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零七章:神秘

    他那么说老太太就应该是没事的,顾世安的心放了下来,她也不管陈效,在床上躺了下来。

    陈效倒是没多大会儿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他胡乱的洗了一把脸,脸上还带着些水珠儿。

    见顾世安已经躺下闭上眼睛,他倒是没说什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也并没有说话,也未解释这几天去哪儿了,就跟一直都在似的。

    病房里安静极了,隔了没多大会儿陈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就接了起来,低低的说起了话来。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他的语气一直都是轻描淡写的。顾世安这段时间原本就睡得多了,他说着话她是一点儿也睡不着的,就那么僵着身体躺着。

    陈效的电话说了好会儿才结束,他将手机丢在了沙发上,站起来往洗手间去了。

    这次大抵是在洗澡,里头很快就传来了水哗啦哗啦的声响。他没多大会儿便出来。顾世安原本以为他会像前几天在医院时一样直接在另一张床上睡下,谁知道却并没有,他往她的病床这边走了过来。

    那段时间他的隐忍,纯属是因为以为她怀孕了。顾世安是清楚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顾世安睁眼也不是,不睁眼也不是,正犹豫间陈效上了床。她这下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陈效像是知道她没有睡着似的,要笑不笑的说道:“怎么,那么快就醒了?”

    他也不管顾世安,兀自就躺了下来。

    床是单人床,两个人躺着是窄小的。顾世安知道叫他他也不会下去,自己就要坐起来。谁知道陈效却伸手摁住了她,微微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说道:“身上有伤就别乱动。”

    他的掌心是灼热的。

    顾世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就缩了缩。陈效已凑到了她的耳边,唇若有若无的扫过了那耳垂。

    一阵酥软的电流从脚底窜了起来。

    顾世安忽的就想起了那天在山上时那羞耻的一幕来。

    陈效哪里会放过她,咬住了那耳垂。门也不知道关没关,顾世安是怕有人会来的。同时她也是怕陈效的,低低的哀求道:“这里是医院……”

    她说着就要躲开,陈效却是将她禁锢得紧紧的。声音暗哑低沉的说道:“门已经锁上了。”

    他在这时候精虫上脑,唇一边流连着,大抵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的,又哑着声音说道:“媳妇儿,我就在外面,像那天一样。”

    他的动作间是迫切的,将顾世安紧紧的禁锢着。

    顾世安的脸上火辣辣的一片,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大抵是顾忌着她身上的伤。陈效的动作是比以前要轻些的。

    他这人哪里是守信用的,开始只是在谷口,待到感觉到汁水儿时。就附在顾世安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媳妇儿,你是也是想我的。”

    他几乎是立即就到了底部。低低的喘了口气儿。

    顾世安是怕他的,尽管是shi的,但却仍是疼痛得厉害。几乎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大抵是顾忌着她身上有伤,陈效吃的是‘快餐’,只用了平常三分之一的时间便结束。

    他这时候也不忘记避孕,在了外面。也不去洗,拍了拍顾世安,带了几分慵懒的说道:“睡吧媳妇儿。”

    他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的,这床那么挤他竟然也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顾世安等着他睡着了,这才将他揽在她腰上的手拿开,爬起来去了洗手间。

    她在洗手间里呆了许久才出来,并没有再回那张床上,就在另外的一张床上睡了下来。

    这次她倒是没多久就睡了过去。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时,陈效竟然又睡了过来,从身后搂住她。

    顾世安的脑子里只清醒了那么一瞬,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醒来时陈效已经离开了,就跟昨晚过来不过是顾世安的幻觉一般。

    顾世安也不去管她,在床上发了好会儿的呆,这才起床。

    今天她的病房里是闹热的,先是秦唐过来。秦唐过来之后小王又翘了班过来。

    她过来是带了好些东西的,煲了烫,熬了粥,又做了两样糕点。她对自己的手艺一向是自信的,顾世安边吃着边问她好不好吃。

    味道确实都不错,顾世安这下就点头说好吃。小王立即就兴奋了起来,不停的劝着顾世安多吃点儿。

    窦敏过来的时候她正在和顾世安说着她最近看的那韩剧,说着里头的男主角是多么多么的迷人。

    自从知道顾世安和陈效之间的关系后,她倒是一点儿也不犯花痴了。

    窦敏进门是她正是手足舞蹈的,她今天请的是病假,看到窦敏一下子就焉巴了下去,讪讪的叫了一声窦经理。

    窦敏都是未说什么,微微的点点头。然后将带来的果篮放到了一旁,然后才说道:“昨晚才知道你在这边。”

    她会过来顾世安是惊讶的,说了几句客气的话。

    小王这下倒是自觉得很,就给招待客人似的替窦敏给倒了水。窦敏在她是不自在的,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窦敏和顾世安两人,一时安静了下来。隔了会儿,窦敏才开口问道:“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她的视线就落到了顾世安那已经拆了纱布的手腕上。磨破得厉害,虽是已经结了痂,但看着仍旧是吓人的。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已经没事了。

    窦敏这下就沉默了下来,过了会儿才问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王那边能搪塞,但以她的精明,是不好搪塞的。

    好在她也并未打破砂锅的问道底,她和顾世安不熟,大抵是知道自己那么问是唐突的,又接着说道:“在外面一定要自己注意安全。不要轻信任何人。”

    她的语气是严肃的,顾世安这下就低声的说了句谢谢。

    也不知道是早知道了还是怎么的,她倒是并未问顾世安和陈效之间的关系。她是趁着中午出来的,坐了会儿让顾世安好好的养着,养好伤再回公司上班,这才走了。

    顾世安是晚上时接到常尛的电话的,她开口便问道:“你在哪儿?手机怎么关机那么几天,我去了老房子那边也不见你人。”

    顾世安知道瞒不过她,沉默了一下就回答说自己在医院。

    常尛倒是来得很快,没多时就过来。

    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夹克,戴了个鸭舌帽,就跟一假小子似的。

    她是急匆匆的过来的,什么都没有带,在病床前坐下来就低低的问道:“怎么回事?”

    她既然已经知道,顾世安也并没有瞒她。沉默了一下,将事情给说了。常尛在得知并没有看到那人的长相时就沉默了下来,最后低低的说:“先把伤养好。”

    她是有话要说的,但却又没有说,隔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我听说你奶奶打算把手里的股份都分下去。”

    她像是一直都关注着顾氏的消息。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抬头看向了她,说道:“什么时候的事?”

    她是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的。

    常尛这下就说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传出了这消息,但是具体并不知道。”

    但是老太太那边既然传出了这消息,这就证明手里的股份肯定是要分下来的。要不然,不可能空穴无风的传这事儿。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老太太做这决定,她多少是有些惶恐的。不知道怎么好好的她就要将手中的股份分下去。倒是有些像是在安排后事一般。

    她是想说什么的,张张口,却又什么都没有说。于是就那么长时间的沉默着。

    常尛是有话要说的,但见顾世安这样儿她就什么都没有再说了。隔了会儿打破了这沉寂,问顾世安想吃什么,她出去给她买。

    这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顾世安就说不用。常尛这下就站了起来,说是出去买东西,她晚上就在这边。

    她来得急,什么都是没带的。甚至连洗漱用品都得重新去买。

    顾世安这下就拦住了她,说道:“我没事,真的。你回去,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再说有护士在。”

    以常尛的脾气,原本以为她是要坚持的。但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说道:“那我明天再过来。”

    她这下就重新坐了下来,到了差不多十点,顾世安催她了她才离开。

    常尛很快下了楼,但却并没有回小院。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些,站在昏黄的路灯下抽了一支烟,将烟头捻灭。这才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常尛走后顾世安坐着久久的没有动,她原本是想给顾老太太打电话的,手机握在手里最终还是没有打。闭上眼睛靠在床头久久的没有动。

    她是有些恍惚的,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去洗漱。

    她走神得厉害,去洗漱的时候差点儿就撞在了门框上。等着洗了一把脸,她的脑子这才清醒了过来。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儿,闭了闭眼,这才继续洗漱。

    那么一耽搁,她躺在床上时已经十点四十多了。关了灯刚躺在床上,病房的门就被打开来。她以为是陈效,身体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病房里的灯被打开来,她睁开眼,才发现过来的人是秦唐。

    顾世安这下立即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大晚上的您怎么过来了?”

    秦唐忙,今天一整天都是未出现的。

    “过来看看。”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

    他的眉宇间带了些疲惫,顾世安要下床去给他倒水,却被他给制止了,让她睡她的。

    他自己倒是很快就倒了一杯水,端着走到病床前。这才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医院里呆着是无聊的,顾世安这下就认真的说道:“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

    秦唐就挑了挑眉,呷了一口水,这才慢慢的说道:“出院这事不是你说了算,医生说了才算。”

    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儿了。

    秦唐看了看病房里摆着的果篮,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今天有人来过了?”

    顾世安这下就将窦敏和小王过来的事儿给说了。

    秦唐这下就微微的点头。

    现在已经不早了,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就说道:“您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我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秦唐这下就抬了抬下巴,指了指那边的床,说道:“我已经让司机回去了,今晚我就在这儿。”

    陈效走的那两天晚上,他晚上都是住在医院里的。

    顾世安这下就硬着头皮的说道:“这边床小,您睡着肯定不会舒服的。”

    “挺好的。”秦唐这下就说道。他喝完了水,这才说道:“你睡你的,不用管我。”

    他说着伸手关了病房里的灯,径直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他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会儿就回来,然后合衣躺在了另一张病床上。

    病房里一下子变得安静极了,顾世安并没有睡意,隔了好会儿,开口问道:“秦先生,您那天说要和我谈我父亲的事儿……”

    这话她是早就想问了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

    就这么会儿的时间秦唐自然是没有睡着的,他也没有回答顾世安的话。过了好会儿,他在黑暗中点了点头。回答道:“对。”

    他却并没有马上说什么,顿了一下,说道:“你这几天好好在医院里呆着,等你伤好了我会再和你谈。”

    这意思就是要让顾世安好好的养伤了。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说道:“我真已经没事了,真的。”

    秦唐这下却并并没有搭她的话,过了好半天,才淡淡的说道:“先好好的养伤。”

    他说完这话就闭口不言了。

    他既然不打算说,顾世安知道自己怎么问他也不会说的。就沉默了下来。病房里两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再说话。

    顾世安恍恍惚惚了好会儿。才又开口问道:“我听说我奶奶打算把手里的股份都分出去,这您知道吗?”

    秦唐这下倒是点了点头,说道:“听说了。但未必就是真的。”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老太太做事,有她自己的原因。你不必去管,也不用问什么。实在担心等出院过去看看。”

    是了,老太太是精明的。以前精明,现在也同样是精明的,那么放出消息出去,肯定是有她自己的原因的。

    秦唐那么一说顾世安是稍稍的心安了些的。虽是仍旧还担心,但她现在这样儿,短时间内是去不了顾宅的,也只能是等伤好得差不多再过去了。

    顾世安在黑暗里点了点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问道:“顾潜卖的股份,重新买回去了吗?”

    她会问起这事儿来倒也算是正常,秦唐这下就说道:“应该没有。”非但是没有,买的人是托人买的,到了现在,顾潜估计也并不知道这股份到底是卖去了谁的手里。

    人既然要了顾氏的股份,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拿出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不再说话了。

    倒是秦唐沉默了片刻,说道:“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出了院暂时也别到处乱走。”

    那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的,并未有任何的线索。陈效在黑市那边,也同样未打听到任何的消息。

    那人没有找到,背后的主谋就不知道是谁。上次事儿没有成功,谁也说不清楚对方会不会卷土重来。

    所以顾世安现在仍旧是危险的。

    顾世安自然是清楚的,就点头应了一句好。

    秦唐又沉默了片刻,才又说道:“出院后我会让两个人跟着你,你发现了别避开他们。”

    哪里用得着那么,顾世安摇摇头,说道:“不用,我自己会小心的。”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对方是在暗处,你小心也没有用。”

    确实,明枪易躲,但暗箭难防。

    他这么说就是不容顾世安拒绝了。顾世安欠他的已经多得数不清了,她现在唯一能回报他,也只是一句简单的谢谢。

    秦唐的话并不多,看了看时间见已经晚了,就让顾世安睡觉,别再说话。

    顾世安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了,第二天医生查房之后就让下午能出院了。医生都已经说了秦唐自然不会拦着,吩咐人去办出院手续。

    他是要让顾世安去他那边的,方便照顾她。顾世安哪里肯再麻烦他,就说不用。常尛正好打电话来,她就说有朋友会照顾她。

    秦唐这下就点了点头,没有再坚持。

    常尛打电话来是问顾世安想吃什么,她带过来。顾世安就告诉她不用再过来,她已经在办出院手续了。

    知道秦唐在这边,常尛倒是没有再坚持过来。问了顾世安是不是回老房子那边,便说自己先过去。

    秦唐有事,得知常尛在,送了顾世安到小区门口让人给她拎东西上楼便离开。

    顾世安回去时常尛已经做了一碗猪脚面线,说是给她祛霉气的,让她趁热吃。

    她原本是并不信这些东西的,这会儿倒是认真得很。

    顾世安的心里暖暖的,将一碗猪脚面线吃得干干净净的。

    这边已经好久没回来了,屋子里常尛是打扫了一遍的,连床单被子也已经换过了,干干净净的。

    常尛今天请了假,并不用去上班。一整天就呆在家里给顾世安煲汤做吃的。

    顾世安虽是出院了,但因为饿了那两天的缘故,胃口并不如以前那么好,加上吃了一碗猪脚面线,汤也只喝了小半碗。

    两人没事做,也没话说,就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来。家里是比医院舒服许多的,顾世安看着电视看着电视的竟然就睡了过去。

    等着一觉醒来是天色已经黑了,客厅里的灯没有开,只有厨房那边有昏黄的灯光落在门口处。

    常尛应该是在厨房里做饭,屋子里有食物诱人的香味儿。

    顾世安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这才往厨房。

    常尛是已经做好了饭菜的,也不让顾世安帮忙,让她做好等着吃就是了。

    不过两个人,她却做了五六个菜。都是平时顾世安喜欢吃的。

    两人边吃着边说着话儿。

    等着吃完了饭收拾了碗筷,常尛这下就问道:“要不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顾世安这段时间都是呆在屋子里的,已经好久没有出去过了,这下就点头应好。

    常尛去房间里给她拿了一件厚厚的大衣让她披着,这才锁了门下了楼。

    现在是春天,顾世安穿了一件厚大衣回头率是挺高的。她只能是装作没看见。

    她原本常尛是带她在小区里走的,谁知道并不是,下了楼她就直接的带着她王小区外走。

    顾世安的心里是疑惑的,但还是跟着她。

    等到了外边儿,常尛这才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她,说道:“世安,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不用害怕,我一直在。”

    她这样子是让顾世安一头雾水的,她就笑了笑,问道:“那么神秘,去哪儿?”

    常尛这下却并不肯说,只说到了地儿她就知道了。

    她说着就上前拦了车。这时候的车并不好拦,一辆拦了好几辆才有车子停了下来。

    常尛拉开车门,等着顾世安上了车,这才报了个地儿,让司机开车。

    她说的地方是在郊外,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她。

    但常尛是并不打算说什么的,并不看她。顾世安有些闷闷的,看着前边儿的路,等着到目的地。

    两人到地儿时已经是八点多了,待到付了司机的钱,常尛这才下了车。这边并没有路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

    常尛让顾世安等会儿,然后拿出了手机开了手电筒。

    远处有零星的灯光,常尛却并不带着顾世安往那边走,而是带着她往山上走。

    顾世安并不知道她那么大晚上的带她来这边干什么,想开口问什么的。但见常尛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最后还是将想问的话咽了下去。

    两人走了七八分钟,这才来到一座建筑物前。里头的灯光是昏暗得厉害的,以至于等着走近了顾世安才发现有灯光。

    常尛还未到门前就停了下来,刚想和顾世安说了什么,就有人在黑暗里叫道:“尛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