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九十五章: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顾世安并不知道这是真的巧遇还是假的巧遇。但这样的场景里,她的存在显然就是多余的。

    她没去回黎苒的话,也没看两人,说道:“我先去外面。”

    她说完这话不等陈效说话。就直接往外边儿走。

    等到了外边儿冷风吹来,她才发现没有车钥匙她进不了车里。于是她就在屋檐下站着。看着胡同口寥寥落落的灯光。

    她是平静的,心底甚至没有一点儿波澜。有烤肉诱人的香味顺着胡同飘过来,她就抽了抽鼻子。

    原本以为怎么也得十几分钟才出来的,谁知道她才站了没两分钟,陈效就拿着车钥匙走了出来。倒是并不见黎苒的身影。

    顾世安也不吭声儿,见他开了车门就从另外一边上了车。

    才刚坐下。正慢条斯理的系着安全带的陈效就睨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说道:“怎么,吃醋了?”

    顾世安是厌恶他这样子的,闭眼看也不去看他,说道:“想多了。”

    陈效的嘴角噙了一抹玩味,也不急着发动车子,说道:“没吃醋怎么是那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他倒是自信得很。仿佛笃定顾世安这辈子就只能耗在他的身上。

    顾世安忍不住的冷冷一笑,说道:“你哪只眼睛见我要死不活的了?”

    ”你现在就是要死不活的。”陈效慢悠悠的说。”非但是要死不活的,还跟吃了炸药似的。”

    顾世安这下就闭上了嘴,索性不再说话。

    陈效发动了车子,又慢腾腾的问道:“你就不想问点儿什么?”

    他是没完没了的。

    顾世安手指握紧又松开,忍了又忍,抬起了头看向了他,说道:“你觉得我该问什么?”她的语气是有些冲的,稍稍的缓了缓,语气顿了下来,说道:“我已经说过……随时可以离婚。你还想怎么样?”

    她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厌恶,说着闭上了眼睛。

    陈效那双狭长的眼眸里是带着笑意的,现在忽然就阴冷了下来,阴恻恻的说道:“这道你恐怕还让不了。”

    他说完踩下了油门。

    顾世安在忽然之间生出了几分的疲倦来,就那么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她是累得厉害的,所有有关于明天的。都是灰蒙而压抑的。紧紧的挤迫得她快要窒息。

    哪怕那么一分一秒,她也不愿意再继续下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抬头看向陈效,问道:“你觉得。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她的一双眼眸里是木然的。不带任何的情感。

    在两人的事情上,她一向都像缩头乌龟一般的。只知道缩在乌龟壳里走一步算一步。

    她现在主动了起来,就是想要了断了。

    陈效自然是知道的。脸上勾起了那么几分的邪气,说道:“你这是后悔了?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阴恻恻的说道:“满意么?兴许那天折磨厌烦我就满意了。”

    他这话更是让顾世安心如死灰。她没再说话,侧着脸就那么一直看着窗外。

    车里的气氛是压抑得厉害的。陈效也不再说话,阴沉着一张脸开着车。

    待到车子到了停车场,他的脸色已恢复得和平常无疑。也不去管顾世安,阴恻恻的扫了她一眼,先进了电梯。

    两人在老太太的面前是有默契的,完全不用对方提醒就知道该怎么做。

    叶青是熬了甜汤的,两人坐下来她就盛了两碗甜汤过来。

    老太太笑眯眯的。问了两人都吃了些什么。

    陈效进电梯时看顾世安的那一眼是阴恻恻的,那会儿顾世安虽是鼓起勇气的摊牌了。这会儿却是发憷的。她是怕陈效私底下又折腾的。只盼着陈效先去睡或是晚点儿睡。

    以至于她的话要比平常多些。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也不去催,任由着她和老太太说着话儿。

    坐到了十点。他自己就去洗漱去了。

    老太太的面上露出了倦容了,顾世安就推着她去房间里休息。等着她从老太太的房间里出来时陈效已经从浴室里回书房那边去了。

    她磨磨蹭蹭了半天。直到叶青说明天要上班,催着她去洗漱。她这才磨磨蹭蹭的去洗漱。

    老太太他们在,她是不能睡沙发的。再怎么不愿和陈效相处,她到底也还是得回房间。

    原本以为这个时候陈效已经躺在了床上的,谁知道却并没有。顾世安进去的时候他还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就抬起了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顾世安避开了他的目光,拿出了吹风开始吹起了头发。

    室内一时就只有吹风的噪音,陈效也不说什么,就那么慢慢的翻着杂志。像等待着猎物的狩猎者一般。

    顾世安在此刻只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下来。

    她将头发反反复复的吹着,吹得没有一缕湿的了,这才将吹风收了起来。刚转过身,差点儿就撞在了陈效的身上。

    他是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她的身后的。

    顾世安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两步。

    陈效的带着些玩味的看着她,伸手就拽住了她的手腕,俊脸一点点的逼近,说道:“怎么?在车上时不是挺厉害挺又底气的么?现在直到怕了?”

    他整个人都贴得很近,呼吸里带着危险的气息。

    顾世安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后退。陈效也任由着她,直到将她逼退到了墙边儿上,这才松开了拽住她手腕的手,撑在了墙上禁锢住她。

    顾世安的身体僵得厉害,并不吭声儿。紧紧的闭上眼睛。

    她这样子就跟待宰的羊羔似的,柔弱却又倔强。陈效俯身就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大抵是被咬得怕了,他那牙齿还未碰到脖子,顾世安就已提前感觉到了那疼痛。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没有来临,他在她的脖子上吮了一下,就转为抬头咬住了她的唇。他的唇上带着烟草的味儿,那么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