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九十二章:过去

    顾世安的身体就那么一直僵着,隔了许久,才稍稍的动了动。

    陈效的手是搂在她的腰上的,她睡不着,动了一下见他没有反应就要将他的手拿开。

    只是这次手非但没能拿开,反倒是被陈效勒得更紧。

    他的声音懒散带了几分的暗哑,问道:“怎么,不想睡?”

    原来他是没睡着的,顾世安这下就不敢动了。就那么僵着身体躺着。

    被那么禁锢着她是睡不着的,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老太太出了院之后精神是比在医院好很多的,呆了几天之后她也不让人陪着她,让他们忙他们的。

    在新房这边是清静的,除了骆莐过来之外就再也没有人来。

    无论是顾世安陈效还是叶青都是担心着老太太的身体的,但都默契的从未提起过。

    老太太也不知道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从未问过。常常都是笑眯眯的样子。

    她越是这样子,顾世安的心里越是沉甸甸的。总觉得这样的平静太过不真实。

    周日顾世安翻看日历时才发现常尛的生日就在隔天,这段时间事情多,她差点儿就将这事情给忘记了。

    她原本是想给常尛打电话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只是打电话提前订了生日蛋糕。

    她是想不到该买什么给常尛做生日礼物的,到了商场里去逛了半天最终选了一套刀具。

    到了第二天下班,她就给常尛打了电话。问她在哪儿。

    常尛仍旧是上班的,只是并不是在餐厅。而是在一家酒店那边帮忙。酒店里有人在举行生日宴,而主厨临时出了点儿事。酒店里的经理和常尛的老板是朋友,就请了常尛过去帮忙。

    常尛每年的生日顾世安都是要给她过的,她原本是打算下午请假的,但这样的场合是撂不了挑子的。只得应了下来。

    顾世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忙,顾世安对她的忙是习以为常的,问了她在哪儿,就拎了蛋糕过去等她。

    她过去的时候才不过七点多,酒店门口已停了许多车。顾世安将东西拎到一只手里,然后拿出手机来给常尛打电话。

    常尛倒是没多大会儿快步的跑了出来,看到顾世安就微微的笑笑,说了句来了。

    她比平常精神了许多,穿着白色的厨师服,头发一丝不苟的放进了白色的帽子里。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儿。

    顾世安笑笑,嗯了一声,跟着她从侧门往酒店里走,说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等你忙完了我们再吃蛋糕。”

    她说着就扬了扬手中的小蛋糕。

    常尛就点头应了好,看了看时间,有些歉疚的说道:“恐怕要将近十点才能结束。”

    顾世安就说了句没事儿,顿了顿,又补充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常尛这下就嗯了一声,她是忙的。将顾世安带去了一间大概是员工休息的房间里,就匆匆的忙去了。

    大抵是怕顾世安饿着,没多时她就让人给顾世安送了吃的东西来。送的是精致的点心。

    顾世安倒也没有客气,将那点心吃得干干净净的。

    他虽是在厨房里,却是惦记着顾世安这边的,时不时的就让人送些吃的过来。

    顾世安还未吃饭就被她给塞得饱饱的。最后让送东西过来的人给她带了话,那边这才没再送吃的过来。

    她大抵是担心顾世安无聊,又让人告诉顾世安,让她出去走走,她忙完会给她打电话。

    她这样儿,像是将她当成了小孩子似的。顾世安有些好笑,就让她忙她的不用管她。她会照顾好自己。

    到了八点多,常尛那边大概是正式的忙了起来。倒是没有再让人过来。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一片,顾世安找不到事儿做,见一旁有杂志就翻看了起来。

    那杂志是一本娱乐杂志,她兴致缺缺的,胡乱的翻了一遍就起身去上洗手间。

    走廊里幽深,灯光昏暗。不知道为什么,顾世安忽然就想起了秦唐来。自从那天晚上他打过电话说要出差后就一直没再打过电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差回来。

    她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隔了会儿,这才揉了揉鼻尖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上了洗手间,洗了手正准备离开。刚转过身,就见顾苏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妆容精致,手上拎了个限量版的包包,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两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她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见顾世安,哟了一声,上上下下的将顾世安给打量了一遍,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顾世安看也懒得去看她,轻描淡写的说道:“谁规定我不能在这儿了?”

    顾苏这下就哼了一声,环抱起了双臂看着顾世安。说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闲事是不是管得有点儿太宽了?我在这儿碍着你了?还是你又做什么亏心事了?”

    顾苏这下就一噎。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往前倾了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堂姐,你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儿,难道是过来跟踪姐夫的?”

    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对了哦,今晚黎苒姐也来了哦。”

    她的语气里是幸灾乐祸的。

    顾世安理也不想理她,绕过她就要走。谁知道才刚到门口,就见同样是一身盛装打扮的黎苒走了过来。

    顾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身来,看见黎苒就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笑容满面的说道:“黎苒姐你来得可真巧,刚才我才和我堂姐提到你呢。”

    她的语气亲热得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黎苒的关系变得那么好了。

    黎苒这下就笑笑,看向了顾世安,说道:“真巧。提到我什么了?”

    顾苏这下就做出了一副神秘的样子来,说道:“这你就得问我堂姐了。不过我想我堂姐未必会愿意说,所以黎苒姐你就别问了啦。”

    她故意的做出了一副天真的样儿来,一双眼睛挑衅的看着顾世安。

    黎苒就微笑着说了句是吗,然后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世安你过来这边是……”

    这下不等顾世安说话,顾苏就抢着说道:“黎苒姐,这你就更不能问了。”

    她说得是意味深长的。

    黎苒这下就微微笑笑,看向了她,好奇的问道:“怎么不能问了?”

    ”因为我堂姐不好回答呀。”顾苏说着就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挤眉弄眼的说道:“我堂姐会出现在这儿,当然是因为我姐夫在这边了。堂姐,你这样子也不像是来参加晚宴的,是偷偷的跟着姐夫过来的吧?”

    她这话里是带了几分的鄙夷的。

    黎苒的唇边带起了点点的微笑来,却是伸手点了点头顾苏的头,嗔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也不怕你堂姐生气。”

    顾苏这下就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冉冉姐,你这可就说错了。我堂姐可不会生气。谁不知道我堂姐的气量最大了。”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再说了,这圈子里谁不知道姐夫喜欢的是你。”

    这话一出,气氛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凝滞。

    正常情况下黎苒是该反驳的,但却并没有。她瞪了顾苏一眼,说道:“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说。”

    她说完又看向了顾世安,勉强的笑笑,说道:“世安你别理她。我和陈效可没什么。”

    她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这句没什么这时说出来无疑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么半天顾世安也未能插上一句好,两人这样儿倒跟唱双簧似的。

    她如果在这时候搭了话,那可就真真儿的是如人所愿了。她就淡淡的笑了笑,也不去回黎苒的话,说道:“不好意思,先走一步。”

    她说完看也不看两人一眼,直接就出了洗手间。

    两人大抵是没料到她会那么一副反应,还未反应过来,顾世安就已走出去很远。

    没有看成好戏的顾苏撇了撇嘴。黎苒将手指握得紧紧的,过了会儿慢慢的松开来,点了点头顾苏的头,说道:“以后可不许胡说。你看你堂姐生气了。”

    顾苏这下就挽住了她的胳膊,嘿嘿的笑着说道:“她生气她的,我姐夫原本就是喜欢你,这我可没说错。她和我姐夫原本就没感情,黎苒姐你和我姐夫才是公认的金童玉女。要不是你当时出了国,他怎么可能会和顾世安结婚。”

    顾苏的语气里是带了几分的不屑的。

    黎苒的眼底闪过了一丝阴霾,勉强的笑笑,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不许再提。”

    顾苏这下就撇了撇嘴,说道:“怎么就不能提了,我姐夫现在喜欢的也是你。要不然上次你发烧他也不可能在医院里守一整晚。要不是她……”

    黎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失神。直到顾苏又叫她。她这才回过神来,勉强的笑笑。

    顾世安照着原路回了房间里,没有再出去,就站在窗边看着外边儿。

    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未动。直到听到开门的声音才回过头。

    进来的是常尛,她已经换了衣服。顾世安这才惊觉自己已经站了很久了。

    她并未让常尛看出什么来,故作轻松的笑笑,说道:“下班了?”

    常尛抱歉的笑笑,说道:“等久了吧?我已经打好招呼了,走吧。”

    顾世安这下就点头应了好,然后拎起了蛋糕。

    常尛应该是来过了这边好几次的,对这儿是挺熟的。边走就边侧头去看顾世安,试探着问道:“今晚住我那边?”

    两人现在才回去,等吃完蛋糕肯定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顾世安就点点头,笑笑,应了一句好。

    常尛脸上的神情才轻松了起来。她是知道老太太是住新房那边的,又问道:“打电话说过了吗?”

    顾世安就嗯了一声,说:“说过了的。”

    常尛就点点头,伸手要去替顾世安拿包。顾世安这下就说不用。

    这时候已经晚了,两人并未再等公交车,打了车。两人的话不多,一路上只是简单的交流了几句。等下了车,常尛抢先付了钱。然后领着顾世安往小院走。

    小院里是冷冷清清的,进了门顾世安放下了手中的蛋糕,说道:“我去给你煮长寿面。”

    顾世安的手艺虽然不如常尛的好,但每年常尛的生日都是要给她煮上一碗面的。

    常尛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随即低低的说道:“谢谢你世安。”

    顾世安就笑笑,认真的说道:“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她是她唯一的朋友,如果不是她一直陪着。在那段父亲走后的阴暗的日子,她未必会走得过来。

    这样的日子说这些是不妥当的。顾世安随即就扯开了话题。

    她对常尛这边的厨房并不是很熟悉,她煮面常尛就在一旁打着下手,然后两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儿。

    等着面煮好,顾世安将面给端上了桌,这才对常尛说道:“生日快乐。”

    常尛的眼眶微微的有些发涩,原本是想说谢谢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嗯了一声,拿起了筷子吃起了面来。

    顾世安是饱的。常尛要分面给她吃她也不肯吃,就那么坐在桌边看着她。

    常尛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的,三下两下就将一碗面吃完,然后将空碗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微微笑着说道:“吃好了。”

    她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难得的有那么几分的调皮。

    顾世安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将蛋糕拿了出来,说道:“吃好了就吹蜡烛许愿接着吃蛋糕。待会儿时间要过了。”

    常尛这下就嗯了一声。帮着忙将蜡烛插了起来。顾世安则是将灯给关了,将蜡烛一根根的点燃。然后催着常尛许愿。

    常尛微微笑着应了一句好,双手合十的许起了愿来,然后吹了蜡烛。

    待到重新开了灯,顾世安这才将自己买的刀具拿了出来。说道:“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常尛一看到是刀具眼睛就亮了起来,直接就将包装给拆开了来,笑着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她的语气是认真的,完全不是敷衍。

    顾世安这下就松了口气儿,说道:“你喜欢就好,我还担心这生日礼物会有些怪。”

    可不是,哪有送人生日礼物送刀具的。

    常尛这下就笑了起来,说道:“是挺怪的。不过我喜欢。”

    她是念念不舍的,看了又看才将刀具给收了起来。然后切了蛋糕两人坐着吃。

    屋子里是安安静静的一片,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隔了会儿,常尛偏头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来点儿酒?前几天老板送了我一瓶红酒。”

    她说着不待顾世安回答,就起身去找酒去了。没多大会儿就拿了酒回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自己不喝的,见她已经拿了过来就没在扫兴。接过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常尛倒也不劝着她,自己喝了小半杯,又吃了小块蛋糕,这才问道:“你和陈效最近怎么样?”

    顾世安没想到她会问起陈效来,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就那样。”

    她并不想让常尛担心的,扯开了话题,问道:“你最近怎么样?”她想起了过年时的事儿来,稍稍的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常尛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笑了笑,没有去看顾世安,说道:“都处理好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两人一时之间没有话说。常尛就继续喝起了酒来。然后抬头看着斑驳一片的天花板。她的神情中有那么几分的寂寥。

    顾世安就看向了她,沉默了一下,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常尛就摇摇头,说道:“没有。只觉得要是一直像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现世安稳,可不就挺好的。

    顾世安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时没动。隔了会儿,才看向了常尛,问道:“阿尛,你有喜欢的人吗?”她说到这儿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也不小了,该成家结婚了。”

    她的语气是认认真真的。倒像是长辈一般的。

    常尛这下就久久的没有动,隔了好会儿,才挤出了笑容出来,哑着声音说道:“就这样挺好的。一个人,自由自在。”

    她说着倒了一杯酒,然后喝了起来。

    她这样子一看就是有心事的。但她的心事从来都是隐藏得极深的。包括她的过去,到现在她也是从未向顾世安提起过的。

    顾世安想问什么,终究还是没有问。两人就那么默默的坐着发着呆。

    顾世安恍恍惚惚的,隔了许久,她才开口说道:“陈效,好像……知道你以前的事儿。过年……”

    常尛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给打断。她的嘴角有那么几分的苦涩,说道:“世安。我的事和他无关。你别多想。”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他知道挺正常的。他应该是早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你。”

    她的声音是低低的,没有去看顾世安,继续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她后边儿的话是认认真真的,并不是在敷衍顾世安。

    她这些年一直都是未提起过过去的,顾世安自然知道她是不愿意提起的。

    她就摇摇头。说道:“你不用告诉我,我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是了,只要她好好的就够了。无论她过去是什么样的,都不会影响到什么。

    常尛就抬头看向了她,隔了会儿,才低低的说道:“世安,谢谢你。”

    她的眼中有点点的泪花若隐若现。说着拿起了杯子又喝起了酒来。

    她这样子顾世安是担心的,想开口问点儿什么的,但最终未开口,就那么静静的陪着她坐着。

    常尛应该是想起了过去,一直就那么坐着发着呆。直到一瓶酒喝完,这才跌跌撞撞的起身去洗手间。

    她这一去就久久的没有出来,顾世安将桌子收拾了不见她出来去敲洗手间的门没有任何反应推门进去才发现她竟然靠着墙睡着了。

    她是好气又好笑,上前去扶她,才发现她的脸上隐隐的带着泪痕。

    她这下就微微的怔了怔,叫了一声常尛。

    常尛抬起一双迷蒙的眼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个笑容来,又闭上了眼睛。

    在地上坐得久了,她的身上是冰凉的一片。顾世安将她扶了起来,带到了卧室里,然后打了热水给她擦手擦脸。

    她平常的酒量是挺好的,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任由着她给她擦洗也未有任何的反应。

    顾世安给她擦洗完,正要抬了水去倒时,一回头就见她的脸上有晶莹的液体掉下来。

    她这下微微的愣了愣,想叫她的,最终还是没有叫。只是上前轻轻的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大抵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常尛的泪水越掉越多。最后竟然小声的呜咽了起来。

    顾世安叫了几声没有叫醒她就那么在床边坐着。替她擦着眼泪。

    常尛哽咽了许久才停了下来,整个人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直到她不再哽咽了,这才端了水去倒。

    她是放心不下常尛的,并没有去以前住的房间住。收拾完就回到了常尛的卧室里,拿了一个椅子就在一旁坐着。

    已是下半夜,四周都是安安静静的。她并没有一点儿睡意,脑子里无比的清醒。

    她呆呆的就那么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手机呜呜的震动声传来。顾世安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常尛放在衣兜里的手机。

    这震动声在深夜里是刺耳的,顾世安稍稍的迟疑了一下,才上前将手机从常尛的衣兜里拿了出来。

    手机上并没有名字,是一串陌生的号码。顾世安并没有接,直接将手机关成了静音,放到了床头。

    手机屏幕没多大会儿就熄灭下去,顾世安原本以为电话不会再打来了的,谁知道刚坐下,手机竟然又亮了起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