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七章:怒火

    病房里看起来是和乐融融的,但这和乐融融之下,却是暗涛汹涌各怀心思的。

    她几次三番想开口问陈效陈正康来这边的真正目的,但话到了嘴边却并没有开口。老太太一向是精明的,她甚至不敢将情绪表露出一点儿来。怕她会多想。

    这样的气氛无疑是压抑的,有陈效在,陈正康倒是并未呆多久,又坐了那么一个多小时匆匆的离开了。

    晚些时候骆莐过来查房,老太太大概是并不愿意他们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将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了叶青在病房里。

    陈效到外边儿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一支烟才刚抽了半截,他就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走廊那边有人走了过来,正是跟在秦唐身边的那保镖。

    那人叫了一声陈总,又叫了一声顾小姐,这才恭恭敬敬的说道:“秦先生知道老太太住院,吩咐我过来看看。这点儿薄礼还请陈总收下给老太太补补身体。”

    陈效的脸上似笑非笑的,将那保镖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说道:“劳秦总费心了,代我向他道谢。”

    那保镖并未停留,说了句陈总客气了,直接就离开了。

    陈效的眼眸里阴沉沉的一片,将那礼盒递给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这礼可一点儿也不薄。”

    他这话里多少是带了些讥讽的依偎的,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我那会儿去超市的时候遇到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陈效就进病房里去了。

    顾世安拎着那礼盒没有动。等着骆莐查完房走了,她才拎着东西进去。

    陈效在老太太面前是温和的,老太太问起来,他就微笑着说秦总知道她住院送过来的。

    仿佛那会儿的阴沉不过是顾世安的幻觉一般。

    老太太住院,有人送礼来这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她也并未多想,点点头。

    陈效猜得确实不错,骆莐的礼确实不薄。晚些时候叶青打开时,才发现里头是两支成色上好少见的人参。

    他与陈家并未有什么来往,这礼是送得有些重了的。叶青是有些惊讶的,看向了陈效。

    陈效是早猜到了的,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收起来。

    两人晚上是要留下的,但老太太却不肯,说是有叶青在这边陪着她就行了。让两人回去休息。

    陈效只得点头应下,让老太太好好休息,又让叶青有事给他打电话,这才出了病房。

    他是放心不下老太太的,在外边儿给骆莐打了电话,这才下了楼。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刚上了车,陈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接了起来。

    不知道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不耐的说了句知道了,然后直接就挂了电话,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留在新房那边的东西并不多,车里的气氛寂静得有些压抑,她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回老房子那边拿点儿东西。”

    陈效的眼眸里阴恻恻的一片,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倒是没有为难她,车子直接驶往老房子那边。

    顾世安是微微的松了口气儿的,想找点儿话题来说,却又什么都没有说。侧头看着窗外,有那么些的恍惚。

    车子驶了没多大会儿,她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看,常尛发了短信过来。

    她一向是很少发短信的,多半时候都是打电话。顾世安就点开了短信。

    原本以为常尛是有什么事儿的,但却并不是。常尛只是问她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老太太的具体情况顾世安是并不知道的,骆莐也只会和陈效谈。她这下就编辑了短信,告诉常尛老太太已经醒过来了。

    常尛这下就回了句那就好。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又给她发了短信,问她下班了没有。

    常尛这次还没回,车子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顾世安是有些疑惑的,就抬起了头来。她发短信的这会儿,车子也不知道是驶入了哪个岔路口。外边儿连路灯也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她立即就看向了陈效,问道:“这是哪儿?”

    她的话音刚落下,黑暗中陈效就压了过来。伸手摁着顾世安的后脑勺迎向他。

    他那么突如其来的,顾世安下意识就要挣开。陈效却将她摁得紧紧的,冷冷的说道:“怎么,见了他碰也不让碰了?”

    他的语气里阴恻恻的,带了几分的玩味。

    顾世安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他说的话,他已咬住了她的嘴唇。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咬。陈效压根就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在顾世安娇嫩的唇瓣上啃噬着,仿佛只是为了让她痛。

    嘴里有血腥味儿散开来,顾世安使劲儿的要推开他,他却将摁得紧紧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安全带,手隔着布料使劲儿的捏着柔软。

    他下手同样是没轻没重的,顾世安疼得厉害。伸手使劲儿的去捶打着他。陈效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似的,下手越发的狠重。

    挣扎间嘴里的血腥味儿更浓,也不知道是谁的。但这样儿无疑更是激发了陈效的兽欲,呼吸粗重了起来。

    顾世安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在他的手要深入时推开了他。啪的一声响起,一耳光打在了陈效的脸上。

    她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待到听到那声啪的脆响,脑子蓦然的清醒了过来。她是怕陈效的,立即就要打开车门逃。

    谁知道车门打开,人还未下车,就被陈效给拽住了。

    他这人一向是不吃亏的,顾世安怵得厉害。他的手劲大挣扎不开,立即就去咬他的手。

    陈效的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是拽得更紧。顾世安的反抗明显是激怒了他的,他任由着她咬着他的手臂,粗鲁的将她拉倒在他的身上,阴恻恻的说:“胆儿倒是越来越大了。”

    顾世安怕到了极致,更是死命的咬着。嘴里很快有血腥味儿传来,陈效吃疼,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迫使她松开嘴。一手粗鲁的就去扯她的衣服。

    顾世安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拼命去捶打着他。她哪里是陈效的对手,他很快便捉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提高了些,伸手扯下了底下的……,摁着顾世安坐了下去。

    他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顾世安疼得几乎晕过去。眼泪滚滚的落了下来,低低的哀求出声。

    陈效却并不为所动,伸手紧紧的掐着她的月要。

    他纯属只是为了发泄,顾世安被绝望和疼痛淹没。到了最后如被撕裂开的玩偶似的任由着他动作着。

    时间过得缓慢极了,所有的意识像是被抽离了一般,顾世安恍恍惚惚的,紧紧的阖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效才停了下来。

    顾世安渐渐的清醒过来,一言不发费力的将衣服整理好。腿上是腻乎乎的一片,她也像是感觉不到一般。跌跌撞撞的下了车。

    这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外边儿是黑漆漆的,静得厉害。她木然的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走了没多大会儿,陈效的车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他也不说话,停了车就要去扯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退得远远的,警惕的看着她,哑着声音说道:“别碰我。”

    陈效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上车。苦头还没吃够?”

    顾世安不吭声儿,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两人就那么僵持着,隔了那么会儿,她才低下头,开口说道:“我自己会回去。”

    她说着转身就走。才走了没几步,整个人就被陈效给扛了起来。

    这次不待顾世安再挣扎,他就冷冷的说道:“不想再来一次就别动。”

    这句话是有威慑力的,顾世安趴在他的肩上不再吭声儿。

    他直接就将顾世安丢在了后边儿的座位上,然后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闭着眼睛就那么蜷缩在后座上。眼泪无声的沿着脸上滑下。

    原本以为陈效会送她回老房子那边的,但却并没有。他直接将她带回了婚房那边。

    顾世安这会儿倒是学乖了,并不和他作对。上了楼陈效让她去洗澡她便去洗澡。

    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一片,顾世安像是察觉不到似的,木然的洗完了澡,头发也没吹就倒在了床上。

    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一直蜷缩着。陈效是下半夜才上床的,稍稍的伸手去触碰她,她立即就像是刺猬一般的缩到另一边。

    最后是陈效强制的将她搂在怀里的。她就保持着僵着的姿势,闭上眼睛就那么躺着,也不知道睡没有睡着。

    顾世安睡得浅,第二天陈效刚起身她就醒了过来。她并没有动,直到屋子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她这才起床。

    外边儿陈效已经离开,顾世安木然的洗漱。然后下了楼。

    她这样子去医院显然是不行的,她就茫茫然的在街上晃荡着。直到走到了马路中央有车摁了喇叭,她才恍然惊醒过来。

    她并没有可去的地儿,过了马路在路边站了一会儿,才回了老房子那边。

    她早上没有吃东西,也并没有胃口。回到家里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顾世安是被吵醒的,隔了好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是手机在响。

    眼前是眩晕的,她过了那么会儿才将手机拿了过来。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并没有接。关了静音将手机丢在一旁。

    醒来她是睡不着了的,睁着眼睛看了好会儿天花板,她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已是下午三点多,从早上起来她就滴水未进。身体虚软得厉害。稍稍的动动就会出虚汗。

    顾世安撑着洗漱了,又抓了米熬了白米粥。

    她是放心不下老太太的,等吃过了东西就给叶青那边打了电话。得知陈效并没有在医院,她这才收拾好过去。

    陈正康一家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并没有过去,顾世安过去的时候病房里就只有叶青。

    老太太躺了一整天了,她就扶着老太太下床走,然后又给老太太读了报纸。

    陈效过来的时候顾世安正打水给老太太擦着脸和手,老太太笑呵呵的,说着些家常闲话。

    她虽是病了,却并不糊涂。并不去提陈正康一家。

    顾世安见到陈效身体是微微的僵了僵的,她原本已是要走了的,怕老太太看出什么来,这会儿并不敢提出要走。

    老太太一个下午都没有睡觉,到了九点多就有些精神不济了。催着顾世安和陈效回去。

    陈效应了下来,和顾世安一前一后的出了病房。

    从他进病房开始两人就未再说过一句话,待到出了病房,陈效就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怎么不接电话?”

    顾世安并不说话。往着电梯边走。

    陈效的眉头皱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叶青就从房间里出来,叫了他。

    陈效丢下一句在这儿等着我,就返身回去了。

    顾世安想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似的,直接进了电梯里。

    她是怕再遇到陈效的,并没有急着下楼。到了三楼电梯停下来她就出了电梯。

    这边是冷清得很的,她就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过了那么十来分钟,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效打来的。她并没有接,也未挂断,只是将手机关成了静音。

    手机屏幕没多时就恢复了一片漆黑,顾世安又过了那么十几分钟,这才下了楼。

    外边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毛毛雨,医院门口的车并不好打,她不愿意在这边停留,就走着往前边儿的岔路口。

    她是有些茫茫然的,甚至不知道这时候该往哪儿。

    才刚在公交车站停下。手机就响了起来。顾世安原本是不想管的,但见身边站着的等车的人看向自己,就将手机拿了出来。

    电话是顾老太太打来的,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事。顾世安赶紧的就接了起来。

    才刚叫了一声奶奶,电话那边的顾老太太就问道:“我听你二伯说老太太住院了?”

    老太太生病的事儿陈效并未张扬,知道的人并不多。也不知道顾世安的二伯是从哪儿知道的。

    顾老太太是并不知道老太太的病情是否严重的,就抱怨起顾世安怎么也不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

    又絮絮叨叨的说着人老了,身体只会一天比一天更不好。她的语气里带着唏嘘,顾世安的心里压抑得厉害。

    老太太并未说多久。问了顾世安在哪个医院,就说明天过去看老太太。

    知道顾世安还在外边儿,又催着她快回去。

    挂了电话,顾世安更是茫然。她在公交车站旁站了许久,拿出了手机来给常尛打电话。

    常尛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打通,顾世安就问她在哪儿。

    常尛大抵是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低落,就说在家里,问她在哪儿。

    顾世安并没有说自己在哪儿,说一会儿到她那边去。

    挂了电话。见有空车过来。她就上了车。她过去的时候常尛竟然已经在路边等着了。

    两人有那么几天没见面,常尛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整个人看起来更是瘦弱。

    她并不问顾世安怎么了,而是问道:“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顾世安是疲惫得厉害的,摇摇头。

    常尛也未多说什么,带着她到了小院,说是烧了水,让顾世安去洗澡。

    顾世安低声的说了谢谢,并未推辞,拿了常尛找来的睡衣去洗澡。

    身上的青青紫紫并没有消退,她怔怔的靠着墙站了许久,这才洗澡。

    等着出去的时候常尛竟然已经煮好了一碗面了,见她出去就说道:“先吃点儿东西。”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应了一句好,在桌边坐了下来。

    常尛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顾世安吃了一口,就微笑着真好吃。

    常尛倒是不谦虚,想了想,说道:“明早给你包饺子吃。正要家里有食材。”

    顾世安也不客气,应了一声好。

    常尛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想问点儿什么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两人就那么默默的坐着。

    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外边儿雨滴打落在屋檐下清脆的声音。

    顾世安吃了小半碗面,稍稍的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的?”

    常尛的动作就微微的顿了顿,说道:“回去好几天了。”

    她显然是并不想说这话题的,说完就站了起来,说道:“我去洗澡。”

    她说着就往浴室去了,顾世安吃完了面,将碗筷收拾洗了。厨房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她站了那么小会儿,打开了厨房里的冰箱。

    冰箱并非是空荡荡的,反倒是堆得半满。这在常尛这边是很少见的,顾世安倒是松了口气儿。

    冰箱里有东西,就证明常尛一直都是在家的。

    她也不去睡。就在客厅里等着常尛出来。常尛洗得有些慢,顾世安坐得快打瞌睡时她才从浴室里出来。

    见顾世安还坐着,她就快步的去收拾客房。让她去睡。

    顾世安原本就已累了,并未推辞,躺在了客房的小床上,关上了灯。

    她的头昏昏沉沉的,正迷迷糊糊的要睡着时,就听客厅里有手机在响。然后外头没多大会儿就传来常尛压低了的说话声。

    她的声音很低,顾世安原本就迷迷糊糊的,并未听清楚她说了什么,直到听到门吱呀的一声关上,她这才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四周都是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常尛是睡了还是出去了。顾世安的心里是不安稳的,迟疑了一下,爬了起来。打开客房的门叫了一声常尛。

    屋子并没有任何的回响,她就走出敲常尛房间的门。仍旧是没有人。

    外边儿的巷子里传来了狗吠声,顾世安原本是想给她打电话的,手机拿到了手中电话最终还是未拨出去。

    她在客厅中央站了好会儿。这才躺回了小床上。

    这下虽是躺着,她却是再也睡不着。

    常尛不知道是去了哪儿,一直未回来。直到凌晨了,顾世安才听到外边儿有轻微的开门声。

    她原本是想出去的,最终还是躺着没有动。

    她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常尛已经起来已经在包饺子了。她是一副什么事儿也没有的样儿。如果不是她昨晚起来确认过,压根就想不到她昨晚出去过。

    看见顾世安起来,她就微微笑笑,说道:“去洗脸,一会儿就能吃了。”

    顾世安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问。点头应好,去洗漱去了。

    出来的时候常尛的饺子已经下了锅,有些还放着没有包。见顾世安在看,她就说道:“剩下的给你带回去,做了好几种馅儿的。也给老太太带些回去。”

    顾世安就应了一声好。锅里的饺子已经浮了起来,她拿出了碗筷来,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今天上班吗?”

    常尛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随即笑笑,说道:“上的。”她是并不愿意提这话题的。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你待会儿直接去医院?”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嗯了一声。抬头看向了正认真的看着锅里的饺子的常尛。

    窗户里透出的亮光下,她的侧脸一片柔和。顾世安的唇动了动,想开口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常尛也未发现她的异样,饺子已经好了,她就拿过碗给顾世安盛了饺子。

    她给顾世安盛饺子,她自己却没有吃。而是继续坐到了桌子旁,包起了剩下的饺子来。

    给顾世安煮的饺子是虾仁馅儿的,味儿很鲜。稍稍的咬咬里头的汁水就会透出来。

    顾世安吃了两个,常尛就随口一般的问道:“你最近回去看老太太了吗?”

    她口中的老太太,指的是顾老太太。

    顾世安并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提起奶奶,摇摇头,说道:“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微微的顿了顿,她看向了常尛,问道:“怎么了?”

    常尛这下就摇摇头,说了句没怎么。

    顾世安知道她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起的。原本是要再问的,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默默的吃起了饺子来。

    她没有问,常尛最终什么都没有说。顾世安的心里多少是有些不安的,眼皮不知道怎么的就跳个不停。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