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八章:这可是光明正大见他的机会

    晚些时候吃完饺子,常尛就将剩下的饺子给顾世安打包装好,并细心的给她做了蘸碟。

    顾世安看着手里拎着的东西,一时间心里滋味杂陈。挤出了笑容来,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常尛就嗯了一声,抬头看向了顾世安,认真的说道:“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我虽然也许……什么忙也帮不上。但至少能陪着你。”

    顾世安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来的,就微微笑笑,点点头,嗯了一声。又看了看手中的东西,说道:“那我先走了。”

    常尛应了一句好,原本是要送顾世安去坐车的。顾世安没让,她就只送了她出了院门。

    顾世安并没有去回老房子那边去,在车上就给叶青打了电话,问她老太太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她带过去。

    电话那端叶青就问了老太太,老太太大抵是说了没有。叶青就让她什么也不用买,直接过去。

    病房里倒是清静得很,她过去的时候就只有叶青在。得知老太太还没有吃东西,她就将常尛包的饺子拿了出来。

    常尛是细心的,还包了好些素馅的饺子。用便利贴分别贴在保鲜膜上。

    老太太看见饺子倒是高兴得很,说是好久没吃饺子了。因为要忌口,老太太许多东西都是严格控制着不能吃的。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酸涩的,微笑着就让老太太等着,然后匆匆的去一旁的小厨房里给她煮饺子。

    这边的小厨房里东西齐全。什么都有。早上这会儿叶青甚至已经煲了土鸡汤。

    顾世安动作麻利的很快下了饺子,然后用鸡汤做汤底,用碗盛了给老太太端过去。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去公司了的,谁知道端着饺子出去就见陈效在沙发上坐着。笔记本在面前放着,大抵是在处理公事。

    她进来是没有看到他的,也不知道他是去哪儿了。

    老太太看见顾世安端饺子出来笑眯眯的,对陈效说道:“安安带了很多饺子过来,你自己去下。”

    孙子和孙媳妇之间,她一向都是维护顾世安这儿孙媳妇儿的。

    两人从昨天就没有说过话,顾世安是怕老太太看出什么来的,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我去就行。”

    她说着就将饺子递给了在一旁的叶青,自己往厨房里去了。

    重新烧了水,她就站在厨房里发着呆。

    等着锅里的水开了,她这才将饺子下锅。等着饺子煮好她盛了出来端着转身时,就见陈效站到厨房门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就那么在门边站着,阴恻恻的看着顾世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原本是要将饺子端出去的,这下就没动了。将筷子放在了碗上,收拾了起厨房来。

    陈效倒也不急,站了那么会儿,才进了厨房。阴恻恻的睨着顾世安,问道:“昨晚去哪儿了?”

    他的声音一片冰冷。顾世安没有吭声儿。

    在这边他倒是不敢对顾世安怎么,只是冷笑了一声,端着饺子出去了。

    顾世安又在厨房里呆了好会儿。这才出去。

    顾世安原本以为老太太是要一直在医院里住着的,谁知道并没有,早餐吃完,骆莐就过来,说老太太出院的事儿。

    老太太早在医院里呆得腻了,当即就笑着说今天下午出院最好。陈效倒是由着她,应了下来,然后跟着老太太去办出院手续。

    顾老太太过来的时候陈效去办出院手续还没回来,沈老太太看见她就笑着说自己没事,马上就要出院了。

    她瘦得太多,顾老太太的眼里是有担心的。但却并没有问她病情,而是絮絮叨叨的说起了些寻常的事儿来。

    陈效回来看见顾老太太微微的愣了愣,随即微笑着叫了一声奶奶。

    顾老太太是笑呵呵的,问了他时不时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就让一起走。

    沈老太太的身体虚弱,陈效就用轮椅推了她下楼。

    到了出了医院,沈老太太就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先去车里,安安陪你奶奶说说话再过来。去那边坐坐,顺便给奶奶也带一份点心过来。”

    不远处就有一家咖啡厅,顾世安稍稍的愣了愣,应了一声好。

    顾老太太又和老太太寒暄了几句,看着老太太上了车,祖孙俩这才往咖啡厅。

    祖孙俩已经许多年未一起在外面坐过了,坐了下来,侍应生过来,顾世安就给老太太点了一杯红茶。

    老太太和蔼的笑着,说道:“现在轮到安安来照顾奶奶了。”她的语气里多少是带了些唏嘘的。想起瘦了许多的老太太,她是想说点儿什么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随即又转移开了话题,和蔼的看着顾世安,问道:“奶奶好久没有见你了,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顾世安就笑着说了句还好。

    顾老太太这下就点了点头。

    顾世安就从包里拿出了卡来,说道:“奶奶,上次给您借的钱。还没存够,您先收着这些。”

    顾老太太这下就微微的怔了怔,随即和蔼的说道:“你收着。”她微微的有些恍惚。伸手握住了顾世安的手,说道:“你当初结婚时……奶奶没有给你什么像样的嫁妆。这算是奶奶给你的嫁妆。奶奶对不起你爸爸,没有能好好的照顾你。”

    是了,当初顾世安和陈效结婚。一是并未办像样的婚礼,而是那几位一直盯着,老太太是并未给她的嫁妆的。

    这是老太太的一块心病。

    顾世安哪里想到老太太会说起这话题来,马上就要说话。老太太却握紧了她的手,说道:“安安,奶奶最对不起的就是你爸爸妈妈。”她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奶奶如果知道……当初不会阻止他们。”

    她的声音苍老,继续说:“你如果不怪奶奶,就收下。奶奶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你……”

    这些往事,老太太是很少提起的。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要说话,老太太却阻止了她。

    轻轻的叹了口气,看向了她,说到:“世安,你要不要回顾氏去上班?”

    顾世安并不知道老太太怎么会提起这话题来,她稍稍的怔了怔。她知道,她如果回了顾氏,顾家肯定会闹得翻天覆地。老太太以后恐怕不会再有安宁的日子。

    她就摇摇头,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认真的说道:“奶奶,我现在在这边上班挺好的。就算回去,陌生的领域我恐怕也无法胜任。”

    老太太的眼底一片黯然,吁了口气儿,说道:“你和你爸爸一样。”

    她是有些恍恍惚惚的,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和蔼的说道:“沈奶奶还等着,回去吧。改天回老宅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她这样子显然是有事的,顾世安是不放心的。伸手虚扶了她一把,忧心忡忡的问道:“奶奶,公司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事?”

    要是没什么事,那么多年她都放任着她,怎么会突然问她回不回去上班。

    老太太这下就微笑着摇摇头,说道:“没事。别胡思乱想。沈奶奶身体不好,你公公婆婆……”陈家的糟心事儿她是知道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要多费点儿心。”

    她说着就拍了拍顾世安的手,往外走去。又去了车边和沈老太太道别,让她好好保重身体,这才上了车。

    待到她的车子先走了,顾世安这才上了车。对沈老太太说道:“让您久等了。”

    沈老太太就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说:“一家人客气什么。”

    她说着就让前边儿的陈效开车。

    顾世安想起了顾老太太的话来,迟疑了一下,认真的说道:“奶奶,你去和我们一起住好不好?您看老宅那边离这边远,骆医生过去也不方便。再说了,有您和叶姨在,我们回家也有热菜热饭吃。您说是不是?”

    这话题其实是早说过了的。几次提起,老太太都说在老宅那边住习惯了。

    现在又听顾世安提起,她微微的有些恍惚。没过多大会儿回过神来,见顾世安眼巴巴的看着她,就微笑着点头,应了声好。

    她和陈效都是没想到老太太会答应得那么爽快的,陈效马上就打了电话让人去收拾房间。见老太太精神好,又问老太太想吃什么,带老太太去光超市。

    老太太这段时间在医院里是闷的,连连的笑着应好。到了超市里亲自挑选了菜,还给顾世安买了零食。

    一行人是和乐融融的,老太太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陈效早安排过,回到家里时家里早就收拾好了。

    老太太是兴致勃勃的,帮忙着摘菜,并告诉叶青和顾世安什么菜怎么做好吃。

    屋子里温馨极了,陈效也站在了旁边,跟着择起了菜来。

    菜还没择完,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就微笑着说了句接过电话,就走到客厅那边拿起了手机。

    拿起了手机,他的脸色就冷了下来。直接往阳台上去了。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句什么。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隔了好会儿,才挂断了电话回餐厅这边来,继续帮着择着菜。

    他回来得快,老太太就看向了他,说道:“公司里有事你就去忙,不用管我。你媳妇儿和你叶姨都在,我能有什么事。”

    陈效就微微笑着说没事,继续择着菜。

    顾世安是清楚他刚才的那通电话并不是公司那边打来的,如果是公司打来的,他不会避到阳台上。

    他避到阳台上,应该就是不想老太太听见什么。电话,多半是陈正康那边打来的。

    她是怕老太太起疑心的,将话题带开了来。

    庆祝老太太出院,饭菜俱是丰富的。大家都帮了忙,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将饭菜摆上了桌子。

    大家一起坐在一起那么和和乐乐的吃饭,已经是过年的时候的事儿。明明这是过去没多久的事儿,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的。

    老太太直给顾世安夹着菜,说她瘦了。要多吃点儿。

    老太太的精神好,并不困。吃过饭陈效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了一副牌来,几人陪着老太太玩起了牌来。

    老太太是笑眯眯的,吃过了晚饭这才去休息。

    这边就只有两间卧室,她在顾世安和陈效自然是不会住主卧的,哄着她住到了主卧。叶青则是住到了客卧。顾世安和陈效则是住新收拾出来的书房。

    她和陈效呆在一个空间里是无话可说的,她就背对着墙壁,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陈效并未上床,出去拿了一瓶酒进来。就在沙发上抽着烟喝着酒。

    他的动作很轻。几乎可以忽略。到了十一点多,他这才上了床。

    书房里的床是单人床,他一躺下就会碰着顾世安。顾世安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往里缩了缩。

    陈效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伸手强制的将顾世安翻过身来。呼出的带着酒味的气息扑在顾世安的脸上,低头就要去寻她的唇。

    顾世安条件反射的就要挣扎。陈效却是不管不顾的往上凑着。顾世安挣扎得厉害,他就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附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怎么?要为他守身如玉?”

    他的动作粗鲁,语气里带了几分的玩味。

    顾世安整个人因害怕缩成一团,怕吵醒到老太太。低低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陈效呵了一声。也不多废话,伸手就去扯顾世安的衣服。

    顾世安整个身子蜷缩得更紧,疼痛似乎从骨子里浸出来。她只得借希望在老太太的身上,低低的哀求道:“奶奶她们还在。”

    她这句说得是有些费力的。

    陈效覆身压了下去,要笑不笑的说:“对,为了奶奶我们得更努力。奶奶早就想抱孙子了。”

    他就跟地狱来的恶魔一般,覆身就咬住了顾世安的脖子。

    顾世安疼得厉害,想要去挣扎,陈效却捏住了她的手腕。要笑不笑的说:“你要想动静大点儿将奶奶和叶姨引过来我也不介意。”

    他俯身沉入,顾世安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就跟木偶似的任由着他起起伏伏。

    有眼泪从眼角落下,没入了枕头里。

    黑暗中陈效没有看见,待到结束时,他附到了顾世安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只要我在一天,你就只能让我碰。”

    他的声音是阴沉沉的,折腾得狠。顾世安早已是疼得精疲力竭。闭上了眼睛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

    大抵是顾忌着老太太和叶姨在,陈效今晚倒是并未折腾很久,很快就翻身下来,平躺在了床上。

    顾世安的身体里的没一个细胞都在疼痛的叫嚣着,直到半夜了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一会儿是父母和蔼的面孔,一遍一遍的叫着她的小名安安。

    顾世安的眼泪不知不觉的就从眼角落了下来,伸手向要去抓住父母,他们却很快消失在空中。

    她忽然又置身于一条虚无黑暗的巷子里,无声无息,无论走多远,都只有她一个人。

    她大声的叫着父母,叫着常尛叫着奶奶,可都没有人回应她。

    顾世安从梦里醒来时外边儿才天蒙蒙亮,陈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床的,身边早已没有人。

    顾世安的额头上布着密密的细汗,她躺了好会儿,这才撑着起身来。梦里的无助似乎仍存在着,她闭着眼睛在床头靠了良久,这才撑着爬起来。

    客厅里是安安静静的一片,叶青和老太太都还没醒。顾世安原本是想去洗漱的,鼻间闻道淡淡的烟味儿,朝着沙发那边看去,才发现陈效正坐在那边抽着烟。

    听到她开门的声音也不过是侧头过来看了她一眼,随即又看向了阳台那边。

    顾世安并没有和他说话,匆匆的去了洗手间。

    大抵是怕身上弄出痕迹来被老太太看见,陈效昨晚倒是有技巧得很。她疼得厉害,但身上却并没有新的痕迹。

    顾世安呆呆的在洗手间里站着,听到叶青出来和陈效说话,这才洗了一把冷水脸,然后开始洗漱。

    陈效白天的时候和夜晚时完全是不一样的,那张俊美如恶魔一般的脸上一直都是带着微笑的。

    顾世安和叶青在厨房里做早餐,他就推着轮椅带着老太太去洗手间洗漱。给老太太说着些趣事儿。和晚上和顾世安单独相处时判若两人。

    他伪装得好,老太太和叶青并未发现任何的不对劲。他出门要去公司,甚至还笑眯眯的叫顾世安送他出去。

    陈效有意的做给老太太看,在玄关处顾世安将大衣递给她时。在顾世安的脸上吻了吻,这才出了门。

    顾世安的身体瞬间就僵了起来,陈效却是若无其事一般,一双狭长的眼眸看向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媳妇儿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不用再送了。”

    说着又和里头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的老太太和叶青又打了招呼,这才出了门。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好会儿,这才挤出笑容回到了客厅里。

    她虽是请了假,但有些必须处理的工作是得处理的。收拾了碗筷,见叶青和老太太看电视,她就回了书房开始处理公事。

    然后在通讯软件上问小王,最近公司有没有什么事儿。

    她手上的工程并不多,因为请假的缘故,除了徐经理那边都全交给别人了。

    小王很快就回答说没有什么事儿。又说起了公司里八卦来。神秘兮兮的说罗韵可能怀孕了,她前天去公司的时候碰见她在洗手间里干呕。看见她迅速的出了洗手间。

    顾世安现在自顾不暇,哪里管得了别人。让她做好分内的事,别管那些闲事。

    她不在。又曲总这个后台,罗韵如果想收拾小王,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小王那边很快发了一个鬼脸来,回了个是。

    顾世安没有再回,打开了邮箱看起了邮箱里的邮件来。

    她没上班,没有什么新邮件。最新的几封都是曹助理发来和她商量工作上的事儿的。

    最早的一封是在今天早上发的。

    顾世安看了看,做了回复。

    工作上的事情刚处理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是陈效打来的。

    顾世安并没有接。将手机关成了静音。

    陈效这次倒是没有再打,但没多大会儿,书房的门就被敲响了起来。

    她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叶青,微微笑着说:“阿效打的电话,找你的。”

    她的脸上是笑眯眯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打趣。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接过了电话,喂了一声。

    叶青大抵是以为两人要说悄悄话。将手机给顾世安之后便回客厅里去了。

    陈效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玩味,开口便问道:“不接电话?”

    顾世安并没有回答,退回了书房里关了门,这才木然的问道:“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陈效冷笑了一声。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他接着又说道:“换好衣服,晚上六点我回来接你。”他后边儿的这句话是冷冰冰的。

    顾世安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幺蛾子,但她是排斥和他一起出去的。但她是不敢直接的拒绝的,沉默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陈效已不耐了起来,嗤了一声,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能有什么事,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

    隔着电话,顾世安也能感觉到他怀里的不怀好意。她几乎是立即就说道:“我不去。”

    她的语气是僵硬的。

    ”是么?”陈效的语气里带了些玩味,嗤了一声,说道:“见秦唐你也不去?”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怎么会提起秦唐来,还未做出任何的反应,陈效又在电话那端带了几分玩味的说道:“他的公司举办慈善晚宴。你不知道?”微微的顿了顿,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可是一个光明正大的见他的机会,不去是不是有点儿可惜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