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五章:耳光

    顾世安早早的就去了医院,在医院的路上就给小王打电话,让她替她请假,她暂时都去不了公司。

    小王是担忧的,罗韵原本就针对她,她这时候请假,显然是不太妥当的。

    顾世安是有些疲惫的,就说随便她想怎么样。

    挂了电话,她揉了揉眉心,就给曹助理打了电话。说是她有点儿事要请假,那边的工程她可能暂时盯不了了。

    曹助理是吃惊的,但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事儿她是做不了主的。就说要先问问徐蔚那边看看怎么处理。

    顾世安扯出笑容说了句给她添麻烦了,客套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她到医院的时候陈效和陈洵都在走廊上,陈效大抵是一夜未睡,身上一股子的烟味,也不知道是抽了多少烟。

    顾世安上前,往重症监护室里头看了看。低声的问道:“奶奶醒了吗?”

    陈效就说了句没有。他的声音哑得厉害,也不知道是烟抽多了还是感冒了。

    顾世安的喉咙微涩,找不到可安慰的话,将带来的粥拿了出来,盛了一碗给陈洵。

    陈洵挤出笑容说了句谢谢,将粥接了过去。

    再去给陈效时,陈效却没有接,让先放着。他这样儿,显然就是没有胃口。

    顾世安并没有将碗收回。沉默了一下,说道:“多少吃点儿,身体扛不住。”

    陈效原本是要去抽烟的,最后还是将那粥接了过来。又问顾世安吃过了没有。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吃过了。

    走廊上一时安静得很,陈效的手机响了几次,他都没有接。

    晚些时候骆莐过来看老太太,陈效和他谈了许久,回到走廊上,看了看里头仍旧昏迷着的老太太,说道:“我要去一趟公司,这边要是有什么马上给我打电话。”

    他也不去看陈洵,更没有管他走不走。

    顾世安就点头应好。

    陈效正要离开,何淑清就拎着保温盒从电梯里匆匆的走了出来。看见陈效,她就挤出了笑容来,说道:“这就要走吗?”

    陈效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微微的颔首。

    何淑清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爸爸今天有事,要晚点儿才能过来。”

    陈效不置可否,往电梯走去。

    何淑清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些僵,随即恢复了正常,和顾世安打起了招呼来。问她吃东西了没有。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已经吃过了。何淑清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去了一趟菜市场,所以来晚了。”

    顾世安微微笑笑,说:“我也才刚来。”

    她那么说何淑清的脸色是缓和了许多的,又和顾世安寒暄了几句,这才坐到了陈洵那边。

    母子俩低声的说着话,陈洵大概是问陈正康怎么不来。

    大抵是怕顾世安听见,何淑清压低了声音含含糊糊的回答了。然后又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顾世安并未去听两人说话。沉默的看着重症监护室里头的老太太。

    两人说了五六分钟的话,陈洵才站了起来,勉强的笑笑,说道:“嫂子,我先回去了,晚上再过来。”

    顾世安这下就微笑着点头应好。

    何淑清明显是心疼的,又叮嘱他路上要小心,等着他进电梯了,这才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

    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顾世安找不到可说的话题。倒是何淑清找了些寻常的话题说上那么一两句。

    她是温柔的,说话温温婉婉的。也不拐弯抹角的问这问那的,让人生不出讨厌来。

    徐蔚要赶工,她突然请了假。顾世安原本以为她那边必定会为难她的,但却没有。中午时曹助理就打电话来,说是让她先处理她自己的事。工程那边他们公司会让去那边盯着,有事会打电话和她沟通。

    她本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对于徐蔚的突然开明她是惊讶的。过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请曹助理代她向徐蔚道谢。

    老太太一直没有醒,陈效中午的时候打了电话过来问了,然后告诉顾世安他下午开完会就回来。

    老太太昏迷不醒,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正康下午会来的。谁知道并没有,一整天都只有她和何淑清在医院。

    陈效是六点多才来医院的,他是一身的疲惫。身上的衣服也还是昨天那套,显然并没有回去换衣服。

    他的烟瘾极大,站在重症监护室前看着老太太许久,去抽了一支烟,这才回来对顾世安说:“你回去吧。”

    顾世安就说不用,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在这儿就行,你回去换身衣服。我问过骆医生了,奶奶……暂时可能还醒不过来。”

    这话题无疑是沉重的,陈效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久,顾世安才又开口说道:“你昨晚一晚没睡,你回去休息,我在这儿守着就行。”

    陈效依旧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才请一旁坐着的何淑清回去休息。

    他对陈正康和陈洵都是冷淡的,对何淑清却是客客气气的。

    老太太还没有醒,大家都耗在这儿并不是办法。何淑清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说自己明天早上过来。

    陈效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然后安排了司机送她回去。

    何淑清很快便离开,陈效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他今天没有过来?”

    他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陈正康。

    顾世安就点点头,说:“没过来。”她是想说应该是有什么事的,但有什么事能有老太太这边重要。

    这借口无疑是无力的,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陈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闭上眼坐下靠在了墙上。

    他这时候过来肯定是还未吃东西的,顾世安低低的说道:“我下去买点儿吃的。”

    陈效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说话。

    顾世安站了会儿,这才往电梯边走去。她的心里是压抑的,睁眼看着电梯里刺眼的灯光。

    外边儿的天色已经黑了,医院的大厅里却是人来人往的。顾世安的脑子一片茫然,穿过大厅到了外边儿被冷风一吹,脑子才稍稍的清醒了些。

    她并没有马上去买东西,也不管天气还凉,就在医院外边儿的石凳上坐了下来。那么坐了良久,她刚准备去买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常尛打来的,顾世安看了看,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她的语气里是带了些疲惫的,常尛是敏感的,立即就问道:“怎么了?”

    顾世安是茫然的,原本是想说没怎么的,最终还是说了老太太在医院的事儿。

    因为父母过世的缘故,她对死亡是恐惧的。甚至不敢去细想。也不敢去想以后。

    电话那端的常尛就沉默了下来,她同样是找不到可安慰的语言的,只是一遍遍的说一定会好起来的。

    两人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顾世安才开口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在小院这边。今天已经晚了,明天我过去看你。”常尛回答道。

    顾世安就说让她忙她的,顿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你上班了吗?”

    常尛这次没有马上回答,隔了一会儿才说道:“已经上了。你不用担心。”

    她决口不提在赌场的事儿,顾世安原本是想问的,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的话都不多,隔了那么会儿常尛才挂了电话。顾世安的心里莫名的沉甸甸的,将手机放进衣兜里,然后去买吃的。

    医院附近吃的并不多,顾世安带了两盒盒饭。又额外要了一份汤。

    上楼的时候骆莐和陈效正在走廊里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什么,顾世安过去两人就停止了谈话。

    顾世安叫了一声骆医生,将带来的盒饭给骆莐,骆莐却摆手说她已经吃过了。让他们吃他们的。

    老太太一直都没有醒,在昏迷的第三天。陈效就轻描淡写的让顾世安回去上班。说是有叶青守着就行。

    这些天陈正康和陈洵都甚少出现,倒是何淑清每天都会带着熬好的鸡汤和粥过来。

    老太太没有醒,就算是所有人守在这儿也是没有用的。顾世安点头应了下来,说晚上自己会过来。

    陈效这些天是疲惫得厉害的,只是胡乱的点点头。

    这天顾世安下班去医院,才刚出电梯,就见齐诗韵站在走廊里。她估计已经闹过一场了,发丝凌乱,完全不是平常那副贵妇人的模样。冷笑盯着低眉垂目的何淑清。

    顾世安看见她是愣了愣的。她不知道叶青有没有给陈效打电话,原本是打算避开齐诗韵给陈效打电话的,谁知道还未避开,齐诗韵就看了过来。

    她只得上前,刚要叫妈,齐诗韵就一耳光煽在了她的脸上。

    顾世安哪里料到她会动手,耳朵里嗡嗡的作响着,一时呆在原地。

    齐诗韵冷冷的看着她,问道:“现在连你也要帮着这贱人欺负我是不是?奶奶生病为什么不告诉我?陈家什么时候有这个贱人的位置了?”

    她是歇斯底里的,显然是恨透了何淑清。

    她那么一闹,已经有医生和病患家属看了过来。

    顾世安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解释道:“您误会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齐诗韵给打断,她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误会什么了?为什么老太太生病没有人通知我?”

    她说着指着何淑清的鼻子。又大骂了起来。她是完全不顾老太太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叶青上前劝阻,她却是闹得更是厉害。

    骆莐过来的时候她正要扑过去打何淑清,几个医护人员将她拉住。骆莐好一番哄,才让人将她带去了他的休息室。

    她的那一巴掌是下了狠手的,顾世安的脸这会儿已经肿了起来。骆莐安排了人拿了冰袋给她敷上,然后对着何淑清说道:“您先回去。齐阿姨的情绪不稳定,待会儿看到您,肯定还得闹。”

    何淑清的眼睛早已是一片通红,到底还是点头应了好。骆莐就让小护士送了她下楼。

    齐诗韵的情绪是不稳定的,骆莐将顾世安待到了另一个医生的休息室,让她暂时不要出去。陈效一会儿会过来。

    她现在认为所有人都在联合起来欺骗她,就算是何淑清已经走了,她肯定也是还会闹的。

    顾世安就挤出了笑容说了句麻烦了。

    骆莐沉默了一下,说道:“不用和我客气。齐阿姨的情绪不稳定,委屈你了。”

    这是陈家的家事,哪能让他一个外人来安稳。顾世安这下就摇头挤出了笑容说了句没有。

    骆莐是还得去安抚齐诗韵的,将顾世安带去了休息室。让她暂时别出去就匆匆的走了。

    脸上被冰袋冰得麻木,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疼。不知道陈效什么时候会过来,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就那么静静的在窗前站着。

    直到站得累了,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在休息室这边呆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骆莐再过来,原本是打算过去看看的,谁知道刚出门,外边儿的小护士就拦住了她,说是骆莐吩咐的。让她先别过去。等安抚好了齐诗韵他会过来叫她。

    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还是回到了休息室里。

    骆莐迟迟的没有过来,到了九点多。顾世安正准备过去看时,门就被推开来。

    她原本以为是骆莐过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过来的人却并不是骆莐,而是陈效。

    她虽是已经用冰袋敷过了,但脸上那巴掌印依旧是触目惊心。

    陈效看着她,就在门口那么站着,隔了许久。才开口低声的说道:“对不起。”

    顾世安就摇摇头,迟疑了一下,刚想开口问齐诗韵。陈效就淡淡的说道:“不用管她。”

    他的眉宇间带了些疲倦,稍稍的顿了顿,说道:“这边有叶姨守着,我送你回去。”

    他并不提齐诗韵是走了还是还在医院。也不等顾世安回答,直接就往外边儿走去。

    他很快到了电梯边,伸手摁了电梯。顾世安看了看电梯上上升的数字,说道:“不用送。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陈效却不置可否,站着没有动。等着电梯上来,进了电梯里。

    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才跟着进了电梯。

    他的车是停在停车场的,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到了车边,他上前替顾世安拉开了车门,等着顾世安坐进去了,他才绕到另一边上了车。

    陈效公司里的事儿应该是多的,在车上就不停的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边开车边接着。这电话一直讲到到新房。他才挂断。

    顾世安原本是想让他送自己回老房子那边的,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陈效是疲惫得厉害的,他也不说自己还回不回医院。上了楼开了灯就让顾世安去洗澡。

    顾世安倒是并未吭声儿,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着出来的时候陈效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点了外卖,桌上已经摆了外卖。见顾世安出来就掐灭了烟头,说道:“擦干头发吃饭。”

    他说着便往餐桌那边走去。

    顾世安的脸肿得厉害,他大抵是知道她吃饭是不方便的,给她点的外卖是粥。顾世安坐下他就将勺子给了她。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

    脸上被冰块敷过的麻木褪去,火辣辣的疼痛着。顾世安吃饭也是费力的。她竭力的不让陈效看出来,小口小口的吃着。

    饶是这样,速度也比平常慢了许多。

    陈效倒是在她前面吃完,也不说话,就坐着抽着烟。等着吃完东西,顾世安原本是要收拾碗筷的,他却组织了她,从冰箱里拿出了冰袋给她,示意她敷着脸。他则是起身去收拾碗筷。

    顾世安默默的接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陈效没多大会儿就从厨房了出来,拿出了药箱来,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了消炎药来,拿出了一粒倒了一杯水给顾世安,示意她吃下。

    顾世安说了句谢谢,接了过来。吃了药,她才说道:“你去医院吧,我没事,不用管我。”

    陈效沉默了一下,说道:“今晚叶姨会守着。”

    他说着也不多说话,进浴室里洗漱去了。

    顾世安是疲惫的,就那么在沙发上坐着。脑子里茫茫然的一片,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她自然知道,齐诗韵给她的那一巴掌。这一巴掌,她也许早就想给她了,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而已。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效才从浴室里出来。见顾世安还坐着,他就看了看时间。说道:“不早了,关灯睡吧。”

    顾世安就应了一句好,起身关了灯。正要去客房,还未到门口,黑暗里陈效伸手抱住了她。

    他将她勒得紧紧的,隔了许久,才开口说道:“顾世安,对不起。”

    顾世安知道他的这句对不起是代齐诗韵说的,刚想说没事。陈效又接着说道:“谢谢你。”

    这句谢谢他的声音是沉沉的,带着不易察觉的软弱。

    顾世安的身体就微微的僵了僵。

    一时间两人就那么静静的站着,隔了许久之后,陈效才松开她,让她去休息。他则是进了客房。

    顾世安是睡不着的,到了深夜里时脸又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到了天蒙蒙亮时才睡了过去。

    她第二天醒来时陈效已经起床了,他的视线落在了顾世安的脸上,说道:“已经替你请了假,今天别去公司了。在家里好好休息。医院那边也不用去,骆莐早上一直在,我早上开了会会过去。”

    一夜过去,顾世安的脸上并没有消肿。反而肿得更厉害。陈效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我给钟点工阿姨打了电话,她待会儿会买菜过来做饭。”

    他还还想再说点儿什么的,到最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说了句走了,就打开门离开。

    一夜都没怎么睡。顾世安的头涨得厉害。翻了止疼药出来倒了一杯水喝下。

    她这样子去公司显然是不妥当的,她给小王打了电话,交代了昨天剩下的事儿。

    正准备去弄点儿吃的,门就被敲响。她打开门,就见钟点工阿姨站在门外。看见她那肿着的脸微微的有些诧异,她的话一向少,什么都没有问,说是陈效让她过来做饭。

    她是买了早餐过来的,豆浆油条和包子。

    包子顾世安咬着是费力的。就将油条泡在豆浆里,泡烂了再吃。

    虽是不用去公司,她哪里坐得住。吃了早餐找了一个口罩戴上就要出去。

    那阿姨是得了陈效的叮嘱的,迟疑着说陈先生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顾世安扯出了笑容来,说自己一会儿就回来,就出了门。

    她是放心不下老太太的,下了楼就打车直奔医院。

    春天是流感的季节,她戴个口罩也没有人觉得奇怪。

    她到医院的时候只有叶青一个人在,见着她,叶青就强笑着问她怎么来了。

    顾世安并没有摘下口罩,扯了个笑容,正要问老太太怎么样,就见齐诗韵和黎苒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齐诗韵的脸上原本是带着温和的笑的,在见到顾世安的瞬间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她倒是并未像昨天那么激动,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拍了拍黎苒的手,说道:“还是你知道心疼阿姨,特地过来看我。不像某些白眼狼。”

    她说到这儿就冷笑了一声。拉着黎苒的手到一旁坐了下来。

    气氛有些冷场。

    黎苒也并未和顾世安打招呼,温温柔柔的微笑着说道:“过来看您那是应该的。您身体不好,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过来陪您。”

    她的语气是诚恳得很的。但这样儿无疑是火上浇油。

    齐诗韵就拍了拍她的手,说道:“阿姨谢谢你。”

    黎苒微微的笑笑,说了句您客气了。看了顾世安一眼,柔柔的说道:“您就别怪世安了,您难过她想必也不好受。是吧世安。”

    她这是将齐诗韵的火气往顾世安身上引。

    齐诗韵的脸色果然大变,睨了顾世安一眼,冷冷的笑了一声。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