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一十八章:茫然

    而现在,他们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顾世安在忽然间就疲惫不已。

    这事儿她显然是处理不了的,陈正康的胃口大,想要的必定不会少。一旦遗嘱不能如他的愿,不用想她也知道必定会闹得不可开交。

    而如果一直不处理,陈正康没什么事儿做不出来。老太太尸骨未寒,陈家恐怕又会成为别人的新谈资。

    顾世安沉默着没有说话,隔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告诉他。”

    孙助理是松了口气儿的,询问要不要叫车来送他们回去。

    顾世安往办公室里头看了看,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用。

    孙助理和顾世安客套了几句,又说他在楼下,让顾世安给他打电话就匆匆的走了。

    顾世安在门口站了会儿,才回到了陈效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是空荡而冷清的。莫名的疲倦席卷而来,顾世安靠在了厚实的门上,那么靠了许久,才走到窗边,看着外边儿凄迷的夜色。

    她是疲惫而茫然的,甚至无法去想象未来。悲伤将心脏紧紧的包裹着,她紧紧的闭上眼睛。

    里头的陈效一直未有任何的动静,顾世安进去看了两次之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孙助理倒是格外的细心,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了被子过来。给顾世安在沙发上将就。顾世安说了谢谢,将就着那被子在床上躺了下来。

    她起初是没有任何睡意的,但到底抵不过疲累,慢慢的睡了过去。

    待到第二天醒来,外边儿竟然已是天明了。办公室里是陌生的,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儿。隔了好几秒钟,她的脑子才清醒了过来。

    她穿上鞋,走到休息室那边去看时才发现陈效竟然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她竟然一点儿也未发觉。

    顾世安愣了一下,看了看时间,才发现竟然已经是八点多了。她原本是想走出去的,顿了一下拿出了手机给孙助理打电话。

    电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接通,顾世安就开口问道:“你们陈总去哪儿了?”

    孙助理显然也是不知道的,啊了一声,随即说道:“您等等,我马上打电话问问。”

    他也不多废话,说完就直接的挂了电话。

    顾世安这会儿是想不出陈效去了哪儿的。在休息里的小盥洗室里洗了一把连,回办公室里将被子叠好,放回了休息室的床上。

    她这些事情刚做完,孙助理就打电话过来,说是陈效出去了。有司机跟着的,让她不用担心。又问顾世安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他马上让人送过来。

    顾世安听到有人跟着是放心了些的,就说不用,然后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外头的秘书室确实已经有人在上班,见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挺诧异的。一时都愣愣的。

    顾世安装作没有看见,径直的往电梯边走去。电梯倒是没多大会儿就上来,她进了电梯里。

    电梯壁上倒映出来的人脸色苍白而憔悴,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打起了精神来。

    她是已经有很久没有上班了的,也实在是没有精力。出了陈效的公司,她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去哪儿。

    顾世安茫茫然的站了会儿,坐上了公交车。她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待到下车时,才发现自己到了常尛的小院。

    这时候常尛估计已经上班去了,小院的门是关着的。顾世安茫茫然的站了片刻,就在小院的门口处坐了下来,将脸埋在膝头上。

    秦唐打来电话的时候她仍是在发着呆,电话响了好会儿,她才迟钝的将电话接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在哪儿?”

    老太太的葬礼,他自然是出席了的。他并未和她打招呼,她也只是远远的看到他在人群里。

    顾世安像是才回过神来似的,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说了自己在的地儿。她在门口坐了许久,地板上是冰凉的,连带着身体也是冰凉的一片。

    秦唐倒也没有问她在这边做什么,说是他就在附近,让她等着,他一会儿让司机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有什么事的,他却没有多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世安这下并未在门口继续坐下去,走到了路边。

    秦唐的司机是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过来的,下车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顾小姐,然后给顾世安拉开了车门。

    他那么客气顾世安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低声的说了句谢谢。

    秦唐说是在附近,其实是在市中心。大抵是在见客户,顾世安跟着司机进了酒店,才见他一身正装从楼上下来。

    顾世安是苍白而憔悴的,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抬头看了看时间,问道:“吃过东西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顾世安是连早餐都没有吃的。她没有去看秦唐,勉强的笑笑,低低的说了句吃了。

    秦唐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带着她就往电梯边走。

    顾世安昨晚是在陈效的办公室里睡的,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换,皱巴巴的。秦唐带着她上了楼,进了边儿上的房间。

    他打开了门,却并没有进去。也没有去看顾世安,说道:“一会儿会有人送衣服过来。先去把澡洗了。我还有点儿事,处理完就过来。”

    顾世安原本想说自己回去再洗的,听到他这么说就点了点头。让他去忙他的。

    秦唐很快便离开,如他所说,没多大会儿就有人给顾世安送了衣服过来。顾世安看了看,到底还是去洗了澡。

    她来的时候外边儿就是阴沉沉的一片,洗澡的时候外边儿就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来。等着顾世安洗了澡出去外边儿已是大雨瓢泼。

    洗了澡之后整个人是要清爽许多的,连带着昏糊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顾世安打开门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正夹着烟看着倾盆大雨的秦唐。

    他说他有事,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回来的,微微的愣了一下。

    秦唐听到开门的声音,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回过头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把头发弄干,过来吃东西。”

    顾世安这才注意上,一旁的餐桌上早已摆好了吃的。应该是才刚摆上的,汤还冒着袅袅的热气。

    她这下又怔了怔,倒也没有推辞,应了一句好。将头发吹干就坐到了餐桌旁。

    大抵是知道她没胃口,菜色都是清淡的。煲的汤也是养胃的。

    秦唐大抵是已经吃过了,并没有动筷子。就在一旁坐着。等着顾世安快要吃完时,他才开口说道:“待会儿好好睡上一觉,等雨停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他的语气和往常一样,仍旧是淡淡的。

    顾世安来得是莫名其妙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过来了。

    听到这话她就摇摇头,说道:“您忙您的,不用管我的。”

    秦唐沉默着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说道:“这雨下得大,你现在也走不了。等雨停了我会叫你。”

    顾世安的样子是憔悴的,一看到就知道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顾世安还要说什么。秦唐制止了她。见她已经吃得差不多,就让人过来收拾碗筷。

    他也并没有多呆,很快就出去。房间里又剩下了顾世安一个人。

    顾世安走到窗边,外边儿的雨下得很大,顺着玻璃哗啦啦的流下。街道上是冷清的,几乎不见行人,偶有车辆驶过。

    她站着站着的不知道怎么就发起了呆来。直到外边儿响起了敲门声,她这才回过神来。

    顾世安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化着淡妆的中年女子。见到顾世安就微微笑笑,说道:“顾小姐,我是酒店里按摩的技师。秦总让我过来给您按按,以便您能好好休息。”

    顾世安哪里想到秦唐竟然会特地的叫人过来给她按摩,她怔了一下,随即说道:“谢谢,不用。”

    这下轮到那中年女子愣了一下,她过来的时候秦唐应该是交代过来的。她倒是并未多说什么。对着顾世安微微的躬身,然后下去了。

    顾世安是怕秦唐再叫人过来的,关上门站了会儿,躺到了床上。

    她是累极的,闭上眼睛听着外边儿拍打着玻璃哗啦啦的雨声竟然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五点多了,外边儿的雨并没有停,不过倒是并不像之前那么大了。

    房间里是安安静静的,因为下雨的缘故。外边儿已是一副快天黑的模样,连带着房间里的光线也暗了许多。

    顾世安洗了一把脸,带上了自己换下的衣服。她原本是想和秦唐打招呼再走的,但她知道如果秦唐知道他要走,必定会让人送她。于是就没再打招呼。酒店门口是停了许多的士的,她上了车,才给秦唐发了短信,向他道谢,并告诉他自己走了。

    秦唐不知道是在忙还是怎么的,并没有回短信。顾世安将手机放进了衣兜里,侧头看着窗外。直到司机问她要去哪儿,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条件反射的就要报老房子那边的地名的,话刚要说出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到底还是报了新房那边的地址。

    她回去的时候陈效并没有回来。房间里是空荡而冷清的。她脱下外套,进了厨房,拿出了昨天买来的菜来,开始做起了晚餐来。

    她煲了汤,弄好时已经是七点多了。她原本是想给陈效打电话的,手机还未拿出来,外边儿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陈效很快打开门进来,他今天倒并不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看到顾世安在他也不惊讶。换了鞋兀自去洗手去了。

    他出来时顾世安已经摆好了碗筷,听到脚步声她就轻轻的说了声吃饭。

    陈效的眉心间是带了些疲惫的,一言不发的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

    他像是已经恢复了工作,吃过了饭就打开了电脑,工作了起来。他这些天是堆积了很大一堆的事儿的,电话很多。最后他索性放下了电脑,走到了窗边去接电话。

    他的声音压得低,电话那边说什么顾世安听得并不清楚。相比他,她闲得是无所事事的。她占了客厅,她就回了书房里。

    中午已经睡过,这会儿她是睡不着的。就睁坐眼睛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客厅里的灯一直都是亮着的,顾世安睡过去时已是深夜,不知道陈效是什么时候休息的。

    那么什么事儿都不做是无所事事,顾世安第二天起得很早,将早餐做好陈效才起床。她也不管他,将早餐摆在桌上,拿了一个馒头就上班去了。

    她已经有那么久没来过公司了,原本是想去楼上的办公室的,但到底还是没有去,去了资料室。

    她十几天没有来,资料室里有了很大变化。除了最里头外边儿小王都已整理好。看得出她是用了心的。

    小王来得晚,见着顾世安来上班是有些惊讶的。顾世安请假别人不知道什么事她却是知道的。小心翼翼的说了句顾姐你来了。

    顾世安微微笑笑,点点头,问她都整理到哪儿了。

    小王这下就赶紧的说了起来。资料她是差不多都整理好的,但是还得登记,以方便到时候查询。

    登记虽是没有整理那么累,但无疑也是一项大工程。

    小王还没吃早餐,顾世安是已经吃了的。听她说了就要接着整理。小王赶紧的拦住了她,让她登记就行。剩下她来整理。

    登记是一项仔细的活儿,她粗心大意,怕会出差错。

    这边就只有她们两人,这事儿是得有人来做的。顾世安就应了一声好,登记了起来。

    工作起来倒是比一个人呆着有精神些,至少脑子里不会胡思乱想。到中午吃饭时她是松了口气儿的,这才想起问小王:“她这段时间来找过你麻烦吗?”

    她和小王之间早有默契,小王自然是知道她说的她指的是谁的。做出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来,说道:“没有。你请假的这段时间她也没来。”

    她显然是还有话要说的,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她。

    小王往外边儿看了看,接着说道:“顾姐你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在洗手间碰到她吐了的事吗?”微微的顿了一下,她神神秘秘的说道:“有同事在医院里遇见过她。公司里的人都说。她应该是去那个去了。”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一下。

    小王像是早猜到了她会是这反应一般,又说道:“公司里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的是她其实是想靠肚子上位,但曲总不同意,于是就只有……”她说到这儿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想想也真是够可怜的,应该也有三个多月了。也不知道是图什么。”

    她虽是在资料室这边,但消息依旧是灵通得很的。也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这事儿追根究底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都只是传出来的。

    顾世安就让她别跟着起哄。说来说去,这是大老板的私事儿。

    小王这下就表示自己都只是听,从未和谁说过。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两人一起去了食堂。罗韵依旧是没来的,食堂里并不见她的身影。

    她不在舒敏倒是比以前精神了几分,和同事也是有说有笑的,完全不是她在时那副胆小懦弱的样儿。

    小王顺着顾世安的视线看过去,就说道:“她最近听说表现很好,得了好几次夸奖。”

    她这样儿,倒是跟间谍似的。顾世安有些好笑,示意她赶紧吃饭。

    小王吐了吐舌头,又扯起了别的事情来。

    有事儿做时间是过得很快的,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顾世安下了班并没有立即回去,去附近的大超市采购了许多东西,这才打了车回去。

    她回到家里就开始做饭,但陈效大抵是有事。并没有回来。顾世安等到了十一点多,这才回房去睡觉。

    陈效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开始早出晚归的。顾世安也不去过问,晚上做好晚饭放着,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餐就出了门。

    她原本以为,老太太的遗嘱的事儿陈效是已经处理好了的。但在某天早上看到报纸时,才知道陈效并没有处理。

    大抵是陈正康那边搞的鬼,报纸上竟然还扯到了不知道‘陈总’这个位置花落谁家。又写陈效一直捂着遗嘱不公布开,不知道是在谋划着什么。

    他们拿陈效是没有办法的,大抵是想借着舆论的力量给陈效压力。

    顾世安很快便将报纸上所写的内容全看完,原本是想给孙助理打电话问问的,但终究还是没有打。

    她原本以为,这事儿很快就会过去的。但没想到第二天,遗嘱这事儿上了更大版面的报纸。

    这次所谓的‘知情人’又有了新的爆料,说是遗嘱中,手中握有股份最多的已不是陈效。这次的推测更是有板有眼的,说得就跟见过遗嘱的一般。

    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顾世安却是有好几天没有见过陈效了的。只有每天动过的晚餐和早餐告诉她他是回来过了的。

    这事儿一天传得比一天更厉害,她刚开始是怀疑是陈正康一家在背后的搞的鬼,这下却又疑惑了起来。

    以陈效的手腕,如果不是他任由着事态发展,报纸绝不可能会大肆的宣扬。

    她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顾老太太就打来了电话来。祖孙俩寒暄了几句,顾世安才知道老太太也是为了报纸上的事打的电话。

    她问顾世安是怎么回事。

    顾世安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是含糊着扯事情都是陈效在处理,并没有告诉她。

    老太太是有些疑惑的,问她是不是和陈效吵架了。

    她是一直担心着他们的。

    顾世安这下就挤出了笑容来,说没有。

    但这话是有些无力的,如果两人是好好的,她是不可能什么事都不知道的。

    顾老太太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说道:“陈效是由老太太亲手带长大的,老太太过世。最难过的就是他。他这段时间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别和他计较。他也不容易,两边都不让他省心。”

    她说的这两边,自然指的是齐诗韵和陈正康。

    齐诗韵从老太太的葬礼结束后就回齐家去了,这段时间是未出现过的。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

    而陈正康一家,则是紧紧的盯着老太太的遗产的。

    在这样的时候,非但没人给他安慰。反而是不停的往他的伤口上捅刀子。

    顾世安沉默了那么片刻,挤出了笑容来,说她知道。并认真的说他们也没有闹矛盾。

    老太太是还有话要说的,但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说。又让顾世安有什么事需要她帮忙的给她打电话。叮嘱她照顾好自己,这才挂了电话。

    老太太才挂了电话,常尛那边又打了电话过来。小心翼翼的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大抵也是看了报纸担心才打电话来的。

    顾世安就说没事儿。

    待到下班,她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陈效的公司那边。

    她下班得早,到时天色还未黑。她在楼下就跟孙助理打了电话。

    孙助理倒是没多大会儿就下来了,见着她就说道:“您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电话,陈总已经走了。”

    顾世安过来也并不是特地过来见陈效的,说了句没事。沉默了一下,问道:“报纸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助理在陈效的身边,这事儿他肯定是知道的。

    孙助理也大抵是猜到她会问的,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事您就别管了,陈总说了,随他们闹。”

    他说到这儿微微的顿了顿,脸上恢复了自然来,说道:“您相信陈总,他都会处理好的。”

    他的语气倒是认真得很。

    顾世安一时间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问道:“你们陈总最近在忙什么?”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早出晚归的,如果并没有处理遗嘱的事情,未免也太忙了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