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一章:你们秦总倒是挺闲的

    顾世安就跟没看见似的,罗韵暗暗的咬咬牙,说道:“顾师姐把这盆脏水往我头上泼我可担待不起。我出去是有公事。我想我有事出去,应该不用向顾师姐你报备吧?”

    前边儿的话她说得没底气,后边儿却是越说越理直气壮。

    顾世安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讥讽来,哦了一声,说道:“罗副总监人忙事多,当然不用向我报备了。”

    罗韵自然是看到她嘴角的那一抹讥讽的,想要发作又碍于公司里的同事都在。只得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到另一边的角落里坐着吃饭去了。

    小王这下就冲着顾世安竖起了大拇指来,说道:“看她这下还敢找茬,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她说着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顾世安示意她赶紧吃。

    两人呆在资料室里倒是清净得很,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有了事儿做仿佛眨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在资料室倒是并不用加班,顾世安收拾了东西正要出公司。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看,电话是秦唐打来的。她就接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在电话那段淡淡的嗯了一声,问道:“上班了?”他问这话的时候眉头是微微的皱着的。

    他的人既然是跟着她的,那他知道她上班这也并不奇怪。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应了句是。

    秦唐这下倒是没再说什么,顿了一下,才问道:“身体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都挺好的。

    秦唐一时没说话,过了会儿淡淡的说道:“我让人带了几瓶袪疤痕的药膏,明早我人让你给你送过去。”

    他倒是细心得很。

    顾世安并不愿意再麻烦他,赶紧的说道:“您不用麻烦,没关系的,疤痕时间长了就淡化了。”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已经托人带过来了。”他说完不待顾世安说话,又接着说道:“我已经和医院的医生沟通过了,周末记得过去复查。”

    顾世安微微的怔了怔,想说点儿什么的,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应了句好。

    她答应了下来那边的秦唐就没话可说了,让她早点儿回去,便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是有那么些茫茫然的,在街头站了好会儿,这才到路边去坐车。

    才刚到小区门口下了车,陈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事,顾世安看了看,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陈效开口就问道:“你在哪儿?”

    顾世安这下就回了一句到小区门口了。

    陈效并未说什么,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是有些没头没脑的,皱着眉头看了手机一会儿,才放入了兜里,然后往前走。

    她一路都是心不在焉的,离小区门口还有那么远,一抬头,就见陈洵站在小区门口。

    顾世安上次见到他还是在医院,这下就愣了愣。

    她看到了陈洵,陈洵显然也是看到了她的,走了过来,叫了一声嫂嫂。

    他两只手都是拎着东西的,显然是来看老太太的。

    顾世安对他的印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她虽是知道他是来看老太太,但因为陈正康的缘故,她对他也是带着警惕的。就挤出了笑容来,点了点头。并不开口说话。

    她不说话,陈洵似乎也没感觉到尴尬。微微的笑笑,说道:“我过来看看奶奶。”

    老太太出院那么久,除了那次陈正康大晚上的过来闹过一次,他们那边是未有任何动静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想起了昨天老太太见陈正康的事情来。

    他来看老太太是天经地义的,尽管并不是在老太太的膝前长大,但他身上流着陈家的血,同样是老太太的孙子。

    但现在老太太的身体不好,是经不起任何的刺激的。

    顾世安这下就嗯了一声,问道:“你给奶奶打过电话了吗?”

    陈洵脸上的笑容微微的有些僵,随即说道:“我下班后直接过来的,没有打。”说到这儿,他的脸上露出了些黯然来,挤出了笑容,说道:“要不你给哥打电话……爸的脾气不好,有时候……但我真是来看奶奶的。”

    他说到后边是有些急的,脸上更是黯然得厉害,声音也越说越低。语气里倒是一片诚挚。

    顾世安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的话虽是说得诚挚,但现在老太太的身体是经不起任何的刺激的。而且,如果他是真有诚意来看老太太的,不会是老太太出院那么久了才来。

    顾世安的面上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淡淡笑笑,说道:“奶奶最近休息得都早,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她说着不待陈洵说话,就将电话拿了出来。她原本是要拨陈效的电话的,电话还未拨出去,陈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问道:“你站着干什么?”

    顾世安抬起头,陈效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脸上没什么表情。

    陈洵大抵是没想到陈效会出来,微微的愣了愣,随即叫了一声哥,说道:“我过来看看奶奶。”

    他脸上的笑容多少是有些勉强的。

    陈效的视线就落在了他手中的礼品上,淡淡的说道:“奶奶已经睡了。”

    任谁也看得出,他这是随口找的借口。

    陈洵脸上的笑容这下更是僵。

    陈效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皱眉看向了顾世安,说道:“还呆站着干什么?”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几分的不耐的。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走了过去。陈效是看也未看陈洵一眼的,待到顾世安走了过去,他这才带了些玩味的说道:“既然不甘不愿,就别叫哥了。你叫着别扭。我听着也别扭。”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陈洵叫得不甘不愿的,说完这话看也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就往小区里走。连头也未回。将陈洵晾在了小区门口。

    他倒是丝毫情面也不留。

    他出现得倒是挺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早知道陈洵在这边的。顾世安一路都没有吭声儿,什么都没有问。

    两人倒是有默契得很,回到家里,谁也没有提起陈洵在外边儿的事。

    他们俩不提,老太太自然是不知道的。顾世安一进门她就笑眯眯的让她赶紧去洗手吃饭。

    顾世安应了好,出来就帮着叶青端菜摆饭。

    老太太最近是比较念旧的,中午大概是休息过了。倒是并未像往常一样吃了饭就去休息,而是找出了一本以前的书来,让顾世安给她念。

    书里都是些有哲理幽默的故事,顾世安绘声绘色的读着。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来,喝着茶静静的听着。

    祖孙俩这样儿是挺温馨的,叶青走动时不由自主的就放轻了脚步,像是怕将两人给吵到似的。

    陈效则是站到了阳台上,在角落里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客厅一眼。

    他的脸上是并没有什么表情的,老太太在时他是很少抽烟的,抽完了一支就没有再抽了。

    顾世安给老太太读了一个小时的书,到了九点多,老太太就不让她再读了,让她去休息,明早还得上班。

    顾世安就推了她去洗手间,照顾着她洗漱,待到推了她回房间,扶着她在床上躺下理好被子,关了灯,自己这才去洗漱。

    老太太生病的这段时间,她做些事儿已经很娴熟。甚至不用人从旁协助。

    她回到房间时陈效是早已经回了房间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头也未抬。

    顾世安也未说话,换了衣服就直接的躺在床上。

    有那么久没上班。她是有些累的。闭上眼睛竟然没有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甚至连陈效是什么时候上床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她是和陈效差不多一起出门的,彼时老太太也已经起床了。就说外边儿下雨,让陈效送顾世安去公司。

    顾世安昨晚睡得沉,待到开门出去见邻居都带着雨伞,这才知道真是下雨了。

    她原本是并不要陈效送的,谁知道到了一楼正要出电梯,陈效就扫了她一眼,问道:“你去哪儿?”

    有人还在电梯里,顾世安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最终还是退回了电梯里。

    出了电梯陈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接起了电话。示意顾世安先上车。

    原本以为他会很快上车的,但却并没有。早上上班原本就堵,顾世安就时不时的看一下时间。她是怕迟到的,却又不能催陈效。

    过了那么十几分钟。陈效这才挂了电话。打开车门上了车。

    昨天陈洵过来的事情顾世安原本以为她会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仿佛他并未来过一般。

    他不提,顾世安自然也不会提。待到他发动车子就一直看着前边儿。

    正是高峰期,一路上确实是堵得厉害的。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知道必定会迟到,顾世安索性也不去管什么时候到。只是给小王发了短信,让要是有人问起替她搪塞一下。

    资料室那边冷清。几乎不会有人过去。但罗韵最近在针对她,她是得小心点儿的。

    陈效是一点儿也不急的,堵得厉害时就点燃了一支烟叼着抽了起来。他倒是还算是有点儿绅士风度,将他那边的车窗摇下了些。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等到了岔路口,顾世安就让陈效停车。陈效这下却并不理她,直接就将车开到了她公司的门口。

    这时候已经上班了,公司门口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人。顾世安这下就打开了车门匆匆的下了车。

    刚下了车,停在前头的一辆车的车门就打开来。顾世安背好包正准备离开,里头的人就走了过来,叫了一声顾小姐。

    那人是秦唐身边的助理,顾世安是见过一次的。她在这时候就想起了昨天下午秦唐打电话说今天早上会让人给她送药膏过来的事儿。

    那人的手中拎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走近了才说道:“这是秦总吩咐我给您送过来的。这药膏的效果挺好的,您一定别忘记擦。这是秦总托朋友从国外特地带来的。”

    他这一番话,也不知道是秦唐让他说的还是他自己说的。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

    那助理说了一句不客气,正准备和顾世安告辞,就听到旁边儿有关车门的声音。他回过头,就见陈效已走了过来,正靠在车上抽着烟,一张脸上是要笑不笑的。

    顾世安这才想起他是还没走的。

    那助理跟在秦唐身边的时间是有些久了的,面色倒是一点儿也未变,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叫了一声陈总。

    陈效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儿,上前了几步,从顾世安的手中将小袋子里的药膏拿了一支出来。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秦总这好东西倒是挺多的?”

    他说到这儿要笑不笑的扫了顾世安一眼。

    那助理是并不怕她的,微笑着说道:“倒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祛疤痕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只能先给顾小姐试试了。”

    他是不卑不亢的。

    陈效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来,吐出了一口烟雾,将那药膏重新放回了小袋子里,要笑不笑的说:“你们秦总倒是听闲的。”

    这话的潜在意思,其实就是你们秦总的闲事管得挺宽的。

    也不知道那助理是没听懂还是怎么的,微微的笑着说道:“应该的。”

    他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陈效玩味的嚼了一遍这三个字。唇角的那抹笑容更是冷。

    秦唐的助理像是并未察觉到似的,脸上依旧是带着微笑的。也不多待下去,和顾世安告了辞,又和陈效打了招呼,直接就上了车。

    前边儿的车很快驶离,陈效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不说话,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顾世安。

    他这眼神是看得人毛骨悚然的,顾世安也不说话,就那么沉默的站着。

    陈效足足的看了她有那么四五分钟,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将手中的烟头丢进了垃圾箱里,上了车扬长而去。

    顾世安稍稍的松了口气儿,看了看手中的小袋子,进了公司。

    大抵是都在忙,一楼是冷冷清清的,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她。

    顾世安去资料室的时候还未开始整理资料,还是坐着的,面前摆了好几样早餐。

    见着顾世安她就笑了起来,手脚麻利的将带来的早餐都打开来,说道:“总算是来了,再不来早餐都要冷了。”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

    小王这下就说道:“吃过也可以吃呀。这可是我妈特意早早的爬起来做的,我妈做的豆沙包可是一流的,皮薄馅儿多,不甜不腻,独家秘方,你不尝肯定会后悔。”

    她的语气是笃定得很的。说着就将整个保温盒一起递到了顾世安的面前,示意她拿上一个。

    顾世安原本是饱,还是拿了一个出来。

    小王自己也拿了一个,咬了一大口。然后含含糊糊的说道:“今早上面开会,但没有叫我们。”

    她说的上面自然是指办公室那边。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的怔了一下。

    小王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似的,不等她开口,又接着说道:“我是听小谢说的,部门会议,那个三儿主持的。说是部门的所有人都必须得参加,但没有人叫我们。”

    这意思是再明显不过的了,并未将她们俩算在部门之内。

    昨天顾世安才得罪了她,这倒是她一贯的风格。

    听说是她召开的,顾世安倒是未有任何的反应,点了点头。罗韵原本就一直在针对她,做出点儿什么是都是不值得奇怪的。

    小王费力的咽下了最后一口包子,含糊着问道:“顾姐,她这意思,是不是暂时都不想让我们回去了?”

    当时说的是来帮忙,但这边一直都是没有人的。这帮忙显然是遥遥无期的。这意思也很明显了。

    顾世安就点点头,说道:“应该是。”她说到这儿看向了小王,问道:“你想回去吗?”

    说起来,她完全是受了她的牵连。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儿。

    小王这下就赶紧的摇摇头,说道:“不不,我不想回去。看到那张脸我就只想吐。”

    她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

    顾世安就笑了笑,一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我过几天就去重新找工作。有合适的地方我们一起走。”

    现在这样儿,呆着确实是挺没意思的。只是她要走,怎么都是得和彭雪说说的。

    小王这下就猛的点头,嘿嘿的笑着说道:“我以后就跟着你。有你在,去哪儿我都不怕。”

    她是挺幸运的,从大学毕业进公司就一直跟着顾世安。顾世安待她是好的,做错事虽然也被批评,但却并不受气。工作上的事儿她对她也从不藏着掖着,都会教她。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道:“到时候要是跟着我喝西北风了你可别后悔。”

    小王这下就笑嘻嘻的道:“有西北风喝也行。”

    她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顾世安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她知道,找工作的事儿就迫在眉睫。只是彭雪那边,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

    顾世安怔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始整理资料。

    中午她正准备和小王去吃午饭,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前台那边打来的,她并不知道是什么事,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前台那边的小朱就说道:“顾姐,快过来,这边有一帅哥在找你。”

    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显然是背着人打的电话。语气里兴奋得很。

    顾世安结婚的事儿并没有人知道,所以众人都以为她是单身。有帅哥来找她,自然得八卦上一番了。

    顾世安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问小朱找她干什么,小朱光顾着看帅哥去了。压根就没问,只催顾世安快过去。

    顾世安揉了揉眉心,让小王先去食堂,然后往大厅那边去了。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在前台站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陈洵。他正和小朱说着话。脸上的神情是温柔的。

    而小朱则是一脸的花痴样儿,只差双眼冒红心了。

    顾世安见到他是怔了一下的,脚步顿了顿,这才走了过去。

    听到她的脚步声,陈洵回过了头来。脸上对着小朱那温柔收了起来,冲着顾世安微笑着点了点头。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过来是什么事儿。但无论是什么事,在公司谈都是不太妥当的,她也不问他来是干什么的,看了看时间,问道:“吃午饭了吗?”

    陈洵这下就微笑着说了句还没有。

    顾世安也不多说话,带着他就往外边儿走。

    公司对面就有一家咖啡厅,顾世安就带着陈洵过去。然后将菜单递给他,示意他自己点吃的。

    陈洵是风度翩翩的,点吃的时候不忘问顾世安有没有什么忌口的。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没有。

    他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怎么的,每点一样都要去问顾世安的意见。绅士风度十足。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随便点就行。

    陈洵倒是识趣的,倒也不多废话,点了吃的将菜单交给了侍应生,往顾世安的被子里倒了茶,这才勉强的笑着说道:“嫂嫂,我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我来是想请你和我哥说说,让我去看看奶奶。我妈……也一直都挺担心奶奶的身体的,都念叨好几次了。”

    他这话说得是有些奇怪的,他要去看老太太,即便是陈效阻止,他也可以趁他上班的时候去。陈效并非是时时都守在老太太身边的。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

    陈洵像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黯然,说道:“我今早去过了,你们小区我进不去。哥身边的人说,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去看奶奶。”

    他这话里的意思,倒像是陈效将老太太给软禁起来了一般。

    顾世安微微的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