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三章:理直气壮

    他这话说得是理直气壮的。

    像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似的,又做出了一副谦虚的样儿来,说道:“当然,我和他们都不一样。”

    顾世安索性闭上嘴,由着他自吹自擂不再说话。

    她是有那么些的茫然的,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

    秦唐是带了好些的特产的,以陈效的性格,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会扔掉的。但却并没有,到了老宅那边他就直接将东西都交给叶青,笑嘻嘻的说是朋友送的。

    除了特产,秦唐还给顾世安带了几本书,以及一个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可爱的小熊。

    这东西倒像是送给小孩子的。陈效一一的都看了,啧啧了几声,倒是未发表任何的意见。

    顾世安并不理他,将东西一一的都收了起来。

    陈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着顾世安收拾完了。这才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以前见过他?”

    他扬了扬下巴,指了指秦唐送的那些东西。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的,稍稍的怔了一下,还是回答道:“在我爸爸的葬礼上见过一面。”

    她的语气听起来是平静的。

    陈效大抵没想到是这样的,一时也怔了一下,随即胡乱的唔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再问。

    顾世安也没有再说话。

    晚些时候骆莐来家里看老太太,他应该是知道顾世安昨晚醉着离开的。看见她就抱歉的说道:“骆臻不懂事,抱歉。”他的脸上带了那么几分的无奈,见顾世安不明白,解释道:“她从小就喜欢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她弄出来东西我们都不敢碰。我代她向顾小姐你道歉。”

    敢情昨晚是遇到顾世安这个冤大头了。

    顾世安哪里想到昨晚骆臻给她喝的那酒是没人敢喝的,见骆莐一脸的郑重,赶紧的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她昨晚醉了压根就不知道骆臻如何,又问道:“骆小姐昨晚还好吧?”

    骆莐这下就笑笑,神情里同样是带着无奈的,说道:“没事,她从小酒量就很好。”

    岂止是很好,她从小就贪杯,他几乎没见她醉过。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寒暄了几句,顾世安这才带着骆莐去老太太的房间。

    老太太是很喜欢骆莐的,见已经是晚饭时候就留了他下来吃饭。大抵是因为是正月的缘故,骆莐并不忙。也未向往日里一样推辞,留了下来吃晚饭。

    晚饭的话题多数是骆臻,她古怪精灵,然骆莐这个做哥哥的颇为头疼。

    提起骆臻,顾世安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常尛来。

    她的心里就有些沉甸甸的。

    晚些时候陈效送骆莐出去,顾世安先上了楼。站在走廊里拿出了手机来给常尛打电话。

    常尛的电话这次倒是打通了,但却并没有人接。

    顾世安又打了第二次。这次依旧没有人接,她没有再打,改为发了短信,将手机放回了衣兜里。

    后天就要开始上班,她将邮箱里的邮件看了一遍,把该回复的回复了,这才去洗澡。

    身上有深深浅浅的痕迹,她看了看,闭上眼睛靠在了墙上。

    洗澡出去时陈效已经回来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站在窗口抽着烟。

    顾世安也不吭声儿,将头发吹干后直接就上了床。陈效在窗口站了那么好几分钟,这才去洗漱。

    两人各怀心思,明明应该是困的,躺在床上顾世安却是一点儿也睡不着。沉默了好会儿,她才开口问道:“常尛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她的声音在黑夜里低低的。

    陈效在黑暗里挑了挑眉,说:“你问这干什么。她做什么我怎么会知道,你也太高看我了。”

    他的声音是懒懒散散的。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顾世安这下就没吭声儿了。

    陈效在黑暗里唇角勾了勾,翻身撑在了顾世安的上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么,媳妇儿你要想知道。我就算是想尽办法也得给你弄清楚是不是。”

    他的语气暧昧得很。

    他这样儿顾世安是不自在得很的,将脸别开来,僵着声音说道:“不用。”

    ”不用么?”陈效低笑了一声。

    顾世安这下更是不自在,将眼睛闭上,说道:“我要睡了。”

    陈效就轻笑了一声,俊脸一点点的凑近她,说道:“媳妇儿,你在想什么?”他的语气里带了些玩味。

    ”我什么也没想。”顾世安没好气的说道。

    ”是么?”陈效翻身睡下,低笑了一声,说道:“什么都没想那发什么脾气?”

    他故意的靠近顾世安,呼出的气息直往她的耳朵里钻。

    顾世安这下就不再理他。陈效倒是并不在意。又低笑着说道:“我知道媳妇儿你昨晚累着了,好好睡。等媳妇儿你想了我们再玩。”

    明明是他卑鄙的乘人之危,现在说得却像是她……

    顾世安磨了磨牙,没有再搭理他。

    她这会儿倒是来了睡意,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的陈效将她揽到怀里。她挣扎了一下没能挣扎开,很快又睡了过去。

    她第二天醒来时陈效已经不在了。到了吃早餐时才听叶青提起,说是陈效的客户那边出了点儿事情,他一大早就出差去了。

    隔天就得上班,到了下午,老太太就催着顾世安回新房那边去。那边上班近,这边来来回回浪费时间,折腾人。

    虽是过年才回来住的,但顾世安并不知道陈效的意思,迟疑了一下,才应了下来,让叶青有事儿就给她打电话。

    她下午时就回了老房子那边,去客房里看时才发现常尛的衣服等日常用品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收走了。

    顾世安在客房里站了半响,这才回到客厅里。

    过年的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家,家里的角落里已经积起了薄薄的灰尘。顾世安打起了精神来,将衣服都洗了,然后开始打扫家里的卫生。

    等一切收拾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也懒得再下去买东西,见还有剩的面煮了一碗素面就将就了一顿。

    明明才放了十来天的假,到公司见到同事像是许久没有见过似的。好些同事带了糖果来,丢在茶水间里给大家吃。

    过了年回来,小王的脸竟然圆了一圈。见着顾世安就哇哇大叫起来,问她怎么就一点儿也没胖。又说自己过年足足胖了六斤,从今天开始就要减肥。

    减肥这事儿她是常挂在嘴边的,但事实上从未行动过。顾世安压根就不相信,笑着让她先管好嘴。

    第一天上班是轻松的,几乎没有什么事儿。女同事们在茶水间里说着过年的种种趣闻。

    不知道是谁眼睛尖发现罗韵没有来,挤眉弄眼的问道:“那位今天还没来,不来了?”

    罗韵是曲总的三儿这事儿在公司里已不是什么秘密。

    ”那可未必,人是特殊人物。别说是今天没来,就算是一个星期没来,谁又敢说什么?”语气里是酸溜溜的。

    茶水间永远都是八卦的起源之地,众人越说越起劲。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说是曲总已经在某某楼盘给罗韵买了房子,还给买了一辆价值不菲的车。

    语气有嫉妒的,也有不屑的。

    顾世安站了那么片刻。手机响起来就快步的出了茶水间。

    电话是徐蔚那边的曹助理打过来的,问顾世安是否已经开始上班了。

    顾世安就回已经上班了。曹助理是松了口气儿的,说徐经理让尽快开工,他们打算尽快搬到新办公室。

    顾世安是没想到会那么急的,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说是会打电话联系工程队那边,让尽快开工。

    曹助理那边就应了好,说是明天得麻烦顾世安去他们的公司一趟,徐经理又有了点儿新想法,让她过去一起讨论。

    徐蔚并不好伺候,顾世安已经习惯,应了下来,又约定了时间。刚挂断电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她这下就说了句进来。

    她原本以为是哪个同事过来有事,谁知道门打开,进来的人却是舒敏。

    比起小王的胖,舒敏倒是并未有什么变化反倒是多了几分憔悴。见着顾世安她就不自在的叫了一声顾姐,说道:“这是罗……罗总监给您和小王带的新年礼物。”

    顾世安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是拎了两个精致的礼盒的。

    新年回来的第一天,罗韵的称呼就已经变了。

    因为上次抄袭的事儿,舒敏见着顾世安一直都是能躲得多的。这会让不得不上门来,也是低着头的,没有去看顾世安。脸上的笑容也勉强得很。

    她手中拿着的,是某大牌的化妆品。不得不说,罗韵倒是大手笔得很。连她和小王都送了。这就证明公司里应该是人人有份了。

    她倒是挺会笼络人心的。

    顾世安也没有为难舒敏,将东西接了过来,说道:“谢谢,也代我向罗总监道谢。”

    舒敏松了口气儿,应了句好,关上门走了。

    明明刚才不久众人还鄙夷的讨论着三儿这事儿,收到礼物后风向一下子就变了,顾世安过去倒水时几个女同事围着罗韵,羡慕的问这问那的。

    十来天没有见面,罗韵全身上下都已换成的大牌。手指上戴了一枚显眼的鸽子蛋。曲总对她倒是舍得得很。

    虽是早撕破了脸皮,但以往见着顾世安也会打了那么一两句招呼。大概是因为升了职,这下招呼也不打了。只是微微的抬了抬下巴,一副高傲的样儿。

    等着顾世安刚冲好咖啡,她就递过了杯子,唇角扬了扬,说道:“麻烦顾师姐顺便也给我冲一杯。”

    她这是把顾世安当成是茶水小妹给使唤了。

    众同事是知道两人的过节的。茶水间里一时就静了下来。

    顾世安抬起了头,要笑不笑的看向了罗韵。隔了那么大概一两分钟,才微微笑着应了句好。伸手去接罗韵手中的杯子。

    罗韵的脸上这下更是得意。

    顾世安拿过了杯子,慢慢的接了水。然后才递给罗韵。

    罗韵勾勾嘴角,说道:“谢谢顾师姐了。”

    说是谢,但这声音里却完全没有诚意。

    顾世安这下微微笑着说了句不客气。罗韵的手才刚碰到杯子,她的手就一松。

    茶杯跌落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脆响,顾世安避得快。并未被热水给溅到。那杯热咖啡全洒在了罗韵那双昂贵的长靴上。

    她尖叫了一声,气得直发抖的指着顾世安,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你是故意的。”

    顾世安做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来,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微微的顿了顿,她看向了罗韵,说道:“罗总监那么大方,想必也不会让我赔这个杯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微微笑笑,语气是轻描淡写的。说着看也不看一眼气得发抖的罗韵,走出了茶水间。

    罗韵心疼极了那双靴子,这下也顾不得那刚塑造起来的好形象,指着顾世安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走着瞧!”

    她是歇斯底里的,见舒敏在一旁站着,指着她就大骂道:“你眼睛瞎了?不会赶快给我弄干净?!”

    舒敏唯唯诺诺的,赶紧的抽出了纸巾来。给罗韵擦靴子上的咖啡。

    发生这事儿,茶水间里的几个同事面面相觑,找了借口快速的离开了茶水间。

    罗韵咬牙切齿,恨恨的握紧了手指。

    顾世安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儿,晚些时候小王不知道在哪儿听说了茶水间的事儿回来问她,她也轻描淡写的给带了过去。

    她和罗韵之间原本就有旧怨,她的心里清楚得很,以后只要罗韵还在副总监这个位置。她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好过。

    这是她早就预料到了的,倒也平静。喝了半杯咖啡打电话联系施工队那边。

    罗韵那边不知道又在酝量什么幺蛾子,到了下午下班也未有任何的动静。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顾世安也不去管她,收拾了东西下了班。

    才刚下了楼,小王就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上前挽住了顾世安的胳膊,笑着说道:“顾姐,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顾世安笑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不是要减肥吗?”

    小王这下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要吃饱才有力气减肥。”

    她特地追出来,顾世安知道她肯定是有事儿的。就问她去哪儿。

    小王对附近的各个大小箱子都熟悉得很,带着顾世安往巷子里钻。到了里头一家不怎么显眼的门面才停了下来,说道:“就在这儿了。这里的火锅很好吃,这几天我过来吃过两次了。”

    她说着就往里走,边叫着老板点菜。

    这家店并不大,但桌子已经被客人占去了一半。

    小王边点着菜边说道:“今天运气好,要是再过半个小时来准没位置了。”

    她说着又介绍起了店里的好吃的来。介绍完了这才看向顾世安,说道:“顾姐,你别生气,别理那个女人,让她得意。她总有得意不起来的时候。”

    原来她特地追出来是为了安慰顾世安的。

    顾世安有些好笑,说道:“你看我像生气的样子吗?”

    小王这下就说道:“你表面没生气,心里肯定很气。她也太过分了,竟然让你给她倒咖啡。哼,她也不去先照照镜子。曲总都可以做她爸了也不知道她嘚瑟个什么劲。”

    她一脸的鄙夷,又絮絮叨叨的说着:“顾姐,你要是走了我肯定也跟着走。这破地儿我也不想呆了,忒没劲。”

    在这公司呆了那么多年,多少是有些感情的。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惆怅,说道:“等手上的事儿都完了再说吧。”

    小王就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幸灾乐祸的说道:“指不定她也嘚瑟不了多久。这会儿迟早会传到曲总夫人耳边。我就不相信她还能嘚瑟起来。”

    她的一门心思都在吃上,很快锅底和点的菜上来,她就埋头吃起了东西。

    顾世安好笑的摇摇头,也跟着吃起了东西来。

    小王到底还是担心她的,吃过东西又絮絮叨叨绞尽脑汁的找出了安慰的词儿安慰了顾世安一番,在顾世安的催促下才上了车。

    原本是她请顾世安吃饭的,最后倒成了顾世安请她吃饭并替她付车费。

    初春的街头仍是冷的,小王离开,顾世安在路边站了那么片刻,这才拦了车。

    家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下了车她又去小区外面的超市采购了东西,这才拧着往回走。

    爬到了所在的楼层楼道里的声控灯不亮她这才知道坏了。她一手将东西全拧着,一手去拿手机摸钥匙。

    她一直埋着头,压根就没看前边儿。等走到门口看到立在门边的人影,她吓了一大跳。手中拎着的袋子差点儿就掉在地上。

    陈效眼疾手快的拿了过去,笑嘻嘻的说道:“不过一天没见而已。媳妇儿你用那么惊喜。”

    他这哪是惊喜,分明是惊吓。

    顾世安警惕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大概是饿了,翻着袋子里能吃的东西,笑眯眯的说:“我媳妇儿在哪儿我自然就在哪儿了。”

    他的语气随意得很。

    顾世安刚要说话,就听到有脚步声上楼来。她就抿了抿唇。

    陈效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说道:“媳妇儿开门吧,我在这儿等了你差不多两小时了。腿都快站麻了。”

    他故意的提高了声音。说着就往楼梯口看去。

    上来的是隔壁的邻居。眼看着陈效又要说什么,顾世安咬咬牙,拿出了要是开了门。

    陈效一进门就伸手打开了灯,就跟在自己家里似的的往里走。将那一袋子东西放在了餐桌上,问道:“媳妇儿我快饿死了,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顾世安这下就木着脸说了句没有。她也不动,看向了陈效,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当然是过来陪媳妇儿你了。这天气冷。一个人睡容易感冒。”他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大概是真的饿了,拆了一包饼干就吃了起来。

    顾世安抿紧了唇没有吭声儿。

    陈效吃着饼干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冲着顾世安眨了眨眼,说道:“媳妇儿,你那天晚上睡了我好几次,你这是不打算认账了?”

    顾世安的脸色变了变,他这会儿倒是会察言观色得很,马上又说道:“你给我弄点儿吃的,我吃了就走,真的。”

    ”外面有的是吃的。”顾世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可是我没钱。在机场的时候钱包掉了,卡现金都没有了。不信你搜。”他说着就举起了双手来,要让顾世安搜。

    他脸上的神情倒不像是假的。见顾世安不上前,又将衣服以及裤兜的口袋都翻了出来。

    他的钱包应该是真的掉了,身上什么都没有。

    顾世安没吭声儿。

    陈效大抵是看出了她的松动,又说道:“媳妇儿,我是早上吃的东西。真快饿死了。我保证。只要吃饱了我马上就走。”

    他这会儿是信誓旦旦的。说着就倒在了沙发上,哼哼着说道:“要是没东西,我也没力气走。”

    这就是在威胁顾世安了。

    顾世安和他斗永远都是占不了上风的,抿了抿唇,上前将刚采购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木着脸说道:“家里只有面。”

    陈效这下就赶紧说道:“有面有行。我媳妇儿的手艺棒,做什么都好吃。”

    他笑嘻嘻的,还不忘拍马屁。

    顾世安没吭声儿,进厨房里去烧水去了。

    她在厨房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给陈效打了电话,他简单的嗯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就站到了厨房门口,问道:“媳妇儿,要我帮忙吗?”

    顾世安想也不想的就说了句不用。

    陈效这下就肉麻兮兮的说道:“媳妇儿你这是心疼我奔波了一天么?”

    这话说得以前他像是帮过忙的一样。

    顾世安没搭理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从超市里买来的青菜和鸡蛋来。

    她不说话,陈效有的是话说。扯东扯西的。

    待到面做好,他自个儿就上前端了面,凑近顾世安笑眯眯的说道:“媳妇儿你真好,下面给我吃。”

    他说着吹了个口哨,直接端着面就出去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