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零二章:遇袭

    秦唐却像是完全听不懂似的,一张俊脸上的表情并未又什么变化,也并未去接陈效的话。

    陈效的这一拳犹如打在棉花上一般,他倒是未再多说什么,吆喝着让继续。

    顾世安这下稍稍的松了口气儿。她是并不愿意玩这游戏的,几乎是东西到了她的手里就会立即丢出去。东西倒是一次都未落在她的手里过。

    陈效的动作反应同样是快的,也同样的未被问过问题。

    因为有了陈效和秦唐的这茬,众人接下来的时间都未问刁钻的问题。反倒是问些五花八门的搞笑的事儿。气氛一时间活络得很,哄笑声一阵盖过一阵。

    山上的温度低,但坐在篝火边却并不觉得冷。玩够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又有人提议玩起牌来。

    顾世安早已经打起了哈欠来,这会儿就没再玩了。她本是想回去睡觉的,见秦唐被陈效那边拉着玩牌,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动。就在一旁坐着。时不时的去看那么一眼。

    陈效对秦唐的敌意满满的,这会让上了牌桌,哪里会由着秦唐想走就走,这一座之下时间就有点儿久了。她困得厉害,哈欠一个不接一个的打着。

    等着坐了那么会儿去看周围时,才发现罗韵和黎苒今晚并没有玩牌,不知道是去哪儿了。

    顾世安自然不会去管这事儿。往牌桌那边看了看。视线还未收回来。手机就震动了一下。有短信进来了。

    顾世安将手机拿了出来,短信竟然是陈效发来的。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打算守到明儿早上?”

    虽是没有去看他,顾世安仍旧能想象得到他打字时勾起的嘴角的讥讽。

    她微微的抿了抿唇,又坐了会儿,这才起身往帐篷那边走。

    离开了火堆旁是冷的,她散步两步就钻进了帐篷,然后脱了外套躺进了睡袋里闭上眼睛。

    她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拿出手机来给秦唐打了电话。原本是给她找借口想让他早点儿从牌桌上下来的。谁知道秦唐却并没有接电话,直接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顾世安握着手机发了会儿呆才重新放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是想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些的,谁知道竟然密密的就睡了过去。

    顾世安是半夜的时候被一阵寒气给冻醒的,她原本是想再往睡袋里躺些的,才刚要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立即睁开了眼。

    隐隐约约的光亮着帐篷里还有一人,看不清面目。顾世安差点儿就要叫出来,那只手的主人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要笑不笑的说:“你是打算让大家都知道我在这儿?”

    陈效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说着就松开了捂住顾世安嘴的手。

    这左右都是帐篷,顾世安哪里想到他那么胆大竟然会过来。她是有些恼的,翻身就坐了起来,同样是低低的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陈效慢条斯理的将袖口和衬衫上的扣子解下。然后倾身逼近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天气冷,我当然得过来给我媳妇儿暖床了。”

    他倒是坦然得很,说着就要钻进睡袋。

    顾世安这下就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陈效。

    陈效的动作这下就顿了下来,他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了顾世安,问道:“怎么,不想和我睡?”

    顾世安还没说话,他微微的顿了顿,一张俊脸凑近了她,说道:“那你想和谁睡?”

    他的语气是流里流气的。

    说完不等顾世安说话,就跟没事人似的躺进了睡袋里。然后伸手将顾世安拉到了睡袋里。

    这睡袋是压根没有任何隔音可言的。顾世安怕弄出动静来,并不敢挣扎,只得让陈效就那么搂着。

    陈效应该是才刚洗过澡,身上带着一股子洗澡后清新的味儿。只是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身上或多或少的带了些酒气。

    他的头发并没有弄干,微湿冰凉凉的,触碰到顾世安的脸冰凉凉的一片。

    他这会儿倒是老实得很了,就跟哄孩子似的拍了拍顾世安的背,说道:“睡吧媳妇儿。”

    他说着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原本睡得好好的,这会儿被他弄醒一时哪里睡得着。心里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被人发现他在这边。

    而罪魁祸首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没有再闹就睡了过去。他的头是埋在顾世安的脖颈之中的,顾世安稍稍的动动他就将她搂得紧紧的。

    顾世安直到半夜这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担心早上被人看到陈效从这边出去,她到天微明时就睁开了眼睛。将陈效给推醒,压低了声音说道:“天亮了。”

    陈效睡眼惺忪,睁开眼看了看外边儿的蒙蒙亮,又重新将头埋到了顾世安的脖颈中,说道:“还早呢媳妇儿。”

    才刚醒来他的声音里带了些性感的沙哑。整个人懒洋洋的。

    敢情他这是忘记他在她的帐篷里了。

    顾世安忍了又忍,提醒道:“等下他们就起了。”

    ”他们起他们的。”陈效眼皮也不抬的说。

    他这样子是要赖在这里了,顾世安拿他没有办法,挣开他打算爬起来。

    她才刚动了动陈效就将她给搂得紧紧的,说道:“得得,别动,我走。”

    话虽是那么说,他仍是过了好会儿这才爬起来。

    他的动作倒是利落得很,没多大会儿就穿好了衣服。

    看着他出去了,顾世安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儿。正准备闭上眼睛,谁知道陈效又倒了会儿,笑嘻嘻的说道:“媳妇儿,你要不要去看日出?我昨天看过天气预报了,应该会有日出。”

    他在这儿顾世安是提心吊胆的,只盼着他早点儿走,立即就说了句不用。

    陈效却还不死心,又问道:“真不用。”

    顾世安这下就闭上眼睛不说话了,陈效讨了个没趣,自己走了。

    这时候不过才六点多,四周都是安安静静的。顾世安已经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于是就爬了起来。拿着东西准备去洗漱。

    才刚从帐篷里钻出来,就见黎苒在陈效的帐篷的边儿上。

    她看到顾世安稍稍的怔了一下,倒是未说什么,直接就走了。

    顾世安也没有管她,去洗漱去了。

    经过了一夜,篝火早已燃成了灰烬。四周都是冷冷清清的。

    昨晚闹得是有些晚的,众人这时候都还未起来。

    陈效不知道是睡回笼觉还是去哪儿了,并不见身影。

    顾世安找不到事儿做,想起了陈效说的看日出来,就往空旷没有树木遮掩的地儿走去。

    陈效说的今天会有日出的,但却并没有,顾世安缩手缩脚等了二十来分钟,地平线那边仍旧灰蒙蒙的一片。

    早上山上的温度原本就低些,她的手脚冻得冰凉。不由得暗暗的唾弃自己,真是脑子抽风了才会相信陈效的话。

    她起得早。这会儿已经差不多是六点半了。山间雾气蒙蒙,光线并不明朗。

    昨天已经在山上住了一夜,众人的新鲜感都已经过去。应该起来就会回山庄。

    顾世安就打算回去先将东西都收拾好。

    这时候帐篷这边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人起床。顾世安拉开帐篷钻进去,才刚开始收拾衣服,就见一旁丢了一张纸条。

    那纸条上是用红色的粗笔写着字的,让人无法忽视。顾世安就将那纸条捡了起来。

    纸条上写了一句话: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带上这张纸条到石林。

    纸条上的字迹是潦草的,压根就看不出是谁写的。

    顾世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立即就钻出帐篷去看,却发现四周都是安安静静的,压根就没有人。

    她的心是跳得厉害的,脑海里就这会儿已经转过了许多的念头。她并没有多想,立即就往石林那边。

    山间的天气变化无常,这会儿已经起了一层薄雾来。空气里夹了细细的毛毛细雨,落在脸上冰冰凉的一片。

    顾世安一路警惕的看着四周,但四周却并没有人,安静得只有她的脚步声。

    她没有多久就到了石林的边儿上,但石林边儿上同样没有看到人。既然已经留了字条让她过来,不可能只是为了耍耍她。

    她这下就冷静的开口问道:“有没有人?”

    四周并未有任何的回响。

    顾世安这下就又问了一句。这次话音才刚落下,前边儿就闪过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顾世安想也不想的就跟了上去。

    前头的人像是和她捉迷藏似的。保持着不让她跟丢的距离那么让她跟着。身影在石林间时隐时线。

    石林这边的雾气要更密些,加上那人刻意的隐藏,顾世安只能隐约的看到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大衣是连帽的,甚至看不到是长发短发。凭着身影同样也看不出是男还是女。

    顾世安上次就跟着陈效来过这边,她是知道这边走深了她是找不到露出的。走得有那么远,她就停了下来,不再往前走。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前头的人并不出声,粗声粗气的说道:“想知道就跟我来。”

    他虽是刻意的压低声音,但这次顾世安已经肯定他是个男人。

    顾世安并不动,冷冷的问道:“我想知道什么?”

    那男人这下就粗声粗气的说道:“你想知道你父母的事。”

    他这话一出,顾世安的心里一惊。他已不再多说话,快步的就往前走。

    顾世安的脑子乱得厉害,立即就跟了上去,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但这下前边儿的人不再有任何回音。只是快步的往前走。

    顾世安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这下那人的脚步更是快,在石林间穿梭着。顾世安跟得有些费力,大概走了十几分钟,石林中的雾气更浓,她就停了下来。

    前边儿已经不见了那人的身影,她竭力的让自己保持着镇定。开口说道:“这儿没有人,你要有什么说的就在这儿说。”

    她的声音在石林里回荡开来。但前头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四周是雾气蒙蒙的,石林里的岔路多,她一停下来,甚至不知道那人是往哪儿走的。

    她这下才感觉到不对劲。就算是那人真有什么要说的,避开人就是了,并不用带她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周围安静得让人发憷。就连鸟叫声也没有。顾世安的身上并没有任何防身的东西。她弯身就捡起了一块石块来。警惕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四周。

    但四周并没有任何的声响,那人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顾世安的手机冒出了些汗来,拿出了手机要打电话,才发现在这边竟然并没有信号。

    她这才知道,自己是钻进别人的圈套里。

    可如果是圈套,这人怎么会知道她父亲的事……

    她一时是想不通的,竭力的让自己镇定着。就在原地站着。这人既然已经将她引了过来,自然是不会就这么就算了。

    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漫长极了,顾世安在原地站了十来分钟,但那人却并没有回来。

    天空中的毛毛雨下得更密了起来,将她额前细碎的头发打湿的服帖在了额头上。

    她的手心里是湿蠕蠕的一片,也不知道是飘落的雨还是冷汗。

    在她快要站不下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响声。顾世安的汗毛一下子就倒竖了起来。几乎是立即举起手中捡的石头回过身。

    只是她到底还是慢了一系诶,人才刚转过,还未看清那人的面容,后脑勺就传来了一阵钝痛,她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顾世安是在滴滴答答的雨滴声中醒来的,才刚恢复意识,后脑勺的刺痛就传入了神经里。

    她忍不住的就要闷哼出声,但却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她这才发现,她的嘴被堵住了。

    非但是嘴被堵住了,就连手脚也被困住了。

    她这会儿倒也还镇定,抬头打量四周,这才发现这儿是一洞穴。潮湿而阴冷。

    洞穴并不大,就只容得下她一人。外边儿飘进来的毛毛雨甚至能飘落到她的脸上。

    外边儿下着雨是阴沉沉的一片,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她已经晕了多久。

    她动了动,想要挣扎开身上的绳子。但那绳子是捆得极紧的,任由着她挣扎也未有任何的松动。大抵是怕她逃掉,用的甚至是早准备好的大拇指粗的麻绳。

    四周也并不见那人的身影,顾世安闭了闭眼睛。脑子里迅速的转动着想着那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她是没有任何的头绪。将她扔在这山野老林间,人也未出现,这不像是绑架。

    无论那人想要干什么,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该做的就是保存体力。等着那人再过来。

    她是以为那人会过来的,但却并没有。一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那人都没有再过来。

    她这才知道,他不是绑架她,而是,要将她丢在这儿活活的饿死在这里。

    她已经不见了一整天。小王他们应该是早发觉了她不见的。但现在都未有人搜索过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这儿隐蔽到轻易找不到。要么就是,压根就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失踪。

    顾世安在这一刻忽然就升起了几分的茫然来。

    她原本是想保存着体力等着那人过来的,现在知道这并不是办法。她如果不采取任何的行动,就那么在这儿困着,迟早会活活的饿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见一旁有一块岩石突出来。就试着慢慢的挪往那边。

    但她的手是被缚在身后的,麻绳捆得极紧身体并不平衡,才刚动了动,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身体是虚软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缓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挪了过去。

    明明只是窄小的空间,但她这样挪过去是费了不少的时间的。待到到那岩石前时。她已是一身狼狈。脸上衣服上都蹭起了泥土腐烂的树叶渣。短短的距离,她已是一身的汗儿。

    她喘了一会儿气,歇了片刻,这才将身后的绳子左右的在岩石上来回不停的蹭着。

    她的手就背在后边儿,看不到那岩石锋利的地方在哪儿,都是在乱蹭。绳子还未有任何的松动,她的手背就已被蹭破了皮。

    身体早已是冰冰凉的一片。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就那么来回的蹭着。

    身体不平衡,稍稍的用力过度就会跌倒在地上。她没过多大会儿就是灰头土脸的。

    她原本就是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这样无疑是耗费体力的。外边儿的天色暗了下来,四周只有清脆的水滴声,安静得让人绝望。

    顾世安不知道蹭了多少次,身后的绳子仍旧没有任何的松动。绝望一点点的将她淹没。

    身体里仿佛没有多余的力气,她蜷缩着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下去她就再也没有力气醒来,紧紧的闭上眼睛就那么躺着。地上明明是冰冷而潮湿的,她竟然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她是被冻醒的,整个人像是处于冰块中一样,冷得直打哆嗦。但却口干舌燥得厉害。

    外边儿应该已是深夜,连虫鸣声也没有。

    身体已被捆绑得麻木,她想要撑坐起来,一时间竟然没能起得来。她喘了口粗气而,稍稍的缓了缓,这才咬着牙坐了起来。

    白天她没有感觉到饥饿,但这次醒过来,腹中却是饿得厉害,连带着胃里也是火辣辣的一片。

    脑子里是昏昏糊糊的一片。她知道自己应该是发烧了。她是想去继续蹭绳子的,但身体却是轻飘飘的一片。没蹭两下整个人就跌倒在了地上。

    外头是黑暗的一片,并不见任何的光亮。这就说明,压根就没有人往这边来。顾世安紧紧的阖上了眼睛。

    她的脑子里茫茫然的一片,在这一刻,甚至不知道有谁会来救她。

    她的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了陈效的脸来。大抵是因为此刻脆弱的缘故,她的眼里竟然涩得厉害。

    她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有冰凉的液体从脸上滑落下来。

    秦唐是最先发现顾世安不见的。

    他在起来没有见到她时就给她打了电话,但她的手机是暂时无法接通。

    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以为是这边的信号不好。并未在意。

    等着众人都开始收拾帐篷而顾世安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时,他过去看,才发现帐篷里并没有人。

    他又四处的看了一圈,依旧不见她的身影。

    他是知道她和陈效之间的关系的,最开始以为她是陈效闹了别扭躲去哪儿了。但直到众人都要走都未见她回来,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他立即就去找了陈效,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的问道:“世安去哪儿了?”

    陈效正在收拾着东西,要笑不笑的扫了他一眼,说道:“我老婆什么时候轮到秦总您来管了?”

    他的眼底是阴沉沉的一片。

    秦唐并不确定他知不知道顾世安在哪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看了一圈,都没有她的身影。”

    他脸上的神色是凝重的。

    陈效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也不管秦唐,直接就往窦经理那边走去。

    窦经理听到他问起顾世安是惊讶的,知道顾世安一直都是和小王小谢在一起的,立即就叫来了两人。

    小王和小谢哪里见过顾世安,眼看着要走已经在周边找了她一圈了。

    得知所有人都没见过顾世安,而她帐篷里也并不乱,陈效的脸就冷了下来。

    秦唐的脸色更是凝重,立即就吩咐身边的几个保镖四处找。然后给山庄那边打了电话,让安排人手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