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九十一章:我还打算和你过好几辈子

    顾世安没有去看陈效,嘴唇动了动,终还是挤出了笑容来,看向了秦唐,原本是想往常一样叫秦先生的,但未免太过于生疏。就说道:“谢谢您,我先走了。”

    她的语气里是认认真真的一片。

    秦唐的眉头微微的又皱了皱,想说什么,终究还是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的颔首。

    和秦唐道了别,顾世安这才看向了陈效,说道:“走吧。”

    她说完并不停顿,直接就往电梯口走去。她瘦削的身影在走廊的灯光下孤伶伶的。

    陈效的唇角勾了勾,懒洋洋的说了句多谢秦总,掐灭烟头也跟着走了。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电梯里,秦唐的眉头久久的没有舒展开。

    几个人拦一个人都没能拦住,陈效非但上来,还将人给带走了。秦唐身边的保镖叫了一声秦总,是要解释点儿什么的。

    秦唐却抬手制止了他。转身回房间里去了。

    屋内是冷冷清清的一片,刚才顾世安喝过水的杯子还摆在小几上。

    秦唐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指撑在眉心处,隔了会儿才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久久的没有动,一支烟抽完,就那么闭目养着神。

    顾世安进了电梯,就那么木然的看着电梯上下降着的数字。

    陈效的眼底阴恻恻的一片,要笑不笑的扫了她一眼,说道:“怎么。舍不得?”

    顾世安就跟没听见似的,盯着电梯上的数字一动不动。

    陈效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来,倒也未说话。

    这会儿慈善晚宴已经散了场,停车场里更显得冷清。连车也是稀稀落落的停着。

    陈效的车停得有些远,顾世安一路就看着地上被拉得长长的影子。待到到了车旁,她直接就上了车。

    原本以为陈效是要说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顾世安更是不吭声儿,胃里仍旧是不舒服的,她就蜷缩着身体靠在车椅上假寐。

    她是有那么些的恍恍惚惚的,一下子就想起秦唐说的,要和她谈谈她父亲的事儿来。

    顾世安的脑子是乱糟糟的一片,手指忍不住的微微的颤抖着。她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紧紧的闭上眼睛。

    这时候路上并不堵车,陈效的车一路都开得飞快,她也像是未感觉到一般。

    车子很快就在小区里的停车场停了下来,顾世安原本是要立即打开车门下车的,谁知道手才刚碰到门,陈效就要笑不笑的说道:“你就打算这么回去?”

    顾世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反应过来,才想起自己是在秦唐那边换过衣服的。这时候叶青肯定还没睡,她这样子回去肯定是不妥当的。

    她一时就没有动。

    陈效也未说话,同样也没有下车的打算,将窗户稍稍的放下了些,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停车场里微弱的灯光透进车里,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顾世安睁着眼睛看着前边儿空荡冷清的停车场。

    陈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那么吐着烟圈。

    在车里坐了有那么半个小时,他这才抬腕看了看时间。淡淡的说了句走吧,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是掐着点儿的,回去时屋子里的灯已经关了,叶青和老太太都已经睡了。

    顾世安并不敢在客厅里多停留,进屋之后直接回了书房。陈效则是去了卧室老太太那边,确认老太太是睡着了,这才出来。

    叶青听到响动开了灯出来看,他就微微笑笑,说道:“您睡,奶奶那边我已经看过了。”

    叶青点了点头,又问了顾世安回来了没有,叮嘱陈效早点儿睡,然后回房间里去了。

    陈效又在客厅里抽了一支烟,这才去洗漱。

    他回房间的时候顾世安是面朝着墙壁蜷缩着躺着的,不知道睡着了没有。陈效慢条斯理的脱了衣服西裤,然后上了床。

    明明已经贴近了墙壁,但他一上床顾世安的身体就不自觉的往里缩了缩。

    陈效哪里会任由着她说,伸出了手臂强制的将她搂了过来。一张俊脸抵近,几乎是鼻尖抵着鼻尖,哑着声音问道:“怎么,那么怕我?”

    疼痛的记忆太过于清晰,顾世安并不敢挣扎。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但她什么也没有说显然也是激怒了陈效的,他的头微微的倾了些,咬在了顾世安的脖颈处。

    她的身体是柔软的,带着好闻的味儿。陈效这一触碰就一发不可收拾,将她紧紧的抵靠着墙,不停的索取着。

    他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动作时轻时重。顾世安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任由着他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她就跟木头似的并未有任何的反应,陈效的耐心早已耗尽。床上太过于窄小,他伸手将她捞了起来。直接儿的将她抱放在了书桌上。

    书桌上冰凉的一片,顾世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她立即就想要逃开,陈效却将她摁得紧紧的,附到了她的耳边,要笑不笑的说道:“你应该知道,在这个时候激怒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他说着俯身咬在了她的颈脉处。然后挺身而入。

    刺痛一下子就刺入了神经里,顾世安打了一个哆嗦,隐忍着并没有叫出声来。

    比起窄小的床,这边无疑更能施展得开。陈效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之心,发泄着邪火,就那么一直折腾着。直到了下半夜,才将昏昏欲睡的顾世安丢回了床上。

    顾世安第二天睁开眼,看到的是雪白一片的天花板。外边儿早已经天亮,有光从未拉上窗帘里透进来。

    浑身就跟散架了一般,嗓子更是火辣辣的疼着。她重新闭上了眼睛,隔了好会儿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已经是九点了,她原本以为陈效已经上班去了的。谁知道打开门,就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和老太太说着话。

    老太太看见顾世安是笑眯眯的,说道:“醒了,去洗漱,让你叶姨给你热一下早餐。”

    她说着就叫了厨房里的叶青,然后催着顾世安去洗漱。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应了好,然后往洗手间走去。

    牙膏是早挤好了的,大抵是叶青挤的。顾世安洗了一把脸,这才拿起了牙刷开始漱口。

    胃里是有些难受的,她才刚开始漱口,一阵反胃的恶心感就涌了上来。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趴在了一旁吐了起来。

    她那么一吐,叶青几乎是立即就从外边儿小跑着进来。见顾世安呕得厉害,就伸手拍起了顾世安的后背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自己没事的,但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直到胃里的东西都呕得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来。

    她的一张脸白得厉害,叶青是吓了一大跳的,端了水递给她漱了口,急匆匆的问道:“怎么大清早就吐了,是不是昨晚吃坏了什么东西了?”

    顾世安知道多半是因为昨晚空腹喝了酒的缘故,但这话是不能说的,她就挤出了笑容来,点点头,说道:“应该是。”

    叶青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儿,絮絮叨叨的说道:“待会儿要是不好就去医院看看,以后外边儿生硬的东西都得少吃。陈效也真是的,带你出去也不知道把你照顾好。”

    她弄出来的动静太大,这会儿陈效推着老太太出现在了洗手间门口,老太太担忧的问道:“安安怎么了?”

    她是急急的样子,要不是洗手间里窄,恐怕早就让陈效推着她往里走了。

    顾世安就赶紧的说道:“没事奶奶,应该是昨晚吃错东西了。”

    老太太脸上的担忧仍旧不减,对身边的陈效说道:“打电话让骆莐过来看看。”

    这点儿事哪里用得着请骆莐过来,顾世安赶紧的说道:“不用奶奶。不用麻烦骆医生。待会儿不好我自己去医院。”

    听到顾世安那么说老太太这才不再执着于叫骆莐过来,支使住陈效扶顾世安到沙发上坐下,又让他给她冲了一杯蜂蜜水。

    顾世安哪里想到会弄得那么劳师动众的,无奈的说道:“奶奶,真没事,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老太太就絮絮叨叨的说道:“你们这些孩子就是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她说到这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了陈效,问道:“昨晚世安是不是喝酒了?”

    顾世安的身体就僵了僵,不待陈效说话,她就说道:“没有的奶奶。”

    老太太倒是没有怀疑什么,伸手摸了摸顾世安冰凉的额头,说道:“胃不好以后不许再喝酒。”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又说道:“要是上班累以后就别上了,让陈效养着你。你这孩子就是太固执。”

    她微微的叹息着,说完瞪了一旁的陈效一眼。

    陈效自然是知道老太太的心思的,笑着说道:“好好,不上。以后就让我媳妇儿在家里陪着您。”

    他就跟哄小孩子似的。

    老太太知道顾世安是不愿意放弃工作的,倒也未再继续这话题,等着顾世安喝完了蜂蜜水,又让陈效去给她盛粥来。

    顾世安的额头手脚都是冰凉的,老太太并不放心,也不让她回房间,就让她在客厅里呆着,亲自守着她。

    顾世安以往生病多数时候都是孑身一人,现在被老太太那么守着,一时间心里滋味杂陈。将头靠在老太太的肩上。

    老太太轻轻的拍着她,絮絮叨叨的说起了以前年轻时候的事儿来。

    陈效就在一旁看着。直到手机响起来这才出去。

    公司那边有事他是得出去的,见老太太和顾世安说着话,他也未打扰,低低的和叶青交代了一句,这才出了门。

    顾世安原本这几天就没有睡好,这会儿在老太太的轻轻拍打之下竟然迷迷糊糊的就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等着醒来时她是在沙发上睡着的,头下方了枕头,身上盖着被子。

    顾世安才刚动了动,坐在一旁正绣着十字绣的叶青就倾身过来,笑眯眯的说道:“醒了。”

    她说着就伸手摸了摸顾世安的头,问道:“还难受吗?”

    顾世安哪里想到自己会睡着,是有些不自在的,支吾着说了句没有。

    叶青就笑着说了句那就好,又说道:“去洗把脸,我和老太太已经吃过饭了,给你熬了粥,我这就去盛。”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下了沙发,说道:“您忙您的。我自己去弄就行。”

    ”你这孩子,和我还客气什么。”叶青说着就往厨房里去了。

    顾世安去洗了脸,出去叶青已经将粥和小菜都已经摆好了。见她过去就招呼着她快去吃。

    她煮的是白米粥,菜都是开胃的小菜。顾世安吃了一大碗。

    叶青是笑眯眯的,说道:“你就是太瘦,以后就得多吃点儿,这样身体才会好。”她说完看向了顾世安,又问道:“胃里还难受吗?”

    顾世安这下就摇头说没有。

    叶青就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收拾碗筷去了。顾世安要帮她的忙她也不让。让她去休息她的。

    顾世安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只得在沙发上坐着。

    叶青一整天都是喜笑颜开的,老太太同样是笑眯眯的。弄得顾世安和回来的陈效都摸不着头脑。

    白天天气好,晚上难得的又月亮。吃过饭老太太就让陈效带着顾世安出去散散步。

    顾世安这下更是摸不着头脑,陈效倒是笑眯眯的应了好。又问老太太想吃什么他们带回来,然后带着顾世安出去了。

    待到出了门,他就看了顾世安一眼。

    他那一眼看得顾世安怪怪的,不过她什么都没有问,见电梯上来就进了电梯。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两人一路都未说话。陈效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时不时的看顾世安那么一眼。

    两人结婚那么久,是从未一起出来散过步的。顾世安一直沉默着没吭声,就跟在陈效的后边儿走。

    她的脑子里想着事儿,连前边儿的陈效停下来都未注意到。直到差点儿撞了上去,这才蓦的顿住了脚步。

    她并不知道陈效怎么突然就停了下来,待到抬起头时,才发现陈正康边打着电话边气冲冲的往这边走过来。

    老太太过来的这些天他都是未出现过的,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他会过来。

    陈效看到他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也不往前走了,一手抄在裤袋就那么冷冷的站着。

    陈正康是没有想到会在楼下见到两人的,立即就挂了手中的电话,气冲冲的上前,问道:“你这个孽子,你凭什么不让我见老太太?”

    他的嗓门大,那么一喊,好些视线就扫了过来。

    陈效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要笑不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见奶奶了?”

    陈正康一噎,随即气呼呼的说道:“你把她接到这边来,不就是不想让我见?”他说着伸手指向了陈效,说道:“我告诉你,今天我怎么也要见到老太太!”

    陈效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他。隔了会儿,才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你一个人过来的?”

    陈正康是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的,嚷嚷着说道:“我和谁过来的关你什么事?”

    陈效也不说话,要笑不笑的看着他。

    陈正康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时,他才开口说道:“你与其见老太太,不如见我。走吧,叫上他一起,找个地方坐坐。”

    在这边站着闹是不好看的,他说着就往外边儿走。

    陈正康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出去。

    顾世安原本是要跟着过去的,才刚迈出脚步,陈效就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就在这儿等着。”

    他说完也不再管顾世安,直接的走了。

    顾世安那迈开的脚步就顿了下来,到底还是顿住了脚步,没有再跟上去。

    也不知道陈效和陈正康谈了什么,陈效迟迟的没有回来。顾世安不停的看着时间,想打电话的,最终还是没有打。

    又坐了那么会儿,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她原本以为电话是陈效打来的,拿起手机才发现电话是秦唐打来的。

    顾世安是歉疚的,接起了电话,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嗯了一声,淡淡的问道:“胃好些了吗?”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事儿,稍稍的愣了一下,赶紧的回答道:“好了,已经没事了。”

    秦唐在电话那端就点了点头。

    四周都是静静的,顾世安拿着手机走到了窗口,稍稍的迟疑了一下,问道:“秦先生。昨晚你说要和我谈谈我父亲的事……”

    秦唐在电话那端就沉默了下来,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我明天一早出差,回来给你打电话。”

    顾世安这下就应了一句好。

    电话那端的秦唐是要说什么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下来。

    倒是顾世安开口问他去哪儿出差,他才轻描淡写的回答了。隔了会儿让顾世安早点儿休息,然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握着手机在窗口站了会儿,这才去拨陈效的电话。但陈效并没有接。

    他和陈正康出去已经有四十来分钟了,就算是谈什么也该谈完了。

    这小区里就只有一家咖啡厅,他们能找到的坐的地儿也只能是那边。顾世安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走了出去。

    夜晚小区里的人并不多,顾世安还未走到咖啡厅门口,就见陈效走了过来。

    刚才她打电话他没有接,这会儿他却是在打电话。他倒是也注意到了顾世安,三言两语的就将电话挂了,然后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不是让你等着吗?”

    咖啡厅那边并不见陈正康的身影,顾世安沉默了一下。问道:“走了吗?”

    陈效并没有回答。他是暂时没有上楼的打算的,让顾世安等着,又打电话去了。

    他这一通电话打得有些长,过了那么十几二十来分钟,这才回来,对顾世安说道:“走吧。”

    他说着就往电梯边走,待到进了电梯,才淡淡的说道:“奶奶待会儿问起就说去超市逛了一圈。”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她对陈正康的过来是不安的,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陈效这下就要笑不笑的扫了她一眼。说道:“这是陈家的事儿。”微微的顿了顿,他凑近了顾世安,问道:“你确定你真想管?”

    他这脸变得快,语气那么一瞬间就变得暧昧得很。

    他这样儿,顾世安是知道他是什么都不打算说的。

    果然,他很快就站直了身体,伸手摁了电梯。

    两人回去的时候屋子里的灯竟然已经关了。顾世安微微的愣了愣,倒是陈效进了屋,开了洗手间那边的灯。懒洋洋的让顾世安去洗澡。好像陈正康过来并未影响到他。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着回书房那边时陈效竟然正窝在沙发上喝着酒,整个人是漫不经心的。听到开门的声音看也未看顾世安一眼。

    他一喝了酒就爱发疯,顾世安是有些发怵的。将头发吹干就轻轻的躺在了床上。

    她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但陈效却一直没有上床。直到她的身体都躺得发僵了,他这才起身去浴室。

    他倒是没多时就回来,伸手就将顾世安给拽到怀里。顾世安的身体僵得厉害,陈效大概也感觉到了,将她扣得更紧,哑着声音附在她的耳边玩味的问道:“那么怕我?”

    他呼出的气息是带着酒味的,黑暗里充满了危险。

    顾世安的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一动不动。

    陈效也不在乎她不回答,指腹轻佻的在顾世安的下巴上摩挲着,那么一字一句要笑不笑的说道:“可是媳妇儿,我还打算和你过好几辈子。”

    他是低低的呢喃着的,这话里也听不出诚意来,说着就咬住了顾世安的唇。

    顾世安对于他的触碰是害怕的,浑身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陈效却像是未发觉一般,搂着她索取着。

    顾世安木然的闭上了眼睛。原本以为他是要向前几晚一样折腾的,但却没有,吻着吻着的,他竟然就没了动静。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