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零五章:滋味杂陈

    他的心思一向深沉,孙助理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稍稍的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陈总,医生说了太太不会有事就肯定不会有事的。您这两天就没休息过,要是太太醒来看到您这样子……”

    他说到这儿就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陈效依旧没有说话,又拿出了一支烟抽了,这才让他去将他的东西都带过来,他就在医院这边洗漱。

    见他愿意把身上拿湿衣服换下来孙助理是常常的松了口气儿的,立即就去拿衣服去了。

    陈效执意不换他没办法,但如果生病了,苦的还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

    秦唐在外边儿打了很久的电话这才朝着病房这边走过来,他往病房里看了看,又看了看坐在走廊上的陈效,这才开口问道:“所知道的几个路口都已经布了人,但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下山来。”

    那时候那人逃得快,陈效并没有追过去。等着联系上了秦唐就让他让人把手各个路口,并指了方向让人去追。

    但这原始森林。想要躲藏起来是容易的。那人谨慎得很,到了后边儿甚至连脚印也没有留下。到现在同样是未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的。他唯一能确认的就是那是个男人,身高和他差不多。

    陈效的眼底一片阴鸷,阴测测的说道:“我就不信他永远不从那山里出来。”

    秦唐这下就看向了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也许他现在已经就出来了。他对山上的路熟。并不一定会走路。”

    是了,大山并不是围起来的,那人下山的途径并不是只有那几条。这边的山大,他们不可能每个能出山的地方都守得到。

    陈效这下就没说话了,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这次的绑顾世安的人是谨慎的,他已经让肖四去查了。但到现在仍旧没有任何的消息。

    陈效是有些烦躁,闭上眼靠在墙上一时没有说话。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两人的心里是清楚的,这事儿如果不查清楚,有了第一次,肯定就会有第二次。

    那人并未伤害顾世安,只是将她丢在山里。这就说明,后边儿的人是想要她的命。打算活活的将她饿死。

    她和谁会有事关性命的深仇大恨?

    气氛一时沉甸甸的。

    等着晚些时候陈效去洗澡,秦唐才进了病房,站在了顾世安的病床前。

    发了烧,她的嘴唇是干裂的。他就拿了棉签,慢慢的沾了温水给她擦着。

    病床上的顾世安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儿血丝,整个人是瘦弱的,秦唐在床前默立了半响,手机震动起来,他这才拿出了手机来。

    电话是他公司里的人打来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淡淡的说了句回去再说,然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世安醒来时四周都是一片漆黑的,她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儿。稍稍的动动,那被磨得血肉模糊的手腕就疼痛了起来。

    她正想撑着坐起来,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她的记忆仍是停留在深山老林里的,脑子里一时有那么些反应不过来。直到看到陈效的脸,她这才回过神来,哑着声音问道:“这是哪儿?”

    她整整两天两夜未进过一滴水,喉咙里干哑得厉害。说出来的声音是虚弱的,不靠近甚至听不见。

    陈效就简单的回了医院,怕她会起来,又说道:“别动,我马上就叫医生过来。”

    他说着就摁了床头的铃。然后又问顾世安喝不喝水,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陈效很快回身去兑温水,顾世安是恍惚得厉害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这医院里的。

    她只知道自己在岩石上好不容易磨开了绳子,出了那小小的山洞却发现四周都是深山老林,一眼看不到尽头。她甚至不知道哪儿是出路。

    那人是留了出去的脚印的,她却并不敢跟着走,只知道往反方向沿着一条线直走。

    里头是没有路的,她走得极为艰难。一路荆棘刺透衣服刺进皮肤里她也没感觉到。

    她没吃东西,走了没多远浑身就没力气。她咬着牙继续往前走,原本是想找一个能遮雨藏身的地方藏起来的,谁知道还未找到地方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陈效才开始给顾世安喂水,医生就匆匆的赶了过来。给顾世安检查了一番,让继续留院观察。

    她已经几天没有进过食,肠胃是虚弱的,让开始只能吃清淡的流食。不能吃油腻干硬刺激性的东西。

    顾世安早已被饿过了,胃里压根就感觉不到饿。

    陈效的动作很快,待到医生离开,他没多时就弄了一碗熬得稀烂的白粥来。顾世安没有力气,他就那么一勺勺的喂着。

    他哪里伺候过人,动作是笨拙的。粥滴得被子上到处都是。又叫了人进来换被子。

    顾世安的脾胃虚弱,只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这一觉倒是睡得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陈效这一晚就没离开,这会儿正在窗边打电话。见顾世安醒了就挂了电话,上前问道:“别下床,想要什么我给你。”

    顾世安是有些难堪的,隔了会儿才低低的说想要上洗手间。

    陈效这下直接就打横抱将她抱了起来,抱到了洗手间,这才对她说道:“我就在外面,好了就叫我。”

    休息了一整夜,顾世安已经有了力气。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虚弱,她胡乱的点点头,陈效这才出去。

    她自然是不会叫陈效的,上完了洗手间,自己就走到了门边去。

    陈效正站在门边,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即就侧过头来,问道:“怎么不叫我?”

    顾世安这下就低低的说道:“我没事。”

    陈效没有说话,上前直接又将她抱回了床上。他这样子是太过小心翼翼了的。顾世安找不到说的,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真没事,不过就是一点儿皮肉伤而已。”

    陈效这下却没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医生还有会儿上班,待会儿去检查一下。”

    他的声音微微的有些涩。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的,立即就看向了他。

    陈效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前段时间你一直吐,检查一下。”

    他这意思顾世安同样是不清楚的,陈效大抵是知道她没懂,稍稍的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你这个月,好像也没来。最好检查一下。”

    他说着视线就落在了顾世安的肚子上。

    顾世安这才反应过来。有那么片刻的茫茫然的,然后低头看向了自己那平坦的肚子。

    是了,她这个月,月事一直都没有来。原本就是在这几天的,但这几天并没有来。

    她的脑子里仍是茫茫然的一片,想起了陈效刚才抱她上洗手间的举动来,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小心翼翼的。

    她就闭上眼睛那么躺着。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是什么样的反应。

    就在这会儿医生推门进来,陈效应该是早和医生说过了,检查了顾世安的身体状况之后那医生直接就开了单子,让她去检查。

    检查的程序并不复杂,只是要验血。陈效并不让她下床,找了一个轮椅过来推着她。

    两人一直都是未说话的,顾世安甚至不知道,如果真的怀孕了,这个孩子,该何去何从。

    陈效,是并不想要孩子,她这是清楚的。

    顾世安极力的不让自己多想,任由着护士抽了血,然后坐在轮椅上任由着陈效推着回了病房。

    等待结果的时间是漫长的,中间陈效的人送了粥和打成蛋花的蛋来,她虽是没有胃口,但还是吃了那么多。

    晚些时候秦唐过来,陈效并不多说什么,直接出去抽烟去了。

    顾世安叫了一声秦先生,然后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秦唐伸手摁住了她,让她好好的躺着,这才问道:“今天感觉好点儿了没有?”

    顾世安这下就挤出了笑容来,说了句好多了。

    秦唐点了点头,看着她那两只缠着绷带的手,又说道:“我请了阿姨过来,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让她做。手别沾水感染了。”

    他想得倒是挺周到的,顾世安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您不用那么麻烦,我没事。真的。”

    秦唐却不置可否,又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顾世安知道他们在大山林里好她肯定是费了一番力气的,就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秦唐并不说话,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问道:“你看到绑你的人了吗?”

    从她醒来起,谁都是没有问这个问题的。但这个问题,是必须得问的。他们那边并没有任何的线索,就只能从顾世安这边突破了。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哑着声音说道:“没有,他很谨慎,从头罩到脚。只知道是个男人,很高,看身形应该是个年轻男人。”

    这话和没说的一样,能在深山老林里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将她带去那么远的,只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

    秦唐这下就没有说话了。隔了那么片刻,才又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和谁结过仇?”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脑子里浮现出黎冉那张面孔来。她是知道,罗韵针对她,是她在后边儿搞的鬼。

    但那人是想要她的命。黎冉即便是再怎么恨她的存在,但应该还没到想要她的命的地步。

    秦唐这下就没有再说话了。

    病房里一时就安静了下来。顾世安有那么片刻的恍惚,回过神来,才说道:“您忙您的,我真没事,只是些皮肉伤而已。”

    她是知道秦唐忙的,如果不是她出了事儿,他这时候肯定早就回临城去了。

    秦唐这下并不搭她的话,只是淡淡的让她好好休息。

    大抵是怕顾世安觉得闷。又将电视打开来。

    顾世安的心里是惦记着检查的结果的,哪里有看电视的心思。就那么恍恍惚惚的坐着。

    秦唐大抵是看出了她的恍惚来,坐了片刻就起身告辞,让她好好的养着,他晚上再过来。又问顾世安想吃什么,他会让山庄里的人弄好一起带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让他别那么来回的跑的,但她知道她说的话秦唐未必会听,就说吃什么都行。

    秦唐出去的时候陈效就坐在病房门口抽着烟,明明护士已经打过无数次招呼了,他却充耳不闻。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也只是抬头看了秦唐一眼,随即又低头抽起了烟来。倒是过来的孙助理客气的请秦唐慢走。

    原本以为检查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但却迟迟的没有出来。直到中午顾世安吃了午饭时,医生才拿了报告过来。

    两人几乎是立即就看向了医生。那医生并不知道两人是想要孩子还是不想要孩子,脸上并未露出任何的表情来,开口说道:“没有怀孕。呕吐应该是肠胃比较弱……”

    他的话还未说完,陈效就跌坐回了沙发上。他的样子显然是松了口气儿的,伸手揉了揉眉心。

    顾世安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恍恍惚惚了好会儿见医生在说什么,就挤出了一个笑容说了声谢谢。

    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等着医生走后,她就浑身虚软的靠回了床上。

    病房里是安安静静的一片,顾世安从醒来开始因为陈效说怀孕的事儿一直未想过老太太。这会儿才想起来。开口问道:“奶奶那边知道了吗?我已经没事了,晚上回去吧。”

    她是知道自己在山里呆了两天的,两人一直没有回去,就算是老太太不知道,但也肯定是糊弄不了多久的。

    她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我回老房子那边去……你先回去,等伤好了我再回去。”

    她都是些皮肉伤,脸上就只有两条不大的划痕,养两天就能见人了。稍稍的注意些,老太太那边能糊弄过去。

    老太太那边暂时是还不知道的,但如顾世安所想的,他虽是找了借口搪塞了过去,但如果再不回去,她肯定是会起疑心的。

    陈效这下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这些事不用你操心,养好你的伤。”他微微的顿了顿,看向了顾世安,问道:“那人是怎么带你走的?”

    他对于她一点线索都未留下失踪是不解的,她应该并会走远,如果那人是强行将她带走的,当时她哪怕是呼救一声,也应该有人听得见。

    顾世安想起了那人说的话来,一时有那么些的失神,没有说话。

    陈效一直是盯着她的,见她不说话心里已经有了猜测,问道:“他说什么了?”

    顾世安很快就回过了神来,并没有去看他,低低的说道:“没说什么。”

    陈效这下一下子就发起了脾气来,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想要你的命?”

    他的视线是犀利的,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顾世安。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陈效是有些暴躁的,直接摔门出去抽烟去了。

    他这一走就没有再过来,医生让顾世安少吃多餐,晚些时候送吃的也是孙助理送过来的。

    孙助理是客客气气的,顾世安的手不方便,他将东西一一的摆好,这才请顾世安用。

    其实这事儿是不该他做的,只是秦唐带来的阿姨被陈效给打发了。这事儿就只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了。

    顾世安就挤出了笑容说了谢谢。然后吃起了粥来。

    她的手不方便,吃得极慢。也不去问陈效。

    孙助理想说什么的,欲言又止了好会儿,等着顾世安吃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太太,陈总的脾气不好,您别和他计较。”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您……那时候,陈总很着急。一直都未休息过,也未下过山。找到你那会儿,他身上带着伤,却非要抱着您。让他换一下一不肯。”

    顾世安在这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她那会儿上洗手间时陈效的小心翼翼来。她的拿着勺子的手就稍稍的顿了顿。他在拿到检查报告前和检查报告后的样子是截然不同的。哪里是孙助理所想的那样。

    顾世安是平静的,并不去接孙助理的话,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她不说话孙助理这下就找不到再说了,病房里就安静了下来。

    顾世安倒是没多大会儿就吃完,孙助理收拾了碗筷,又让顾世安有什么事叫他,这才出去了。

    秦唐是下午过来的,过来的时候陈效仍旧没回来。他倒也不问他去了哪儿,将他带来的粥和给顾世安熬的鸡汤拿了出来。

    鸡汤是早拂去了油沫的,并不见半点儿油腻。粥熬得比外边儿的是要精心许多的,大抵是怕顾世安没有胃口,还带了些清淡容易消化的小菜。

    顾世安向他道了谢,认认真真的吃起了粥来。

    修养了一天的,她的喉咙是好了许多的,也不再那么沙哑,身体里也有了力气。只是那血肉模糊的手依旧是痛的。

    病房里是安安静静的,秦唐是要说什么的,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原本是要一直在医院呆着的,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找他什么事,留了两个人在医院里匆匆的走了。

    陈效回来时已是下半夜了,一身的酒味儿。

    他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没有醉,自个去洗手间洗漱了,然后就直接倒在了病房里的另外一张床上。

    顾世安白天睡得多了,晚上的睡眠浅,被他那么一吵醒就再也睡不着。恍恍惚惚中她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其实,没有怀孕。也好。

    夜里寂静,脑子里也格外的清醒。她就想起了这段时间陈效的隐忍以及体贴来。

    她那时候是觉得他有些奇怪的,现在想起来,他恐怕是从她呕吐起就留了心眼。

    老太太原本就想要重孙子,无论他想不想要孩子。这孩子只要有了,都是要留下的。

    顾世安恍恍惚惚的,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她僵着身体就那么躺着,她的的身体到底还是还虚弱,到了下半夜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原本是退了烧的,到了第二条早上不知道又怎么烧了起来。医生来检查时紧紧的皱着眉头,又开了单子让检查,然后给她输了液。

    顾世安烧起来是迷迷糊糊的,倒是并不觉得难受,只觉得口渴。

    昨天被陈效叫走的那阿姨又回来,这次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她。

    陈效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早早的就出去了,倒是秦唐一直都在,皱着眉头打着电话,叫他身边的医生过来。

    他这是小题大做了,顾世安要阻止他,他却压根就不听她的,只让她好好的休息。

    顾世安的烧烧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傍晚医生担心会烧成肺炎让第二天转院时,她的烧这才退了下来。

    她的脑子清醒了过来,再也不肯在这边呆着。也不愿意再耽搁秦唐,执意要回临城。

    她执拗起来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他的注意,秦唐问过了医生后只得安排了车,将车里弄得舒适些,这才带着她回临城。

    她的状况倒也还算是好,并未再发烧。一路上就裹说毯子闭上眼睛在车里昏睡着。

    秦唐在路上就安排人找了医院,顾世安自认为自己没事了,哪里肯再呆在医院。这下秦唐却并不由她,说是必须医生说能出院她才能出院。

    顾世安是有些悻悻的,闷着头不再吭声儿。

    秦唐大抵是觉得她是在医院里呆着无聊,说道:“你可以让你朋友过来陪陪你。我让司机过去接。”

    顾世安的手机是早就丢了的,那人将她打晕之后就将她的手机也带走了。一直并未找到。而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医院里。也未有谁注意到这事儿。

    顾世安唯一的朋友就是常尛了,她并不想让常尛担心,这下就低低的说了句不用。

    秦唐倒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她好好的养着,有什么事儿就吩咐阿姨做。别自己逞强。

    陈效在那天早上早早的离开后就未再出现过,倒是留了孙助理下来。不过被秦唐以医院里不用那么多人为借口让他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