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九十章:对峙

    顾世安的心里隐隐的是有些不安的,站了起来,看向了秦唐。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了句没事。重新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指撑在眉心处,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想和你谈谈你父亲的事。”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些凝重的。顾世安的神经立即就提了起来,低低的说道:“您说。”

    她并不知道秦唐要说什么。但他突然提起来,绝对不会是什么小事。

    秦唐一时间却没有说话,抽出了一支烟来。原本是要点燃的,看了看顾世安最终还是只夹在指间没有动。

    他任何时候都是绅士风度十足的,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您抽您的,不用管我。”

    秦唐淡淡的嗯了一声。正要开口说话,门又被敲响了起来。

    这次的敲门声比上次要重一些,敲了一次马上又敲了第二次。

    秦唐示意顾世安稍等片刻,站起来去开了门。外边儿的保镖脸上已经挂了彩,开口就低低的说道:“秦总,陈总已经闯上来了。”

    他的话音才刚落下,陈效就从电梯那端走了过来。

    他的脸上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儿,看见秦唐就挑了挑眉。要笑不笑的说:“秦总身为东道主,在这儿多懒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好?”

    他的身后还跟着秦唐的保镖,多多少少都是挂了些彩的。想上前拦他,却又不敢。

    比起挂了彩的保镖,他的身上除了衣服乱了些之外倒是不见任何的痕迹。

    秦唐示意那几个保镖退下,没有去回答陈效的话,说道:“陈总那么大动干戈的上来,是有什么事吗?”

    他的语气是淡淡的。

    陈效的嘴角微微的勾了勾,说道:“秦总是在揣着明白和我装糊涂么?我上来,自然是来找我媳妇儿的。”

    他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儿。一双狭长的眼眸里冷冰冰的一片。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秦总不会说,不知道我媳妇儿是谁吧?”

    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讥讽。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陈总说笑了。顾世安是在我这儿,她已经喝醉了。恐怕不能如陈总所愿的再去应酬了。”

    他的语气是淡淡的,一张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陈效的嘴角邪气的勾了勾。靠在了墙上,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说道:“秦总这闲事,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儿?”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世安是我恩师的女儿。论起来,我算是她半个兄长。”

    他这意思。显然今晚是不会放人了。

    陈效玩味的嚼着‘兄长’两个字。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以后我可要叫秦总大舅兄了?”

    秦唐的脸色半点儿也不见变,说道:“陈总随意。”

    陈效眼中的玩味更浓。底下是阴恻恻的一片。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他才开口问道:“秦总让我一直在这外面站着。难道这就是秦总的待客之道?”

    他要笑不笑的。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说道:“秦总事多人忙。我媳妇儿我自己会照顾,就不劳秦总操心的了。”

    他说着就要去推门。

    这次不待秦唐吩咐,其中一个保镖就拦在了门前。就冷冷的说道:“陈总还请自重。”

    陈效并不去看那保镖,带了些玩味的看着秦唐,说道:“秦总这是什么意思?”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她喝醉了,明儿一早,我会让人将她毫发无损的送回去。”

    陈效就要笑不笑的看向了秦唐,说道:“如果我今晚非要带她走呢?”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那陈总大可以试试。”他的语气里不带任何的感情。

    陈效玩味的一笑,看了看围着他的那几个保镖,说道:“秦总这是打算以多欺少了?”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以多欺少,也比陈总欺负一弱质女流强。”

    陈效的脸色半点儿也微变。眼底带了几分的戾气,要笑不笑的看了看秦唐。说道:“秦总这是打算动手了?”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冷冷的。

    秦唐同样也半步不让,淡淡的说道:“陈总自便。”

    他也并未动。就那么守在门前。

    陈效眼眸里戾气更浓,出手就向着站在一旁的保镖攻击去。

    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好,里边儿听不到外边儿走廊上的声音。秦唐久久的没有回室内,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不安的。

    她一连看了几次都不见秦唐回来。站起来去打开门,才发现门被从外面反锁上了。

    她不傻,秦唐将她锁在屋子里,结合刚才那保镖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就知道是陈效上来了。

    但里边儿听不到外边儿的动静,她是着急的。给秦唐打电话,才发现秦唐的手机放在屋子里并没有带出去。

    她是知道陈效的性格的,如果他真上来了,不见她是不会走人的。而且,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她并不愿意连累秦唐,伸手急急的拍起了门来。

    陈效这才刚出手,里边儿就传来了拍门的声音。他收回了手来,要笑不笑的看向秦唐,说道:“开门吧秦总,回不回去,那也是她说了算。”

    他像是笃定秦唐会开门似的,点了一支烟就抽了起来。

    门内依旧在拍着门,秦唐一时没有动。隔了会儿,才示意身边的保镖开了门。

    顾世安并不知道刚才外边儿的剑拔弩张,一打开门,就看见椅子墙上懒洋洋的抽着烟的陈效。

    他的嘴角带了那么几分的玩味,并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顾世安还未开口说话,秦唐就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告诉过陈总,今晚在这边休息,明早再回去。”

    陈效也不急着说什么,吐了吐烟雾,这才说道:“奶奶已经打电话来了,问什么时候回去。”

    他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儿,像是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似的。一双眸子里却是冷冰冰的一片,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顾世安。边说着就边慢条斯理的掸了掸手中的烟灰。

    他搬出了老太太来,秦唐的眉头就微微的皱了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