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二章:讥讽

    他是从不在乎这种东西的,也不知道这次记性怎么那么好了。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换号码给自己打电话的,又看了看手机,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我没看到你的东西。”

    她的语气是冷硬的。她也不打算将领带已经扔了的事儿和陈效说的,更不想和他有纠缠,说着就要挂电话。

    电话还未挂断,一对过来旅游的小情侣就走了过来,女孩子甜甜的叫了她一声姐姐,问她寺庙往哪儿走。

    顾世安这下就给两人指了方向。

    女孩子是活泼的,见她背着包,又问她是不是要去寺庙。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女孩子就问能不能一起走。两人是外地来的,不认识路,虽是做了简单的旅游攻略,但到临时来是没多大的用处的。

    顾世安就点头应了好。要将手机放入衣兜里时才发现电话没挂断,她这下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带着两人往寺庙的方向走。

    这边寺庙的香火是旺的,一路人都挺多的。女孩子一路叽叽喳喳的问着顾世安这座城市哪儿好玩。哪儿有好吃的。

    顾世安稍稍的思索了一下,将自己知道的地儿告诉了她,并向他们推荐了几个地方。

    女孩子用笔一一的记了下来,然后向顾世安道谢。

    待到到了寺庙,两人要去四处逛逛。顾世安则是要去找老太太,和两人告了别。

    因为老太太每年都会来,顾世安对这座寺庙是熟悉的。有僧人是认识她的,不待她开口问老太太住哪儿,便带着她往老太太住的客房。

    以往每次到了老太太要来寺庙的那个月,寺庙都是会特地的给她留出她常住的客房的。但今年她来的时期提前了,以前住的院子的客人还没走。老太太就被安排到了北厢房这边。

    顾世安是有些担心老太太的,一路问着那僧人老太太在寺庙里都怎么样。

    那僧人就说挺好的,和往年是一样的。

    顾世安这下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老太太这时候去听主持方丈讲经去了,并不在房间里。倒是阿姨是在的,看到顾世安是挺惊讶的,问道:“您怎么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笑笑,说正好是周末,过来陪老太太在这边住两天。

    那阿姨这下就要去叫老太太,顾世安叫住了她,让不用打扰老太太,她自己过去转转,顺带等老太太。

    寺庙里清净,也没有什么可消遣的。阿姨正在绣着十字绣,顾世安就让她忙她的。独自一人往方丈讲经的地方走。

    这边的香火虽是旺,但留下来住的人却并不多。廊檐下是清净的,甚至没有路人。只有偶尔有打扫卫生的小沙弥。

    顾世安一路走得并不快,山上的天气是要比上下冷些的。她穿了一件薄外套,将手紧紧的揣进衣兜里。

    方丈讲经就在大殿里,顾世安才到门口,就看到了虔心坐在蒲团上的老太太。

    大殿里只有三三俩俩的香客,安安静静的,就只有方丈的声音。

    顾世安就在门口站着,并没有进去。老太太的身影是佝偻的,银白的发丝打理得一丝不苟的。

    去年明明她没那么佝偻得厉害,银发也没有那么多的。顾世安的心里有些发酸。

    她来得算是晚了,站了十来分钟方丈的讲经就结束。她就快步的进殿里,准备去将老太太搀扶起来。

    她还未走到,老太太旁边的人就先将她搀扶了起来。回过头见到走过来的顾世安,老太太先怔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嗔道:“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就来了?”

    顾世安上前搀住了老太太的胳膊,微微笑着说道:“正好周末,想您就过来了。”

    老太太是心疼她大清早的奔波的,又问她吃东西了没有。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吃了。

    老太太是怕她饿着的,回到院子里就让阿姨去看看厨房里还有没有点心。并说这边的点心味道不错,让顾世安也试试。

    祖孙俩已经有那么久没有见面,老太太也并不提顾家的事儿,倒是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寺庙里的事儿来。

    这边虽是简陋,但她在这边住得应该是好的。眉心是舒展开的。

    顾世安来时是打算问点儿关于顾家的事儿的,这下却是没有再问,就那么陪着老太太坐着。

    阿姨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拿了两碟子点心回来,一碟子是寺庙里这个季节的特色点心鲜花饼,另一道则是绿豆糕。

    这儿的绿豆糕和外边儿的是不一样的,改良了配方,做的软软糯糯的,也并不干燥。

    老太太的精神好,顾世安吃了点心她就带着顾世安出去逛。她的心情倒是挺好的,说起了这边的斋菜来。并笑眯眯的说顾世安的运气好,今天中午会有红烧素丸子,味道是一绝的。

    顾世安这下就微笑着说待会儿一定得好好的尝尝。

    在这边倒是比在顾家老宅那边要自在得多的,至少没有人盯着。顾世安陪着老太太在山上溜达了一圈,到了饭点,老太太并没有再带着她回小院子,而是直接带着她去了寺庙的食堂。

    她在这儿住了几天,是有直接的专属位置的。

    顾世安等她坐下了才问她想吃什么,然后去排队。她们来得早,人并不是很多,顾世安没多时就打了两份饭菜回去。

    老太太的胃口好,顾世安打了饭菜吃了一大半。吃过饭,祖孙俩就慢慢的往住的厢房走。离地儿还有那么远,阿姨就迎了上来。微笑着说道:“姑爷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还未反应过来,老太太就问道:“陈效过来了?”

    阿姨就笑着点头,说道:“现在正在房间里等着您呢。已经来了好会儿了,你和世安都没带手机,就只有在这儿等着了。”

    “怎么不一起过来?”老太太这下就狐疑的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哪里知道陈效怎么会找了过来,还未回答老太太的话,听到了她们说话的声音的陈效就从厢房里走了出来,微笑着打招呼,叫了一声奶奶。

    老太太的面上露出了笑容来。又问陈效吃东西了没有。

    陈效倒是听会卖乖的,这下就说了句没吃。老太太哪里会让他饿着,立即就吩咐阿姨去食堂里打饭过来。

    等着到屋子里坐下,老太太这下就问道:“怎么不一起过来?”

    两人那么一前一后的,自然是会引起她的怀疑的。

    这下不待顾世安说话,陈效就说道:“我出差,早上才刚回来。”他说谎倒是一点儿也不脸红,说着就看了顾世安一眼。

    听他说才出差回来,老太太立即就心疼起了他来,问他怎么也不先回去休息。

    陈效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顾世安。

    他这样子,老太太哪里有什么不懂的。笑呵呵的让陈效待会儿吃过饭就先去休息。并说一旁就有空的房间,待会儿就让阿姨去打招呼。

    陈效应了下来,嘴巴极甜的向老太太道了谢。

    他是比顾世安更会哄老人开心的,老太太被他哄得笑得合不拢嘴。

    直到吃过了饭,才催着陈效去休息。陈霞既然是‘出差’回来的,小夫妻自然是有几天没有见面了的。

    老太太倒是开明得很,以自己也要休息为由,将顾世安也打发了出去。让她去替陈效整理一下房间,看看有什么缺的。

    顾世安在老太太的面前是什么都未表露出来的,待到进了房间,这才冷冷的看向了陈效,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刚看到他的时候她是吃惊的,不知道他怎么就找到了这儿。后来想起他早上那会儿打电话的时候有小情侣向她问路,而那时她忘记挂断电话了。他会找过来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

    她只是不知道,他找过来干什么。闲得没事儿做了?

    这里自然是不如家里住着舒服的,陈效将外套脱丢在了一旁,挑眉看向了顾世安,问道:“怎么,这儿规定只有你能来?”

    顾世安一噎,说不赢他也不和他说,立即就要往外走。

    手才放到门把上。身后陈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他是带了些玩味的,开口说道:“奶奶现在还没休息,你现在出去不怕她怀疑什么?”

    她要和陈效离婚的这事儿,迟早是要告诉老太太的。但现在,是还不是时候的。

    顾家的事儿原本就是一团乱,她并不愿意,让老太太在这个时候替她操心。

    顾世安的动作就顿了顿,疲惫从心底涌了出来。她转身抬头看向了陈效,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的一双眼眸里是平静的,除了疲倦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陈效和她对视着,原本以为他是要说点儿什么的,他却什么都没有说,挨床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是不愿意和他呆在一起,但如他所说。这时候出去是会引起老太太的怀疑的,她就在屋子里坐了下来。

    屋子里静得厉害,甚至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没有。顾世安是疲惫得厉害的,连看也不愿意看床上的陈效。

    陈效不知道是真睡着还是假睡着,接下来的时间一直都是闭着眼睛躺着的,并没有说话。

    顾世安在屋子里坐了十几分钟,估摸着老太太那边已经睡下了,这才起身轻轻的打开门出去。

    她是找不到去处的。就沿着游廊走着。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早上方丈讲经的地方。

    里头仍是有僧人在讲经的,只不过不再是方丈。顾世安的脚步在门口稍稍的顿了顿,走了出去。在蒲团上坐了下来。

    大殿里带着香火的味儿,无端端的就让人安静下来。

    顾世安是有那么些的恍恍惚惚的,直到香客散去,她才后知后觉的也跟着起来。

    她在外边儿晃了一圈回去老太太和陈效都已经醒了,也不知道陈效怎么在老太太的面前圆的晃,老太太倒是什么都没有问。

    陈效是挺会讨老太太欢心的,这会儿才将给老太太带的礼物拿出来。

    山上没什么消遣时间的,他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副牌来,叫上阿姨一起陪着老太太玩牌。

    已经是下午了,他也并不提走。顾世安是有些烦躁的,等着老太太和阿姨出去溜达,她这才开口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山?”

    陈效这下就看了她一眼,问道:“谁和你说我要下山了?这儿挺清净的,住上一晚也挺不错。”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留下来。手指一点点的握紧,又一点点的松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并没有见到你有东西落在我那边。”

    她是不认为陈效会为了一根领带特地的跑到这儿来的,但除了这,她完全想不出他为什么会过来。

    “掉没掉我回去找找就知道了。”陈效说了一句,微微的顿了顿,上上下下的静顾世安给打量了一遍。接着说道:“放心,你这样子,我就是想干点儿什么也干不出来。”

    他这次说着不等顾世安说完,就直接的出去了。

    他这样子,顾世安多有的戒备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她是无力的,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他谈。

    陈效的出现是影响了她的。她只能是尽量的忽视他的存在。

    老太太应该是看出了什么的,到了晚餐时分,趁着陈效去拿饭菜,她就问道:“你和陈效是不是闹矛盾了?”

    顾世安一愣,随即摇摇头,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没有,您想哪儿去了。”

    老太太这下就低低的叹了口气,忽然说道:“我最近,常常会梦到你爸爸妈妈。”

    她是很少会提起顾世安的妈妈来的。顾世安这下不由得一愣。

    老太太有那么些的恍惚,稍稍的顿了顿,接着说道:“世安,奶奶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不是奶奶阻拦……你爸爸妈妈,是不是都是会好好的。”

    老太太的眉心间是带了些疲倦和黯然的,当初的阻拦,成了她这半生的心事。她甚至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当初任由着小儿子结婚,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顾世安同样是恍惚的,要说点儿什么,老太太却伸手制止了她。接着又说道:“奶奶不光是对不起你爸妈,也对不起你。当初将你留在老宅,奶奶却没能好好的照顾你。”

    当初在顾家,无论是被欺压,还是被指桑骂槐的骂,她都是从未告诉过老太太的。但老太太现在这话里的意思,显然是知道了什么的。

    顾世安的心里是沉甸甸的,她并不敢肯定老太太已经知道。努力的镇定着和平常一样,微笑着说道:“您说到哪儿去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您哪里没有照顾好我了。”

    老太太是恍恍惚惚的,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轻轻的拍了拍顾世安的手。

    祖孙俩一时都没话,这时陈效端了饭菜走了过来。老太太脸上的神色又恢复得和以前一样。

    对于陈氏,老太太是关心的。吃饭时就问了起来。

    她开口问陈效倒是有问必答。在报纸上大肆报道的那段时间,陈氏多少是受了些影响的。

    在遗嘱公布之后,倒是都稳定了下来。

    陈家是乱的,无论是齐诗韵那边还是陈正康那边,都是难以启齿的。老太太也并未去问。转移开了话题吃起了饭来。

    陈效既然在这边,晚上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顾世安吃完了饭,趁着老太太没注意时去找寺庙里的僧人,想要再在挨着的地方要一间客房。

    但过去才被告知那边的房间都已经被客人订了,南边倒是还有厢房,只是离得要远些。

    离远了显然是不方便的,顾世安向那僧人道了谢,回了食堂里。

    自从提过顾世安的父母之后老太太的精神都是不怎么好的,吃过东西就早早的回了房。

    这时候还早,对于在大都市里生活的人来说都是睡不着的。老太太显然也是担心陈效睡不着的,叮嘱顾世安带着他出去转转再回去。

    顾世安是找不到转的地方,等着老太太走后就在附近的游廊上坐了下来。

    陈效这会儿倒是不说话,点了一支烟就在顾世安的不远处抽了起来。他时不时的看她那么一眼,然后很快收回视线。又看向了已经亮起了灯的寺庙。

    顾世安是并愿意回房的,就那么久久的坐着。原本以为陈效会呆得不耐烦先回房的,但却并没有。直到天色黑了下来,他这才开口说道:“走吧,回去。”

    他的语气是缓和了些的,和平常不一样。

    顾世安并不说话,就那么坐着。陈效又抽了一支烟点燃。他是有些不耐烦的,将那些不耐烦都压了下去,这才开口问道:“顾世安,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不想和我在一起?”

    游廊上的灯光幽暗,这时候已没人在外边儿走动。安安静静的。

    他的一双眼眸就那么锁在顾世安的身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像是要将她给看穿似的。

    他像是在等顾世安的回答,却又不是。看了顾世安那么四五秒,忽然转身不发一言的离开。

    顾世安动也未动一下,就那坐着,看着不远处的廊檐下挂着的灯笼。

    她坐着是没动的,直到晚些时候有小沙弥过来,问要不要送她回去。她这才摇摇头,说了句谢谢,站起来回去了。

    她回去的时候老太太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但并不见说话的声音。顾世安上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门倒是很快就打开来,出来的是阿姨,低低的告诉顾世安老太太刚睡下。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低声的让阿姨也早点儿休息。在门口站了一下,这才回了房间。

    陈效已经躺在了床上,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一份报纸,正躺在床上看着。见着顾世安回去连眼皮也未抬一下。

    他显然是已经洗漱过了的,顾世安并未吭声儿。原本是要自己去打水的,转过身时才发现一旁是放了热水的。

    她的身体微微的顿了顿,然后将洗漱用品都拿了出来。

    屋子里一时就只有她洗漱声音。

    这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陈效占了里头的半边。她洗漱完,则是躺在了另外一边儿,闭上了眼睛。

    陈效倒是没多大会儿就伸手关了灯,屋子里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之中。顾世安是合衣躺着,一动不动的。

    她原本以为,都已经闹到了现在这地步。陈效是不会有任何的动作的。谁知道关了灯不到一分钟,他忽然就伸过了手,紧紧的将顾世安搂到了怀里。

    他是用尽了大力的,紧紧的将她搂着,有那么一瞬间,顾世安甚至无法呼吸。

    她立即就要挣扎,陈效却将她搂得更是紧,开口低低的说道:“顾世安,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想见到我吗?”

    大抵是在黑暗里的缘故,他的声音和平常是有些不一样的。

    顾世安挣扎不开,也不去挣扎。闭了闭眼睛,开口说道:“陈效,我累了。那么多年了,你难道不累吗?”

    她累得甚至没有半分的力气。她相信他也是累的,被一个人死死的纠缠着,这应该是糟糕透了的感觉。

    陈效那勒紧了她的手慢慢的松开来,明明屋子里是漆黑的一片,顾世安却觉得他的目光分外的冰冷。

    陈效是没有说话的,直到完全的松开顾世安,这才开口冷冷的问道:“你喜欢上那姓秦的了?”

    他的语气里又恢复了和以前一样,阴测测的一片。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又会提起秦唐来,更是疲累至极。陈效是焦躁的,她还未开口说话,他咬牙切齿的又问道:“说,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孙子了?”

    他说着就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像是要活生生的将秦唐给撕碎一般。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那么无理取闹,心底是一片冰冷,说道:“我早过说,我和秦先生并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话还未说完,陈效就冷笑了一声。说道:“顾世安,你是将我当成傻瓜了么?”

    他的语气里满是讥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