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章:挑衅

    老太太是并不愿意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的,马上就转移开了话题,向顾世安介绍起了这边的吃的来。

    祖孙俩明明是吃不了多少的,她却点了好些顾世安以前爱吃的菜。顾世安连连的说够了,吃不了那么多,她这才将菜单交给侍应生。

    祖孙俩呆在一起的话是多的,絮絮叨叨的说着最近的琐事儿。老太太是并不提顾家的事儿的,也没提要将手中股份分下去的事。顾世安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她二伯一家来,老太太也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显然是不愿意多谈。

    老太太这样子,分明是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

    顾世安来时是想从老太太的口中隐晦的探探当年的事儿的,但看着老太太那满头的银发,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未提起。

    提起来,只会让老太太也难过。

    一直到吃完东西,老太太都未提起顾家的任何事儿,就跟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点儿什么的,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老太太是要送她回去的。但她现在是住在老房子那边,怕露馅就没让老太太送。看着老太太上了车,车子驶远了,她这才慢慢的收回视线来。

    老太太越是不提起顾家的事,你就越证明有事。

    顾世安的心里是沉甸甸的,在原地站了会儿,就往顾家老宅里打了电话。这次接的仍旧是阿姨。

    顾世安这时候打电话她显然是惊讶的,也不知道是老太太叮嘱过了还是怎么的,顾世安问起家里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她并没有说,只说和以前是一样的。

    顾世安抿了抿唇,问不出什么来只有挂了电话。

    她并没有马上就坐车,在路边站了好会儿,才上了一辆公交车。她是恍恍惚惚的,到了站差点儿就忘了下车。还是听到车厢里有小孩儿嚎啕大哭起来,她这才蓦的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的跟着上了车。

    常尛每天晚上回来都是晚的,她并不愿意她为了自己吃什么操心,下了车也没回小区,而是直接去了菜市场。

    等着买了些简单的菜回来,上了楼正准备掏出钥匙开门,就见陈效站在门口,正抽着烟,看样子已经来过一会了。听见上楼的脚步声他就抬头看了过来。

    看见顾世安手里拎着的菜。他的眉头就微微的皱了皱。

    顾世安是平静的,没有吭声儿,直接就掏出了钥匙来开门。她也并未问陈效过来干什么,进了门就把菜放到了厨房里。

    她这样儿是有些不对劲的,陈效的眉头微微的挑了挑,在顾世安从厨房里出来时就拦住了她,问道:“怎么,谁又惹着你了?”

    他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

    顾世安是有几分疲惫的,想也不想的这下就回了一句没有。

    陈效倒是未多说什么,掸了掸手中的烟灰,对顾世安说道:“收好东西跟我回去,奶奶今天问起来了。”

    是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是很少出现的。过来自然不会是为了看她。

    她离开是有十来天了的,老太太那边能瞒到现在已是很不容易。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倒是未多说什么,点头应了好。

    陈效这下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了一遍,这才说道:“老太太那边我已经说过了,你这段时间是去培训。因为公司要求,所以不能和外界联系。手机才一直关着机。走得急,才没有给她老人家打电话。”

    这借口倒也说得过去,他倒是什么都想好了。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

    陈效就示意她去收拾东西。顾世安并没有想到会那么急匆匆的回去,她也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在卧室里时就给常尛打了电话,说她得回新房那边去了。让她晚上不用过来了。

    常尛上班那边回她这边是比回她的小院那边是要远些的。

    常尛自然是知道顾世安出事儿是瞒着老太太的,在电话那端点了点头,让她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给她打电话。

    顾世安这下就应了好。昨天陈效的话仍旧是停留在她的脑海里的,她稍稍的顿了顿,才开口问道:“阿尛,你想离开这儿吗?”

    电话那端的常尛这下愣了愣,一时没有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世安,我不想再像老鼠一样在阴暗的角落见不得光的四处躲着了。

    她的语气沉沉的,带了几分的沧桑。

    顾世安生出了无力感来,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低低的应了一句好。又叮嘱常尛要照顾好自己。

    她是无力,甚至帮不上她一点儿忙。

    常尛这下的语气倒是轻松了起来,让她不用担心。她一定会好好的。

    她是认认真真的,顾世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嗯了一声。

    她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挂了电话,就出了卧室。

    陈效见着她出来就站了起来,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但陈效已将东西拎了过去。

    陈效告诉老太太的是他去机场接她,在车上就让她别露馅了。

    顾世安今天已经见过了顾老太太,倒是镇定许多。将袖口拉下来将那结痂的伤痕遮住。

    陈效不知道是心情不怎么样还是怎么的,一路并没有说什么话。接了几个电话语气也是淡淡的,三言两语的就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累,在车上就闭上了眼睛假寐。待到车子在楼下的停车场停下,这才吸了一口气儿,打起了精神来。

    两人上楼是叶青开的门,见着顾世安就笑着说:“去了那么几天,总算是回来了。老太太都快念得我耳朵起茧子了。”

    老太太是早就在沙发上等着了的,见着顾世安就嗔道:“怎么去了那么久?还电话也不让打。你们老板也真是的。”

    这谎扯得还真是像那么回事。顾世安在路上是想过了老太太会问的,含含糊糊的带了过去。

    好在老太太也并问一直问下去。叶青已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她就让顾世安和陈效赶紧去洗手吃饭。

    晚饭确实是丰盛得很的,叶青早上时亲自去了海鲜市场。挑选了新鲜的鱼和虾。都是鲜得很的。

    老太太和顾老太太一样,直说顾世安瘦了,一个劲儿的给她夹着菜。直将顾世安的碗里堆得满满的。又指使着陈效替顾世安剥虾挑鱼刺。

    陈效这下就打趣说老太太有了孙媳妇儿连孙子也不要了。

    十几天没见,老太太的精神看着倒是挺好的。大抵是怕顾世安累,吃过饭就催着她回房早点儿休息。

    顾世安原本就怕露馅,并没有推辞,回了房间。

    大抵是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她的头隐隐的疼了起来。这边是没有放有止疼药的,这时候也不可能出去买,于是她就用手用力的揉摁着。

    她的月事是一直没有来的,到了半夜也疼了起来。大抵是因为受了凉的缘故,这次比每一次都疼得厉害。

    她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肚子实在是疼得厉害。她就烧了一杯热水。热水还未烧好,陈效就走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她大半夜的在厨房里晃悠不满,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问道:“你干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烧开水。

    他的眉头又皱了皱,倒是没有说什么,回房间里去了。

    顾世安是怕吵到老太太和叶青的,水烧开就端着自己回了卧室里。肚子疼得厉害,她也并没有上床,直到将一杯热水喝完才轻轻的躺在床上。

    她的身体是冰凉的,蜷缩着身体闭上眼睛。

    原本以为陈效是已经又睡了的,谁知道却并没有,他突然开口问道:“不舒服?”

    黑暗里的他的声音里带了些暗哑。

    顾世安这下就回了句没有。

    陈效这下就起床,将灯打开了来。皱着眉头问道:“哪儿不舒服?”

    灯光有些刺眼的,顾世安原本是想说没有的,话到了嘴边咽了下去,低低的说道:“那个来了。”

    陈效一时是没反应过来的。待到反应过来眉头更是皱得更紧,没有说话,起身出去了。

    顾世安也不管她,闭上眼睛揉着肚子缓和着。

    陈效久久的没有回来,过了那么十几分钟。他这才重新打开门进来。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热水袋装了热水,从被子里塞给顾世安。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出去是给自己弄热水袋了,一时倒是怔了怔。

    陈效也不管她,丢了热水袋给她后就上床关了灯。

    顾世安低低的说了句谢谢,将那热水袋拿了过来,放在了小肚子上。热水袋里的水并不是很烫,隔着衣服放在肚子上暖乎乎的一片。

    肚子上的疼痛有了些缓解。

    顾世安到了下半夜,肚子不怎么疼了,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得晚,她第二天醒来得自然也是晚了。起床的时候老太太和叶青早已经吃过早餐了。

    见着她起来,老太太就笑眯眯的说道:“醒了。快去洗漱,你叶姨早上熬了虾仁粥,可好吃了。”

    顾世安是有些不自在的,这下就应了一句好。匆匆的去洗漱间洗漱。

    出来的时候叶青已经替她盛好粥了,一旁还放了一碗红糖姜水。顾世安是微微的愣了愣的。

    叶青就笑着说道:“这是陈效让我熬的。知道心疼媳妇儿了。”

    她的语气里是带了些打趣的。

    陈效是什么都不懂的,她那天吐。他会以为她怀孕,多半是老太太和他提起的。要不然他根本不可能想得到。

    顾世安原本以为,老太太要知道她没有怀孕会失望的。但却没有。老太太依旧是笑眯眯的。

    她的眼眶里微微的有些热,在叶青的催促下喝了那碗红糖姜水,又吃了大半碗粥。

    外边儿的天气好,吃过东西,老太太就让去市场里逛逛。说是顾世安瘦了,要给她好好的补补。

    以往去市场都是叶青去的。她今天的兴致很高,执意要过去。

    顾世安和叶青都拗不过她,只得推了轮椅出去。下了楼阳光就落在了脸上,老太太眯起了眼,絮絮叨叨的说着去市场该买些什么菜。

    她的记性已经大不如以前,常常说了上句就会忘了下句。需要叶青提醒她才能记起来。

    明明她生病之前并不是这样子的,顾世安的心里酸涩得厉害,面上却是一点儿也未表露出来。

    菜市场就在附近,离得并不远。里头多少是有些乱的,老太太执意要进去,并亲自挑菜,和老板讨价还价。

    她已经几十年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倒是一点儿也不生疏。

    买了一堆的菜,出了菜市场,她又让去超市。

    拎着那么多东西是不好逛超市的,叶青就打电话叫了司机过来。并将菜拎了过去。祖孙两人就在菜市场门口等着叶青回来。

    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忽然说道:“我和你爷爷结婚的时候,我还不会做饭,每天下班,都是他去菜市场里买菜,然后再给我做饭。那个年头的物资缺乏,怕我吃厌烦同一样菜,他变着戏法的做。”

    老太太说到这儿嘴角就浮现出了一丝柔和的微笑来。顿了顿,又拍了拍顾世安的手。说道:“人老了总喜欢热闹的地方,在热闹的地方,才有生气。”

    她说着看向了菜市场入口处来往的人群,接着说道:“你爷爷喜欢吃鱼,那个年代不像现在这样,想吃就吃。得过年才能买到一条。他骗我鱼腥不喜欢吃,等我吃了,自己才躲着将剩下的鱼头给啃了。”

    老太爷的早逝一直都是老太太的一块心病,寻常她是并不会提起的。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不安的。想说点儿什么,见老太太面带微笑像是陷入了回忆里,没有再开口。

    老太太也不知道是回忆起了什么,就那么盯着菜市场的入口。仿佛年轻时的老太爷,会从菜市场里走出来似的。

    顾世安的心里酸涩得厉害,就站在轮椅后静静的陪着她。直到叶青回来,老太太这才回过神来,让去超市。

    家里什么都有,是并不用买什么的。老太太很久没来过这种热闹的地方了,就跟孩子似的见着打折或是让尝试的都会过去看看。那么兜兜转转的,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结账时她也不让顾世安付款,让叶青去。

    老太太的精神好,兴致也好。三人并没有回去吃饭,在外边儿逛就在外边儿吃的东西。

    吃的临城的一种特色小面。小面是凉的,加了作料酱料拌上酸酸的很开胃。

    老太太吃不得凉的,叶青就请店家将面烫热后再拌。老太太这下就小孩子似的咕哝说烫热了就没那味儿了。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的,倒是未制止。

    老太太虽是咕哝,但却吃得很高兴,直夸老板做得好。老板被夸得心花怒放,又免费送了她们一道店里的小菜。

    老太太这下更是乐呵呵的,吃完了离开还不忘和老板打招呼,她下次还来。

    在外面逛了一个上午,顾世安原本是以为老太太是要回去了的。但是却并没有,她让司机叫来了司机,去市中心那边。

    叶青和顾世安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高兴就由着她。

    在外面呆了一早上,老太太是累了的。上了车交代了司机几句就闭上了眼睛休息了起来。

    等到了地儿,顾世安和叶青要跟着下车,她却是不肯,让两人在车里呆着。让司机推着她去路边的咖啡厅。

    她这样子,像是早约了人的。

    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叶青,叶青却是无奈的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待到司机将轮椅从车上搬下来,扶着老太太坐进轮椅时见陈正康急急的从咖啡厅里出来,顾世安这才知道她约的是谁。

    她是担心的,立即就要下车去。叶青却伸手拉住了她,说道:“让她老人家去,他不敢做什么。”

    陈正康显然是殷勤的,并不让司机推老太太。自己一到就推着老太太往咖啡厅的方向走。

    老太太倒是未阻拦,让司机不必再跟。任由着陈正康推着她进了咖啡厅。

    有司机跟着顾世安好歹放心下,她这样一个人顾世安是不放心的。在车里如坐针毡般的坐着。

    老太太也不知道要和陈正康谈什么,久久的没有出来。顾世安几次要进咖啡厅里去找人都被叶青给拉住。

    等了有那么大半个小时,老太太这次从咖啡厅里出来。这次并不是陈正康推着她出来的。而是咖啡厅里侍应生推着她出来的。

    见她一出来顾世安立即就打开车门下了车,老太太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微笑着让回去。

    她是累了的,脸上有那么些的疲倦。上了车就闭上了眼睛。

    回到新房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老太太的精神不济,直接就回房间休息了。

    顾世安犹豫了许久,还是给陈效打了电话。这时候也不知道陈效在干什么,并没有接电话。

    陈效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直到晚上这才回来。

    老太太今天是累的,陈效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怕吵到老太太,大家都是尽量的放轻了声音和脚步声,直到回到了房间,陈效这才问道:“下午打电话什么事?”

    他倒是知道她打过电话的。

    顾世安沉默了片刻,将老太太中午见陈正康的事情说了。

    陈效的眉头这下就皱了起来。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要问点儿什么的,但却并没有。他站到了窗边,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这样子,像是知道老太太找陈正康做什么似的。顾世安原本是想问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

    陈效的烟抽得有点儿久,在窗边站了大半个小时,这才出去洗漱。他是什么也未提的,回来后就关了灯,手撑在眉心就那么坐着。

    顾世安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是清醒得很。老太太今天这样子,她莫名的就有些不安。

    陈效是坐到差不多十二点才上床的,他是急切的,上了床之后就从伸手搂住了她。

    他的情绪是不对的,上了床之后就去寻顾世安的耳垂。像是已经忘记了顾世安的月事来了似的。

    他的手勒得紧,像是要将顾世安融入骨血中一般。

    顾世安的身体僵得厉害,低低的提醒她那事儿来了。陈效这下的身体稍稍的僵了僵,没有再继续下去,松开了她。

    他是睡不着的,躺了那片刻就爬了起来,打开门往外边儿去了。顾世安轻轻的吁了口气儿。

    已经回了这边,顾世安自然是不能不去上班的。要是长时间的不上班,老太太肯定是会起怀疑的。她在隔天就去了公司。

    小王是依旧在资料室的,她也并未往楼上去,直接的就去了资料室。

    小王见到她是诧异的,问她怎么那么快就来上班了。

    顾世安这下就微笑着回答自己已经没事了。

    话虽是那么说,小王却不肯让她做力气活儿,只让她在一旁帮忙整理资料。

    在这边已经呆了二十来天,她倒是驾轻就熟的,什么事儿都麻利得很。这边并不像办公室那边,她完全是自由的。买了一大袋零食丢在一旁,边吃着零食边做着事儿。

    顾世安回公司上班的事儿在中午上班时公司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那天的事儿陈效是瞒着的。并没有人知道她出事。

    只有关系稍好的问她那天什么时候下的山。怎么回去也不见人。

    顾世安这下就含含糊糊的搪塞了过去。

    曲总没在公司,罗韵自然也是要来食堂吃饭的。见着顾世安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说道:“顾师姐恐怕是我们公司最自由的人了,这想不来就不来了,还以为早已经另谋高就了。”

    她的语气里是带了那么几分的挑衅的。

    顾世安淡淡的一笑,说道:“罗副总监这话就不对了,我没来是请了假的。罗副总监要是不满,可以去找曲总说说。还有么,论起自由,我比起罗副总监差得远了。罗副总监的迟到早退加起来应该也不少。”

    罗韵的迟到和早退那都是堂而皇之的。公司里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曲总的事儿,但这事是从未摆在明面上的。陡然被顾世安说出来,她的脸上是有些挂不住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