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章:羞耻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一整天都只有稀薄的阳光。到了这会儿天边却是一片绚烂,远处的山顶燃起了火烧云来,照亮了半边天空。

    隔壁热闹得很,应该是陈效赢了,都众人起哄着让他请客。顾世安吃完东西,将手脚都烤得热乎乎的,和小王打了声招呼就回了帐篷那边。

    晚些时候窦经理就过来找她,说是白天带来的木炭用得多了。晚上不够用,让她和她去森林边儿上拾些柴火。

    顾世安就应了好,晚风凉凉的,她就加了一件外套。

    两人一路扯着些有的没的的事儿,待到离帐篷那么远了,窦敏才看向了她,问道:“有心事?”

    顾世安是没想到她会那么问的,微微的愣了愣。笑了笑,摇摇头,说:“没有。”

    窦敏就点了点头,顾世安和小王被罗韵发配去收拾资料室的事儿她是知道的。她微微的沉吟了一下,说道:“资料室那边要不想去就不用去了,你去和曲总说一声。”

    她的眉头是微微的皱着的,显然是看不惯罗韵这样儿的。虽然她是曲总重金挖过来的,但上司的私生活她是不好去干预的。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道:“没事儿,那边也挺好的。当是锻炼自己。”

    窦敏这下就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当初是吃过苦的人,做事儿是利落的。柴火虽是不够,哪里用得着她亲自来捡,她带着顾世安过来,不过是见她有事带她过来散散心罢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儿,倒是拾了一大堆柴火。凭着两人是拿不回去的,窦敏就让顾世安在原地等着,她带会儿回去,然后叫人过来拿。

    顾世安就点头应好。

    窦敏很快抱了一捆柴火离开,顾世安则是继续在树林里拾着。这边是茂密的松树林,地上铺了厚厚的松针,采起来咯吱咯吱作响。

    这时候正是群鸟归林的时候,树林里叽叽喳喳的一片。偶尔碰到树,惊起了树枝上一群鸟儿。

    边儿上的柴火很快就被顾世安捡堆起来,见里头有断了的松树枝,她就往里走了几步。

    刚拾了一堆堆起来,正要要擦额头上冒出的密密细汗,就听到身后有送松针被踩得吱吱的。

    这声音在没有人烟的松林里是有些吓人的,顾世安的汗毛一下子就倒竖了起来,几乎是立即就转过身。

    过来的人是陈效,见她突然回过身就挑了挑眉。

    顾世安在此刻见到他是松了口气儿的。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扫了她一眼。带了些玩味的说:“知道害怕还敢往这里面走?”

    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她在这边的。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将手中的树枝堆到了脚边。

    陈效伸脚踢了踢那堆树枝,说道:“别弄了,别把手划伤了。”

    顾世安依旧没有说话,蹲下身要去抱那堆柴火。

    那柴火是参差不齐的,陈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说道:“我来。”

    陈大少哪里做过这些事儿,说着就挽起了袖子来。

    顾世安这下就说不用。

    陈效就伸手去扯她,有些好笑的说道:“逞什么强,你觉得你抱得动吗?”

    顾世安没搭理他,蹲下将那堆柴火抱了起来。

    陈效哪里想到她会那么倔强,伸手就去夺她手中的柴火。

    顾世安抱着参差不齐的柴火重心原本就不稳,他那么一抢她的身影就一个趔趄,整个人一下子就往旁倒去。

    陈效这会让倒是眼疾手快,也不去管那堆柴火,伸手就拽住了她。脚下的松针是有些滑的,这些连着他也一起跌倒了下去。

    柴火原本就是散着的,这下手已松开,就散开了来。大抵是出于不能,陈效伸出手臂将顾世安的肩护住。挡住了跌落下来的柴火。

    松针是软绵绵的,跌在上边儿并不疼。

    陈效的一手在下边儿,一手在顾世安的肩上,不知道是被柴火划到了还是被顾世安给压到了,低低的发出了一声闷哼声。呼出的气息就浅浅的拂在了顾世安的鼻尖。

    顾世安睁开眼睛,原本是想问陈效有没有事的。谁知道刚抬起头,就对上了他幽深的视线。

    他的一双眸子漆黑深不见底,仿佛要将人给吸进去。两人的边儿上还散着杂乱的柴火,这场景怎么都是有些诡异的。

    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的,正准备挣开他爬起来,陈效就突然倾身,吻住了她的唇。

    顾世安一怔,随即就要推开他。两人是在一斜坡上的。这一推非但没把陈效推开,两人反倒是沿着斜坡滚了下去。

    身下的松针软绵绵的,滚着也并不疼。陈效是一点儿也不急的,一手扶在顾世安的腰处并不松开。唇上细细密密的啃咬着。

    刚推那一下就滚出去老远,顾世安哪里再敢乱动。

    两人滚到了一丛茂密的矮树丛间才停了下来,陈效ya在了顾世安的身上,他并不起来,沿着衣服下摆you、弋了进去。

    皮肤luo露开来,底下的松针扎得人细细密密的疼。

    顾世安低低的闷哼了一声,伸手就去抓陈效的手。腿上也用力的挣着要推开他。

    陈效这下就一个翻身,将她带到了他的身上。带着yu、色的眸子暗暗沉沉的看着她,哑着声音说道:“媳妇儿,我要。”

    他的声音也哑得厉害。紧紧的di着顾世安。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真的那么大胆,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窦经理已经去了好会儿了,这会儿指不定已经过来。

    就这会儿,陈效已往下而去。探去了那……之间。

    顾世安的身体一个哆嗦,抓住了他,低低的哀求着说道:“窦经理他们马上就会过来。”

    陈效这下就低哑着声音说道:“这边他们看不到。”他忍得是有些是有些辛苦的,见顾世安挣扎得厉害,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之间。哑声说道:“乖,媳妇儿别动。我就在外面,真的。”

    他已经是许久没有碰过她的。早已是忍到了极限。

    顾世安太知道他的性格,他一旦真的想要了。任凭着她拦也是拦不住的。

    那么挣扎,只会让这时间变得更长。

    她就闭上了眼睛,再次费力的提醒道:“窦经理很快就会过来。”

    陈效这下就暗着声音应了一下,身下的松针扎人,他就将衣服脱、了下来铺在地上。

    他这次说话倒是算数得很,说不、jin就真的不jin。将顾世安拉zuo在他的身上,就在两、月退间及谷口处。

    但这样儿无疑更是让人羞耻的。顾世安红透了脸,紧紧的闭着眼睛。

    窦经理他们来得很快,顾世安一听到说话的声音就慌了神。伸手去退陈效却不动,哑着声音附在她耳边低低是说道:“媳妇儿乖,别出声,他们不会过来。”

    他是淡定得很的。

    外边儿的说话声惊起了林中栖息的鸟儿,顾世安紧张得厉害,紧紧的咬住唇。

    窦经理没有看到她是疑惑的,顾世安很快就听到了她叫她的声音。她一声也不敢吭,只知道紧紧的咬住嘴唇。唇上咬出了深深的痕迹来。

    陈效忽然就垂头吻住了她的唇。将她咬住唇的牙齿挑开。

    外边儿的窦经理叫没听到她的回应,竟然带着人往林子里边儿走了过来。边走边叫着她的名字。

    顾世安是怕他们看到那堆散着的柴火的,陈效显然也是想到了。将垫在底下的衣服扯了起来,将顾世安紧紧的裹住。

    窦经理那边一连叫了顾世安许久都没有反应,就打起了电话来。

    幸好顾世安的手机是震动的,但呜呜声无疑也是挺刺耳的。陈效这下倒是眼疾手快,立即就将手机摁了静音。

    大抵是觉得顾世安不会独自往里来,脚步声倒是没有继续往里来。手机一连响了两次都没有人接,窦经理和那几人说了什么,脚步声渐渐的远去。

    顾世安这才松了口气儿。手心里已紧张起了冷汗来,僵直的身体一下子就虚软了下来。

    陈效依旧是火热的,落在唇上的唇移到了她的脖子上来。

    他的喘息渐渐的变得……,重新动作了起来。

    被窦经理这么一打岔,他的时间更是久。顾世安又是羞耻又是无力,甚至不知道待会儿见到窦经理该怎么解释。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林子里的光线更是暗。陈效的额头上落下了汗珠来。哑着声音叫着媳妇儿。

    直到完全的s、放,他紧紧的搂住顾世安的腰的手这才松了些。

    他是意犹未尽的,到了此刻仍旧不肯松开顾世安。过了许久才倾身吻了吻顾世安的脸颊,就跟奖励小学生似的低笑着说道:“媳妇儿真乖。”

    顾世安倒是没什么好收拾的,他草草的收拾了自己,这才站了起来。

    天色渐渐的沉了下去,顾世安并不搭理他,咬着唇只知道快步的往前走。

    陈效这会儿的心情倒是好得很,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来。

    顾世安看也懒得看她一眼,一路就想着待会儿见到窦经理该怎么解释。

    陈效倒是淡定得很,暧昧极了的说道:“你们窦经理不会刨根问底的。待会儿随便找个借口就说了。”

    顾世安是有些恼的,没有搭理他。

    等着离帐篷还有那么远,见陈效依旧紧紧的跟着。顾世安就停下了脚步来,说道:“你先过去。”

    陈效的脚步这下就停了下来,邪里邪气的一笑,说道:“我在这儿抽支烟,媳妇儿你先过去。”

    他说着果真没有再往前走。顾世安不吭声儿,匆匆的往帐篷那边走去。

    这会儿大家都围着篝火坐着,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她。

    顾世安还未走到篝火旁就见小王走了过来,她看见她就问道:“顾姐,你去哪儿了,刚才窦经理还向我问起你。”

    顾世安这下就支吾着搪塞了过去,然后问窦经理在哪儿。

    小王就指了个方向,说道:“刚才还在那边。我们在那边弄了小火锅,你找了窦经理就赶紧的过去。”

    顾世安就应了句好。

    小王说完就回帐篷拿东西去了,顾世安才走了一半。就见窦经理走了过来。她是不自在得很的,却又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来。

    窦敏看到她是松了口气儿的,问道:“你去哪儿了?怎么打电话也不接?”

    顾世安的脸上是火辣辣的一片,支吾着说道:“刚才肚子有点儿不舒服。”

    如陈效所说,窦敏果真什么都没有再问。点了点头,说道:“他们都在那边,去吃东西吧。”

    顾世安就应了一句好。窦敏点点头直接走了。

    顾世安这下才松了口气儿,并没有去篝火旁。而是回去换了衣服,这才过去吃东西。

    野营火锅无疑是最方便的,她过去时众人正准备开始了。小王就递给了她碗和筷子。

    这边的火锅底料是小王自己从家里弄了带来的,红彤彤的一片,香味儿飘出去老远。

    顾世安刚才出了一身的虚汗,这会儿胃口好了起来。涮起了蔬菜来。

    陈效他们公司同样是在吃火锅,还弄了下酒菜。众人坐在篝火旁,划拳喝起了酒来。

    陈效倒是亲民得很。也跟着划起了拳来。那边哄笑声阵阵。

    黎苒虽是和罗韵一起来的,但却没有在这边。而是就在陈效公司那边。连带着罗韵也未过来。

    才刚做过那种事,顾世安是看也不敢看那边的。倒是小王一连看了几次,小声的和顾世安嘀咕道:“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陈效公司来的女性不多,都是自成一团体。并没有在男同事那边。黎苒和罗韵呆中是显眼得很的。

    她那么一说旁边儿的小谢就伸出手肘拐了拐她,不着痕迹的指了指在边儿上坐着的舒敏。

    小王这下才不吭声。

    顾世安的饭还未吃完,就听见旁边的划拳喝酒声停了下来。她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回头看过去。就见秦唐带着好几人走了过来。

    他已经换上了便装,背了个背包。

    她还未站起来,那边的陈效就站了起来,要笑不笑的说道:“秦总可真是稀客。”

    秦唐这下就微微的一笑,说道:“知道陈总公司在这儿野营,过来凑过热闹。”

    陈效微微的眯了眯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欢迎欢迎。”他说着示意身边的员工让出位置来,挑了挑眉。说道:“秦总来得正是时候,拿杯子过来给秦总倒酒。”

    他公司那么多人,这样子显然是要灌秦唐的酒了。

    顾世安这下就站了起来。秦唐也是看到了她的,不过只是冲她微微的点点头,就在篝火旁坐了下来。

    那边很快就到了酒,陈效带了几分挑衅的看向秦唐,问道:“秦总是要摇色子还是划拳?”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客随主便,陈总随意。”

    他的语气是淡淡的。

    陈效再次的挑了挑眉。示意身边的人将碗筷给秦唐,漫不经心的说道:“秦总先吃点儿东西,别到时候说我们人多欺负人。”

    秦唐只是淡淡的笑笑,并不说话。

    陈效对他一向都是没好感的,哪里会真的那么好心。立即就让人满上酒,将色子拿了过来,开始摇了起来。

    秦唐过来了,其他人都成了陪衬。就看着两人玩儿。

    陈效公司的几位高管自然也是看出了陈效对秦唐的敌意的,一时间面面相觑,猜测着两人之间是怎么回事。

    秦氏虽是才来临城,但在业内是挺有名气的。按道理来说,陈效只会拉拢的。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陈效没有安什么好心的,想过去,却又不能冒冒然的过去。她整个人是提心吊胆的,哪有胃口吃东西,时不时的朝着那边看着。

    陈效这人是邪性的,吃喝嫖赌大概除了嫖之外其余是样样沾。秦唐哪里会是他的对手,一连喝了好几杯酒。

    他身边跟着的人是急的,却又被陈效安排公司的人好好的‘招待’他们。

    陈效一心的想把秦唐灌醉,秦唐倒也配合,一连喝了十几杯之后就停了下来,拉了身边的人来陪陈效。

    陈效一心都是要针对他,哪里会和别人喝。但秦唐不喝他也是没办法的,只是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他。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问道:“秦总那么大晚上的上来,兴致可真是够好的。”

    他的眼眸里是阴冷阴冷的一片。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算不上,许多年没有人野营过了。突然来了兴致而已。”

    陈效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冷笑来。

    秦唐来之前他是喝了些酒的,两人打着哑谜,一旁的黎苒就给他倒了一杯水。

    秦唐的视线这下就淡淡的扫了过去。

    陈效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接过了那水杯喝起了水来。

    秦唐并未说什么,坐了片刻就站了起来,说了句失陪一下,就站了起来。

    顾世安见两人之间不再喝酒是松了口气儿的,将心放回了肚子里。

    秦唐这一走就没有再回到火堆旁,顾世安等着众人都没有注意了,这才给他打了电话。

    他这会儿已经自己搭好了帐篷,接起顾世安的电话就告诉了他他在哪儿。顾世安过去时他正从帐篷了出来,见着她就微微的点了点头。

    他喝了多少酒顾世安是看见了的。见他的面上看不出什么来,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您没事吧?”

    ”没事。”他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轻描淡写的说道:“应酬也是常有的事儿。”

    应酬是应酬,和现在是两回事儿。

    顾世安就挤出了笑容来,问道:“您怎么来了?”

    秦唐却并不回答,抬头看着布满了星星的天空,说道:“山上的星空挺美的。”

    他这是答非所问。说完又看向了顾世安。指了指不远处,问道:“要不要去那边坐坐?”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了一句好。

    秦唐就率先往前走去。

    这山上最多的就是石头,秦唐找了一块比较光滑的,用手帕来垫上,这才让顾世安坐。

    顾世安哪里有他那么讲究,赶紧的摆手说不用,直接就在石头上坐了下来。

    秦唐见她坐下直接倒是没有坐在手帕上。也直接的坐了下来。他像是真要看星星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星空,这才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冷吗?”

    他说着就要将外套脱下来给顾世安披着。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说不用,说道:“我穿得挺厚的,一点儿也不冷。”

    她来这儿时带的衣服都不厚,身上的衣服还是陈晓给她带过来的。

    秦唐倒是未再勉强,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的花哨,两人一时是找不到话说的,隔了那么会儿,他才开口问道:“你们公司什么时候回去。”

    曲总的年纪大,而且胖,是并没有跟上来的。而窦经理那边也是未说什么时候回去的。

    顾世安就摇摇头,说道:“还没说,后天得上班,应该明天就要回去。”

    野营这事儿。也不过是段时间的新鲜而已。要是真让这些人在山上呆许久,肯定是受不了的。

    秦唐这下就微微的颔首,没有说话。

    顾世安想起了他那会儿电话里说的今天晚上要回去的事儿来,就疑惑的问道:“您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秦唐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似的,说道:“明早还有点儿事,应该下午才回去。”微微的顿了顿,他说道:“大巴车闷,到时候告诉你们窦经理,说你自己买票回去。车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能坐得下。”

    顾世安哪里好麻烦他,笑笑,说道:“不用,您忙您的,不用管我。”

    秦唐这下就不用说话了。沉默了下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他说要谈的事儿的,但这边人多眼杂,现在问显然不是好时机。她就没有再开口。

    山上的夜风是有些凉的,坐了那么十几分钟秦唐就站了起来,说道:“走吧,回去吧。别冻感冒了。”他是大概是怕顾世安找不到位置,接着说道:“我的帐篷在你左边的第三个,有事就叫我。”

    他说到这儿微微的顿了顿,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往帐篷堆那边走了过去。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