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六章:混乱

    她竭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她哪里能冷静得下来。只能控制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但她的脑子里仍是乱的,甚至在这一刻钟找不到一点儿头绪来。隔了那么好几分钟,她这才看向了秦唐,声音涩涩的问道:“他们会不会对奶奶不利?”

    如果她父亲的车祸真的和他们有关,那显然的,他们没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那么老太太的处境,并不安全。

    这些秦唐显然是已经想过了的,说道:“暂时应该不会。”

    是了,股份的事儿,老太太到现在都是还未确切的表过态的。在没有明朗之前,不会有人对老太太不利。

    顾世安闭了闭眼,待到抬起头来,一张苍白的脸上已变得平静。她看向了秦唐,问道:“我能做点儿什么?”

    是了,她是得坐点儿什么的。不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陷入不利中。

    秦唐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一时没有说话。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过了好会儿,才说道:“现在什么都不用做。以静制动。”

    只有等他们先动了,才知道该怎么应对。

    顾世安是焦躁的,她知道秦唐说的话不错。到底还是将那些焦躁都压了下去。

    秦唐说完之后就没有再说话,面色微微的有些凝重,抽着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包间里一时安静极了,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他才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说道:“什么时候回去?”

    顾世安是恍恍惚惚的,听到他说话才回过神来。她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如果就这样子回去,老太太肯定是会担心的。

    她并没有回答秦唐的话,说道:“您忙您的,不用管我。”

    她现在这样子,秦唐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呆着。知道她不想回去,就说道:“我要去参加一个私人宴会,听说请了有名的日料大师及法国的大厨,要不要去看看?”

    他这样子,像是将顾世安当成了贪吃的小孩儿似的。

    顾世安这下就挤出了笑容来,说道:“不用了,您忙您的。我待会儿就回去。”

    秦唐抬腕看了看时间,又说道:“走吧,我正好缺个女伴。”他说完不待顾世安说话,就站了起来,率先就往外边儿走去。

    顾世安只得也跟住哦站起来往外边儿走。她并不知道秦唐说没有女伴是真的还是假的,出了门就说道:“秦先生。您忙您的,我真没事。您不用管我。”

    秦唐这下就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怎么,不愿给我做女伴?”

    顾世安愣了一下,挤出了笑容来,说道:“能给您做女伴是我的荣幸。”

    她这马屁倒是拍得好得很,秦唐的唇角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先顾世安到前台那边买单去了。

    顾世安是不好和他抢着买单的,就在一旁站着。

    她进咖啡厅的时候陈效的车还没走,这会儿却早不见了影子。顾世安只往外边儿看了一眼,很快就回过头来。等着秦唐结了帐,这才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边儿走。

    她身上这一身是完全谈不上正式的,她低头看了看,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秦先生,我需要换衣服吗?”

    秦唐会去的场合,肯定都不是一般的场合。她这么一身随随便便的去,作为秦唐的女伴,是在打他的脸。

    秦唐就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用换,挺好的。并不是什么场合,就这样就行。”

    他发了话顾世安是松了口气儿的,放心的跟着往他的车那边走去。

    他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离车边还有那么远,就有人从另外的一辆车上下来,下车打开了车门。

    秦唐让顾世安上了车,自己才坐了上去。他倒是低调得很,开的是一辆挺大众的宝马。车子里是冷硬而整洁的,是他一贯的风格。

    顾世安是找不到话说的,没话找话般的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秦唐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并不回答,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有点儿远,要是感觉累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到了我会叫你。”

    顾世安的脸色是不太好看的,一看就知道晚上没睡好。

    她这下就摸了摸鼻子,应了一声好。

    虽是应了好,但有秦唐在,她是压根就睡不着的。但找不到话说无疑是尴尬的,她就闭上了眼睛假寐。

    秦唐大抵也是知道她是没睡着的,开了轻柔的音乐。

    顾世安起初是挺不自在的,大抵是因为音乐的缘故,到了后边儿就慢慢的松缓了下来。

    她的脑子里的事儿仍旧是多的,只是这次想着想着的就睡了过去。

    她最近的瞌睡都是惊醒的,秦唐的车子刚停下,还未叫她,她就睁开了眼睛来。看向了秦唐,问道:“到了吗?”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说道:“到了。”

    顾世安这下就朝着窗外边儿看去。这一看之下就稍稍的愣了愣。车子是停在一栋别墅里的,别墅的院子是宽敞的,已经停了好些的车。不用想也猜得到应该不是简单的私人宴会。

    顾世安还未回过神来,秦唐就已解开了安全带,说道:“下车吧。”

    顾世安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好,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仍有车陆陆续续的驶进来,秦唐下了车就将车钥匙丢给了一旁泊车的小弟,带着顾世安往里走去。

    他们来得并不算早,里头早有许多宾客。别墅里极尽奢华,过来的宾客都不是普通人。

    主人是忙的,两人进去连面也未见到。

    这样的场合和生意上应酬的场合是不一样的,秦唐在这边露面原本就少,许多人都不认识他。打招呼的人寥寥无几。

    他也并不去管,到了里头问顾世安累不累。就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让顾世安坐下休息。

    他则是站着往四周环视了一圈,让顾世安坐着别动,就往另一侧走了过去。

    顾世安几乎是从未在这样的场合出现过的,就跟自己是来蹭吃蹭喝似的,她是有些不自在的。

    秦唐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有侍应生送了饮料过来。顾世安就端起啜了两口。

    秦唐倒是没多大会儿就过来,两只手都拿了吃的。是甜点和寿司。

    原来他是去拿吃的去了。

    这下倒是更像蹭吃蹭喝的了,顾世安是有那么些窘迫的,要站起来,秦唐却示意她坐着别动。将寿司和甜点放在了顾世安的面前,说道:“尝尝试试,那边吃的挺多的,不知道你的口味,就随便拿了点儿。”

    他说着微微的抬抬下巴,示意顾世安尝尝。

    那寿司卷得是漂亮的,顾世安的脸了红了红,说了句谢谢,拿起了寿司吃了起来。

    到现在来是还没见着主人的,秦唐见她吃起了东西来,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先在这儿坐着,我去打个招呼就过来。”

    顾世安知道他是特地的带着自己过来吃东西的,红着脸应了句好。

    秦唐也并不多说,往另一头去了。

    他回来得很快,不过几分钟就回来了。顾世安见未动过的甜点推给他,他却并没有吃,说道:“我不吃甜的。”

    顾世安这下就摸了摸鼻子。

    这宴会是热闹的,无论是食物还是其他的布置无一不是精心的。

    顾世安碟子里的甜点还未吃完,就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抬起头,一群人簇拥着陈效往这边走了过来。

    顾世安的身体这下就微微的僵了僵,陈效却像是压根就没看见他似的,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样的场合都是随着玩的,不知道是谁找了牌来,几人就玩起了牌来。那边阵阵的哄笑声传了过来。

    顾世安收回了视线来,继续慢慢的吃甜点。她其实是想避开的,但秦唐正在打着电话。她就并没有动。

    秦唐的电话还未打完,那边就传来了女子的娇笑声。这生意和黎冉是有些像的,顾世安鬼使神差的抬起了头。

    就这么会儿的时间,沙发上的人已经换了。黎冉坐到了陈效的身边,几乎是依偎着他的,正看着他手里的牌。两人的样子是挺亲密的,俊男美女在一起,起哄声阵阵。

    她正要收回视线,就见沙发上的陈效淡淡的朝着这边扫了过来。

    他的视线扫过了她,但却像是压根就不认识她似的,不过只是那么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抽出了手中的牌,继续的玩了起来。

    他和黎冉之间是亲昵的,大抵是渴了,他伸手要去拿果汁,黎冉先一步拿了果汁来,然后递到他的唇边。

    陈效并未拒绝,漫不经心的就着她的手就喝了起来。

    秦唐打完了电话。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的一幕。他下意识的就去看顾世安。

    顾世安的脸上是平静的,正低着头吃着碟子里的甜点。

    他收回了视线来,站了起来,说道:“跟我去那边打个招呼。”

    他说着率先就站了起来。

    顾世安这下就站了起来,应了一句好,跟着他往另一边走了。这次秦唐并未再带着她回到那角落里。

    大抵是因为陈效和黎冉在的缘故,宴会进行到一半秦唐就带着顾世安离开。他们是离开得最早的,这边往来的车少,一路道路上都是空旷而安静的。

    秦唐一路都未说话。顾世安原本是让他在市区就放自己下的。但却没有,到了市区反倒是他下了车,然后让早等在那边的司机送顾世安回陈家别墅那边。

    顾世安和他道了别,车子启动,就闭上了眼睛靠在了车椅上假寐了起来。

    她回别墅那边已经是九点多差不多十点了,老太太已经睡了,叶青却是没睡。大抵是陈效已经打电话回来报备过了,她也不问起陈效,微笑着说道:“出去玩得开心吗?”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她指的是她出去见顾苏的事儿,她这下就微微的笑笑,说道:“挺好的。”

    叶青这下就问起了她们晚上都吃了些什么。顾世安含含糊糊的搪塞了过去。

    原本就已经不早了,叶青随便的问了几句就催着她去洗澡早点儿休息。

    陈效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顾世安原本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他开门的声音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

    她并不敢动,就那么僵着身体躺着。

    陈效倒是并未过来,往洗手间那边去了。他不知道是吐了还是怎么的,在洗手间里呆着许久没有出来。隔了那么半个小时之久,这才打开门出来。

    他却没有往床这边来。重重的就靠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是醉得太厉害还是怎么的,沙发那边久久的未再有动静。顾世安在黑暗里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快要天明,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第二天起来时陈效已经未在沙发上了,她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洗漱之后就下了楼。

    陈效不知道是去哪儿了,并不在。餐桌前就只有老太太和叶青在。老太太见着她就招呼着她过去吃早餐,又问起了她昨天和顾苏见面都去哪儿玩了,吃了些什么。

    顾世安是早已经打了腹稿的,这下老太太倒是没有一点儿怀疑。

    老太太在这边呆着是挺习惯的。吃过饭就说起这边清净,她打算在这边多住一段时间。那时候走得匆匆忙忙的,是许多东西都未带的。

    老太太是念旧的,就算是新买的东西也不如旧的用着顺手。她这下就老太太要带些什么,她回去带过来。

    老太太这下就让她拿了单子,将她要带过来的东西都一一的列了出来。让司机送顾世安过去拿。

    这一去一来的是有些路程的,顾世安看着老太太单子上列的东西,心里头多少是有些奇怪的。老太太让她带的东西无非就是些日常的用品,都已经来了那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要她回去拿东西。

    但她肯在别墅那边住长时间无疑是好的,顾世安在车上又将单子上的东西都看了一遍。

    老宅里没有人住是冷清的,就只有一阿姨在。顾世安也不让阿姨帮忙,自己就照着单子收拾了东西。

    东西有些多,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车子还在门口,她就见院子里面停了两辆车。她忽然就生出了些不好的预感来。

    车子越是驶得近,她就越是心惊。院子里停着的其中一辆车,正是陈正康经常开着的。

    这唯一能说明的就是,陈正康他们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叫司机停车,车子还未停下,她就打开门跳了出去。推开门进去时,客厅里是热闹得很的。不止是陈正康一家在,齐诗韵竟然也在。还有两个西装革履拿着公文包的陌生人,不知道是谁。

    客厅里是热闹的,只是并不见老太太的身影。

    顾世安陡然进去,客厅里的吵嚷几乎是立即就停了下来。一时所有的视线都看向了她。

    但也不过是那么一瞬,就又立即吵了起来。看也未有人再看她一眼。

    顾世安哪里想到自己不过出去一趟所有的人就都聚在一起了,他们都来了,这只能证明,齐诗韵的事情,老太太已经知道了。

    顾世安是着急的,也不管客厅里的那几人,匆匆的朝着老太太睡的房间走去。

    她才走到门口,就见叶青端着一杯水从老太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顾世安立即就问道:“叶姨,奶奶怎么样?”

    叶青这下就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回来了。老太太没事,骆医生在里面。”

    客厅里吵得热火朝天,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低低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青的脸色并不好,这下就摇摇头,说道:“你先上楼去吧,待会儿我再和你说。”

    顾世安是担心老太太的,哪里会上楼去。就摇摇头,说道:“我就在这儿等着。”她是完全不清楚现在的状况的,又问道:“陈效在吗?”

    叶青这下就点点头,指了指房间里。说道:“刚赶回来,现在在房间里。”

    她的话还未说完,陈正康和齐诗韵就一路吵着往这边走了过来。叶青要上前去拦他,却被他一把就推到了一边,站在门口大声的嚷嚷着说道:“妈,这个荡妇早已不是我们陈家的媳妇,我这头上的绿帽早就不知道戴了多少顶了,您现在就让她滚!”

    他是一点儿也不要脸的,完全不在乎还有外人在。

    他这话音刚落下,齐诗韵立即就指向了他,说道:“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你以为你别我好到哪儿去?”她是恶狠狠的,立即又说道:“我这辈子已经毁在你手里了,你以为你想让我滚我就滚?”

    她虽是化了妆的,但她的脸色并不好。脸上厚厚的脂粉也未遮盖住,反倒是显出了几分的老态来。整个人就跟一泼妇似的,哪里有平常那副高傲的贵妇样儿。

    陈正康就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别忘记,是你一直不肯离婚的!你那么拖着,不就是等着今天吗?要不是贪图我们家的财产,你会不离婚?我告诉你,妈对你的心思清楚得很,你一毛钱也别想拿到!你就是个贱人,是个婊子!老子娶了你才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他是怒气冲冲的,指着齐诗韵的鼻子大骂着。

    齐诗韵原本就心高气傲,哪里能容忍他左一句贱人又一句婊子的,立即就扑了过去,长长的指甲划在了陈正康的脸上。

    陈正康哪里想到她会突然动手。哀嚎了一声,狠狠的一脚就朝着齐诗韵踹了过去,更是大骂道:“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客厅里一时混乱极了,这时候那边的几人才过来,将闹得几乎要掀了屋子的两人隔开。

    陈正康的脸上挂了彩,更是骂骂咧咧的。齐诗韵挨了他一脚,虽是不重,但哪里能饶得过他,骂得更是厉害。

    两人正骂着时,陈效突然打开门从里出来。他的脸上是冷冰冰的一片,两人一时住了嘴。

    陈效看也并未看他们,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叫进来的几个大汉说,“把他们都给我请出去。”

    他说完这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又回了房间里。

    那几个大汉很快上来,请他们回到客厅里坐下。陈正康是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的,倒是并未再嚷,恶狠狠的看了齐诗韵一眼,回到客厅里去了。

    齐诗韵却不肯走,不停的掉着眼泪,说是要等老太太出来给她一个公道。

    那几个大汉是拿她没办法的,又不能像对陈正康一样动手,只得在一旁劝阻着。

    齐诗韵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的,一直不停的哭着。直到骆莐出来,面无表情的说是老太太需要静养。

    她倒是还顾及着颜面,这才停了下来。关切的问了几句老太太的状况,骆莐一一的都回答了,她这才回到客厅那边。

    骆莐很快又关上门回了房间里,那边这次虽是依然吵,但好歹知道压低声音。

    这次过了足足的半个小时,老太太房间的门这才打开来。

    老太太并未出来,出来的是陈效和骆莐。叶青迎上去,低声的询问,骆莐就说道:“老太太暂时已经睡着了。不用进去。”

    他们这一出来,齐诗韵和陈正康一家立即就围了上来。骆莐显然是并没有说话的欲望,也知道这是陈效的家事。和他说了几句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陈效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直接就往沙发那边走去。

    他在齐诗韵和陈正康倒是并没有再吵,陈正康显然是着急的,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

    大抵是吵得渴了,转了几圈就指挥着顾世安去泡茶。

    齐诗韵显然是要和他抬杠,他的话音刚落,她就说道:“去做饭,给奶奶煲汤熬点儿粥。”

    陈正康气得不行,手指指向了她,立即就要大骂出口,视线落到了陈效的身上,到底还是忍了下去。气冲冲的又开始走来走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走了两圈就他叫过了坐在沙发另一端的稍胖些的男人,两人一起出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