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四章:卑鄙

    玉姐却并不去接她的话,摆出了招牌的微笑来,说道:“您看您现在这一身,出去也容易让人误会。”

    她说着视线就上上下下的将顾世安打量了一遍。

    她虽是没有直接回答顾世安的话,放软了语气。但意思却是明了的,她要是不乖乖的听话,是走不了的。

    玉姐的脸上一直是带着微笑的,显然并不怕僵持。有人往洗手间这边来,也被她身后的保镖给请走了。引得过来的人出侧目。

    顾世安抿进了唇。她知道这样僵持着并不是办法,淡淡的说道:“这就不劳您操心了。”

    玉姐这下就微微一笑,说道:“我确实不操这心,这是陈少吩咐的,还请顾小姐别让我为难。”

    微微的顿了顿,她看了看时间,继续说道:“顾小姐应该知道,您一个弱女子。是出不了这儿的。您要是实在累了不想走,我这儿有的是人。”

    她这话虽是说得好听,但却是在告诉顾世安,她没那么多的耐心陪着耗的。她要是再不走,她就只有动粗了。

    顾世安的手指握得紧紧的,她是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道理的。隔了会儿将握紧的手指松开,淡淡的问道:“在哪儿换?”

    她那么一问玉姐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来,做出了请的手势,说道:“楼上就能换。您放心,楼上安静,没有人会上去。衣服都是新的,要是不合您的尺寸我再让人去买。”

    她这下倒是客客气气的。显然是打一巴掌给一颗蜜枣。

    只可惜顾世安并不领这情,木着一张脸连假笑也没给一个。

    大抵是怕她会逃,身后的几个大汉亦步亦趋的跟着。顾世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来,

    楼上确实是比楼下安静许多,幽深的走廊里并没有人。玉姐将顾世安带进了最里头的一间屋子,里头是早就准备好衣服以及洗漱用品的。房间里也并没有人。

    玉姐也并不跟着顾世安进屋子,只是告诉她衣服要是不合适就叫她。等着顾世安进去后甚至体贴的关上了门。

    顾世安并不知道陈效想干什么,站在房间里许久没有动。她疲惫得厉害,脑子里是茫茫然的一片。

    臆想和亲眼所见显然是有差距的,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在楼下包间里的那一幕幕来,她那呕得空空的胃里再次的翻涌了起来。

    顾世安快步的往洗手间走去,这次却是什么也没呕出来。只呕出了一堆的酸水。

    她靠在了墙上,隔了好会儿。才抬头去看向了对面的镜子。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像是耗尽了所有的精力一般。

    顾世安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疲累将她淹没。在那么一瞬间,甚至连动的力气也没有。

    她明明是该痛的,大抵是痛了太多的次早已麻木。她竟然麻木得没有任何的知觉。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隔了许久,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接了水漱了口,洗了一把冷水脸。这才走了出去。

    大抵是因为呕吐过的缘故,胃里空荡荡的难受得厉害。她伸手用力的摁了摁胃部。

    一旁的沙发上是放着给她换的衣服和一杯热水的,胃里难受得厉害,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端起了那杯温水来喝了一口。

    温水喝下去她的胃里是舒服了些的,她又喝了一口。就那么怔怔的坐着。

    她在这房间里呆得是有些久的,奇怪的是也没有人来催她。顾世安并不想换衣服,她知道她要是长时间不出去陈效肯定会出现,于是就坐着等着。

    房间里安静得窒息。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就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来。她在追陈效的时候,是干过许多的蠢事儿的。

    曾经在连续半年的时间里,风雨无阻的给他送过便当。陈效这人,爱慕者极多。平常就跟一痞子混混似的的,但却从不会仗着这张脸占女生的便宜。尽管有很多人乐意被他占便宜。

    她其实一直以为,他是不一样的。也控制着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

    顾世安是疲惫得厉害的,甚至没有力气在想下去。这个房间是令人窒息的,她撑着站了起来。

    但她这一下,竟然没能站起来。

    身体是虚软的,竟然没有一点儿力气。才刚撑起来一点儿,又跌坐了回去。头也有那么些的晃晕。

    她以为是自己坐得久了,伸手使劲儿的揉了揉眉心,甩了甩头。

    脑子是微微的清醒了一些的,她再次的撑了起来。这次依旧是没能站起来的。

    她这下才感觉到不对劲,饶是她再迟钝,也知道那杯水有问题。她从来这儿起,是未碰过任何的东西的。唯一碰过的东西,就只有那杯水了。

    她是压根就没想到那水是有问题的,立即就恐慌了起来。马上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浑身软得厉害,一连摸了几次手机都没能摸出来。

    身体里是有些不对劲的,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好不容易将手机拿出来,但手上却是无力得很的,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顾世安正准备着去捡,门就被推开来。她是警惕的,立即就看向了门口。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效。

    他直接就将门关上,然后松着领带朝着顾世安走了过来。

    顾世安这下连逃的力气也没有,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她的声音里是虚软而无力的。有不知名的火在体内乱窜着,她克制着自己的脑子里保持桌清醒。

    陈效身上的酒味儿浓得很,在沙发上半躺了下来,伸手就捏住了顾世安的下巴,邪邪的说道:“孤男寡女,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他越是靠近顾世安,顾世安体内的火就窜得越是厉害。她要去挣扎开陈效,身体里却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她哪里想到陈效会用这样的手段,隔了好会儿才从牙关里吐出了两个字:“卑鄙。”

    陈效的手指从她白皙的皮肤上流连而过。又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唇落到了她的耳边,冷笑着说道:“我不觉得,我碰我老婆,卑鄙什么?”

    他说着就咬住了顾世安的唇。

    顾世安的身体是热得厉害的,对于他的触碰,理智上是抗拒的,但身体却是渴望的。

    陈效也不不知道是借着酒意还是怎么的,动作间是粗鲁而蛮横的。有眼泪从顾世安的眼角落下,滑落在沙发上。

    陈效是发了狠的要折腾,从沙发到浴室,再到床上。咬着耳朵在顾世安的耳边说着不堪入耳的狠话。

    他放开顾世安时已是凌晨,顾世安已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几乎是立即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起床时陈效已经离开,房间里是空荡荡的一片。她的身上是大片的青紫的痕迹。明明是该感到疼的,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儿也感觉不到。

    那药效虽是早就过去了,但她的身体却是还虚的。下床时差点儿就跌坐在了地上。

    腿上是无力的,她稍稍的缓了缓,这才捡起了她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了起来。她并不愿意去回想昨晚的一切,甚至不愿意再多待一秒,连洗漱都没有,就打开了门出去。

    白天里的会所是冷清得很的,走廊里连侍应生也看不见。这次倒是没有人再拦着顾世安,她径直着出了会所。

    已是八点多,街道上车如流水。人行道上上班的人群匆匆。天空是阴沉沉的一片,顾世安站在街道上,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是狼狈且失魂落魄的,直到有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子上前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她这才回过头来。连笑容也挤不出来,只知道摇头。

    那女子仍是有些担忧的,又问她需不需要替她拦车。顾世安这才挤出了笑容出来,哑着声音说了句不用。

    那年轻女子急着上班。写了一个电话给她,这才匆匆的离开。

    顾世安的手里握着陌生人给的号码,茫然的站了好会儿,这才上前去拦车。大抵是她的样子太过狼狈,几个司机都不肯载。站了那么十来分钟才遇到一个好心的司机,问她去哪儿,又将买来没吃的豆浆递给她。

    顾世安挤出笑容来摇头道了谢。那司机问她去哪儿她也一时想不出来,隔了好一会儿,才报了老房子那边的地址。

    她这样子是引人怀疑的,那司机旁旁敲左侧的问她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并说要是遇到了棘手的事,一定要报警。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浑身仍旧是无力的,她就那么侧着头看着窗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那司机提醒她到地儿该下车了,她这才蓦然的回过神来。付了车钱下了车。

    小区里现在的人并不多,她一路都是埋着头的。倒也没有人和她打招呼。

    回到家里,顾世安才顺着门边坐了下来。就那么空荡荡的看着天花板,隔了许久,她这才去浴室洗澡。

    热水的冲击之下整个人才仿佛有了生息,她就在蓬头之下那么静静的站着。隔了许久,才擦干身体出去。

    身体这会儿才像是有了反应身体,就跟被车子碾压过一般,酸疼得厉害。她找衣服换时。才发现大腿的内侧全是痕青紫的痕迹,有地儿火辣辣的疼着。

    昨晚的眼泪已经掉得太多,她这会儿竟然掉不出一滴眼泪来。吹干了头发就倒在了床上,木然的看着天花板。这小窝里是让她安心的,她过了那么会儿,合上了眼睛。

    她一闭上眼睛就陷入了梦靥之中,梦里是乱七八糟的一片。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给吵醒的。她原本是并不想去接的,但最终还是将手机拿了过来。

    电话是叶青打来的,顾世安拿着手机看了那么会儿,这才将电话接了起来,叫了一声叶姨。

    叶青显然是对昨晚的事儿一无所知的,在电话那端微笑着说道:“老太太想吃孙记的糕点,我给陈效打电话他说他在公司,待会儿要出差。世安你回来了吗?要是没回来记得带点回来。”

    顾世安并不敢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异样,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来,说了一个自己有点儿事晚点儿才能回来的谎。然后又说回去的时候自己会带回去。

    这边回别墅那边坐车是得转几次车的,叶青就说让司机过来接顾世安,顾世安这下就说不用,太麻烦,自己会打车过去。

    叶青也不坚持,叮嘱让她先忙自己的事儿,老太太那边有她照看着。

    挂了电话,顾世安怔怔的坐了片刻。这才从床上撑坐了起来。

    她一整天都是粒米未进,脸色苍白,唇干涩得厉害。她去洗手间洗漱,然后又化了妆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点儿,这才出了门。

    没吃东西整个人是眩晕得厉害的,她关门的时候站了会儿,这才下了楼。

    早已过了午饭时间,小区门口并没有什么吃的。顾世安见一旁有粥铺,就走了进去,要了一碗白粥。

    白粥上来的时候还是热气腾腾的,老板娘送了自己做的小菜。顾世安并没有胃口,撑着将碗里的粥吃完,身上出了一身的虚汗,身体中也稍稍的有了一些力气。

    并不知道老太太要吃什么口味的,她每样糕点多买了些。这边得排队,等着她赶回别墅那边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她和陈效都不在这边是有些冷清的,老太太竟然早早的就已经休息了。她问叶青时才知道老太太这一整天的精神都不怎么好。

    顾世安是有些担忧的,轻轻的打开老太太的门见老太太是睡着的,就没再进去了,又轻轻的关上了门。

    她这时候回来,叶青是知道她没有吃东西的,给她重新热了菜,待到坐了下来,才开口说道:“今天夫人给我打电话了。”

    她的眼里是带了些担忧的。微微的顿了顿,又问道:“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齐诗韵对陈家并没有感情,即便是她是老太太眼前的红人。她也是并未将她放在眼里的。平常都是该指使就指使,遇见心情不好的时候没事儿也要找出事儿来。这会儿给她打电话自然是反常的。

    叶青虽是知道有事儿,但陈效不提,她这些天也没看过电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顾世安哪里想到齐诗韵会给她打电话,也不知道齐诗韵到底想干什么。但这话题是难以启齿的,她就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没什么事,您别多想。”

    她这话自然是糊弄不了叶青的。

    叶青摇摇头,说道:“世安,你就别瞒着我了。总得让我知道是什么事,我这心里也多少好有点儿数。老太太这样子……我总得提前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也好处理。”

    她说的确实不错,她是一直呆在老太太的身边的。临时有什么事,能处理的也只有她。

    而且,只要她去打听,这事儿她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顾世安是不知道这事儿该不该由自己来告诉叶青的,在叶青的催促下,她终究还是含含糊糊的说道:“婆婆她,交男朋友了。”

    叶青这下就怔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不用瞒着老太太,老太太开明,早些年就已经说过如果她想要结婚,会将她当成女儿一样……”

    叶青说到这儿才后知后觉的发觉了不对劲,剩下的话没再说出来。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止这样对不对?”

    如果只是这样,怎么会让老太太避到这边的别墅来。

    这话由顾世安来说无疑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她到底还是说道:“对方有点儿年轻。”

    她虽是说有点儿年轻,但叶青早已是人精,哪里会不知道。她的脸上是有些失望的。久久的没有说话。

    隔了好会儿,才开口问道:“这事情是不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她说着就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叶青一时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两三分钟,这才说道:“以夫人的性格,肯定会找过来。”

    老太太这段时间已经没有用手机,齐诗韵会给她打电话,肯定是已经打电话回过老宅那边,老宅那边说老太太不在才给她打的电话。

    她今天是留了个心眼的。她问她的时候她含糊的就带了过去,并没有说老太太在哪儿。

    但齐诗韵是知道这边的,不排除她有找过来的可能。

    虽然她并不知道她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但她既然已经打电话找老太太了,那肯定是想见老太太的。

    她和陈正康这些年虽是早已是名不副实的夫妻,但两人一天没有离婚,她就一天是陈家的媳妇儿。发生这样的事,她自然是得露面向老太太解释点儿什么的。

    顾世安原本以为,发生这样的事,齐诗韵是会避一段时间的风头的。压根就没想到她会找过来。

    她一时间就愣了愣,看向了叶青。

    叶青苦笑了一声,说道:“要是老宅没人,你们那边也没人,她知道这边,肯定会找过来。”

    顾世安是有些急的,往老太太那边看了一眼,低低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陈正康那边陈效的人能拦着,但齐诗韵,却是未必敢拦的。

    岂不说老太太的身体能不能经得起折腾,现在已经来别墅这边了,如果再让老太太走,老太太多半是起疑心的。所以,现在是不能走的。

    叶青这下就摇了摇头。

    这事儿非同小可,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说道:“要不要给陈效……打电话?”

    陈效这两个字她说得是有些费力的。她现在,不愿意去回想昨晚的一切,更不想见到他。

    叶青这下就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夫人的性格,她也未必会听小少爷的。”

    是了,齐诗韵但凡能顾得上点儿大局,大过年的就不会闹得那般收场了。顾世安甚至不知道,过年时她说丢的那镯子是真的丢了。还是只想闹一场把陈正康他们赶出去。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甚至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餐厅里一时安静极了,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叶青开口说道:“她暂时应该不会找过来,明天我给陈效打电话,告诉他夫人给我打过电话。”

    这事儿无疑也是在打陈效的脸。但不说是不行的。

    有陈效在,齐诗韵好歹会收敛一些。现在也只能是让他早点儿回来。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她和叶青能想到的东西,陈效自然也是想得到的,他应该能想到办法阻止齐诗韵。

    晚些时候收拾了碗筷,顾世安早早的就上了床。

    叶青是第二天一早给陈效打的电话,陈效回来得很快,是下去回来的。

    老太太见他回来是惊讶的,问他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他就和往常一般嬉皮笑脸的说是想老太太了。

    他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忘了前晚的事儿一般,在老太太的面前对顾世安是一副亲昵的样儿。

    顾世安的身体是僵得厉害的,却又不得不配合着。

    待到晚上回了房间,陈效的脸就冷了下来。将顾世安抵在门上,唇角冷冰冰的一笑,说道:“拉长了一张脸给谁看?忘记那天晚上你是怎么在我身下让我X你的了?”

    那药效是厉害的,他故意的让她欲求不得。

    他的嘴角挂了几分的邪气。是在故意的羞辱顾世安。

    顾世安是压根就没想到他会那么理直气壮的提起那天晚上的,既是羞耻又是疲惫得厉害。她甚至连一个字儿也不想说,将脸别到了一边。

    但她这样子明显是激怒了陈效的,陈效的一张脸慢慢的凑近她,一字一句的问道:“怎么?还嫌我恶心?”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些危险的味儿的。不待顾世安说话,他又接着说道:“G了早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才嫌我恶心,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他的眼底是冷冰冰阴测测的一片,一张脸上却是带了些玩味的。就那么冷冷的盯着顾世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