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八十九章:晚宴

    顾世安木然的听着,等着他说完了,才开口说道:“陈效,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电话那端的陈效微微的挑了挑眉,带了些玩味的说:“怎么没意思?我这可是在成全你。”他这次说完,不等顾世安再说话,接着又说道:“记好了,晚上六点,换好衣服我回来接你。”

    他不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背靠在门上,握着手机一时没有动。木然的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这才打开门出去,将手机还给叶青。

    叶青看了看顾世安的脸色,并未发现任何的异样,微笑着试探着问道:“和阿效闹矛盾了?”

    要不是闹矛盾,陈效怎么会将电话打到她这边来。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摇摇头,说道:“刚才手机静音没听见。”

    叶青并没有怀疑。点点头,又问道:“他打电话回来有事?”

    顾世安这下就嗯了一声,勉强的笑笑,说:“嗯,说是晚上要出席一个晚宴,让我在家里等他。”

    两人一起出去叶青无疑是高兴的,笑眯眯的说道:“待会儿好好敷个面膜,我给你弄头发。”

    她的手巧,以前老太太出席重要的场合。都是她在弄。自从老太太退下来之后,她已经有很久都没有施展过这手艺了。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见叶青兴致勃勃的样子,到底还是未拒绝,微笑着应了一句好。

    叶青是心疼她的,微微笑着说道:“女孩子就是该多打扮打扮,安安你就是太素净了。”

    是了,顾世安平常都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和职业装,是并没有怎么打扮过的。

    她那么一说,老太太也跟着附和了起来。笑眯眯的让叶青今晚一定要将顾世安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叶青更是兴起,让顾世安去忙她的。她会给她挑衣服,待会儿她只管美美的出去就好。

    顾世安勉强的应了好,回到书房里,茫茫然的坐了好会儿,才开始继续处理工作上的事儿。

    她是疲惫得厉害的,也并不愿意出去,一整个下午都在房间里发着呆。

    直到晚些时候叶青进来给她敷面膜弄头发,她这才打起精神来。她的底子好,甚至不用怎么打扮,就是俏生生的小佳人。

    陈效回来的时候刚好六点整,并没有上楼,而是直接在楼下停车场给她打的电话。

    顾世安就跟一木偶似的,站在电梯里就发起了呆来。直到电梯门打开,这才出去。

    陈效的车就停在电梯边的,车窗开着,一手靠在车窗上抽着烟。

    看见顾世安出来,他的脸上是带着玩味的。眼底却是阴沉沉的一片。

    顾世安并没有看他,打开车门上了车。

    陈效并没有急着走,抽完了一支烟,这才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并不想说话,上了车就闭上眼睛假寐。她是不愿意给秦唐带来麻烦的,隔了好会儿,才带着疲倦的开口说道:“无论你相不相信,我和秦唐,没有任何关系。”

    陈效就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你和他有关系了?”

    论嘴皮上的利落,顾世安是不如她的。她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的时间里谁也没有说话,这时候是高峰期,一路有些堵。陈效倒是一点儿也不急,偶尔接上一两个电话。

    等到到了酒店,他直接就将车驶入了停车场。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下车。”

    他说着解开了安全带,顾世安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这才跟着去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两人到得并不算晚,停车场里却是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人。陈效下了车也不管顾世安,兀自就往前走。

    顾世安的脚上穿着高跟鞋,走得并不快。他到了电梯边站了会儿,她才跟了上去。

    陈效倒是并没有不耐烦,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电梯迟迟的没有下来,四周安安静静的一片,两人就那么站着。一支烟抽了半截,陈效这才看向了顾世安。

    她微微的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不用去细看,他也知道,她是一脸的倔强。

    陈效的眉心之间就生出了几分的戾气来。

    他蓦的掐灭了手中的烟头,顾世安还未反应过来,他就伸手勾住了她的腰,唇落了下去。

    他的唇并未落在她的唇上,而是直接的落在了那白皙的脖子间。

    这里也算是大庭广众之下,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还未做出反应来。脖子上的疼痛就传入了神经之中。

    陈效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间。她几乎是立即就一个瑟缩,立即就要退缩,陈效却紧紧的勒住她。倒是松开了她的脖子,唇又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是不管不顾的,电梯到了楼层停了下来。他也不管有没有人,直接将顾世安往电梯里带。将她抵到了电梯壁上。

    他的吻是粗鲁的,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几乎是用着蛮力的啃咬着。

    顾世安推不开他,索性任由着他吻着。就那么睁着一双眼睛。

    待到电梯停下来,她的唇上已是一片红肿。陈效这会儿倒是知道分寸了,松开了她。

    她原本是已经到了所在的楼层的,但出了电梯见并没有人,这才知道并不是。

    陈效双手插在衣兜里,这会儿发泄过来,整个人又恢复了衣服懒散贵公子的样子。挑着眉要笑不笑的看着顾世安,说道:“你就打算这么上去?”

    他倒是并未弄乱顾世安的头发,只是唇上是一片红肿。

    顾世安疲惫而麻木,她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的,并未说话,往洗手间补妆去了。

    到了洗手间,她才发现她除了嘴唇红肿之外,脖子上还有通红的吻痕。

    她的脖子白皙,那吻痕看起来是触目惊心的。任由着她怎么遮掩,仍是若隐若现的。

    陈效在这样的场合突然发难,自然是有他的目的的。顾世安木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隔了会儿,这才出去。

    由秦氏主办的慈善晚宴就在楼上一层,两人上去的时候大厅里已有了许多的宾客。

    秦唐看大抵是没有想到顾世安会过来,看到她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朝着她微微的颔首算是打招呼,和陈效寒暄了两句,叫过人来招呼着他们往里。

    陈效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儿,倒是未多说什么,伸手揽在顾世安的腰上,带着她往里走。

    他在临城的名号是响当当的,每走几步就有人过来打招呼。他倒也不避讳,有人问起顾世安时就懒洋洋的说是他媳妇儿。

    知道他结婚的人并不多,甚至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顾世安。难免会有人向顾世安这位陈太太敬酒。

    有人敬酒陈效也不拦着,面不改色的向顾世安介绍着对方的身份。那么一圈走下来,慈善晚会还未开始,顾世安就喝了个半醉。

    陈效冷眼看着,等到坐下时,低笑了一句媳妇儿你怎么那么不胜酒力。他的手将顾世安搂得紧紧的,顾世安原本就是空腹喝的酒,被他那么勒紧更是难受。挣开了他的手。说道:“我想吐。”

    陈效这会让倒成了体贴的好丈夫的模样了,叫过了侍应生,让带顾世安去洗手间。

    顾世安的胃里难受得厉害,一路几乎是飞奔着往洗手间。才刚到洗手间关上门,她就哇哇的大吐了起来。

    她这次比任何一次都吐得厉害,像是要将胃给呕翻出来一般。眼泪鼻涕一起落下,直到酸水都已呕尽,胃里才舒服了一些。她浑身虚软的坐在了地上。

    浑身都是冒着虚汗的,她睁着眼睛木然的看着惨白一片的天花板,过了好会儿才从地上撑了起来,到一旁去洗了一把冷水脸。

    镜子里的她是狼狈的,她看也未去看,靠了那么良久,这才打开门出去。

    一出去,就看见了站在走廊上的秦唐。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在这边的,微微的愣了愣,随即勉强的笑笑,叫了一句秦先生。

    秦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将手中的烟头掐灭,然后淡淡的说道:“跟我过来。”

    他说着也不等顾世安说话,径直就往前走。走到了拐角处,摁了一旁的电梯。

    他的步子迈得并不快,到了电梯口,顾世安正要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秦唐就已进了电梯。

    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秦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电梯很快就停了下来。他直接的出了电梯。然后打开了边儿上的房间的门。

    他一直都是未管顾世安的,顾世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才跟着走了进去。

    就那么短短的几步路,顾世安的额头上就已全是虚汗。

    秦唐一直未说话,待到进了屋,才开口让顾世安坐下。然后拿了被子,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说了句谢谢,然后接过了水杯来。

    看着她喝了半杯水,秦唐这才淡淡的说道:“喝醉了就在这儿呆着,别再出去。”

    他这样子,大厅里时的情形他显然都是知道了的。

    顾世安有些茫茫然的,还未开口说话,秦唐就接着说道:“你以为他们愿意看到你这样子?”

    他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是顾世安的父母。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眼睛忽的就酸涩得厉害。她就低下了头。

    秦唐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拿出了手机拨了电话走到了窗边。

    这边的房间应该是他常住的,摆了电脑以及一些日常用品。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的。

    秦唐也不知道在吩咐什么,声音压得低低的。不过那么一脸分钟。他就走了回来,对顾世安说道:“在这儿呆着,别再出去。”

    他的眉头微微的皱着,语气虽仍是淡淡的,但却是不容顾世安反驳的。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她没事的,秦唐已打开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很快恢复了安静,顾世安握着水杯就那么呆呆的坐着。因为喝了温水的缘故,她的胃里舒服了许多。

    她就看了看时间。正准备起身出去,门外就传来了敲门上。

    敲门声不过响了那么两声。门就被推开来。一个穿着职业装的中年女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顾世安微微的愣了愣,进来的女人已开口说道:“顾小姐,秦总让我给您送些粥来。”

    她说着就将手里的托盘放了下来,托盘放了粥,还有一碗醒酒汤。

    顾世安就微微的怔了怔。

    她就微笑着看向顾世安,说道:“粥还是温着的,您空腹喝的酒,多少吃点儿。要是不合胃口告诉我,我让下面的人重新做了给您送上来。”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这是秦总吩咐的。您别让我为难。”

    这意思,就是要看着顾世安喝下这粥了。

    她的脸上是带着微笑的,语气却是淡淡的。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将粥端了起来。说道:“麻烦您了,您忙您的,我自己会吃。”

    ”好。您有事叫我就行。”她说着拿出了一张名片放在了顾世安的面前,又说了句顾小姐慢用,这才施施然的出去了。

    粥是温的,就连醒酒汤的温度也是刚刚好。顾世安呆呆的看了半响。将粥端了起来。

    粥是暖胃的,喝下去胃里暖融融的一片。顾世安慢慢的将那一碗粥喝完,又将那一碗醒酒汤喝了。

    她原本以为吃了这些她就能离开的,谁知道打开门,外头竟然是站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的。

    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的愣了愣。

    那保镖微微的躬身,不待她说话就客客气气的说道:“顾小姐,秦总吩咐了,您喝醉了,就在这边好好休息。”

    顾世安哪里想到秦唐会让人看着她。说道:“我没事。”

    那保镖却没有让开,依旧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说道:“这是秦总吩咐的,您别让我为难。秦总走时说过了,您有事给他打电话。”

    他这样子,没有秦唐的话他显然是不会放她出去的了。

    顾世安挤出了个笑容来,关上了门退回了房间里。拿出了手机来。

    她出来已经有那么长时间的,但手机上却并没有未接来电,陈效并未给她打电话。

    她那么一直在这儿呆着,她知道只会给秦唐带来麻烦。她就找出了秦唐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电话。

    秦唐那边不知道是在忙还是怎么的,并没有接她的电话。顾世安又拨了过去。这次秦唐依旧没有接。

    她正准备拨第三遍时,门又响了起来。这次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应该是秦唐的助理。她的手上拎着一个盒子,进门就微笑着说道:“顾小姐,秦总让您今晚在这边休息。这是秦总刚让人送来的洗漱用品。”

    她的话并不多,说完就将东西房子了小几上。微微的躬身后就出去了。

    秦唐这样儿,显然是今晚要将她留在这儿了。

    顾世安原本是想再给他打电话的,最终还是没有打。也未去洗澡。她就在沙发上那么呆呆的坐着。

    她虽是吐过了,但喝的红酒后劲儿是大的。她原本是打算等着秦唐回来的,谁知道坐着坐着的竟然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房间里是安安静静的一片,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陈效的电话号码,顾世安接了起来,声音暗哑的喂了一声。

    陈效也不知道是在哪儿,那边并不吵闹。眉头微微的挑了挑,要笑不笑的问道:“你这洗手间是不是上得有点儿久了?”

    倒也难得,过了那么久他才想起她来。顾世安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陈效这下就凉凉的问道:“在哪儿?”

    也不知道他那边是干什么了,他的话刚问完手机里就传来嘟嘟的占线声。

    顾世安就搁下了手机。被陈效这个电话那么吵醒,她的睡意被驱散,脑子里已清醒了几分。

    她并没有再坐下去,而是去了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

    冷水是让脑子更清醒了些的,从洗手间出去,她也并没有再回沙发上。而是直接去打开门。

    原本以为那保镖已经走了的,谁知道竟然还是站着的。见着她就恭恭敬敬的叫顾小姐。

    顾世安知道他并不会让自己走,沉默了一下,问道:“你们秦总什么时候回来?”

    那保镖就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晚宴马上就要结束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退回了房间里。

    大概是空腹一下子喝了太多的酒,刚才那会儿没有感觉到。这会儿胃却是隐隐的作疼了起来。

    顾世安靠在门上,伸手揉了揉胃部,这才回到沙发上坐下。

    那保镖说秦唐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但却一直都没有回来。过了那么半个多小时,门才被推开来。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往门口看了过去。然后站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的眉宇间带了些疲惫,见她并没有换衣服,眉头就微微的皱了起来。

    这次顾世安不等他说话,就开口说道:“秦先生,不早了。我该走了。”微微的顿了一下,她又低低的说道:“谢谢您。”

    秦唐看着她,一时间没有说话。隔了会儿,这才淡淡的说道:“今晚就在这边住,明早我会让人送你回去。”微微的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也正好有事要和你谈谈。”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顾世安是不知道他要谈什么的,茫然的看向了他。秦唐却并不说话,走到一旁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说道:“去把衣服换了。”

    顾世安的一身是有些狼狈的。里头的衣服早已被虚汗给浸湿了。背心里早已是腻乎乎的一片。

    秦唐的语气完全是命令,不容反驳。像严厉的兄长一般。

    顾世安想说什么的,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拿了衣服进浴室。

    她进了浴室秦唐就揉了揉眉心,喝了半杯水,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指撑在眉心处。

    顾世安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冲了澡出来,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会儿她的胃疼得更厉害,脸色有那么些的苍白。

    秦唐听到开门的声音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她那苍白的脸。

    他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问道:“不舒服?”

    顾世安原本是摇头要说没事的,秦唐已拿起了房间里的电话,拨了个号码,说道:“让周医生过来。”

    不过就是胃疼而已,哪里用得着那么小题大做。顾世安赶紧的阻止他,说道:“秦先生,我没事,只是胃有点儿不舒服。”

    秦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又对着电话那端吩咐了一声送胃药过来,这才挂断电话。

    秦唐说有事要谈,却并没有马上就说。而是走到了窗边,点燃了烟抽了起来。

    他的人的动作历来都是快的,不过五六分钟,门就被敲响了。秦唐这才掐灭了烟头,过去打开了门。然后很快拿了胃药进来。

    他并没有直接将胃药给顾世安,而是倒了一杯温水,这才一起给她。

    顾世安接过了药片。说了句谢谢。

    秦唐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的皱着,等着顾世安将药给吐下,这才说道:“有胃病以后别再空腹喝酒。”

    他说到这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伸手想要将烟抽出来。最终却没有拿出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撑在眉心一时没有动。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要谈什么事的,见他这样子一时也没有说话。

    过了那么大概三四分钟,门又被敲响了。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了句进来。打开门的是另一位常常跟在他身边的保镖。看了看顾世安,微迟疑的叫了一声秦总。

    秦唐这下就站了起来,往门边走去。

    他并没有关门,那人靠近了他些,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秦唐脸上的表情是淡淡的,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知道了。

    那人是还要说什么的,见他这样子最终什么都没有说,退了出去。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