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章:冷漠

    顾世安来这儿的目的,并不是和他吵架的。也没有和他起争执的打算。他这话多少是有些来意不善的,她并没有回答。

    她不回答,陈效也不追问,看了她那么一会儿,收回了视线来。端起了面前的被子喝起了水来。

    侍应生倒是没多大会儿就送了吃的过来,陈效也不管顾世安,兀自吃起了东西来。

    顾世安是并没有吃东西的,也并没有看他,就那么侧头看着窗外。侧脸上一片平静。

    等着陈效吃完了东西,她这才开口问道:“可以谈了么?”

    陈效的东西是吃得有些慢的,足足的吃了四十五分钟。外边儿已是华灯初上,咖啡厅也只剩下寥寥几桌人,安安静静的。

    陈效端起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一手抱着端着水杯的手臂,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打算怎么谈?”

    顾世安是早考虑过了的,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财产纠纷。直接去那边办手续就行了。”

    陈效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玩味来,抽出了一支烟点燃,并不说话。

    顾世安的心里就咯噔了一声,顿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你觉得该怎么样?”

    陈效听到这话就抬头看向了她,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要笑不笑的说:“我觉得你想得有点儿简单了。”

    顾世安这下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

    陈效也不绕弯子,吐了口烟雾,继续说道:“当初结婚,是你要结的。现在离也是你说了算,我是不是太没面子了点儿?”

    他像是并未将这事当成事儿再谈,整个人带了那么几分懒洋洋的,往后靠在了椅子上,一双眼眸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顾世安。

    顾世安生出了几分的疲惫感来,沉默了那么好几十秒,才开口问道:“你想怎么样?”

    陈效这下就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说道:“我不想怎么样。你想我离婚么,至少先得让我这心情好了。这心情一好,指不定我就离了。”

    他这样子分明是在耍无赖。微微的顿了顿,他的一张俊脸忽的凑近了顾世安,接着说道:“我这大好年华,怎么说我也该得有点儿青春损失费吧。钱么,你知道的,我也不缺。你只要把我伺候高兴了,我这心情一好,没什么事是不可以的。”

    他这哪里是来谈离婚的,分明是在耍着顾世安玩儿。

    顾世安的手指握得紧紧的。抬头看向了他,淡淡的问道:“你打算让我怎么伺候你?”

    陈效直起了身体来,重新靠回了椅子上。端起了面前的水杯又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说道:“这就得看你的了。”

    顾世安就那么看着他,隔了会儿,才开口问道:“陈效,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到现在,她除了疲累之外,有的还是只有疲累。

    以前是因为有老太太在,现在,她甚至不知道陈效为什么要拖着。说起来,他才应该是恨不得立即和她划清关系的那个。

    陈效这下并不说话,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她。

    他这样子,哪里是真的要和她谈的。顾世安失去了说话的欲望,站了起来,拎着包就往外边儿走。

    陈效并没有叫她,脸色阴沉沉的就那么坐着。

    顾世安下了楼,茫然的站了几秒,这才往超市里边儿走。深吸了一口气,从蔬菜区草草的拿了几样蔬菜就去收银台那边结账。

    在排队时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常尛打来的,问她在哪儿。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在回家的路上。

    常尛就让她晚上早点儿睡,今晚客人多,她可能会很晚才回去。

    顾世安就应了声好,又让她路上注意安全,这才挂了电话。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早已经走了的,谁知道拎着菜到外边儿,他的车竟然是停在马路边儿上的。见着她就将车窗摇了下来,淡淡的说道:“上车。”

    顾世安就跟没听见似的,并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了前边儿去拦车。

    陈效的脸黑了黑。

    顾世安的运气倒是很好,才站到路边就有出租车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她拉开车门上了车,然后和司机报了地儿。

    她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上了车就闭上眼睛假寐。那司机师傅的话倒是挺多的,知道她没睡着,东南西北的扯了起来。

    顾世安只得挤出了笑容来,时不时的点点头。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做饭,下了车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到路边的牛肉粉店要了一碗牛肉面。

    面汤的温暖驱散了夜里的寂寥,她将一碗面干干净净的全吃完,这才拎着东西回去。

    楼道里的灯坏了,她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来刚要开门。看到立在门边的黑影,吓了一大跳,手中的菜差点儿就掉在了地上。

    待到借着手机的亮光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是陈效时,她立在原地就没动。

    陈效的手里是夹着一支烟的,见她站着不动就说道:“傻了?开门。”

    顾世安依旧没有动。她并不想引起邻居的注意,问道:“你走错地方了。”

    她这样子,是摆明的不让陈效进去。

    陈效也并不说话,一双眼眸就那么在黑暗里直直的看着她。嘴角带了那么些的玩味。仿佛是在看她能坚持多久。

    顾世安是动也未动一下的,就那么站着。

    过了大概有那么三四分钟,或者更久。顾世安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在安静的楼道里是有些刺耳的。

    她将菜换到了一只手里,然后将手机拿了出来。

    电话是秦唐打来的,顾世安看了看,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秦唐在电话那端问道:“下班了?”

    顾世安这下就嗯了一声。

    秦唐在电话那端静默了片刻,问道:“明天下班先别急着走,我让人过去接你。我有事要和你谈。”

    他那么一说,顾世安的神经一下子就紧了起来。应了一声好。

    秦唐那边有事,很快就挂了电话。顾世安将手机收了起来,一抬头,就见陈效冷冷的看着她。

    她原本是想解释点儿什么的,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陈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楼道里。顾世安掏出了钥匙来开了门。

    她是疲惫得厉害的,在门口站了那么会儿,这才拎着菜往里走。将菜放进了冰箱里,她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就那么发着呆。直到估摸着常尛快回来了,她这才回了房间里。

    顾世安一整晚都没有怎么睡,直到天色微明了,她这才紧紧的阖上了眼睛。

    顾世安第二天下班,过来接她的并不是秦唐。而是秦唐的司机。那司机说秦唐晚上有一个饭局,让他过来接她。

    秦唐的饭局是在上次他带她去过的那家私房菜,顾世安下了车,那司机就带着她往里走。

    司机低声的说着秦唐的饭局还有会儿才结束,让顾世安先吃点儿东西。秦唐的饭局结束后会去找她。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走过小道,就见走廊那边有一群男女站着。

    顾世安原本是未注意的,待到走近了,听到说话的声音抬头看去时,才发现陈效竟然也在。

    他的手里夹着一支烟,显然也是看到了她的。但只不过看了那么一眼,就回头去和身边身材高挑玲珑的美女说话去了。

    顾世安只看了那么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来,擦身而过的跟着司机往里走。就跟完全不认识他似的。

    陈效同样是头也未回的,依旧和着众人谈笑风生。

    秦唐是早安排好的,顾世安到包间里,立即就有侍应生过来。

    她哪里有胃口吃东西,只是随便点了点儿吃的东西。

    原本以为秦唐要很久才过来的,但却并不是。顾世安点的东西还未上来,他就推门走了进来。

    顾世安正在发着呆,见着他进来回过神来,站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的眉心里带了些疲倦,示意她坐下。

    顾世安就坐了下来,拿了茶杯给秦唐倒了一杯茶。

    秦唐看了看那茶杯,说了句谢谢。顿了顿,才又问道:“点东西了吗?”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已经点了。”他过来得那么快,也不知道吃东西了没有,她又问道:“您吃过东西了吗?”

    秦唐是喝了不少酒的。点了点头。端起了茶杯喝起了茶来。

    顾世安一时找不到说的,就那么默默的坐着。等着秦唐说话。但秦唐却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怎么的,额头上冒出了些许密密的细汗来。

    顾世安是过了那么几分钟见他不说话才发现他的不对劲的,他将手中的杯子握得紧紧的,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站了起来,问道:“秦先生,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秦唐隔了那么会儿才摆了手,声音低低的说了句没事。

    顾世安哪里会相信他没事,她在那么一瞬间是有些无措的。待到反应过来,立即就说道:“我去叫司机过来,送您去医院。”

    她说着就要往外边儿走,秦唐缓了缓,才叫住了她,开口说道:“不必,我有药,去给我倒杯白开水过来。”

    他这样子是有些吓人的,顾世安不敢违背他的话。匆匆的去找侍应生要了白开水。

    她的动作很快,不过那么三四分钟的就给秦唐倒了水回去。秦唐这会儿已经直起了身体来,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假寐。听到顾世安开门的声音他才睁开了眼。

    顾世安将水杯放在了桌上,这才急急的问道:“您的药在哪儿?”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了句已经吃了,然后示意顾世安将水杯给他。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将水杯递给了他。

    秦唐喝了那么大半杯水,这才将水杯搁了下来。他并不说话,就那么闭眼养着神。

    顾世安是着急的,却又不敢打扰他。直到看着他的脸色好了些,额头上也不再冒虚汗了。这才松了口气儿。

    见秦唐睁开眼睛,她就问道:“您好些了吗?”

    秦唐这下就点了点头,说了句没事。他仍旧是不舒服的,声音比起平常是要虚弱些的。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您能动了吗?我去叫司机过来,送您回去。您不舒服,饭局那边就别去了。”

    她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担忧。

    秦唐看着她,一时没有说话。过了会儿,才闭上眼睛,应了声好。

    顾世安是怕自己离开他有什么事儿叫不到人的,到外头给了一侍应生小费,请他去将外边儿的司机叫进来。她则是回了包间里。

    司机来得很快,见秦唐的脸色不好立即就猜到了是他不舒服。低声的上前询问道:“您还好吗?”

    秦唐这下就哑着声音说了句没事。

    那司机要伸手去将他扶起来,他却没让,说了句不用。自己站了起来。

    他虽是吃了药的,但那么会儿,药效根本就没完全发挥。走了短短的路,他额头上的虚汗又冒了出来。

    待到到了车旁。司机拉开车门他坐进去,就闭上了眼睛。靠在车椅上一动不动的坐着。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拉开另一边的车门上了车。

    车子还未发动,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了手机来,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看也未看,直接的挂断了电话。

    陈效不知道想干什么,立即又打了电话过来。顾世安这次直接将手机摁了静音,任由着电话响着。

    待到车子驶动,她不经意的朝着窗外看去时。才发现陈效站在门口的石阶上。手中握着手机。冷冷的视线似乎能穿透玻璃窗。

    他那样子,显然是知道她在车里的。顾世安很快收回了视线来,没有再回头。

    手机也只是响了那么一次,再也没有响起来。

    秦唐的样子显然是疼得厉害的,顾世安原本以为司机是要送他去医院的。但却并没有,司机直接他回了他的公寓。

    下车时他的脸色已好了许多,不知道司机是什么时候通知的,早有人在停车场里等着的。见着车停下就上前拉开了车门,低声的叫了一声秦总。

    那人应该是想说什么的,看到车里的顾世安稍稍的怔了一下。随即客气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秦唐下了车就问阿姨在不在。

    那助理回答了句不在。原本是要问秦唐要不要叫阿姨过来的,秦唐却不等他说话就淡淡的说道:“我没事,去休息你们的。”他说完这话也不去看那助理,示意顾世安跟着他上楼。

    在停车场里是好些人,上楼的却之后他和顾世安。

    他伸手摁了电梯,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问道:“您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没事。酒喝得有点儿多了。”

    他虽说是酒喝得有点儿多了,但他的身上却是没什么酒味的。

    大抵知道顾世安想说什么,他稍稍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待会儿喝一碗醒酒汤,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他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

    说话间电梯已停了下来,他就先顾世安出了电梯。到了门前,他掏出钥匙来开了门,示意顾世安进去。

    他的家里依旧是干净而整齐的,只是冷清得很。

    他说了要喝醒酒汤的,顾世安进门就说道:“您去休息,我去给您做醒酒汤。”

    她好歹是来过这儿的,倒是熟门熟路的。说完这话不等秦唐说话,就往厨房那边走。

    秦唐看着她的背影,站着没动,也没有说话。

    他这边有阿姨,冰箱里的食材是多的。顾世安很快就将做醒酒汤的食材都拿了出来。

    她今天的动作倒是挺快的,待到做好了醒酒汤端出去,才发现秦唐正在窗边看着外边儿。

    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连她出去都没有听见。他的背影是寂寥的。顾世安顿了一下,才说道:“秦先生,醒酒汤好了。”

    秦唐这才回过头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因为他突然不舒服,顾世安是还没吃东西的。秦唐走近看了看那醒酒汤,开口说道:“我叫阿姨过来给你弄吃的。”

    现在都已九点多快要十点了。哪里好叫人过来。顾世安这下就摆摆手,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什么都有,我自己会弄。”

    饭局上哪里能吃到东西,顾世安顿了顿。问道:“我做面,您要不要也吃点儿?”

    秦唐倒是并未推辞,点头应了句好。

    顾世安又问了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秦唐回了没有,她这才往厨房那边走去。

    秦唐家里的冰箱里的食材多,煮面显然是简单至极的。顾世安挑了食材出来,然后开始煮起了面来。

    面下锅她站着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离开时陈效站在石阶上那冷冷的眼神来。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失神,随即回过神来,拿了筷子去搅了搅锅里的面。

    她的动作是快的,不到二十分钟,就煮了面端到了餐桌上。

    这会儿秦唐的那碗醒酒汤已经喝完,正在抽烟,见着她出去就掐灭了烟头。

    顾世安将筷子给了他,待到坐了下来,才说道:“您不舒服,应该少抽点儿烟。”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嗯了一声。

    吃东西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秦唐应该是饿了的,一小碗面吃得干干净净的。

    吃过东西,秦唐就抬腕看了看时间。他是要说什么的,顾世安不待他说话就说道:“您不用管我,先去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秦唐这下就沉默了下来。

    顾世安稍稍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您这边有多余的房间,我今晚就在您这边休息。”

    秦唐这下倒是未再说什么,点点头,告诉顾世安她过来穿的睡衣都在客房里。浴室里有新的洗漱用品,这才站起来往主卧那边走去。

    顾世安却没有马上去洗漱。将碗筷都收拾洗干净。这才去洗漱。

    秦唐那会儿疼的那样子是有些吓人的,洗漱好出来,她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将客房里的被子枕头拿出来放在沙发上,上前敲了敲卧室的门。

    秦唐倒是过了好会儿才开了门。他已经洗过了澡,头发微湿。

    顾世安稍稍的往后退了些,认真的说道:“我就在客厅里,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叫我。”

    秦唐的视线落到了沙发上的放着的被子上,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说道:“回客房去,沙发上容易着凉。我没事。”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道:“不会着凉的,我现在睡不着,正好看会儿电视。”

    秦唐的眉头依旧是皱着的,不过倒是未再说什么。

    顾世安就让他去休息,自己则是回了沙发那边。

    秦唐站着没有动,隔了好会儿,才关上了卧室的门。

    顾世安原本就认床,确实是睡不着的。开了电视机去并没有开声音,就那么看着无声的画面。

    秦唐的这边和她那边的老房子是完全不一样的,隔音效果很好。又因为是在高层,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卧室那边也未有任何的声音,到了十一点多,顾世安就关了电视,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

    她是担心秦唐的,但总不能去他的卧室里。就只有注意着的听卧室那边的动静。

    她这一夜几乎是一夜未睡,明明在见秦唐之前,她的心里是压抑而沉甸甸的。这会儿却是不知道怎的平静了下来。仿佛,秦唐的身上,带着莫名的,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

    顾世安第二天天微明时,就起来煲起了粥来。秦唐起来时厨房那边已经有粥香的味儿传来。沙发上早已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完全看不出昨晚有人睡过。

    他的视线久久的停留着,脚步也未动。直到顾世安系着阿姨平常系的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他这才回过神来。

    顾世安看到他起来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说道:“您先洗漱,一会儿就能吃了。”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回房间里去洗漱换了衣服,这才坐到了餐桌前。

    顾世安忙前忙后的,早餐自然是丰富的。秦唐看着桌上摆着的热气腾腾的食物,忽然就生出了几分的恍惚之感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