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六章:心思

    她历来就不喜欢顾世安,昨天晚上那一巴掌显然也没能让她出够气。因为黎苒在的时候,她倒是并未再歇斯底里的骂,反倒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哪里敢怪她。”

    她这话说得是轻描淡写的。

    她一向都是在乎自己的形象的,说完看也不看顾世安一眼,和黎苒说起了话来。

    她待黎苒是亲热得很的,话里话外都表示着自己的对她的喜欢。

    黎苒温温柔柔的,几乎是齐诗韵说什么就是什么。齐诗韵对她更是满意。

    齐诗韵的心思路人皆知,叶青是尴尬的,见两人聊得投机,就低低的对顾世安说道:“世安你回去休息,这边有我在。”

    齐诗韵这态度,她在这儿无疑更是尴尬。顾世安到底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叶姨有什么事您给我打电话,我过来。”

    这时候和齐诗韵打招呼要走,显然也是自取其辱。叶青就说道:“我送你去电梯口。”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叶青却拍了拍她的手臂,显然是有话要和她说。

    两人很快便往电梯边走去,那边和黎苒说着话的齐诗韵抬头看了顾世安的背影一眼,冷冷的一笑。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她又和黎苒亲亲热热的说起了话。

    到了电梯边,叶青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有老太太撑着,夫人这些年就是没长大的孩子。你别和她计较。”稍稍顿了顿。她迟疑了一下,接着又说道:“也别因此影响你和小少爷的关系。”

    顾世安这下就勉强的挤出了笑容来,摇摇头。

    叶青又叹了口气,低声的问道:“脸上怎么样了?”

    ”没事。”顾世安扯出了个笑容来。

    叶青的眼底有那么些的惆怅,想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电梯上来,她催着顾世安进电梯。

    等着顾世安离开,她在电梯站了许久,这才回病房那边去。

    顾世安出了医院,呆呆的就在门口站着。隔了那么会儿,她这才走到公交车站去坐车。

    这时候早过了高峰期,公交车上空荡荡的。她上了车便一直侧头看着窗外。

    晚上没有睡好,眼睛涩得厉害。过了许久她才闭上眼睛。

    不去公司,除了医院她是没地儿可去的。回到家里阿姨已经将家里重新收拾了一遍并已经煲好了汤。见着她回去就给她盛了一碗。

    顾世安倒是没有推辞,喝了一碗又吃了些粥,然后回屋倒头就睡。

    昨晚没有睡好,她这会儿倒是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她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睁开眼,外边儿的天色竟然已经暗了下来。她拿过手机,见电话是叶青打过来的,赶紧的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叶青那边就说道:“世安,老太太醒了。你快过来。”

    顾世安一听这话立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丢下了一句马上过来就去找衣服。

    她是没想到自己会睡那么久的。急匆匆的换了衣服。她原本是想随便洗一把脸就出门的。待到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才想起昨晚的那一巴掌。

    她并不欲让老太太知道,又拿了化妆品出来。

    饶是她的动作快,出门已是十几分钟后了。正值高峰期,饶是她一路催着司机师傅,到医院仍旧是一个多小时后了。

    她匆匆的上了楼,去重症监护室那边才知道老太太已经被转入普通病房了。那小护士倒是热心,告诉了她转到了哪个病房。

    离病房还有那么远,顾世安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陈正康一家和齐诗韵。

    她是有些摸不清粗状况的,才刚走到病房门口。病房的门就被打开来,两位穿着西装拧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从老太太的病房中出来。后边儿是跟着陈效的,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待到听到陈效和那两人客气的寒暄让两人慢走时,顾世安这下才知道那两位是律师。

    她的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老太太刚醒来就叫了律师过来,显然是为了立遗嘱了。

    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抬头看向了陈效。

    陈效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正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来,叶青从里头出来,让陈正康进去。

    陈正康哪里还等得,立即就要叫上陈洵和何淑清。

    叶青却摇摇头,说道:“老太太只叫您进去。”

    陈正康稍稍的犹豫了一下,进了病房。

    走廊上一时安静极了,谁也没有说话。陈正康进去好一会儿才出来,不知道老太太说了什么,他的脸上悻悻的一片。

    陈正康进去了,老太太这才叫齐诗韵进去。她进去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出来,最后叫了陈洵和何淑清进去。

    待到两人出来,叶青也跟着从里头出来。说是老太太让他们都回去休息,明天再过来。

    陈正康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带着陈洵和何淑清走了。

    也不知道老太太和齐诗韵说了什么。她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听到这话也未去和陈效打招呼,也直接走了。

    等着他们散去,叶青这才说道:“世安快进来,老太太早就想见你了。”

    顾世安进病房时老太太是靠在床上坐着的,她原本就瘦,这会儿整个身体更像是干枯了一般。满头的银丝哪里有陈家当家人的气势,倒像是普通的老太太似的。

    顾世安的眼眶微热,到底还是挤出笑容来叫了一句奶奶。

    老太太就对着她招招手,说道:“来这边坐。”

    顾世安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握住了老太太的手。老太太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顾世安摇头,眼泪忍不住的要掉下来,却又被她给憋了回去。

    老太太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轻轻的摸了摸她的手背,说道:“不要难过,人总有生老病死。”

    顾世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害怕自己开口就会哽咽出声。

    老太太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傻安安,别哭,奶奶这不是没事吗?奶奶还得抱重孙子呢,可舍不得就这么就去了。”

    才刚醒来一下子就见了那么多人,她的精神是有些不济的。说完这句话就靠回了床头,微微的喘着气儿。

    顾世安将泪水给憋了回去,起身给老太太轻轻的拍着背,说道:“您别说话,好好休息。我去叫骆医生过来。”

    骆莐这下倒是来得很快,给老太太检查了一番,低声的劝慰她好好休养,什么都别想。

    老太太和蔼的点头,闭上了眼睛。

    她的身体原本就虚弱,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骆莐又给她把把脉,这才叫上陈效一起出去。

    陈效去了二十来分钟这才回病房,见老太太是睡着的,就对叶青说:“叶姨您回去休息,今晚我在这边。”

    叶青摇头,要说什么,陈效又说道:“您好好休息,奶奶喜欢吃您熬的鸡丝粥,您明早煲了带些过来。”

    老太太这样子哪里吃得下东西。他不过是要找个借口让叶青回去休息罢了。

    叶青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叶青很快就离开,病房里就只剩下顾世安和陈效两个人。

    两人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顾世安是想问问老太太的状况的。但这话题太过于沉重,她甚至开不了口。

    陈效就在床头那么站着,过了许久,才轻轻的替老太太掖了掖背角,示意顾世安出去。然后伸手关了病房里的灯。

    走廊上是安安静静的,他想找出烟来抽,最终却没有。抬头看向了顾世安,问道:“吃东西了吗?”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不饿。”

    陈效并没有说话,拿出了手机来,打电话让人送吃的过来。他是有些疲惫的,打完电话就拿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奶奶……怎么样?”顾世安最终还是低低的问道。

    陈效没有回答,直接闭上了眼睛。隔了许久才哑着声音说了句没事。

    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支接一支烟的抽着。直到他的人送外卖来,他才掐灭了烟头。

    送来的菜倒是比外面的外卖精致许多,荤素汤都有。

    陈效显然是没有胃口的,只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老太太虽是醒了,但身体状况并不好。顾世安同样是没有胃口的,也吃了几口便拿了便当去丢。

    才刚将东西都丢进垃圾桶,一抬头,就见陈洵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顾世安看见他是愣了愣的。还未开口说话,陈洵便挤出了笑容来叫了一声嫂嫂。

    顾世安这下就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陈洵就往病房的方向看了看。勉强的笑着说道:“我回来陪陪奶奶。”

    顾世安找不到可说的,就点了点头。

    走廊上安静,两人说话这会儿陈效已看了过来。他看到陈洵并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招呼也没有打。

    倒是陈洵上前,叫了一声哥。

    陈效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奶奶已经睡着了,不用那么多人守着。”

    陈洵的这下就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没事。”

    陈效这下就没说话了。

    多了个陈洵气氛是有些僵硬的,谁也没有说话。到了十点多,陈效就让顾世安去洗漱去睡。

    他也并不管陈洵。

    顾世安哪里让陈洵晾着,病房里还有一张床,她就让陈洵去睡。

    陈洵摇头,让她去睡,说是他在外面将就一晚就行。

    顾世安还要再说什么,见陈效已是满脸的不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去洗漱去了。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要睡的,但却并没有。

    他进了病房就在床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假寐。

    顾世安洗漱完让他去洗漱。他也没动。

    她站了会儿,合衣躺在了床上。

    白天睡得多了,顾世安这会儿睡不着,就闭上眼睛躺着。

    陈效隔了许久才去洗漱,然后躺在了顾世安的身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是冰凉的一片,顾世安想挣开的,最终还是没有动。

    病房里安静极了,陈效大抵是累了的。没多大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顾世安躺了良久,最终也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半夜是时候醒来的,床上已没有了陈效的身影。她的脑子是有些迷糊的,抬起头,就见陈效握着老太太的手,在老太太的床边坐着。

    微弱的灯光里他的身上弥漫着悲伤,顾世安原本是想要起身的,最终还是没有动。

    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天边泛起了蒙蒙亮时,陈效这才合衣躺回了床上。

    顾世安第二天起床时陈洵竟然已经起来了,并且买了早餐过来。

    看见顾世安,他就叫了一声嫂子。微笑着说道:“我出去买了点儿早餐,也不知道你和我哥喜欢吃些什么,就每样都带了点儿。”

    他手中的早餐是丰富的,豆浆油条包子和粥都有。

    他昨晚走了又回来,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

    但东西人都已经买来了。不接显然是不太妥当的。顾世安就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

    陈洵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又低声的问道:“奶奶醒了吗?”

    顾世安就回答了句没有。

    陈洵这下就点点头,体贴的说道:“嫂子你进去吧,早餐得趁热吃,不用管我。”

    他这样儿,倒是显得在排斥他一般。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也进去一起吃?”

    陈洵就摆摆手。说道:“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顾世安拎着陈洵买来的早餐进病房时陈效已经起来了,不知道两人在外边儿说话他听见没有,顾世安还是解释道:“他买来的。”

    陈效的脸上就浮现出几分的讥讽来,看了看顾世安手中的早餐,说道:“离他远点儿。”

    他说完这话也不多说,直接去洗漱去了。

    昨天黎苒来过的事情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他并未提起。

    晚些时候齐诗韵过来,看到陈洵脸色是变了变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老太太今天的精神是比昨天好了好些的,顾世安没有去上班,就在医院里陪着她。

    陈正康是下午才过来的,他带了何淑清煲的汤,以及老太太以前爱吃的点心。细心的伺候着老太太。

    他这样子就跟转性了一般,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疑惑的。待到晚些时候,她下楼打算去超市买东西,就见陈正康走廊里的角落打着电话。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焦躁的走来走去。

    顾世安原本是想过去的,但走廊另一边有人过来。陈正康是警醒的,听到脚步声也不知道和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匆匆的挂了电话就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他这样子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不安的,到了楼下就给陈效打了电话,将刚才的事儿说了。

    陈效倒是冷静得很,淡淡的说道:“你以为他过来是特地来尽孝的?”他闭了闭眼,又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他的电话才刚挂断,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他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了句进来。

    进去的是孙助理,他看了陈效一眼,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李律师和秦律师都说今天那边约了他们。他们都给推掉了。但那边也许还会找别的途径。”

    老太太在醒来时就立了遗嘱。但这遗嘱的内容,陈正康和陈洵都是不知道的。

    陈效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一时没有说话。

    孙助理迟疑了一下,又问道:“要不要让李律师秦律师出去避一段时间?”

    陈效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不用。任何人约都不用见。”

    孙助理就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老太太那边,要不要加点儿人手?”

    陈正康和陈洵既然急着知道遗嘱的内容,那就证明肯定是有后手的。不得不先防着。

    陈效这下就淡淡的说道:“不用,在不知道遗嘱的内容前他们什么都不会做。”只会……扮演着孝子孝孙。这样也好。

    他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

    这样,至少也让老太太走得安稳些。

    办公室里一时安静极了,隔了那么会儿,陈效才问道:“还有什么事?”

    他说着看了看时间。

    孙助理知道他这时候该去医院了,就摇头说了句没有。

    陈效说了句备车,然后拿着外套往外走。

    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不安的,挂了电话连超市也没去就上了楼。回到病房的时候老太太是醒着的,陈正康正给她读着报纸。

    她是微微的松了口气儿的,正要关上门。陈正康就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去哪儿了?”

    顾世安就回答说没去哪儿。

    陈正康就掏出了钱包来,递了一张钱给她,说道:“去超市重新买几张毛巾过来,要软点儿的。”

    老太太动不了,每天吃饭都是要毛巾隔着的。这些东西都是备有的,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要买。

    顾世安一时没动。

    陈正康是有些恼火的,脸冷了下来。说道:“怎么,我还叫不动你了?”

    他到底还是隐忍着的,说完怕老太太生气,又说道:“那些毛巾不够软和。”

    顾世安并不愿意和他起争执,见叶青向她点点头,她就挤出了笑容应了句好,没有去接陈正康的钱。直接出去了。

    她的心里不安得很,总觉得陈正康有些古怪。

    她脚步匆匆的。一路都在想着事儿。刚出电梯,就差点儿撞到了外边儿的人身上。

    她这下就说了句对不起。

    她是打算马上离开,谁知道头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顾世安抬起头,就见秦唐站在一旁。身后跟了两个保镖。

    顾世安见到他是惊讶的,倒是飞快的回答了。然后问道:“您来这儿干什么?”

    她在医院碰到秦唐的次数是有些多的。好像都有好几次了。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过来看望一位朋友。”

    顾世安就点点了头。她一时找不到话说,倒是秦唐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急匆匆的要去哪儿?”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要去买东西。

    秦唐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买什么,让他去。”

    他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保镖就站了出来。

    顾世安这下就摆手,赶紧的说了句不用。

    她是着急着回去的,秦唐大抵是看出来了,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顾世安赶紧的摇头。

    秦唐这下就没说话了,淡淡的说道:“去吧。”

    顾世安应了一句好,还想问点儿什么的,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匆匆的往超市的方向去了。

    秦唐的眉头微微的皱着,看着顾世安的背影消失在医院门口,才对着身边的保镖说道:“去看看什么事。”

    那保镖应了句是,也跟着出去了。

    他原本是要上楼的,这会儿却站着没有动。直到身边的保镖叫了一声秦先生,他这才回过神来,说道:“走吧。”

    电梯正好下来,他进了电梯,眉头微微的松了些,说道:“去查查,陈家最近都有些什么事。”

    那保镖恭恭敬敬的应了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听说老太太不行了。”

    秦唐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没再说话。

    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久久的没有动。电梯到了楼层身边的保镖提醒他,他才回过神来,出电梯。

    走了几步,他就顿下了脚步,说道:“去准备东西,晚上过去看看。”

    那保镖恭恭敬敬的应了句是,秦唐又说了句不用跟着了,直接走进了边儿上的房间里。

    顾世安一路都是急匆匆的,买了毛巾就快步的往回赶。

    到了病房门口,听到里边儿陈效说话的声音,她这才松了口气儿。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早已全是汗。额头上已全是密密麻麻的细汗。

    她微微的顿了那么一下,并没有进去。而是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在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水珠擦干净。又站了那么会儿,这才回了病房。

    陈正康依旧是在床头的椅子上坐着的,正在慢慢的给老太太喂着粥。看见顾世安回去倒是没有吭声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