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三章:威胁

    这事儿,无论背后的主使是谁,都是和他们脱不了干系的。陈效想起刚才和齐诗韵的那通电话来,眉心中露出了点点的疲倦来。

    不过只是那么一瞬,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冷硬的模样。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说道:“打电话,让他们来和我谈。”

    孙助理这下就应了句好,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只怕他们不会肯。”陈正康在陈效的手中是从未占过上风的,未必会愿意和他谈。

    陈效的嘴角就泛起了一抹冷笑来,吐了口烟雾,说道:“他要什么我很清楚。只要出得起价,他和谁谈都是一样。”

    孙助理这下就应了句是。

    陈效并没有多说,直接挂了电话。他也并没有立即往房间里去,在阳台上抽完了一支烟,这才进去,继续喝起了酒来。

    他和孙助理的话顾世安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些的,她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昨天中午陈洵到公司找过我,说是要我和你说,他想见奶奶。”

    陈效是听见了的,但却头也没有抬,继续喝着酒。

    顾世安没有再说话。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陈效喝到了凌晨四点,外边儿的天微蒙蒙亮他这才丢下酒杯倒在床上。

    顾世安的睡眠原本就浅,她自然也是未睡着的,到了天明,这才小小的眯了会儿。

    第二天陈效起床时仍像没事人一般,就跟昨晚喝酒到凌晨的人不是他似的。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要去公司的,但却并没有。他穿了一身家居服,吃过早餐就陪着老太太在太阳底下晒起了太阳来,一副悠闲的样儿。

    他是决口不提齐诗韵的事的,顾世安隐隐的有些担忧。但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到了中午午饭前,陈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拿着手机上了楼。

    电话是孙助理打来的,陈效才接起来,他就开口说道:“陈总,我打过电话了。他们并不接。”微微的顿了顿,他无奈的继续说道:“我找了过去,但您父亲拒绝和您谈,只说一定要见老太太。”

    陈效将手机握得紧紧的,一双狭长的眼眸里是阴测测的一片。一时没有说话。

    过了会儿,他才开口说道:“去看看他在哪儿,晚上我过去。”

    孙助理就应了好,又和他说了些公司的事情。这才挂了电话。

    陈效并没有下楼,抽出了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直到叶青在楼下叫他吃午饭,他这才下去。

    陈效一直都是在别墅里呆着的,直到到了傍晚,这才说晚上有个应酬,要出去一下。

    老太太这下想也不想的就说:“让世安陪着你去。应酬难免要喝酒,有她在奶奶放心。”

    老太太是笑眯眯的样子。陈效是有司机的,她哪里是不放心,是怕顾世安在这边呆着闷,这才要让她和陈效一起出去。

    陈效应酬,她跟着去显然是不合适的。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会拒绝的,但却没有,他微笑着应了一声好,让顾世安上去换衣服,又让老太太早点儿休息,别等他们。

    他既然已经应了下来,顾世安只得去换衣服。就陈效是装模作样,现在也是不能引起老太太的怀疑的。

    顾世安并不知道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就看向了陈效。她还未开口,陈效就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说道:“并不正式,随便穿就行。”

    顾世安这才上楼去换衣服。

    下来时又和老太太打了招呼,两人这才往外边儿走。顾世安穿了一件薄外套,郊区的夜晚是有些冷的,风一吹她就打了个寒蝉。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陈效也并未看她,上了车之后就边抽着烟边开着车。

    顾世安知道他会带着自己纯属是因为老太太开了口,她是识趣的,车子开了一截她就开口说道:“前面随便找个地方放我下,我在这边等着,回来叫我就行。”

    车里只有那么大的空间,并没有任何的声音。陈效明明是听见了的,但却眼皮也未抬一下,也未搭理她。

    顾世安终究还是未重复第二遍,闭上了眼睛假寐。

    她昨晚原本就没睡好,她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中午也没能睡着。大抵是因为车里安静的缘故,她竟然没多大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待到她醒来时车子早已经停了下来,陈效并不在车里。她是吃了一惊的,侧头去看窗外,才发现车子是随意的停在路边的。

    这边并未有明显的标志,她一时没分辨出在哪儿。揉了揉仍是有些发晕的头,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原本是打算看陈效去哪儿了的,才刚下车,就见陈效和孙助理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不知道正在谈什么。

    顾世安原本是要下车的,这下就没再下了,又坐回了车里,关上了车门。拿出了手机看时间。

    这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也不知道陈效说的应酬是真的还是他扯的幌子的。

    顾世安也未去多管,就那么在车里坐着。坐了那么十几分钟,孙助理这才上了前头的车。

    陈效在路灯下抽了一支烟,这才走了过来。他的脸色并不好,一双眼眸里全是戾气。上了车也并未开车,而是拿出了手机来打电话。

    他也不知道是在打谁的电话,电话里是冰冷的机械女声。他这下冷笑了一声,将手机丢在了一旁。然后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发动了车子。

    一路他都未说话,倒是接了好几个电话。但他的脸色并未有任何的缓解,依旧是一片冷峻。

    车子驶了那么半个来小时,就在一家会所前停了下来。陈效这下的脸色倒是恢复得和往常一样了,对着顾世安说了句下车,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早有会所的侍应生在一旁等着的。显然也是认识他,上前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陈总。

    陈效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将车钥匙丢直接丢给了那侍应生。他这下也不多说话,直接就往会所里走。

    顾世安只得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的会所是热闹的,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的应酬不过是扯幌子的。谁知道刚进会所,里头打扮妖娆的经理就迎了上来,笑容满面的说道:“陈少您可很久没来了。周公子早就在等着您了。”

    陈效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故意的凑近了那经理,嘴角邪气的一笑,说:“玉姐这是想我了?”

    那经理朝着他抛了媚眼,是要说点儿什么的。视线落到顾世安的身上,就没再说了,笑着问道:“这位是?”

    陈效却并不回答,挑了挑眉,说道:“好久不见,玉姐这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在这种场合混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见陈效不回答也并不追问,笑着说道:“就陈您你嘴甜。”她说着也不耽搁,带着陈效往楼上走,嗔道:“陈少您真是无情,这都多久没来过咱们这儿了?您不来我们这儿可冷清得很。”

    陈效的嘴角邪气的一勾,说道:“我来不来不就是玉姐你一个电话的事儿么?”

    “我人老珠黄了,陈少您哪儿看得上。”那经理说着就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这儿来了几个新人,要不要给您叫过来。她们可都早仰慕陈少您已久了。”

    陈效这下就挑了挑眉,说道:“是么?”他说着凑近了那玉姐,说道:“我那么久没来,玉姐就不过来陪陪我?”

    他一脸的邪气,看着就跟浪荡公子似的。

    “来来来,不过周公子都等您很久了。我要是再不识趣,周公子恐怕就要发怒了。等您和周公子谈完了,我再过来。”

    陈效的态度,玉姐显然是并未将顾世安放在眼里的。说着已到了包间门口,她就先推开了门。

    里头果然是早坐了一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的,身边正着两个陪酒女郎。见着陈效就站了起来,说道:“总算是来了。路上堵车堵得有那么厉害?”

    包间里除了他和那两个陪酒女之外还有一个约摸三十来岁斯斯文文的的男子,大抵是他的下属。见周公子站起来,也跟着站了起来。

    周公子的语气并不是抱怨,说着又让那经理赶紧的上酒。

    玉姐很快就退了下去,那公子见陈效的身边跟了人也不奇怪,陈效坐下就亲自给他倒了酒。

    陈效原本就来得晚了,这酒自然是不能不喝的。端起一饮而尽。

    周公子说了句爽快,立即又给陈效倒了一杯酒。

    这次陈效倒是并未一饮而尽,而是端着酒杯把玩。

    那周公子也不劝酒,舒舒服服的往身后的沙发一靠,示意那俩陪酒女给他点了一支烟,说道:“好久没回来,这边变化倒是挺大的。”

    陈效睨了他一眼,说道:“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

    周公子的脸就垮了下来,嘀咕道:“要是不走就好了。我这次回来只能待三天,家里母老虎厉害。过了三天再不回去肯定会告状,我爸得揭了我的皮。”

    他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陈效也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并不去接这话。

    这周公子是早憋了一肚子的苦水的。立即就瓜啦瓜啦的抱怨了起来。说的无非就是自己被老婆管得有多紧,有多可怜。还有就是他老爹给他下了命令,让他好好的接手公司的事儿,并做出一定的业绩,要是到了年底没有任何的业绩,就会将他从家里赶出去。

    顾世安是并不知道陈效的身边还有那么一号人的。听了好会儿,才知道这位是来向陈效求助的。要和陈效合伙,插足他那边的房地产。

    那边有几块地皮在拍卖,但他手里的资金不够。这才来向陈效求助。

    他一提起家里的事儿就是满腹的牢骚,这牢骚还未抱怨完,玉姐就领了两个漂亮的小姑娘端着酒走了进来。

    周公子那满腹的牢骚也抱怨得差不多了,这下就让那俩小姑娘坐到陈效的身边伺候他。说是工作的事情先不急,好久不见面,今晚一定要玩个痛快。

    顾世安是坐在沙发的外端的,陈效并不看她,任由着那俩姑娘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那俩姑娘显然是会来时的,一口一个陈少嗲声嗲气的叫着,整个人都靠到了陈效的怀里,给他敬着酒。

    陈效是来者不拒的,并在那周公子的起哄下和其中一个姑娘喝了交杯。包间里被娇滴滴的笑声充斥着,顾世安木然的坐着没有动。

    那位周公子显然是很会玩的人,游戏的花样层出不穷。均都是暧昧得很的。

    陈效来者不拒,那俩姑娘靠上去,他的一双手就掐在了那细腰上,说着些带着色彩的笑话。

    他人长得好看,直逗那俩小姑娘笑得花枝乱颤。

    包间里是乌烟瘴气的。顾世安和那男子倒像是完全不存在似的。她趁着没人注意,正打算悄悄的出包间。但人才刚站起来,就听被那俩姑娘一左一右的拥着的陈效懒洋洋的说道:“去哪儿?”

    他那么一开口,包间里的视线都朝着顾世安看了过来。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一僵,就回答道:“去洗手间。”

    她说完这话不等陈效说话,直接就打开门出去了。

    这楼上是安静的,但仍时不时的有笑声从未关好门的包间里传出来。顾世安是有些疲倦的,在包间里站了会儿,辩了方向。就往洗手间走去。

    她是并不愿意回去的,上了洗手间之后并没有马上出来。就在里头呆着,怔怔的发着呆。

    她跟着彭雪应酬,是见多了许多丑陋的嘴脸的,在这种地方并不敢到处乱走。站了那么十来分钟,有人进来,她就走了出去。

    才刚走到门口,就见跟着周公子那年轻男子站在外面。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的愣了一下。

    那男子则是手抵在唇上咳了一声,说道:“这边乱,不能乱走。”

    他这样子,也不知道是自己出来的,还是别人让他出来的。

    顾世安这下就挤出了个笑容来,说了句谢谢。

    他说了句不客气,极为绅士的请顾世安先走。

    包间里依旧是乌烟瘴气的,顾世安走的这会儿,里头的游戏已经换玩法。现在已经改为掷色子喝酒了。

    顾世安进去陈效脸眼皮也未抬一下,任由左边的姑娘端起酒杯喂着酒。

    顾世安并不去看,就跟木偶似的坐着。包间里一片欢声笑语,但时间却过得缓慢极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般的煎熬。

    顾世安有些恍恍惚惚的。

    陈效在老太太那边说的是应酬,顾世安原本以为到了十一点多他怎么都是要回去的。但却没有,到了十二点,他依旧没有提要走。那位周公子越玩兴致越高,美名曰人多热闹,在那位玉姐过来敬酒时又叫来了四五位衣着暴露的小姑娘。

    人越多包间里越是嘈杂,顾世安被挤到了角落里。

    她整个人是平静得很的,脸上一片麻木。在被吵得头疼时,这才站了起来,往外边儿走去。

    陈效的酒喝了不少,这次倒是没有问她去哪儿。

    顾世安原本是想下楼回车里的,刚出门就遇见一群人搂着几个姑娘要下楼,她就没再挤着下去了。往洗手间那边走去。打算先过去洗一把脸。

    这时候的洗手间是冷清得很的,并没有人。身上是一股子的烟味,她将手洗了,洗了一把冷水脸,正准备打开门离开,外边儿就进来了一人,几乎是立即就将她推抵在了墙上。

    顾世安大骇之下就要惊叫出声来,那人却是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

    陈效的身上烟酒味以及香水味混杂着,他是喝了不少酒的,力气却仍是大得惊人。一手捂住顾世安嘴,一手将洗手间的门反锁上。这才凑到了她的耳边,暧昧极了的说道:“躲在这儿来干什么?”

    他说着唇就往顾世安的耳旁凑。

    他身上的香水味儿是熏人的,指间甚至还残留得有脂粉的味儿。

    顾世安的胃里一阵翻涌。立即就要呕出来。陈效那张醉醺醺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几分的似笑非笑来,眼底带了些阴鸷,伸手捏起了顾世安的下巴,说道:“嫌我恶心?”

    顾世安甚至不愿意去想那打情骂俏的一幕幕,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翻涌着的胃里给压了下去,抬头直视着陈效那目光,冷冷的说道:“放开我。”

    陈效的眼底依旧是带着阴鸷的,唇边却是勾起了一抹玩味来,说道:“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儿,要我放开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他显然是故意的,边说着唇边落到顾世安的耳边,轻轻的暧昧极了的拂过。在一起那么久,他早已知道顾世安的敏感点在哪儿。

    而他那撑在墙上的手改为了握在顾世安的腰上,用力的一点点的握着,显然是并没有放开她的打算。

    顾世安的身体就跟一木头似的,紧紧的绷着,并未有任何的反应。她抿紧了唇。

    她不说话陈效也不催她,手直接就从衣服下摆钻进去。大抵是防着顾世安逃,他的另一只手将顾世安扣得紧紧的。

    他的手触碰到皮肤,顾世安的胃里翻涌又涌了出来。她屈腿狠狠的就朝着陈效撞了过去。

    陈效喝了酒的,大抵是一直在防着她的缘故,动作依旧是敏捷的。她撞在了他的大腿上。

    顾世安将胃里的翻涌压了下去,趁着陈效弯腰的当儿。立即就要去开被反锁了的门。

    陈效哪里会让她逃掉,伸手就拽住了她的后衣领。忍着痛的冷笑了一声,阴测测的说道:“胆儿倒是越来越大了。”

    他原本就是在酒意上,哪里还有什么轻重。将顾世安狠狠的推在了门上。俯身就要去咬她的唇。

    顾世安哪里会让他如愿,拼命一般的闪躲着。但她哪里是陈效的对手,陈效伸手将她的下巴捏得紧紧的。一张俊脸凑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觉得你躲得掉么?”

    他说着冷笑了一声,就那么捏着她的下巴咬了下去。

    他是真真实实的在咬,顾世安的唇上很快就有血腥味儿蔓延开来。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就那么木然的站着。

    她对陈效身上的香水味儿是敏感的,他刚松开了些许。她立即就呕了出来。陈效避之不及,呕吐物溅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脸色在那么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咬紧了牙关连连的说了好几句好。

    顾世安的胃里翻涌得厉害,他松开她她是放松了些,扑到里头就翻天覆地的呕了起来。

    她呕得只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眼泪鼻涕一起流下,好不狼狈。直到胃里的东西都全呕了出来,她这才跌坐在了地上。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侧头见陈效已经没了身影,立即就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才刚走出了洗手间,就见玉姐站在外面。看见顾世安一边指使着清洁工去清洁洗手间里头,一边说道:“顾小姐,陈少说让我带您去换身衣服。”

    因为刚刚吐过,顾世安的一身都是狼狈的。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后退了一步,也不去看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

    玉姐这下就笑了起来,说道:“顾小姐这是把我当成坏人了?我还真不是坏人,陈少是我们这儿的客人,我不过是在完成他的吩咐而已。您跟我走,您这身得换换,换了衣服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绝对不拦着你。”

    顾世安现在只想离开这儿,哪里会搭理她。看也不看她,迈开脚步就要离开。谁知道才刚走了两步,走廊的两边就冒出了几个穿着西装的大汉来。

    顾世安这下就抿了抿唇,回头看向了玉姐。

    玉姐脸上的笑容倒是一点儿也不变,说道:“顾小姐别让我为难,我已经和顾小姐说过了,只要你换了衣服,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玉姐说话算数。绝对不会拦着你。”

    顾世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看向了她,冷冷的说道:“照你这么说来,我要是不去换衣服,今晚就离开不了这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