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零九章:猜测

    她是并不愿意常尛为了她的事儿费心费力的,就摇了摇头。

    常尛这下就沉默了下来,想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顾世安也不愿意再停留在这话题上,低低的说道:“我先去洗漱。”

    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脸色是苍白的。那么来回的奔波了一圈已经晚了,眉心间带了几分的疲倦。

    常尛这下就点头应好,让她早点儿睡,有事儿明天再说。

    等顾世安洗漱完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她的脑子里是有些乱的。常尛的事儿就像是一团乱麻似的盘在心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帮她做点儿什么。

    一阵从未有过的无力从心底涌上来,她紧紧的闭上眼睛。

    她失眠,在下半夜的时候才迷糊的睡了过去。人还未睡沉,就陷入了梦靥中。

    梦里是一片黑暗,就像是回到了一个人被丢到那山洞里时一样,那么的无力又那么的绝望。

    她想挣扎身体动动。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身体像是被束缚住了一般,任由着她想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动。

    明明并没有水,她却像是被丢进水里似的。完全透不过气来,窒息得快要疯掉。

    她挣扎了许久,才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额头上早已是一片密密的细汗,四周是一片漆黑的,她伸手摸过放在床头的水杯喝了半杯水。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这次醒来就再也睡不着,她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出在山洞里时的绝望和无助来。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没有动。

    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就想起那次在工地,楼上的砖头掉下来的事儿来。

    只是不知道那次的事儿,到底是针对她的,还是针对陈效的。陈效后来也未提起过。

    如果是针对她的,那就说明,早就有人想要她的命了。

    顾世安的脑子到现在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既然是早就想要她的命的,那必定还会有下一次。

    顾世安忽然就想起了常尛说的,奶奶要将手头的股份分下去的事儿来。她想到这儿,又想起了当初父亲的死亡来。

    她的身体微微的僵着,就那么坐在床上许久没有动。

    常尛是得上班的,第二天早早的给顾世安熬了粥,又叮嘱她有什么事儿给她打电话就匆匆的走了。

    她走后屋子里一下子就空荡了下来。顾世安坐在桌子前慢慢的喝了粥,又在客厅的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这才出了门。

    她到陈效的公司楼下,却并没有往公司里去。站在楼下给他打电话。

    陈效的电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接了起来,他直接就问道:“什么事?”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我就在你楼下。能不能见见你?”

    “找个地方坐着,我处理完手上的事儿就下来。”陈效回答道。

    顾世安这下就应了一声好,见对面有一家咖啡厅,就告诉陈效自己在咖啡厅等他。

    陈效倒是未多说什么,简单的应了一声好。直接挂了电话。

    陈效不过十几分钟就下来,彼时顾世安点的红茶还没送上来。顾世安坐的地儿显眼,不用打电话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他很快走了过去,在顾世安的对面坐下来。他也不问她什么事儿,问道:“这家店的甜点不错,想吃点儿什么?蛋糕?”

    顾世安这下就摇头说不用。

    陈效却并不理他,招来了侍应生,让他上一份这儿的招牌甜点,然后再来一杯蓝山。

    他说完这又看向了顾世安,问她要喝什么。这下顾世安就说自己已经点了。

    侍应生很快便下去,陈效这下才问道:“什么事非要过来才能说?”他像是知道顾世安已经出院了似的,也不问她什么时候出的院。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侍应生送了她点的红茶上来,她就看着氤氲的热气,隔了会儿,才问道:“常尛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她过来竟然是特地来问常尛的事情的。

    陈效这下就扫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说道:“你自身难保,这闲事倒是管得挺宽的。”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问道:“你问这事儿干什么?”

    顾世安低下了头,就说了句没什么。

    陈效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很快侍应生又送了招牌的松饼慕斯蛋糕以及陈效的咖啡过来。

    陈效将甜点都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又睨了她一眼,这才问道:“身体好了?就开始乱跑?”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道:“好了。”

    陈效这下就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端起了咖啡喝了起来。喝了两口,他才看了看时间,问道:“说吧,过来什么事?”

    顾世安沉默一会儿,开口说道:“你能不能帮忙,让常尛……离开这儿?”

    她这离开,自然是指的悄无声息的离开。

    陈效这下就看向了她,带了些玩味的问道:“你过来就是因为这事儿?”

    在他眼里,好像这事儿压根就不是事似的。

    顾世安沉默着点了点头。

    陈效将手中的咖啡杯搁了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来这儿之前,应该先去问问她要不要离开。”

    顾世安是不明白陈效的意思的,就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简洁的说道:“你应该先去问她愿不愿意离开,再来我这儿。”

    他有那么几分懒洋洋的,仿佛笃定常尛不会离开一般。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

    陈效也不管她,就那么端着咖啡喝着。等着一杯咖啡喝完,他这才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走吧,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说道:“不用,我自己会回去。”

    陈效却并不搭理她,一手抄在裤兜里,直接就往外边儿走。边走边打着电话,大抵是在让司机过来。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就那默不吭声的往外走。到了咖啡厅外,陈效的脚步陡然就停了下来。

    顾世安差点儿撞在了他的身上,也赶紧的跟着停了下来。

    正要抬头看向陈效,陈效就回头看向了她。唇角勾了勾,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要笑不笑的问道:“秦唐的人跟着你?”

    顾世安这下就茫然的看向了他。她一路过来。是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着她的。

    她在这会儿想起了那天秦唐在医院说的话来,就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

    陈效也不说话,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她。直看得顾世安毛骨悚然。

    原本以为他是要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司机过来,他就收回了目光,示意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这次没有说话儿,直接上了车。她是没想到自己来这边会一无所获的,就那么茫茫然的看着窗外。

    大抵是脑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她疲惫得厉害,回到家里倒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是被手机给吵醒的,她过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拿起了手机来。

    电话是秦唐打过来的,她就接了起来,哑着声音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大抵是听出了她在睡觉,说道:“过来开门,我在外面。”

    顾世安就赶紧的爬了起来,拿了外套穿上就小跑着去开门。

    她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傍晚,走廊里已经暗了下来。她出去的时候秦唐正站在走廊里抽烟,见着她就将烟头捻灭。

    他的另一只手拎了个食盒,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让到了一边,让他进来。

    这段时间都是秦唐在照顾她,她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就说道:“您不用特意过来,我自己会弄吃的。”

    她说着要去接秦唐手里的食盒,秦唐却并没有递给她,对她说道:“去洗漱,趁热过来吃。”

    顾世安讪讪的应了好,去洗漱去了。

    等着她出来时秦唐已经脱了外套,将食盒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摆在了桌上。并已经准备好的碗筷。

    他带过来的是三菜一汤,汤是乌骨鸡汤。放了药材一起炖的,一股子的药箱味儿。

    顾世安坐下秦唐就要给她盛汤,她哪里能让他动手。就赶紧的说我自己来。然后拿过了汤勺。

    秦唐倒也由着她。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待到顾世安吃完要收拾碗筷,秦唐却说不用。都收在了食盒里,说回去阿姨会收拾。

    外边儿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也不提走,顾世安就给她倒了一杯茶。

    客厅里是静静的,只有电视机里时不时的传出来的声音。

    顾世安就那么沉默着坐着,隔了会儿,她才问道:“秦先生,我父亲当初的车祸,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话她是早就想问了的。从秦唐说要和她谈父亲的事儿的事儿开始她就想问了。

    秦唐握着杯子的手这下就微微的顿了顿,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他才说道:“我前段时间从别人哪儿得知,你父亲车祸之前,曾喝醉过酒。和人谈过几句公司的公司的事。”

    他说的公司,自然是指顾氏。

    顾世安的手指不自觉的握得紧紧的。抬头就那么盯着秦唐。

    秦唐微微的沉吟了一下,接着又说道:“那时顾氏遇到了信誉危机,几家银行都不给顾氏放款。顾氏的董事会曾经因为这儿大吵过一场。你父亲喝醉时曾对人说过你那几位伯伯的私心。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协商的,后来的信誉危机是你父亲跑了许多次银行,约见那时候几个银行的负责人谈了许多次解决的。”说到这儿他微微的顿了顿,看向了顾世安,接着说道:“信誉危机解决没多久,你父亲就出了车祸。”

    顾世安的手指一点点的握紧。控制不住的微微的颤抖着。她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问:“您的意思是说,如果车祸不是意外……”

    她的脑子此刻无比的清醒,喉咙却像是被哽住了一般,每吐出一个字都是那么的费力。

    秦唐沉默了片刻,不待她说话就继续说道:“车祸出现得太过突然,如果不是意外,那就应该是在信誉危机的时候他们有过什么协商。”

    并且,这协商,应该是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只是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他虽是没说出来,顾世安却是明白的。

    她想说点儿什么,在此刻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紧紧的咬住嘴唇,克制让自己颤抖得不那么厉害。

    如果真的是像推测的这样,骨肉血亲,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

    秦唐沉默着并没有再说话,隔了会儿,才继续说道:“这只是推测而已。你先别轻举妄动。”

    顾世安紧紧的咬着唇没有动。她忽然就想起了常尛说的话来。那时候,他们说的,父亲是自杀。但如常尛说的,父亲……他不会舍得丢下她一个人。

    顾世安在此刻脑子里乱得厉害,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踊跃着呼之欲出。像是要将脑子冲得要炸裂开一般。她将头埋在了手掌心里,紧紧的摁着。

    她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身影是瘦小而单薄的。秦唐沉默的看着,想说点儿话安慰的。但任何的安慰在此刻都是无力的。

    客厅里安静极了,过了好会儿,他才开口说道:“我已经让人在调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回复。”

    人的愧疚之心,总会在时间里慢慢的变淡。甚至能变得理直气壮。

    顾世安知道,以她自己的力量。要想查出结果,无疑是困难的。他们既然能给父亲按上自杀的借口,这就证明,他们已经是商量好了的。那么多年过去了,要想从他们的口中撬出点儿什么来,那无疑是难上加难的。

    她这次并没有和秦唐客气,哑着声音低低的说了句谢谢。除了谢谢,她甚至不知道,她能回报秦唐点儿什么。

    秦唐示意她不必客气,想说什么,见她那心神恍惚的样子,什么都未说。

    顾世安虽是有所怀疑,但这事儿真正的摊开来说。对她必定是有一定的冲击。他也不说话,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就站在了阳台上抽起了烟来。

    常尛回来的时候秦唐还没有离开,她未见过秦唐,打开门看到有人在动作就微微的顿了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秦唐站了起来,对着顾世安说了句有事给他打电话,就拿起了外套往外走。离常尛近时朝着她微微的颔首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常尛也并未问秦唐是谁,将带来的夜宵小馄饨放在了桌上,对顾世安说道:“趁热过来吃。店里剩下的,这边没有汤,我就在那边煮好带了过来。”

    她现在这样儿,顾世安是不愿让她知道父亲的事的。做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应一声好,上前吃起了馄饨来。

    常尛的手艺一向不错,她却是压根没有胃口。怕她看出什么来,硬撑着将一碗小馄饨都吃完,这才放下了筷子。

    已经不早了,吃了东西常尛就催着她去洗漱去睡。

    顾世安是怕她看出什么来的,勉强的笑着应好。也让她早点儿睡,洗漱后就回了房间。

    吃得有些撑了,胃里有些难受。她并没有睡下。就在屋子里的窗前站着发着呆。

    不知道站了多久,手机突然有短信的声音提示响起。她过了会儿,才将手机拿了出来。

    来的短信竟然是顾苏发过来的。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大半夜的给她发短信。顾世安原本是并不想去管的,却又鬼使神差的点开来。

    她发的并不是文字,而是图片,显示着正在下载。

    顾世安原本就不打算管,正要返回将手机丢在一旁。图片突然一下子就跃了出来。

    她的动作就顿了下来。

    图片里的光线是暧昧的,几个男男女女坐在一起,而陈效和黎冉是坐来挨着的。以拍摄的角度来说,是暧昧的。

    陈效依旧是那副懒散漫不经心的样儿,黎冉的脸上却是带着娇羞的笑的。

    顾世安看着一时没有动。

    顾苏并没有只发一张相片,隔了那么四五分钟,又发了一张过来。两人虽是没有挨着,但角度依旧是暧昧的。

    她的精神是好的,半个小时发了七八张相片,这才停了下来。

    后头的顾世安看也未去看,就靠着墙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她在这时候忽然就想起了那晚在篝火前,黎冉当众表白的事儿来。

    她就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是茫茫然的一片。那时候,陈效是并未有任何的回应的。

    但那时候,情况是特殊的。她甚至不知道,如果当时不是陈效以为她怀了孕……

    她想到这儿没有再想下去。

    其实该来的,都总该会来的。

    顾世安的胃里一下子就翻涌了起来,她来不及做出的任何的反应,就拔腿往洗手间里跑去。然后在洗手间里翻天覆地的吐了起来。

    直到将刚才吃下的东西全都呕了出来。直到将胃里的酸水都呕了出来,她才停了下来。

    这边的隔音效果不错,见并没有将常尛吵醒,她就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头就那么靠在冰冷的墙上。

    身体像是虚脱了一般的,过了好会儿,她才爬了起来。重新洗漱,又洗了一把冷水脸,这才回去躺在床上。

    大抵是在地上坐得有些久了,她的身体冰冷得厉害。牙齿控制不住的上下磕动着。她蜷缩起了身子,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顾世安地儿醒来时已经是八点多了,她在床上坐着发了好会儿的呆,等着外边儿常尛上班去了,她这才起了床。

    桌上已经摆了早餐的,常尛贴心的留了小纸条。让她早餐如果冷了热热再吃。

    顾世安见纸条收了起来,吃了早餐,就给老宅那边打了电话,说是过去看老太太。

    那边的电话是阿姨接的,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问顾世安什么时候过去。而是让顾世安等着,她去告诉老太太。

    那边的电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被接了起来,这次接的是老太太,笑呵呵的问顾世安怎么不打她的手机。

    听说顾世安要过去,她就让她别过去了。她前段时间和老朋友聚会,去了一家粤菜馆,哪儿的菜地道,要带顾世安去试试。

    祖孙俩是已经很多年都没在外面吃过饭了的,顾世安就应了下来。老太太原本是要让司机过来接她的,她却没让,说麻烦,她自己打车过去就是了。

    她这边离得近些,过去的时候老太太还没到。她在路边站了十来分钟。老太太这才过来。

    祖孙俩上次见面还是在医院,老太太倒是火眼金睛,见着她就直心疼的问她怎么瘦了。

    顾世安手腕虽然已经拆了纱布,但那纵横交错的疤痕看重是可怕的。顾世安怕被老太太看见,袖子是拉下来严严实实的遮着的。

    听见老太太问她就摸了摸脸,故作惊讶的说:“脸瘦了吗?我前几天在电子秤上称了还长了两斤呢。”

    老太太这下就瞪了她一眼,说道:“胡说八道,哪里胖了,分明就是瘦了。”

    顾世安这下就特认真的说了句真的,接着说道:“肉肯定是长在别的地方了,所以您没看出来。”

    她撒着娇,老太太倒是并未在这事儿上揪着不放,问她陈老太太的身体最近怎么样。

    顾世安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陈效也并未告诉过她,她是并不知道的。只得含糊着说了句挺好的。

    顾老太太并未多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顾世安往里走。

    她是早订了地儿的,进门就有侍应生领着祖孙俩往包间里。直到坐了下来,老太太这才和蔼的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今天怎么想起要来看奶奶?”

    顾世安给她倒了一杯茶,说道:“这不是想您了吗?”

    老太太这下就呵呵的笑了起来。

    顾世安将将茶杯递到了她面前,这才问道:“您最近好吗,都有好久没见过您了。”

    老太太眼里的笑意稍稍的淡了一些,面上却是一点儿也未表现出来,说道:“好好,奶奶什么时候都好。”

    话虽是那么说,她头上的银发是增加了许多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