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二章:防不胜防

    他也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说话的不妥,苦笑了一声,赶紧的又说道:“爸的脾气不好……我知道哥这样子没什么不对的。”微微的顿了顿,他抬头看向了顾世安,诚恳极了的接着说道:“但我是真的担心奶奶。奶奶生着病,作为孙子,我原本就该在病床前尽孝。我知道,哥不让我见奶奶,是怀疑我有别的心思,但我发誓,我如果真有别的心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他说着就举起了手来发誓。

    正是中午时分,咖啡厅里的人原本就不少。他这样儿是引了不少的目光的。

    陈家的事儿,最早些年的时候,顾世安是知道一些的。但近些年来,陈效几乎是什么都不没有提过。她自然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同样不知道,陈效与陈洵陈正康这对父子的纠葛。

    她是看不懂陈洵这人的,既然那么有孝心。也什么都不图。那么陈正康三番五次到老宅闹,他为什么也不加以阻止。反倒是每次都是一副愧疚无措的样子。

    他这样子,完全不像是懦弱得唯陈正康的话是从的人。

    他都这副样子了,顾世安自然不可能再装傻。勉强的笑笑,说道:“你想多了。你也知道的,奶奶的身体不好,确实是需要静养。”

    陈洵苦笑了一声,一张连诚挚的看向了顾世安,说道:“嫂子,连你也不相信我是真的只想尽孝对不对?”

    他这语气,倒像是顾世安和他有多熟似的。

    顾世安并没有想到他会那么难缠。他这样子,显然是要顾世安给他一个答复了。

    “没有,你想多了。”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你找我没用,奶奶从生病后,任何事情陈效都只听医生的。”

    陈洵的脸上就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来,勉强的笑了笑,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忽然试探着问道:“嫂子你和我哥,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

    他说到这儿就顿了下来,但不用想,也知道后边不会是什么好话。

    他在这时候提起这事儿来顾世安是警惕的。她的脸上半点儿声色也不露,做出了一副好奇的样子来,问道:“哪样?”

    她那么一问,倒显得陈洵就跟长舌妇似的。陈洵的脸上是有几分尴尬的,支吾着开口说道:“他们说,你和哥的关系不怎么好。”

    “是吗?”顾世安笑笑。接着认认真真的说道:“在一起过日子,谁家还没有点儿小吵小闹。”

    她说着侍应生那边就上了吃了,陈洵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这话题自然也没在继续下去。

    吃东西的时候陈洵更是绅士风度十足,顾世安只要稍微多吃一点儿什么,他就会马上将菜移到她的面前。

    这顿饭顾世安是吃得不轻松的,要吃完时小王那边来了电话,问她在哪儿。

    她就以公司有事为借口,抢先买了单,和陈洵告辞,然后匆匆的回公司去了。

    到了公司门口她是松了口气儿的,顾世安原本是想给陈效打个电话说说的,想起他今早那阴阳怪气的样儿,终究还是没有打,打算回去再告诉他。

    这顿饭顾世安并没有吃饱,回去见小王从食堂里给她带了些还温热的南瓜糕,她就都给吃了。

    下午准时下午,她回去的时候陈效竟然已经回去了。见着她他那双狭长的眼眸里冷冰冰的一片,面上同样也未有什么表情。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进了屋子。

    桌上已经摆好了热菜热饭,老太太是在沙发上坐着的,顾世安就微笑着叫了声奶奶。

    老太太就让她赶紧的去洗手吃饭。

    吃饭时是和往常一样的,只是一回到房间,陈效的脸就冷了下来。阴测测的要笑不笑的盯着顾世安,就跟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般。

    顾世安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时,他才开口说道:“姓秦的对你挺好的嘛。”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玩味。指间夹着烟,整个人都是阴沉沉的。

    顾世安一见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是要找茬,她是有些疲惫的。并不想解释什么,并没有吭声。换了衣服就要躺在床上。

    她这样子显然是激怒了陈效的,他站了起来,一把捏住了顾世安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阴测测的问道:“怎么,哑巴了?”

    大抵是顾忌着老太太他们还在,他并没有将她往死里的捏。

    虽是这样,但顾世安仍是被他捏得喘不过气来。

    她是打不过他的,索性也不去反抗。就那么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眸冷冷的看着他。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一双眸子里却是带了几分的嘲讽的。仿佛是在说有种就把我给弄死。

    陈效怒极反而冷静了下来,松开了捏着顾世安的手。附在了她的耳边,阴测测的说道:“老太太可喜欢你了,哪能让你那么轻易的死了。”

    他说着看也不再看顾世安一眼,打开门出去了。

    顾世安虚软的靠在了墙上,隔了许久,这才躺在了床上。她再次的见识了陈效的翻脸无情。

    顾世安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顾苏发的那些照片来。唇角忍不住的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

    顾世安是在第二天一早被陈效的手机吵醒的,不过刚七点,他的手机就呜呜的不停的震动着。

    那么大清早的打电话,显然是有事的。陈效显然是睡意未醒,看了手机屏幕上的电话一眼,将电话接了起来。

    不知道电话那段说了什么,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握着手机一声不吭的下了床。他这样子显然是有事的,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出去了。

    顾世安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见不过才七点,她就继续闭上了眼睛。

    躺了不到五分钟,陈效重新又推门进来。他的唇紧紧的抿着,说道:“起床,我安排了人,你带奶奶去郊区的别墅住几天。在这几天,别让任何人接近。”

    顾世安的脑子一懵,翻身坐了起来。

    陈效并没有管她,说完就打起了电话来,安排了人过来。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倒是有条不紊的,打电话的同时让顾世安去简单的做些早餐。等吃了早餐就出发。

    匆匆的离开老太太难免会起疑心,这样寻寻尝尝的出门,老太太也许会觉得莫名其妙,但至少不会起什么疑心。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陈效出什么事了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去胡乱的洗了一把脸,做起了早餐来。

    陈效一连打了几个电话才到厨房里来,稍稍的缓了缓,开口说道:“待会儿我会建议奶奶去别墅那边住几天,你也说你一起去就行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应了句好。

    陈效显然是烦躁的,点燃了一支烟就抽了起来。

    他的一支烟还没抽完,叶青就起床来。平常的早餐都是她起床做的,见两人竟然都已经起床了,她这下微微的愣了愣,往老太太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了?”

    她是有些紧张的。

    陈效将手中的烟头掐灭,若无其事的说道:“没怎么。别墅那边清净,我想让奶奶过去住几天,还得麻烦叶姨你多多费心。”

    他突然说要去别墅住叶青是怔了怔的。别墅那边是陈效的产业,她是知道的。但那边是很少有人过去的。

    陈效不待她说话,接着又说道:“那边空气好,对奶奶养病有好处。该准备的我已经让人都过去准备了。”

    他说的话叶青都是听的,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陈效并不肯说,大抵是不想让叶青担心,微微笑笑,说道:“这您就别管了,你和奶奶安心去住。我会处理好。”

    他这意思,就是承认确实是有事了。

    叶青的脸上是有担忧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说道:“你放心去处理你的事,老太太我会照顾好。”

    陈效点点头,说道:“麻烦您了。”

    老太太对于突然要去别墅住是疑惑的,但对于叶青和顾世安都赞成。很快也应了下来。

    顾世安暗暗的松了口气儿。

    那边什么都有,并没有什么可带的。行李并不多。

    陈效是早安排好了的,到了停车场早有人在等着了。见着他们下来上前打了招呼,然后将行李拎上了车。

    陈效是并未跟着一起去的,说是有个会议要开,晚上再过去。并报了好几个菜名,说是晚上要过去吃好吃的。

    他纯属是在哄老太太开心,以现在这样儿,他哪里有心思吃东西。

    这边离别墅并不是很远,不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边虽是未有人居住,但却是有人在打理的。

    老太太坐了那么久的车已经累了,下了车别墅这边的阿姨和叶青就推着她进去休息。

    顾世安则是留在后头拿行李。

    等着老太太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别墅内,那中年司机这才低低的说道:“太太,陈总吩咐了,最好别让老太太看电视。”

    顾世安愣了一下,随即点头,说道:“知道了。”

    那司机也并不回去,将东西拎进了别墅就将车开进了车库里。说是陈效让他留下待命,有什么事让顾世安吩咐他。

    顾世安点头应好。

    陈效既然吩咐看电视,那肯定是有原因的。顾世安进别墅放下行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客厅里的电视。

    其实他是早已安排好了的,电视后边儿的线已经被拔掉了。根本放不出电视。

    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待到阿姨带了她去她的房间,她这才将手机拿出来,打开了本地的新闻。

    新闻的头条赫然是豪门媳妇私生活混乱,夜约男宠。顾世安起初是没有在意的,待到看到配着的那张照片。脑子里轰的就一声。

    头条上的照片拍得很清晰,虽是只有一个侧脸,也能辨别得出是齐诗韵。她的手里挽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比起她,那男子只有一个背影,但能看出很年轻。

    配图并不只是一张,而是好几张。除了在外边儿拍的最清晰的一张,其余的都是两人进了酒店拍的,隔着玻璃门,拍得很模糊,但不难看出两人之间的亲昵。

    这完全算得上是大头条,难怪陈效不让老太太看电视。老太太要是看到里头配的文字,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

    顾世安大致的看完就关掉了手机。她的脑子里是有些乱的,过了好会儿才冷静下来。

    难怪陈效并不说什么事,比起老太太,他才是中间最难堪的一个。

    齐诗韵和陈正康分居多年,即便是没离婚,找男朋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关键在于。她那男朋友太过年轻。看那样子,或许还没陈效大。

    这无疑是让陈效难堪的。

    顾世安慢半拍的察觉到了这事情的不对劲,以陈效在临城的影响力,这种新闻,应该是没人敢发的。现在既然已经登上了新闻的头条,那就证明,后头是有推手的。

    只是,爆出了齐诗韵的私生活,对背后的人到底有什么好处?

    是想打击陈效?还是另外有别的目的?顾世安的脑子里就跟一团乱麻似的。怎么理也理不清。

    她能想到的,想必陈效都是已经想到了。这事儿她是管不了的,她现在需要做好的事情,就是不让绝不能让老太太知道这事儿。

    顾世安吸了口气儿,靠着墙站了许久,这才走了出去。

    这边的别墅是大的,因为长久没有人住的缘故,冷冷清清的。照管这别墅的是一对夫妇,见着顾世安出去就问老太太都喜欢吃些什么东西,并说知道他们要过来,她丈夫去打了几条自己养的鱼。并杀了一只自己养的鸡,问顾世安都该怎么吃。

    顾世安打起了精神来,和她一起进了厨房。

    她是担心老太太会提出看电视的,谁知道中午老太太起床吃了午饭,那阿姨就带着老太太去看她种的菜。

    别墅的后花园是大的,有些种了植物花草。另外一些他们夫妇就开垦了出来种些小菜。

    这个季节的蔬菜是少的,虽是已经播下了种子,但能吃的也只有些小白菜。

    老太太乐呵呵的菜园子里转上了一圈,她是很久没有到这边来了的,问着这问着那的。

    顾世安这才知道这边除了这栋别墅之外,陈家还有一片果园。

    逛完了菜园,夫妇俩又说早上就泡了豆子,要给老太太做豆腐吃。老太太是许多年没有吃过自己做的豆腐的,连连的应好。并自告奋勇的说自己帮忙着生火。

    那么一来是热闹许多的,顾世安不由得松了口气儿。

    陈效是在傍晚才过来的,他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在老太太面前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晚餐是丰富的,炖的土鸡汤,清蒸的鱼。新鲜磨的豆花,菜园里自己种的小白菜,鲜嫩的野韭菜炒土鸡蛋,蒸的自己家里做的腊肠,炒的腊肉。还有一道不知名的野菜汤。凉拌皮蛋。都是地地道道的的农家菜。

    陈效不知道是未了哄老太太开心还是怎么的,赞不绝口。老太太显然也是满意的,比平常多吃了半碗饭。

    陈效怕她会不舒服,吃过饭就扶着她到外边儿走。

    郊外的夜晚是有些冷的,他又给老太太加了一件大衣。第二天大约是一好天气,天上是闪亮亮的星星。老太太走了会儿就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脸色柔和了下来,说起了以前和老太爷下乡的事儿来。

    她最近提老太爷是提得有些频繁的。

    陈效倒是耐心得很,时不时的符合几句。老太太脸上和蔼的笑容就一直没有落下过。

    待到她疲倦了,送了她回房去休息,陈效眉心里的那点儿笑意这才一点点的散去。

    这事儿无疑是不好开口多问的,顾世安也不去问。只是给陈效放了洗澡水。

    陈效却并没有去洗,回到房间就一直坐着抽着烟。抽了那么几支。这才开口淡淡的问道:“奶奶今天怎么样?”

    顾世安不防他会突然问话,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挺好的,精神比平常好些。”

    陈效这下就不说话了,手就在眉心间撑着。

    他不说话顾世安自然是找不到可说的,于是就那么沉默着。

    陈效在陪着老太太时没什么电话,这会儿电话却又多了起来。他就站在了阳台上去接电话。

    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是有些暴躁的,低低的骂了几句脏话。他的电话过了好会儿才打完,直接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顾世安说道:“下去给我拿瓶酒上来?”

    他这样子显然是烦躁得厉害的。

    顾世安没有说话,下楼去找酒去了。他虽是不常来这边,但该备的东西还是备了的。顾世安下去说拿酒,冯嫂就去酒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陈效完全是想将自己灌醉,直接的倒了就一整杯一口喝下。喝完又直接倒第二杯。一连喝了好几杯,他这才闭上眼睛靠在了沙发上。眉心间的疲倦在露了出来。

    顾世安问什么都显然是不合适的,并没有吭声儿。躺在床上时去拿着手机去翻看那新闻,才发现新闻以及被下架。

    头条虽是被下架了,但各种其他途径却是在费力的传播。有小号转载了新闻,下边儿全是些不堪入目的评论。完全无法遏止。

    这也算是大新闻了,估计过不了几天,临城的大街小巷都会在传播这事。

    到了这种程度,事情迟早都会传到老太太的耳朵里。所以,这事儿是得提早打算的。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看着沙发的陈效,想说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陈效一直未去洗漱,也没有上床。顾世安的脑子里有事情。压根就睡不着,只是闭上眼睛假寐。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世安原本以为他会接的,并没有管。谁知道陈效也并没有接,手撑在眉头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顾世安是不想管的,又怕是有急事。到底还是下了床。

    电话并不是陈效手底下的人打来的,而是齐诗韵打来的。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叫了一声陈效。

    他隔了好会儿才睁开了眼睛,看到手机屏幕是上跳动的号码,他倒是没有回避,面无表情的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齐诗韵不知道说了什么,陈效的脸上并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过了那么半支烟的时间,他这才站起来,往阳台那边走去。

    他的声音压得是低的,屋子里听不清。这通电话足足的打了二十来分钟,陈效这才挂了电话回到了室内。

    才正准备倒了酒继续喝,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并不是齐诗韵打来的,而是他的助理打来的。

    他看了一眼,将手机拿了起来,喂了一声。

    电话那段的孙助理是急的,开口就说道:“陈总,刚才那边来了电话,说是要求见老太太,要修改遗嘱。”

    他这话说得是简约的,事实上陈正康的话是更难听的。说齐诗韵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早已不算是陈家的媳妇,更不配继承老太太的遗产。

    陈效并没有说话,电话那段的孙助理微微的顿了顿,又说道:“您觉得会不会和他们有关?”

    是了,才闹出这种事,立即就要求修改遗嘱。很难不让人想象这幕后的推手就是他们。

    陈效的唇紧紧的抿着,完全看不出喜怒来。

    他不说话,电话那段的孙助理自然也不敢说话。电话里一时间安静极了。

    陈正康现在提出要求修改遗嘱。如果不让他见老太太,以后肯定是会横生枝节的。而他的胃口一向都很大,任何的条件都是有可能提得出来的。

    他们的心思陈效是再清楚不过,这些他都是不怕的。

    他怕的是他们既然已经提出了要见老太太,以这个借口为由,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找到老太太。

    陈效想到这儿,拳头不自觉的握得紧紧的,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暴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