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利

    屋子里的气氛压抑得厉害,顾世安连说话都是疲惫的。整个人更是莫名的恍惚得厉害,闭上了眼睛并不去看他。同样也紧紧的闭着嘴也不说话。

    在陈效眼里,她这样子无疑是默认了。他的眼底更是冰冷,伸手就去扯顾世安的衣服。俯身一口就咬在顾世安的脖子上。

    昨晚,他见她那被下了yao的样子是一点儿也不惊讶的,所以,在水里下了东西无论是不是他动的手,都是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顾世安从未想过,他会用那么下作的手段对自己。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退缩,但她已抵在了门上,哪里还退得了。

    陈效那冰冷锋利的牙齿已落在了颈动脉处,顾世安似乎能感觉到那即将到来的疼痛。

    疼痛是可以忍受的,但与此同时,包间里的那一幕浮现在了脑子里。所有的触碰都变得难以忍受。

    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干哑着声音费力的说道:“如果你要继续下去。我就只有大声叫了。”

    这么一句话是比任何的挣扎都有用的。

    他们虽是在楼上,如果真的弄出动静来,老太太那边不会听不到。

    陈效的动作就顿住了,隔了那么五六秒钟,他才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顾世安,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来,说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他的语气里是冷冰冰的一片。

    顾世安睁开了眼睛,就那么木然的与他对视着。

    这威胁放在平时陈效也许不会怕,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那扯顾世安衣服的手也松开。但却并没有放开她,抽了一支烟点了起来。也不再说话,就跟毒蛇似的阴冷冷的看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看透一般。

    顾世安就那么木然的和他对视着,陈效足足的看了她有那么三四分钟,这才撤开了抵在墙上的手。那么阴测测的又扫了她一眼,这才掐灭烟头往浴室里去了。

    顾世安松了一口气儿,脚下一软,差点儿就跌坐在了地上。她闭了闭眼睛,缓了缓,这才往床边走去。

    大抵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陈效晚上倒是并未再碰她。顾世安像是神经过敏一般,他稍稍的动动,哪怕只是翻翻身,她都能一下子警惕起来。直到深夜了。这才半昏半睡的睡了过去。

    陈效从第二天一早电话就多了起来,顾世安的睡眠现在原本就浅,几乎是他的手机一震动就醒了过来。

    不知道电话的那边是什么人,陈效并没有在床上接,看了一眼就往直接的往阳台那边走去。

    顾世安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没有动,见他在阳台那边一直没有过来,悄无声息的穿好衣服洗漱后下了楼。

    楼下叶青是早就起了,大抵是见顾世安的气色不好,下楼就问顾世安是不是没睡好。

    顾世安就摇摇头,找了隔借口说睡得有点儿晚了。

    叶青倒是未怀疑什么,只说让她晚会儿吃了早餐后回去好好的睡个回笼觉。

    因为有陈效子安,叶青对齐诗韵回来的担忧是少了些的。连带着眉头也没皱得那么紧。

    因为都极力的遮掩着不让老太太发现,所以别墅这边的气氛仍旧是轻松欢快的。至少表面看是这样的。

    怕老太太在别墅里呆着无聊,陈效甚至还用轮椅推着老太太到马路上去遛弯。遇到路上过的老爷子老太太还会打招呼。

    顾世安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接到顾苏的电话的。她并不知道她怎么会打电话给她,是并不想接电话的。

    正想挂断,坐在上首的老太太就关切的问道:“怎么不接,是谁打来的?”

    顾世安这下就勉强的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是顾苏。应该没什么事,我待会儿再给她回。”

    老太太并不知道她和顾苏的关系不好,对顾家那边的人是关切的,说道:“接吧,也许是有什么急事也说不定。”

    老太太都已经开口了,顾世安就应了一声好,只得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那端的顾苏依旧是嚣张的,开口就问道:“你在哪儿,我要见你。”

    她那语气,仿佛顾世安就跟她的佣人一般能随叫随到。

    要是在往常,顾世安肯定会直接挂断电话的。但她并不想让老太太为了她的事情操心,只得说道:“我现在在外面,没空。”

    顾苏在电话那端冷笑了一声,说道:“什么没空?你是不敢见我吧?”

    顾世安并不知道她怎么会冒出那么一句话来,克制着直接挂断电话的冲动,说道:“什么事?”

    “你别管什么事,你有种就别当缩头乌龟,出来见我!”顾苏在电话那端冷笑了一声。

    她这样子纯属是无理取闹,老太太大抵也是猜到了一些的,在一旁说道:“去吧,奶奶没事,你要有事就去忙你的。待会儿让陈效送你过去。”

    老太太是一直注意着的,直接挂断电话是不妥的。

    顾世安到底还是问道:“你在哪儿?”

    顾苏的语气这下更嚣张了,说道:“我现在就去市中心那边,你在购物中心对面的咖啡厅里等着我。”

    她这下说完也不待顾世安说话,直接就挂了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嘟嘟的占线声。

    顾世安将手机收了起来,挤出了笑容对着老太太笑笑。还未开口说话,老太太就关切的问道:“她找你什么事?”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微微笑着说道:“她没说。应该也没什么事,就是太久没见了。”

    老太太就笑笑,说道:“待会儿让陈效送你过去,姐妹之间就该多在一起,不然再深的感情也该淡了。”

    她和顾苏之间虽是担了个堂姐妹的名头,但哪里有半分的姐妹之情。

    不过顾世安仍是微笑着点头,应了句是。

    老太太这下就问她顾苏都喜欢吃些什么,让顾世安带着她去逛逛,吃点儿好吃的,回来找她报账。

    老太太对她无疑是好的,顾世安的喉咙有些发哽。挤出了笑容来,应了声好。

    吃过午饭,顾世安就上楼换了衣服。还未找出衣服来,手机就响了起来。这次并不是顾苏打来的,而是秦唐打来的。顾世安这下就接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开口问道:“这几天没上班?”

    从她来这边开始,秦唐的人就没再跟着她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说了这几天陪着老太太在别墅这边的事儿。齐诗韵的事儿闹得是满城风雨,秦唐自然也是知道了的。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您知不知道顾氏那边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秦唐的眉头就微微的皱了起来,问道:“什么事?”

    顾世安这下就将顾苏今天约她见面的事儿给说了。

    秦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问道:“她没说找你什么事?”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没有。

    秦唐这下就问是在哪儿见面。等着顾世安见地址说了,他这才淡淡的说道:“去见见她也好,正好看看她想做什么。”

    他显然是没将顾苏放在眼里的。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她是不知道秦唐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的,就问道:“您是不是有什么事。”

    秦唐说了句没有,淡淡的又说道:“今天见着徐经理了,她说你已经很久没有露个面了,就打电话问问。”

    是了,徐经理那边的装修,多半时候都是小王在盯着。顾世安确实是有很久没有过去过了的。好在徐经理也并未找茬。

    这项目还是秦唐牵的线,顾世安多少是有些心虚的,问道:“徐经理是不是说什么了?”

    秦唐这下就说了句没有。他那边也不知道有什么事,他说完就说挂了,然后让顾世安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顾世安应了好,他这才挂了电话。

    因为接了电话的缘故,顾世安下楼的时候陈效早已经坐在了车里。他的脸上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手中夹了一支烟。见顾世安眼皮也不抬一下,直接就发动了车子。

    他这人的演技一向都是在线的,昨晚被顾世安威胁的事儿也仿若未发生过似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顾世安一路都是没有说话的,她的脑子里想着顾苏要见她的事儿,一直都是闭上眼睛的。

    因为吃饭的时候已经和老太太说过和顾苏约定的地儿。倒也不用再告诉陈效地址。

    郊区过去原本就比顾苏那边过去要远些,车子要进城时顾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大抵是催问顾世安怎么不过去的。顾世安看了一眼,直接挂断,并没有接。

    原本以为她不会再打来的,谁知道她却是执着得很,竟然立即又打了过来。顾世安这下就接了起来,说了句还有二十来分钟到不待她说话就挂了电话。这次顾苏没有再打过来。

    因为是中午,路上并不堵车。刚好二十分钟就到了约定的咖啡厅。陈效并不跟着下车,顾世安丢下一句待会儿自己会回去,就下了车。

    顾苏要的是包间,她去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在等着了。见着她唇角露出了几分的讥讽来,说道:“你现在这架子倒是挺大的。”

    顾世安并不去搭理她,坐下直接就问道:“什么事?”

    顾苏这下就说道:“咱们好歹也算是堂姐妹,没事难道就不能见见堂姐你了?”

    顾世安看也懒得看她一眼。

    顾苏的唇边浮起了些冷笑来,直直的看着顾世安,问道:“那天晚上我发给堂姐你的照片。堂姐你看过了吧?”

    她的声音故意的压得低低的,丝毫不遮掩自己是带着恶意的。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她,说道:“看到了。我要谢谢你吗?”

    顾苏这下就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好会儿才说道:“谢倒不用了,你是我堂姐嘛,那都是我该做的。”

    她是得意得很的。顾世安冷眼看着,侍应生敲门进来。她就点了一杯咖啡。今天的顾苏倒是挺沉得住气的,明明是她约她出来的。她却像是并不着急似的,也不像往常一样直接就进入主题。

    顾世安也不急,看着她点了咖啡和甜点。

    等着侍应生下去了,顾苏这下开口问道:“堂姐你最近的工作还顺利吧?”

    她这话里倒像是意有所指似的。不过她既然和黎冉走得近,想必该知道的都已知道。

    顾世安就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她,说道:“你那么关心我我倒是受宠若惊。不过我下午还有事,你要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顾苏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我都不急堂姐你急什么?还是你在心虚什么?”

    顾世安依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儿,说道:“那你觉得我在心虚什么?”

    顾苏抿紧了唇,冷哼着说道:“你心虚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是最清楚了么?还用得着我说?”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你一口一个我心虚的,我这不是不清楚才问的你吗?你既然说我心虚,那你肯定是再清楚不过了。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清楚。”

    顾苏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牙尖嘴利的。行,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我就想问问。上次你偷偷见奶奶什么事?”

    顾世安和老太太见面,已经是有那么久的事了。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翻出来。

    她那偷偷两个字是刺耳的,顾世安的唇边浮起了一抹冷笑来,说道:“偷偷见奶奶?什么时候见见奶奶也得经过你们的允许和批准了?”

    顾苏这下咬紧了牙关,说道:“你少在这儿跟我假惺惺的。谁不知道你见奶奶是有目的的,在这人装什么小白兔?!”

    她死死的盯着顾世安,像是要将顾世安给吞下去似的。

    顾世安的脸冷下来,讥讽道:“你以为人人都是和你一样的?”

    顾苏是恼火得很的。说道:“你敢说不是?那你为什么不在家里见,非要约她出来?”

    顾世安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气极反而冷静了下来,往后靠在了椅子上,冷冷的看着顾苏,问道:“你们现在是打算连奶奶的行动都限制了?我想在哪儿见,那时我的自由,谁也管不着。”

    顾苏也冷笑了起来,说道:“难怪我妈就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你背地里见奶奶,敢说不是想骗她手里的股份?”

    果然是因为股份来的。顾世安是多少猜到了些的。

    不待她说话,顾苏接着又愤愤不平的说道:“你凭什么拿走我们大家的股份?你爸是早就被逐出顾家的,还有什么脸回来?还有你,平常装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那么拍着老太太的马屁,鬼才知道你在打些什么主意!”

    听到她提起父亲来,顾世安的心无法克制的轻轻的颤抖一下。她下意识就握紧了手指,冷笑着说道:“你得知道,你口中的我爸,是你的四叔。同样是奶奶的儿子。”

    她的语气里是冷冰冰的一片。

    顾苏气得咬紧了牙关,说道:“当初是他自己要放弃继承权的?凭什么想回来就回来。”她说到这儿牙关咬得更紧,说道:“我妈说得没错,你就是一喂不熟的白眼狼。你果然是打了股份的主意的!你说,奶奶是不是已经把手头的股份给你了?!”

    她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像是要将顾世安给撕碎似的。

    顾世安冷笑了一声,说道:“给我了又怎么样?”

    她的话音才刚落下,顾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扑过来就要扯她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她就是一副发狂了的样儿,长长的指甲险险的从顾世安的脸上拂过。顾世安避得快,见她又要扑过来,哪里会让她再来一次,站起来,捏住了她的手腕。

    顾苏这下就杀猪一般的哀嚎了起来。大骂道:“你这个贱人,放开我!我就知道你从来都没安什么好心!”

    她越是骂,顾世安捏得越是紧。正好这时候侍应生送了咖啡和甜点上来,顾苏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哀嚎道:“报警,叫警察过来。她要杀了我。”

    那侍应生压根就没想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这里头就是这副样子,呆怔到门口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顾苏这下就破口大骂了起来,嘴里蹦出的都是些难听的词。

    那侍应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丢下一句他去叫经理,端着咖啡和甜点就就离开了。

    顾世安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丢开了她的手,冷冷的说道:“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一点儿!”

    马上吃的亏顾苏自然是还记得的,恨恨的看着顾世安,但嘴里好歹不敢再蹦脏话出来。

    她现在已是怵顾世安的,哪里还敢待下去,恨恨的说道:“你别得意得太早,咱们走着瞧。”

    说完这话,她拿起了包来,踩着高跟鞋咬牙切齿的离开。

    顾世安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会不会给老太太带来麻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撑着眉头靠在桌上。嘴唇几乎是控制不住的上下哆嗦着,她虽是没能从顾苏的嘴里激出有用的话来,但有一点儿是肯定的。对于父亲回到顾氏,他们都应该是不满的。要不然,顾苏今天不会说出那翻话来。

    她不过一句还未经过求证的‘给了我又怎么样’顾苏就能失控得叫嚷着要杀了她。凭这点儿,就可以想象得出他们的对于父亲回顾氏的愤恨。这愤恨,甚至足以……

    顾世安的手指握得紧紧的。

    她是有些失魂落魄的,脑子里是乱糟糟的一片。她隔了好会儿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想给老太太打电话的,手碰到了手机终究还是收了回来。

    她原本以为,老太太和她见面,并不是避着人的。但顾苏的那话语中,老太太和她见面。显然是没有人知道的。

    既然是避着人的,那么后来顾苏乃至那一家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顾世安的心底一片冰凉。如果真如顾苏所说的那样,那老太太的身边,他们肯定是安插了人的。

    顾世安的手指握得更是紧,生出了几分的无力来,如果很是这样,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提醒老太太。

    她就在包间里那么坐着,脑子里是要静下来的。但却压根就静不下来,乱得就跟一团乱麻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电话是秦唐打来的,顾世安接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这下就说道:“你已经走了?”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已经谈完,但还是低低的说道:“没有。”

    “在哪个包间?”秦唐皱着眉头问道。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她的话音才刚落下,门就被推开来。秦唐握着手机走了进来。

    顾世安没想到他就在门外,不由得愣了一下。站了起来,问道:“您怎么来了?”

    她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秦唐并未回答她的话,而是问道:“她说什么了?”

    顾世安原本是要摇头的,却又抬头看向了秦唐,说道:“我怀疑,他们在我奶奶的身边安插了人。”

    她的语气里是有几分的无助的。整个人在这一瞬间是茫茫然的。

    秦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稍稍的缓了缓,说道:“这也很正常。”

    确实是正常的,他们既然想要盯着老太太,肯定是会想方设法的收买她身边的人的。

    只要许诺的利益客观,有的是人甘愿卖命。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秦唐会那么书号,不由得愣了一下。

    秦唐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顾世安回过神来,摇摇头。她已经许多年不在老宅那边,除了家里的阿姨和司机之外。她对老太太身边的人都是陌生的。哪里知道谁可靠谁不可靠?

    秦唐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说道:“你不用太担心。”他是知道顾世安是不好提醒老太太的,接着又说道:“我会让查查,也会找个机会提醒老太太。”

    顾世安哪里会不担心,甚至会控制不住的去想那些不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