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四章:病重

    顾世安是过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陈效话里的龌蹉的,彼时陈效已经坐在餐桌旁开始吃面了。她暗暗的咬了咬牙关。

    陈效出去的时候她是没出去的,就在厨房里收拾着桌子。

    他应该是真的饿了,没多大会儿就将一碗面吃完,然后就跟一大爷似的指使着顾世安给她倒水。

    等着喝了水,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顾世安忍无可忍,冷冷的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陈效这下就慢悠悠的回答道:“刚吃了东西,不宜剧烈运动,媳妇儿你不知道么?”

    顾世安并不听他乱扯,抬头看向他,问道:“陈效,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陈效这下就凑近了她,笑眯眯的说道:“算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大家都爽不就行了么?媳妇儿你没爽高兴么?”

    无论说什么,他都是能往那事儿扯。

    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漫不经心的又说道:“媳妇儿,你别那么古板。婚姻么,不过就一张纸而已。只要大家都爽。你懂的。”

    他冲着顾世安眨了眨眼,”没有什么事儿是上床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解决不了,那就两次。媳妇儿你说是不是?媳妇儿你不用担心我会乱搞,除了你,我谁也不碰。”

    他这话,怎么听都是没办法和情话连在一起的。敢情他那么厚脸皮的黏着,并不是因为他已经想清楚了,而是只想和她上床而已。

    是了。这才是他。

    顾世安淡淡的笑了笑,然后认认真真的说道:“对,算什么确实不重要。到外边儿去找一个和你一样级别的小白脸,还得不少花钱。”

    她说着也不去看陈效,直接往浴室洗澡去了。才刚要关上浴室的门,就被陈效给伸手抵住。他一点点的将门给推开,笑得勾魂摄魄的说道:“小白脸的技术,可没我那么好。媳妇儿你说是不是?”

    顾世安的力气哪有他的大,门被他推开,顾世安一步步的退到了墙边上。

    不知道是小白脸这个词激怒了陈效还是怎么的,他折腾得狠,任由着热水冲击着两人的身体,从后搂住她,一遍遍的撞击折腾着。

    他一向都能忍,要到顶端时就撤了下来。低低的附在顾世安的耳边说道:“宝贝儿,我是小白脸么?”

    顾世安不肯吭声儿,他就反反复复的折腾着。到最后顾世安浑身无力,只能靠他扶着才勉强站立。

    她是倔的,到最后也不肯吭声儿。

    陈效有的是办法让她开口,等着她断断续续的说了不是,才暗哑着声音低笑着说了句媳妇儿真乖……直至到达顶端。

    明明是累到了极点的,睡到床上时,顾世安却是一点儿也睡不着。她睁着眼睛,直到眼睛睁得酸疼了,这才合上眼。

    第二天早上顾世安醒来是还很早,她并未惊动陈效,洗漱之后就出了门。

    清晨的街道雾气蒙蒙的。顾世安在街头站了片刻,去买了包子和豆浆,这才坐车往公司。

    等到了公司,她才知道昨天她和小王走后罗韵召集了设计部的同事开了会。以后所有有关费用,都得她批准后财务部那边才能拨款。而且以后就算是去见客户,也得早上必须先来公司,晚上除非是很晚了,否则都得回公司打卡。违者罚款。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先例,显然就是为了针对她。

    顾世安的心里沉了沉,去问孙秘书那边,才知道这是曲总批准了的。

    顾世安抿了抿唇,回了办公室。她倒是小看罗韵了。以后恐怕报账,得多跑几趟了。

    她这这瞬间忽的觉得心灰意冷,在窗边站了良久,直到曹助理那边打电话来,这才回过神来去接电话。

    她今天是得去他们那边一趟的,原本约的时间是中午,曹助理打来电话说徐蔚临时得出差,中午的机票,让她现在就过去。

    客户都是大爷,顾世安哪里敢不应下。看了看时间就告诉曹助理她会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她和小王交代了一声,就出了门。

    她是直接打车过去的,徐蔚早就在等着了。她是直接干脆的,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将需要改动的地方都告诉了顾世安。

    她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显然只是在通知顾世安。而并不是在和她商量。她的改动也并非是不合理,顾世安就应了下来。说自己马上就去工地那边将这些都重新标注进去。

    徐蔚对她的识时务是满意的,顾世安临走时让曹助理送了她一份新年礼物。她原本是要拒绝的,曹助理说是徐蔚的一点儿心意。

    她让曹助理代她向徐蔚道谢,然后接过礼物。

    那盒子很精致,顾世安原本以为送的是化妆品。待到在车上打开时,才发现里头是一盒凤梨酥。

    这新年礼物倒是挺不一样的,完全符合徐蔚铁公鸡的风格。

    顾世安忍不住的笑了笑,将那凤梨酥拿了出来,撕开一个咬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是从哪儿带来的。味道和她以往吃的都不一样。不过倒是挺好吃的。

    才刚刚开工,工地上的事儿多。顾世安直到下午才回公司。

    一整天的事儿积累得有些多,她让小王下了班,自己则是到了六点多才下班。

    关了办公室的门刚下楼,就见黎苒的车停在楼下,应该是过来接罗韵的。

    顾世安看到她时她也看到了她,打开车门下车来,微微笑笑,说道:“世安,好久不见。你现在才下班吗?”

    她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语气亲昵,仿佛两人是多好的朋友似的。

    顾世安也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也说了句好久不见,轻描淡写的说道:“有点儿事情耽搁了。”

    黎苒嗯了一声,没话找话般的说道:“我过来等罗韵。”

    顾世安点点头,正要开口说先走了,黎苒就一脸歉疚的说道:“抱歉,世安。”

    这抱歉说得是莫名其妙的,顾世安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

    黎苒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上次我发烧陈效送我去了医院……后来我才听顾苏说那天是你奶奶的生日。真是抱歉,我不知道。要是知道……真是抱歉世安。”

    她一脸的抱歉。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起来,一时间微微的有些恍惚。陈效那天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原来是和她在一起。

    难怪后边儿他会一直的道歉。那压根就不是他的风格,那时候她是觉得不太对劲的,现在总算是明白。

    她倒是很平静,很快回过神来,她是想说上几句有底气点儿的话的,但那无疑也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黎师姐客气了。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说完也不去看黎苒,走到路边去拦车。

    车子倒是很快就来,顾世安上了车,阖上了眼睛。

    脑子里是乱糟糟的,她强迫着自己什么都不去想。许久之后,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来。心底一片透冰的凉。

    车子驶到了一半,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看,是陈效打来的。顾世安并没有接,关了静音将手机丢进了包里。

    原本以为打不通他就不打的,谁知道没隔那么两分钟,他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顾世安没有管前边儿司机好奇的目光,依旧没有接,闭上眼睛养神。

    手机屏幕很快暗了下来,在顾世安以为手机不会再响起来的时候,一条短信进来了。

    顾世安也并未去管。直到下车才将手机掏了出来。

    短信也是陈效发来的。顾世安并未去看,将手机丢回了包里上了楼。

    家里是冷冷清清的一片,她将门口的男式拖鞋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去厨房里做饭。

    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她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个菜和一个汤。待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才点开了陈效的那条短信。

    她原本是想直接删除的,谁知道点开就看到了医院两个字。

    她的心里咯噔的一声,取消了删除点开短信。里头只有很简单的几个字:奶奶在医院,速来。

    顾世安的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边去换衣服便给了叶青打电话。

    叶青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接通,顾世安还未开口,她就开口说道:“世安,老太太现在手术室。”

    她的声音里带了些哽咽。

    顾世安的心里更是不安,马上就说道:“我马上过来。”

    顾世安赶过去的时候陈正康一家已经到了,一家人集在手术室门前。气氛无比的压抑。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老太太怎么样的,还未开口,骆莐就从手术室里出来了。他的脸上满是疲惫,并未去看迎上去的陈正康,对着一直抽着烟的陈效说道:“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他是还想说点儿什么的,微微的顿了顿,说道:“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儿再过来。”

    老太太很快就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她是昏迷着的,戴着氧气罩。陈效上前叫奶奶,她也未有任何反应。她的状况依旧是不太好的,并没有能回病房,而是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骆莐换了衣服过来,就叫陈效去他办公室那边。

    陈正康是暴躁的,立即也跟了过去,说道:“老太太到底怎么样?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

    骆莐没有说话,看向了陈效。

    陈效的脸上带着戾气,阴恻恻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想听急走吧。你确实也该听听。”

    他说着看也不看陈正康一眼,径直往骆莐的办公室里走去。陈正康这下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何淑清和陈洵一眼,跟了上去。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想跟上去,到底还是没有。

    明明那天走时老太太都还是好的,怎么忽然就变得那么危急?她是想问什么的,还未开口,就听陈洵问道:“嫂子,你吃过东西了吗?”

    顾世安还未回答,叶青就站了起来,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我去买吃的。无论如何,大家都得吃东西。”

    陈洵脸上的神情是悲伤的,挤出了笑容来,说道:“叶姨你也累了,还是我和我妈去吧。晚上要在医院里,也顺便去买些日常用品。”

    他那么一说,何淑清也站了起来。又叮嘱老太太这边有什么给他们打电话,母子俩这才去买吃的去了。

    两人走后走廊更是空荡荡的,顾世安这才看向了叶青。问道:“叶姨,奶奶怎么突然会……”

    叶青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些的恍惚,低低的说道:“老太太的病……早就很严重了。只是一直不让告诉大家。”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叶青苦笑了一声,说道:“她说告诉大家只会让大家跟着担心,所以就一直不让说。”

    顾世安哪里想到会是这样的。往重症监护室里看了看,一时间酸涩难挡。隔了好会儿,她才问道:“奶奶的病很严重吗?”

    叶青沉默了一下,说道:“骆医生,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顾世安如五雷轰顶一般。就那么站在原地。隔了许久,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问道:“陈效知道吗?”

    叶青就点了点头,说道:“阿效从开始就知道了。”

    顾世安就那么茫茫然的站着,一时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忽然就想起那段时间,陈效常常站在窗边抽烟的样子来。

    她是想再问什么的,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里头昏迷不醒的老太太。

    叶青的眼中泪光点点,握住了顾世安的手,说道:“世安。你别难过。老太太也不想看到你难过,所以才一直不让告诉你。”

    顾世安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勉强的挤出了笑容来,对叶青说了句我去一下洗手间,然后快速的往洗手间走去。

    她将自己关在了洗手间里,忽然想起了那次老太太将镯子给她时说的话来,一时间泪流满面。

    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顾世安很快擦干了眼泪,打开门出去。出去的时候陈效已经从骆莐的办公室里出来了,正站在走廊上抽着烟。

    叶青应该是已经告诉他顾世安已经知道了。他掸了掸手中的烟灰。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奶奶一直不希望你知道。别让她看出你已经知道了。”

    顾世安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颤抖着声音低低的问道:“不能转去其他医院吗?”

    陈效这下就抬头看了看走廊上雪白的天花板,他倒是还冷静,淡淡的说道:“转去其他医院也没有用。”

    他的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无力的悲哀,说着重重的一拳就砸在了墙上。

    他是由老太太亲手带着长大的,没有人会比他更难过。

    任何的安慰在此刻都是无力的,顾世安呆呆的站着,没有说话。

    走廊里一时寂静无声,偶有脚步匆匆的路过,两人谁都没有动。

    不知道站了多久,叶青才匆匆的过来,看了看陈效,低低的说道:“先吃点儿东西,无论如何,都得吃东西。”

    是了,老太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过去的时候陈正康一家不知道在说什么,见着他们过去就停止了说话。何淑清站了起来,勉强的挤出笑容来,说道:“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什么,随便带了点儿。”

    这时候出去大部分的店都已经关了门,她带来的是盒饭。

    她说着就拿出了一盒盒饭先递给陈效,陈效并没有接。

    陈正康这下就粗声粗气的说道:“你以为你奶奶希望看到你这样?”

    他不知道是哭过了还是怎么的,眼眶红红的。

    陈效没有说话,将盒饭接了过来,生硬的说了句谢谢。

    老太太这边是要人守着的,吃过了饭,陈效就发话让陈正康一家回去,他晚上会在这边守着。

    老太太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一直都是需要人照顾的。他守这一晚,明天是得要人来替换他的。

    陈正康想说什么的,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老太太,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倒是何淑清上前叮嘱了几句要老太太醒来就给他们打电话之类的话,这才离开。

    等着他们走了,陈效抽了一支烟点了起来。对顾世安说道:“你也回去。”

    顾世安就摇摇头,说道:“我留下来。”

    陈效是不耐的,说道:“你留下干什么?”他大抵也意识到了自己太过暴躁,稍稍的顿了顿,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回去,我明天会去公司一趟。你在这边守着。”

    明天陈正康他们会过来,他现在让顾世安守着,就是不放心他们了。顾世安就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的脸上勾出了几分的讥讽来,说道:“你以为他们真那么有孝心?”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那么几分的冰冷的。他也并不欲谈这话题,说道:“司机已经在楼下,你和叶姨一起回去,给奶奶收拾些要用的东西过来。”

    叶青是打算留下的,马上就要说什么,话还未说出口陈效就说道:“叶姨,你去休息。奶奶以后还得你多照顾。”

    他不放心陈正康一家,但他是不能时时刻刻的呆在医院的,能依靠的。就只有叶青了。

    叶青的眼中泪花朦胧,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应了句好。对着顾世安说:“走吧,世安。”

    陈效没有再去看他们,转头看向了重症监护室里。

    顾世安和叶青很快就下了楼,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到了楼下,司机果然是早就等着了的。

    她和叶青刚要上车,陈洵就从另一边的停车场里走了出来。看见两人倒也不惊讶,勉强的笑了笑。问道:“嫂子你和叶姨要回去了吗?”

    他脸上的悲伤并不像是作伪的。他这人顾世安一向都是看不透的,挤出了笑容来,点了点头,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没有,我送爸妈他们下来。不早了,你和叶姨快回去吧,这边有我和哥。”他说着看了看时间。

    顾世安和他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应了一句好,上了车。

    她是不知道陈洵为什么回来的。上了车就给陈效发了短信,告诉他陈洵回来了。

    陈效那边并没有回,她将手机放进包里,闭上了眼睛。

    老太太病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她和叶青哪里睡得着,回到家就给老太太收拾起了要用的东西来。

    从知道老太太的病情起叶青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她和老太太那么多年的感情。难得的絮絮叨叨的说起了以前的事儿来。

    没有了老太太的老宅更是冷清,叶青说到最后,看向了顾世安,说道:“老太太最盼望的,就是抱重孙子。世安,你和陈效一定要好好的。”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僵,是想挤出笑容来的。却是怎么也挤不出来。

    叶青说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就坐在床边发起了呆来。

    待到收拾好了东西,顾世安这才想起一直没有出现的齐诗韵。迟疑了一下,她到底还是开口问道:“叶姨,我婆婆……那边通知了吗?”

    叶青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还没有。你也看到现在的状况了,那边那样儿,应该会一直在。她要是回来了,闹起来也只会让老太太闹心。”

    他们就从没让老太太省过心。

    骆莐以前说过老太太只要好好养着,暂时不会有事。如果不是过年那几天闹的那一次,老太太说不定也不会那么快就病倒。

    叫她回来,只会让老太太更操心。

    顾世安这下就没有再说话了。她送了叶青回了房间,这才上了楼。

    外边儿下起了雨,打落在窗户上沙沙的一片。顾世安的脑子里一片清明,阖上眼睛僵着身体躺着一动不动。

    天边蒙蒙亮,她就爬了起来。到厨房里去给老太太煲汤熬粥。

    她的脑子里茫茫然的一片,环顾着老宅的每一个角落。她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来陈家时,老太太拉着她的手叫乖囡囡时的情景来。

    她的眼眶热得厉害,就那么呆呆的站着没有动。直到锅里的水沸腾起来,这才回过神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