又拿他没办法。

    陈效轻笑了一声,看了看前方的道路。问道:“媳妇儿,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想要?”

    他说起这话题就跟吃饭睡觉似的稀松平常得很。

    顾世安知道只要说话他必定只会越来越下流,闭上嘴不吭声儿。

    陈效有那么些意兴阑珊的,顾世安换衣服时的场景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他有那么些燥热。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将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停了车,就看向了他。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睨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说:“我得先消消火气。”

    他说着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往路边的小卖部走去。没多时买了一瓶水回来,喝了半瓶,这才重新发动了车子。

    他的今天的脑子里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喝了水显然是解决不了火气的。车子驶了那么一截,放低了声音的哄顾世安:“媳妇儿,待会儿晚了,喝了酒我开不了车,我们不回去了,去酒店好不好?”

    他眨着眼睛。一副无辜得很的样儿。前边儿是红灯,前头的车已经停了下来。他却是看也没去看。

    顾世安忍无可忍,说道:“前面有车。”

    陈效这下就哼哼了一声,有些意兴阑珊的。这时候已经堵起了车来,他好歹闭了嘴。

    两人走得是挺早的,但因为堵车,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好些宾客到场了。陈效一向能说会道,上前给骆莐奶奶拜了年。直哄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骆莐见到陈效和顾世安一起倒是并不吃惊,他今天得接待宾客,寒暄了几句就让顾世安和陈效去里边玩儿。

    顾世安脚上的鞋子是今天新买的,并合脚。陈效也不知道是怎么发觉的,问骆莐有没有创可贴。

    骆莐就笑着问怎么了。

    陈效往地上指了指。

    骆莐的眼里笑意更甚,立即就叫来了家里的佣人,让带着他们俩上楼。

    两人在打着哑谜,顾世安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在别人家乱走动是有些不妥当的,到了楼梯口她就小声的说道:“我不上去了,你自己去就行。”

    陈效这下就睨了她一眼,说道:“脚不想要了?”

    顾世安这下才反应过来他找创可贴是给她用。脸微微的红了红,没有吭声儿,跟着他上了楼。

    陈效对骆家显然是极为熟悉的,到了楼上,佣人下去,他就自己在骆莐的书房里找了药箱。然后示意顾世安坐下。

    虽是没有走几步路,但顾世安的脚后跟已经都给磨红了。

    陈效这下就睨了她一眼,问道:“鞋子不合脚怎么不早说?”

    顾世安这下就小声的咕哝道:“我怎么知道它不合脚。再说新鞋不都有磨合期吗?”

    陈效冷笑了一声,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将创可贴拿了出来撕开。

    顾世安原本想让他给她,她自己贴的。谁知道陈效蹲了下来,拿起了她的脚,将那创可贴贴在了那被磨红的后跟上。

    他的手握着她的脚是有些痒痒的,顾世安想要抽回。却被他摁得紧紧的。贴上一块,他又拿出了一块来,挨着刚才贴的地方贴上。大抵是怕再被磨红。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