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二章:一肚子坏水

    他的动作是温柔的,顾世安是从未有过这种待遇的,身体僵得厉害。

    陈效给她贴完了一只脚,又拿出了两张创可贴来,给她的另外一只脚也贴上。贴好又伸出大拇指摁了摁,这才说道:“好了。”

    顾世安在此刻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低低的嗯了一声。她的脸上微微的有那么些红,才刚准备将鞋穿上,陈效的一手撑在了沙发上,一张俊脸逼近了她,低笑了一声,说道:“媳妇儿,你的脸红了。”

    他的语气里带了戏谑。

    顾世安这下倒是镇定得很,反驳道:“我什么时候脸红了?”

    ”现在就在脸红。”陈效低低的笑了一声。

    这次还未等顾世安说话,他就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儿,唇微微的有那么些凉。

    顾世安要挣扎开,却是抵不过他的强势。

    他倒是半点儿温柔也没有。先是细细的啃咬,待到顾世安吃疼松动了牙关,他便长驱而入。

    这是别人家的书房,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那么大胆。使劲儿的去推他,他却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吻得更是深。

    他极有技巧,顾世安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到最后只能随着他的节奏。

    陈效倒还知道这是别人家里,在呼吸变得粗重前离开了那柔软的唇。

    顾世安的唇已被吻得红肿,平常清亮的眼眸里水汪汪的。带着迷蒙。

    陈效并不松开她的手腕,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低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也是想我的。”

    他的嘴角带了些邪气。仿佛这一吻,也只是为了证明她想他。

    顾世安是恼的,要伸脚去踹他。她的鞋子还没穿上,脚上是光溜溜的。陈效伸手就握住,极为下流的摩挲着,故意的压低了声音暧昧极了的说道:“媳妇儿,别急噻。等回家了你想怎么踹就怎么踹。”

    他的眉梢微微的挑着,嘴角带着邪气。笑得尤为勾魂摄魄。

    这厮倒是知道该怎么利用自身的美色。

    顾世安别过脸不去看。陈效又轻笑了一声,俯身又碰了砰顾世安的唇,说道:“媳妇儿乖,穿好鞋,该下去了。”他说着附到了顾世安的耳边,接着说道:“要是再不下去,别人说不定以为我们在这上面……”

    他说着冲着顾世安眨眨眼,像是知道她会恼,他说着就松开了她的手腕,退到了安全的距离。

    他不说顾世安还不觉得,经他那么一说,顾世安不自在得很,见着骆莐虽是极力的镇定,但到底还是不自然的。

    她暗暗的有些恼,后悔不该跟着陈效上楼。

    陈效的脸皮极厚,就跟没事人似的。这种场合同样也是要应酬的。顾世安一直跟着陈效是不妥当的。骆莐就安排了他妹妹骆臻招待她。

    骆臻比顾世安小很多,刚从国外回来。嘴巴很甜,也不叫嫂子,一口一个安安姐的叫着。

    这次老太太的生日,特地请来了法国的大厨。她就带着顾世安去拿吃的。

    两人在吃上有共同的见解,骆臻的眼睛亮晶晶的。吃了好些甜点,让顾世安等着,就兴冲冲的上了楼。

    她没多时就下来,躲到了角落里,才将怀里抱着的东西拿了出来。得意洋洋的说道:“安安姐,这是我自己酿的酒。你尝尝怎么样?”

    她说着开了酒,拿了杯子将酒倒了出来。

    顾世安是惊讶的,好奇的看着她,问道:“你会酿酒?”

    骆臻更是得意洋洋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哥说了,我出国什么都没学会。就只学会了吃喝玩乐。”

    她说着殷勤将杯子递给顾世安,说道:“尝尝怎么样?”

    她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顾世安原本是想说自己不懂酒的,见她那样儿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应了句好,端起了杯子。

    也不知道骆臻是怎么酿的,酒味并不浓。倒是甜甜的,就跟果酒似的。

    顾世安尝了一口,稍稍的想了想,说道:“挺好喝的,有果子的香味儿,唔……甜度也正好。”

    除了这些,她就不懂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太懂酒。”

    骆臻这下就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哥就说这酒没酒味儿。只适合女孩子喝。我早想找人和我分享了,只是我在国内没什么朋友。”

    她说着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和顾世安干杯。

    骆臻看着跟小姑娘似的,但走的地方多。见识也不是一般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能比的。语言幽默,大抵是太久没有见到同龄的人,就跟倒豆子似的说起了她在国外的见闻来。

    顾世安听着,时不时的说上那么一两句。不知不觉的,两人就将骆臻的那瓶酒给喝完了。

    骆臻聊得正是兴起,见酒喝完了有那么些的扫兴。又偷偷的上楼拿了一瓶下来。

    客厅里一片喧嚣。两人躲在角落里,倒是自成一隅。

    骆臻那酒没什么酒味儿,顾世安是没怎么当成回事的。谁知道喝着喝着的头竟然变得昏昏沉沉的。

    等着陈效过来时,顾世安已经靠在沙发上睡过去了。骆臻就跟贪杯的猫儿似的的,正继续品着她那酒。

    她大抵是没想到陈效会那么快过来,将那酒躲如了外套下抱着,干笑了两声,说道:“安安姐睡着了。”

    陈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骆臻已悄悄儿的溜走了。

    顾世安是在车里时才醒过来的,头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她睁开眼睛,陈效正在系安全带。

    她看了看四周,茫然的说道:“要回去了吗?”

    因为那酒的缘故,她的脸上浮起了两朵红晕。

    陈效是好气又好笑,睨了她一眼,说:“你觉得呢?你这胆子倒是大得很,连她的东西也敢吃。”

    顾世安是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陈效也懒得解释,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的脑子昏沉得厉害,也管不了那么多,昏昏沉沉的又闭上了眼睛。

    原本以为陈效是要回老宅的,但却并没有。他直接带着她回了他们的婚房那边。

    那酒的后劲大,顾世安下车时才发现腿软得厉害。幸好陈效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她那礼服是抹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滑了一些,露出了you人的沟壑来。陈效压根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手中软玉温香一片。那一片xue白更是You人,将她压抵在了车上,握住那隐隐不堪一握的腰月支,wen密密的落在了她的脖颈间。

    停车场里这时候并没有人,陈效那憋了许久的火一触即发。他到底还知道在外面,念念不舍的在那莹bai如玉的耳垂上流连着。往顾世安的耳边呼着热气,说道:“宝贝儿,我们上楼。”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直接就将顾世安打横抱抱了起来。

    待到开门进了屋,他直接就将她抵到墙上。将门踢关上。更是变本加厉的索取着。

    顾世安原本就没力气,只能紧紧的依附着他。想要推开他,但浑身虚软,力气就像猫儿似的,却更像是yu迎还拒。

    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别的缘故,身上热得厉害,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来。推不开陈效,她低低的呜咽着说:“喝……喝水。”

    她的声音更像是猫儿似的。陈效的心里痒痒的,到底还是松开了她,将她带去了餐桌那边,拿了杯子给她倒了一杯水。

    拿了水,他却不肯将水杯给她。反倒是喝了一口,俯身吻住了她柔软红润的唇。

    顾世安哪里肯喝那水。不肯张嘴。陈效有的是办法让她张嘴,那么挣扎间,水沿着脖子流了下去,留下一串晶莹剔透的水珠儿。

    陈效的眸色更是暗,用同样的方式哄着她喝了半杯水。将她抱放在了餐桌上。

    餐桌上是冰冷的一片,顾世安冻得打了个哆嗦。有火热随即贴入,冷热交替间她打了个寒颤。

    桌上的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滚落在了地上,水洒得满地都是。

    顾世安的脑子里昏昏糊糊的,身体里说不出的难受。她低低的呜咽出声来。

    陈效将她的手拉勾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哄着,又去寻那一片xuebai.

    到了最后,顾世安的脸上已挂了许多的泪珠儿。桌子上硬,白皙的皮肤上一片通红。

    喝了酒她今晚就跟孩子似的,以前可是从不轻易掉泪的。

    陈效要给她揉那通红的地方,她却是不肯。陈效又哄着她去洗澡。

    他已经许久没有吃过肉,哪里会安什么好心。将浴缸里的水放得满满的,让顾世安去泡澡。

    这一夜折腾到了凌晨三四点,最后怕感冒,他才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

    顾世安第二天早上是被陈效给折腾醒的,他许久没吃过肉,食髓知味,哪里会轻易的放过她。

    在床上腻了许久,直到叫的外卖过来。他这才起身出去。

    顾世安就跟一缩头乌龟似的拉了被子盖住头,直到陈效让吃东西,她这才慢吞吞的爬了起来。

    明明昨晚是没睡多久的,陈效的精神却是好得很。心情同样也是好的,顾世安洗漱完在餐桌上坐了下来。他就说道:“奶奶打电话来了,待会儿回去再睡。”

    他的语气里是暧昧得很的。

    顾世安还未说话,电话就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她原本是要起身去拿手机的,陈效先站了起来,说道:“吃,我去拿。”

    顾世安浑身酸软得厉害,就任由着他去了。

    陈效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出来,手机在他手里响着,他并没有接。将手机直接丢在了桌子上。

    顾世安拿过手机看时,才发现电话是秦唐打来的。

    她也没有去管陈效,接起了电话,叫了一声秦先生。

    除了过年那一晚上发过了一条新年快乐的短信,这几天两人都未联系过。秦唐这时候打来电话,估计是回来了。

    秦唐点点头,说道:“不是说请我吃饭吗?我现在在酒店这边。这边有一家新开的粤菜馆,听说味道不错。”

    陈效就在一旁看着,顾世安原本是想说改天行不行的。听那么说,只得硬着头皮的应了下来。

    电话那边的秦唐并未发现她的不对劲。倒也不多说,挂了电话。

    顾世安刚手机搁在桌子上,陈效就要笑不笑的问道:“他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没什么。

    原本以为陈效会追问的,谁知道他却什么都没有说,慢条斯理的吃起了粥来。

    中间不知道谁给他打了电话,他就说一会儿过来。

    顾世安原本就想着待会儿该怎么开口,这下不由得微微的松了口气儿。

    待到吃完了粥,原本以为陈效会马上就走的。谁知道他压根就不提走的事儿。

    顾世安是心不在焉的,到底还是开口说道:“我要出去一下。”

    陈效这下才慢悠悠的说道:“我正好要出去。一起,我送你。”

    他竟然也不问她要去哪儿。

    顾世安就硬着头皮的说道:“不用,你忙你的。我自己出去就行。”

    她原本以为陈效要坚持的,谁知道却并没有。他拿了车钥匙站了起来,说道:“好,我先走了。”

    他说着直接就离开。

    他这也太干脆了一些,顾世安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但现在离秦唐打电话已经半小时了,她也没多想,换了衣服匆匆的就出了门。

    她到的时候秦唐早就等着了。正在打电话。见着顾世安过来就挂了电话,微微的颔首算是打招呼示意她坐下。

    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顾世安是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路上有点儿堵车。”

    这借口是有些蹩脚的,秦唐点点头,倒也没说什么。递过了菜单,让顾世安点东西。

    顾世安这下就让秦唐点,秦唐倒也没有客气。点了几个这儿的招牌菜已经点心。

    等着将菜单递给侍应生,顾世安这才开口问道:“您是今天刚回来吗?”

    ”昨晚就回来了。”秦唐说了那么一句,抬头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春节过得怎么样?”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还行,又问道:“您呢,出去玩了吗?”

    秦唐这下就说了句没有。轻描淡写的又说道:“家里事多,走不开。”

    顾世安是知道大家族的规矩多复杂的,点点头。过不了两天就要上班了的,顾世安又问道:“您还要回去吗?”

    ”应该不回去了。”秦唐回答。他说着给顾世安倒了茶。又问道:“老太太的身体还好吗?”

    顾世安就说了句还行。想起顾潜买股份的事儿,心里有那么些沉甸甸的。她后边儿是未再关注过这事儿的,也不知道那股份最终是赎回去了还是怎么处理了。

    但这事儿,无论怎么都是得向秦唐道谢的,她就认真的说道:“上次的事情谢谢您提醒。”

    秦唐微微的点点头,也未问她告诉老太太没有。

    两人之间一时是没有话说的。秦唐正准备说点儿什么,隔壁桌就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顾世安和秦唐几乎是同时侧头看了过去,陈效跟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正在叫侍应生过来点菜。

    看见两人,他微微的挑了挑眉,要笑不笑的说:“秦总,真巧,好久不见。”

    顾世安一看到他脸色就变了,哪里是挺巧的,他分明是特地跟过来的。难怪他那时候什么都没有问。

    秦唐的脸色倒是并未有什么变化,淡淡的一笑,说:“巧,陈总也过来吃饭么?”

    陈效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儿,也不去看顾世安,简单的应了句是。

    ”陈总要是不嫌弃,过来一起好了。”秦唐微微的笑着说道。

    陈效这才看了顾世安一眼,笑眯眯的说道:“不用,你们吃你们的,不用管我。”

    侍应生过来,他若无其事的点起了菜来。

    秦唐同样就跟没事人似的,顾世安如坐针毡,却又拿陈效没办法。

    接下来的时间是要沉默许多的,就连秦唐的话也不多。

    陈效是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样的,见他们那桌已经上了菜,笑眯眯的说道:“秦总千万别客气,吃你们的,不用管我。”

    秦唐淡淡的笑笑,微微的颔首。

    他是在故意的膈应人了。

    顾世安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拿出了手机来,给陈效发了短信,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分明是听见了手机响的。却压根就不搭理。手机也未拿出来看一下。

    这一顿饭如同嚼蜡,陈效明明是吃过东西了,这会儿倒是又吃了很多东西。边吃着还不忘招呼秦唐,插诨打科的评论着菜式味道等话。

    隔着一桌说着话儿,他们这两桌是显眼得很的。偏偏除了顾世安之外的两个当事人都特淡定。秦唐偶尔还会附和上那么一两句。

    这气氛怎么看怎么都是诡异的。

    吃到了后边儿,陈效甚至还让侍应生也给顾世安他们那一桌上了两份甜点。

    秦唐淡定的道了谢。

    陈效这才看了顾世安一眼,笑眯眯的说客气了。

    最后的买单是陈效买的,三人一同往停车场。

    秦唐并不避讳,他是给顾世安带了些他那边的特产以及新年礼物的。到了停车场,就从车里拿了出来,递给顾世安。

    陈效这下就上前接了过来,对身边的顾世安说道:“媳妇儿,向秦总道谢。秦总这大老远的还带这些过来,辛苦了。”

    他这话说得颇为意味深长。

    秦唐不待顾世安说话就淡淡的笑笑,说道:“不客气。”

    他看向了顾世安,应该是还想说点儿什么的。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对着她微微的颔首,说道:“先走了。”

    说好的请他吃饭的。却没想到会被陈效给搅和。顾世安是歉疚的,说道:“您慢走。”

    秦唐又和陈效打了招呼,这才上了车。他很快就开了车离开,陈效微微的眯了眯眼,将他带的礼物一股子都丢进了后备箱里,这才对顾世安说:“走吧媳妇儿。”

    顾世安是有那么些的疲惫的,因为要回老宅,她没有吭声儿,上了车。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会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就跟没事人似的。

    他越是跟没事人似的,顾世安的心里就越是不安。总觉得他会做出点儿什么事来。

    她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那边?”

    陈效这下就挑挑眉,无辜极了的说:“我怎么就不能在那边了?”微微的顿了顿,他的一张脸蓦的凑近了顾世安,说道:“怎么,媳妇儿你不想见到我吗?”

    他这傻还真是装得炉火纯青。

    顾世安这下也不再和他绕弯子,直直的看向了他。说道:“你跟踪我。”

    要不是跟踪她,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在那边。

    陈效这下就慢悠悠的说道:“媳妇儿你这就说错了。咱们俩去了同一个地方,那就只能证明咱们心有灵犀。怎么能是我跟踪你呢?”

    他一副无辜得很的样子。

    明明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顾世安竟然一时找不到可反驳的话。知道说不过他,她索性闭上了嘴,不再吭声儿。

    车子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陈效看了她一眼,低笑了一声,说:“怎么,生气了?”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

    陈效这下慢悠悠的就说道:“我又没有打扰你们,我只是想看着我媳妇儿而已。要不是姓秦的和我打招呼,我就没打算说话。他自己和我打的招呼,这可不怪我。”

    顾世安这下就冷笑了一声。

    陈效就举起了手来,放软了声音,说道:“媳妇儿,我真没跟踪。我只是见你急匆匆的,担心你有什么事才跟过去。真的。”

    他的话顾世安是一句也不信的。

    陈效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姓秦的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别被他那张脸给骗了。”

    ”你是好人。”顾世安冷笑了一声。

    陈效勾了勾唇。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像他那么……”后边儿的话是不好听的,大抵是怕顾世安不高兴,他含含糊糊的带了过去。

    说完又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儿,脸是这世上最不可信的东西,你别被他的外表给蒙骗了。”

    ☺

    第105章:和玫瑰姐的交易_阴间夜总会-阅明中文网

    ”下班了。”我推开她,从桌子上拿起抽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接着穿上裤子,鸟都不鸟刘雯一下走出了包间。

    刘雯还坐在包间里面,下身的水不断从粉色的水龙头中溢出,可惜现在没有塞子给堵上。

    刘雯转头看向了房间的一边,那里有按摩棒,刘雯想也不想冲了上去,打开一个包装,犹豫了几分塞入了自己的下面。

    夜总会的规定是时间一到,所有人都得离开,不管是客人还是工作人员。

    我出了包间后利用最后几分钟的时间来到了前台结账的地方,花姐已经等在那边。

    我们两个彼此之间都没有说那个男人的事情,反而说起了营业额的事情。

    根据结账记录来说昨晚上加凌晨的记录,整个夜总会营业额超过了1.5亿,如果加上赌场方面的话我个人至少可以拿到一千万左右。

    这么大的一笔数字让夹着按摩棒走到前台的刘雯不由得一愣。

    我不是一个穷屌丝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了?

    一天赚个一千万,那一月我岂不是就成了亿万富翁了?

    刘雯突然间觉得她拿出手的十万连我的零头都不够,更不用说买我一夜。

    估计我这一小时的点钟她迟早也点不起。

    刘雯匆匆付完款好似夹着尾巴一般出了夜总会。

    ”杨领班,刚刚那个客人在453的房间里面消费了一根价值二千多块钱的按摩棒,是不是要给她记在账上?”前台服务人员在这个行业里面做的时间比较长,早就没有那种羞耻感。

    此刻说出这番话之后,我表情微微变得怪异起来。

    刘雯刚刚走路姿势有点怪,莫非是……

    夹着按摩棒?

    靠,这女人。

    ”记,当然要记。”我朝着前台服务人员点了点头。

    刘雯一个晚上消费的钱连我得到的收入领头都不够,我干嘛要给她省钱呢?

    前台服务人员听着我的话立马在刘雯留下的钱里面扣除了两千块钱。

    陈山站在门口看见刘雯的离开,也知道我扣除刘雯两千块钱的事情,当下没怎么说,回去的路上却是开口道,”疯子,你和刘雯不会真的勾搭上了吧?”

    ”开玩笑,我怎么会看上她?夜总会那么多小姐等着我敞开怀抱,我怎么会对刘雯感兴趣。”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刘雯没了兴致,或许是因为曾雨柔的关系吧。

    ”说的是,那个女人在学校里面到处传播她怀孕的事情,分明就是不想让你好好毕业,这样的女人的确是不能留在身边。”陈山点着头。

    最近的事情有点多,他没有办法顾及到我,加上他也知道曾雨柔的事情对我的打击,所以他有点怕了,怕刘雯会影响我的判断,怕我会忘记要给曾雨柔报仇。

    我清楚陈山的心意,废话也不多说,对于刘雯我能应付就应付,不能应付的话再说。

    回到学校已经六点多钟,今天早上还有一堂课。

    我本来没什么心思去上,加上刘雯肯定会出现,也更没有了心思。

    趴在宿舍里面我刚睡了一觉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一醒来就听到宿舍里面的哥们在讨论刘雯的事情,说刘雯从昨晚上到早上上课的时候就没有出现。

    宿舍里面的人打她的电话也没有人接,感觉这好像进入了失踪的状态。

    我听着哥们的对话,猜想着刘雯应该一个晚上也没有睡觉,这个时候指不定躲在什么地方睡觉,怎么可能会跑出来呢?

    吃过午饭我和陈山出了学校,对于在夜总会上班的事情我们可不敢告诉别人,更不敢说那个地方还充满着诡异。

    我提前半个小时和陈山到达了夜总会做准备,不想到了五点钟的时候迎接第一批的客人竟然是郑华峰和马浩然。

    妈个比,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凑到一起去了。

    甚至马浩然竟然还带了十几个和尚和道士,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

    我想正面迎敌,却被花姐一把拦了下来,告诉我说让所有的姐妹都集中到更衣室去。

    我不想当女人背后的男人,可花姐既然有主张,我也不好反对。

    更重要的是马浩然来了,我就想说让他有来无回。

    按照花姐说的我正想将姐妹们集合起来的时候,一只手朝着我的臀部打了一下,紧接着抓住我的下面揉了揉。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竟然是玫瑰。

    我的脸色顿时不好起来。

    马浩然和郑华峰来砸场子,玫瑰又来凑上一脚,以一敌三,花姐能打得过他们吗?

    ”玫瑰姐。”我不情愿的打了一声招呼,玫瑰微微点了点头,捏着我下面的手却没有放开。

    我的脸微微涨成了猪肝色,原因正是玫瑰隔着衣服揉搓着我的蛋蛋。

    她的手指十分的灵活,比刘雯有过之而不及。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点浓重,加上玫瑰36D的胸部,我的小弟弟竟然开始叫嚣起来。

    ”想要帮忙吗?花姐一个人可对付不来这么多人。”玫瑰和我此刻都集中在更衣室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这个房间可以算是员工临时休息室。

    我一听她的话就知道她想上戏。

    我不能给花姐添麻烦,尤其是现在马浩然和郑华峰来了之后,双方人马花姐更需要玫瑰的帮助才行。

    ”玫瑰姐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有国才有家,如果国家都没有了何谈有家?花姐完了你玫瑰姐难道还能活下去?”我脑筋飞快的转着。

    玫瑰嘴角轻扬,艳丽的脸上秋波暗送。

    ”杨风,外面的两个人是冲着你来的吧,他们想要对付的人可是你,不是花姐。而我要对付的人是花姐,你说我如果和他们合作,花姐这边还不完蛋?”玫瑰一手摧残我的下面,一手伸过来却是要抓住我的手机,不让我集合所有的姐妹。

    我不能让玫瑰得逞,好在我有将手机连接狼牙耳机。

    我打通洁西卡的电话,让她迅速带着姐妹到更衣室去等待花姐的通知。

    而就在我的电话通知出去后玫瑰竟然也让她下面的人员到更衣室。

    这样一来双方的人马全部都到更衣室里面去,那花姐想要喊人,玫瑰这边一阻止,那洁西卡她们就别想从更衣室出去。

    我顿时急道,”玫瑰姐,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如果你不想你的花姐出事,就和我干上一炮。”玫瑰双眼柔情似水,风情万种的扑入我的怀里。

    我想说她是不是吃错了药?

    竟然要和我干上一炮。

    妈的,如果这事传出去,花姐还不以为我和玫瑰是一路的。

    我犹豫着不行这么做的时候,花姐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知道花姐一个人没办法应付他们,加上莫愁的死让我有些触动。

    我害怕花姐会变成那个样子。

    我已经失去了曾雨柔,我不能再失去花姐。

    我对着玫瑰说我答应的时候,玫瑰哈哈大笑了一声,接着红唇飞快的吻上我的嘴,肆虐我的口。

    我想推开她,却不想这女人跟个八爪章鱼一般紧紧贴着我,高耸的胸部完全挤压在我的胸膛上,深深的小渠完全看不到底。

    ”别担心,我会让我手下配合好花姐。”玫瑰看我走神很是不悦,不过想到我所担心的事情后也不由得开口说道。

    我心里面可是有些疙瘩,怕玫瑰会趁着这个时候朝着花姐下手。

    不行,我必须速战速决拿下玫瑰,然后再帮助花姐。

    我和玫瑰说我尿急,要上个厕所后一把推开了她,拿上手机冲进了卫生间。

    迅速在微信群里面给姐妹们发了一个消息告诉她们我的情况后我也没有看她们的回复便脱去裤子在自己的小弟弟上抹上了花姐给的油。

    按照道理这油之前是要上交的,但我私下却存了一点起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正好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我连忙涂好了油,加上服用一颗一万块钱的天王,我就不相信干不死那个娘们。

    虽然时间是仓促了一点,药效没那么快发作,但我有把握让玫瑰欲仙欲死,几天都下不了床。

    反正这次是她提出的交易,那我干脆把各种姿势都做一遍好了。

    当然了前提是让玫瑰的体力迅速流失才行。

    我穿好衣服出了卫生间,玫瑰已经坐在休息室的床头,拿着几根的绳子。

    我眉头一皱,大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玫瑰姐,你这是想干什么?”

    ”长夜漫漫我们总得来一点情趣才行。”玫瑰说完话,从床上下来抓住我的手朝着床边走去。

    我现在恐怕是骑虎难下了,玫瑰不折腾还好,就怕她折腾得我们所有人都得赔进去。

    我的双手被玫瑰用手铐扣在了床的两边,接着双脚并拢绑在了床尾。

    看样子玫瑰大有一种想要玩S.M的节奏。

    ”玫瑰姐,好歹我也是夜总会的领班,你应该不会想让我用那些的道具吧?”

    ”放心,我还舍不得给你用道具。”玫瑰邪笑一声。

    我却怎么都有点不放心的感觉。

    这个玫瑰趁人之危也就罢,万一她真对我使用道具,妈的老子岂不是一世英名完蛋了?

    玫瑰的唇落在我的脸上,湿热的口水糊了我一脸,真是恶心死了。

    我感觉自己怎么就像是被人强上了一般,真是憋心的难受。

    尤其是西装裤下的小弟弟竟然露出了荷角,大有一种洪荒之力要爆发的节奏。

    玫瑰显然是想要拖时间,湿热的唇舔过我的脸,又舔过我的耳朵,甚至还咬了咬我的耳朵,用舌头钻入我的耳朵里面。

    好痒,我不满的叫了一声惹得玫瑰笑声连连。

    妈个比,老子现在是被强上的节奏啊。

    ”玫瑰姐,能不能快点。”我出声喊道。

    ”急什么,反正你花姐又不会被吃掉。”玫瑰伸出修长的手指拉下我的领带,接着用嘴挑开我衬衫上的扣子。

    一颗接着一颗,我眉头高高皱起。

    妈的,这女人分明是不想让我去救人。

    ”玫瑰姐,要不你抚慰下我的弟弟,它现在已经饥渴难耐了。”我的目光落在下面,玫瑰的目光跟着我朝下看去,那小小的一个黑色帐篷让她的目光完全移不开视线。

    吞咽了一番口水后,玫瑰用牙齿挑开我的皮带,接着用牙齿一点点的拉下拉链。

    我没想到玫瑰竟然用牙齿,心里面顿时有些激奋。

    尤其是她的牙齿咬着我的小内内一拉下的瞬间,啪的一声我的小弟弟弹跳而起,打在她的脸上,那画面真是美得不敢看。

    玫瑰的小脸蹭着我的小弟弟,光滑的肌肤就像是镜子一般摩擦着。

    玫瑰随时伸出舌头勾勒着小弟弟的轮廓,我感觉到小弟弟的根部湿热湿热,很是敏感。

    玫瑰还真是会挑地方,知道什么地方敏感,什么地方禁不起挑逗。

    比起昨天的刘雯,我发现玫瑰浑身上下充满着魅力。

    这女人值得干上一炮。我在心里面说道。

    玫瑰眼中没有情·欲,但有着好奇。

    之前她已经尝试过我的厉害,也三天下不来床,现在就不知道我能够让她几天下不来床。

    我的大是玫瑰一生阅人无数从来没有见过的,就算是外国人的尺寸估计和我也算堪堪一拼。

    玫瑰张开口,不再犹豫的将我含入她的嘴里,接着就像是婴儿吸奶般开始吸着我的顶端。

    靠,这女人有没有搞错啊,竟然来这一招。

    我感觉顶端在粗糙的舌苔舔弄下有东西正从外面钻入身体,这种东西不像是硬物,倒是像液体。

    是了,这女人竟然将口水充斥着我的顶口。

    妈的,还有这样的玩法?

    我翻白了眼,反正我现在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只希望花姐那边能够顺利解决马浩然他们。

    门外郑华峰和马浩然领着一班小弟和道士和尚来者不善。

    ”欢迎光临,真是稀客,没想到郑总也会来到这里,花姐我还没做什么安排。不知道郑总以及各位喜欢什么样的姐妹,我好给各位安排安排。”花姐平时冷若冰霜,这一刻却带着几分笑意,但却让人感觉不到温暖,甚至还有点寒意。

    郑华峰扫过大厅里面的众人,有些冷清,完全不见小姐的踪影。

    郑华峰冷哼一声,作为整个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手底下也有夜总会这样一个产业,但他从来不碰店里面的女人,因为她们太脏了。

    谁知道她们身上带不带病?

    ”花梨,我听说这两天天堂夜总会的生意很火爆,正好过来看看,学习学习下,好促进各家的生意。”郑华峰说谎不打草稿,什么促进各家生意,明明就是来砸场子的。

    花姐也不呛声过去,直接开口道,”郑总想看请随意,本店的小姐有不少是雏,郑总如果喜欢,我可以安排安排。”

    ”行啊,那就给我们开个包间,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姐妹都叫上,让我好好的挑一挑。”郑华峰说到挑一挑三个字的时候暗藏着一股鄙视。

    花姐当做听不出来,让前台服务人员将更衣室里面的小姐们请到503贵宾套房。

    当然了,去的人全是玫瑰这边的人。

    毕竟比起伺候和尚道士,玫瑰的人更愿意和”色鬼”打交道。

    花姐看着出来的人全然都是玫瑰那边,而自己这边的人竟然没出一个。

    这是什么情况?

    ”浩然,走,我们去包间里面等着,好让你后面的师父们看看到底谁是鬼。”郑华峰说到谁是鬼三个字时,花姐预感这一次可不是那么好过关。

    经过上次的事情,马浩然更坚定这里有鬼,但他拿不下这里,所以他找了郑华峰来。

    其实他们两个人之间说起来还有点关系,郑华峰算是他的表舅。

    而他恰恰在把事情一说后,郑华峰二话不说一拍即合的来到这里。

    别看他是为了表外甥,事实上他是知道我的存在,更知道我抢了他表外甥的女人。

    因此新仇加旧恨,他要报复我,让我生不如死。

    郑华峰一行人被带到了503的贵宾室内,花姐让玫瑰的人去了之后就想什么都不管,可是马浩然竟然开口说去的小姐太少了,根本不够他们玩的,甚至还说上次来时不是还见到几个漂亮的小姐,怎么都不见了?

    玫瑰的人从郑华峰的口中知道那一票的和尚道士也要去,当下连忙开口,”还有些姐妹在更衣室里面,我这就去叫她们出来。”

    花姐一听玫瑰那边的人说话,心里面知道她们这是要把她这边的人拖下水。

    ”郑总,稍等一下我让她们换完衣服就去找你们,放心,一个都不会少。”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