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三章:耍无赖

    说着伸手就将灯打开来,冷冷的看着顾世安。

    在黑暗里呆得太久,突如其来的灯光让顾世安有些睁不开眼。她倒是很快就适应,就那么看向陈效,隔了那么会儿,忽然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就算是喜欢上他了,那又怎么样。喜欢谁不喜欢谁,我想那是我的自由。”

    她特地的加重了自由这两个字。

    陈效一时怔了怔。不过那么几秒,他就回过神来,紧紧的拽住了顾世安的手腕,咬紧了牙关说道:“谁让你喜欢他了?你不是说喜欢我的么?”

    他像是陷入了癫狂中一般,一双眼睛赤红。

    顾世安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陈效这样子是让她有些害怕的,她使劲儿的挣扎开他的手,但她越是挣扎,他却是越捏越紧。

    顾世安的脸色有些发白,强忍着疼痛一字一句的说道:“放开我!”

    陈效并不说话。也没有放开她。一双血红的眼眸就那么死死的盯着她。像是要等到一个答案。

    顾世安就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一个字一个字儿的说:“我爱喜欢谁就喜欢谁?有谁规定说我只能喜欢你了?”

    脑子里浮现出许许多多的东西来,越是说到后边儿,她的声音就越是冷硬。

    陈效捏紧她手腕的手松开了来,咬紧了牙关连连的说道:“好,好,好!”

    他哪里还呆得下去,立刻就下了床。摔门而去。

    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顾世安无力去管,闭上眼睛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

    顾世安第二天起来时老太太已经起来了,也不知道她昨晚是否听到了什么。见顾世安独自一人就问道:“陈效去哪儿了?”

    顾世安是早知道老太太要盘问的,做出了一副和平常一样的样儿来,说道:“他有事,今天早早的就走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敢去看老太太。

    好在老太太也未怀疑什么,点了点头。

    明天就得上班,顾世安晚上是要回去的。她过来原本是要接老太太一起回去的,但老太天却并不回去,说是这边安静,她还想再住几天,让顾世安回去,也别担心她,她在这儿好好的。

    她以往过来,都只住三天。但最长的时候是住了一个星期的。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让老太太照顾好自己。

    老太太微笑着点点头,让司机送顾世安回去。顾世安这下却是不肯,说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她历来都是倔强的,老太太也并未坚持。送她下山时才说道:“安安。奶奶给买辆代步车好不好?上下班就不说了,出差时也方便。不会在路上耽搁那么多时间。”

    顾世安的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顿,随即认认真真的说道:“您知道的,我不喜欢开车。”

    老太太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

    这话题并没有再继续下去,走了那么一截,顾世安就不让老太太再送了。

    老太太停下了脚步,却并没有马上回寺庙,顾世安的身影消失了良久,她也还站在寺庙门口没有动。

    直到身边的阿姨提醒,她这才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随着阿姨回了寺庙里。

    顾世安一整晚都没有怎么睡,回城的路上就靠在车上打起了瞌睡来。

    有那么几天没有见到常尛了,她在专车的时候就给她打了电话。说是顺道过去看看她。

    常尛这下就让她直接过去,说是今天并不是很忙,晚上两人一起吃饭。

    顾世安就应了好,上了车就接着打电话。

    回城是堵车的,顾世安到常尛那边时已是六点多了。暮色降临,小巷里倒是热闹得很。

    她这次没有给常尛打电话,但她店里的小妹是认识她的。大抵是常尛已经打过招呼了,她直接就带着顾世安到里头去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去叫常尛。

    常尛忙,让小妹给顾世安拿了一碟子糕点,说她做完手里的事儿就过来。

    顾世安在包间里头做了半个多小时,常尛这才过来。她并不是空手过来的,而是端着菜过来的。

    见着顾世安就微微笑笑,说道:“等久了吧。这些都是我做的,有两道菜是我新学的,你试试。”

    她说着就将上菜的托盘放了下来,将里头的菜摆了出来。

    她弄的自然不止这几道菜,后头有小妹又端了几道上来。常尛让她先吃,然后又回了厨房。

    再回来时手里拿了一瓶红酒,朝着顾世安扬了扬,说道:“这是老板送的,听说是他的一朋友的酒庄自己产的。”

    她这老板听起来倒是哪儿哪儿都好。顾世安是生出了几分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都没在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常尛拿了杯子给她倒了酒,说道:“他经常都在,只是你来得不巧,你来的时候他正巧都没在。”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稍稍的想了想,说道:“感觉他人挺好的,下次要是他有时间,我请他吃饭。谢谢他一直以来对你的照顾。”

    她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认真。

    常尛微微笑笑,也认真的应了声好。示意她开始吃饭。

    他们这边饭店里的食材都是基地特供的,无论是蔬菜还是肉都是比外面要新鲜很多的。再加上常尛的手艺好,顾世安比平常多吃许多。也喝了好几杯酒。

    常尛并不忙,吃完东西两人就出了包间。她是还得去后厨那边打个招呼的,就让顾世安在大厅里等着。

    大厅朝着墙壁的一面摆了一大鱼缸,顾世安没事可做就走了过去,看着里头游动着的鱼。

    才刚站了不到五分钟,一道声音就传了过来,“挺巧的,顾师姐也在这儿吃饭?”

    顾世安回过头,罗韵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也不知道传闻是真的还是假的,她看起来比以前更瘦了些。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粉。

    她身边是跟了一年轻女孩子的,大抵是她的朋友。

    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说道:“挺巧的。”

    罗韵大抵是要在朋友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职位,下巴又抬了抬,说道:“我怎么听说顾师姐这段时间好像都在请假?”

    顾世安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罗副总监什么时候还管起这事儿了。公司好像没有不允许员工请假的规定吧?最近也好像没有看到罗副总监在公司。”

    罗韵原本是想借着顾世安请假的事儿敲打敲打她的,被她那么一说不由得一噎。随即转移开了话题,挑眉问道:“顾师姐最近在资料室那边呆得怎么样?”

    她是有些得意洋洋的。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笑笑,说道:“托福,挺好的。”

    她的话音刚落下。常尛就走了过来。见顾世安在店里遇见熟人是有些惊讶的。正要问顾世安是不是朋友,罗韵就冷笑了一声,直接走了。

    常尛这下微微的怔了怔,问道:“她是……”

    顾世安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道:“公司里的一个同事。”

    常尛就点点头,没有说话。

    待到出了店里,两人慢慢的走出小巷子坐车时,她才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你前段时间请了那么多假,在公司里怎么样?”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了句挺好的。她是有那么些的茫然的,甚至不知道,她那么呆下去有什么意义。

    想想确实是没什么意义的,虽然呆了那么多难,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感情的。但现在的公司,早已不是以前的公司了。

    她有那么瞬间的走神。

    常尛大抵是看出了她和平常的不一样来,沉默了一下,说道:“要是做得不开心就别做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在考虑辞职。”

    她其实一直是在说服着自己再等等的。在这一刻,她却是茫然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现在这样子做下去无疑是毫无意义的,得勾心斗角,还得提防着人在背后放冷箭。再待下去确实是毫无意义。也许,换个地方也挺好的。

    以她的资历,出去完全不愁没有工作。但她是严重缺乏安全感的,脑子里想到要辞职,首先想的就是自己有多少存款。然后才是盘算着先找好了下家再辞职。

    常尛也点点头,认真的说道:“这段时间事情多,你也该休息一下。先别急着找工作,休息一段时间把状态调整好了再找。我现在有工作,能养活你的。”

    顾世安这下就笑着应了好。她是不愿意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的,转移开了话题。

    大抵是打定了主意要辞职,她是轻松了好些的。附近就有夜色,现在回去还早,常尛就提议去转转。

    夜市上有时候也是有好东西的,她还开着店的时候就爱来这种地摊上乱转。运气好的时候能用很低的价格淘到平常很少见的好东西。

    这时候虽然还早,但夜市已是很热闹。常尛在路边买了烤串。两人边吃着边四处乱晃着。

    两人倒是难得那么惬意,顾世安买了好几个很有特色的瓷杯以及一个可爱的抱枕。

    夜市才刚逛到一半,常尛的手机就呜呜的在衣兜里震动了起来。

    她并没有接,拿出来看了看,又放回了兜里。但没过多大会儿,那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顾世安这下也注意道了,试探着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常尛这下就摇头说了句没有,然后指了指一旁不太吵的地方,说道:“我去那边接个电话。”

    顾世安点点头,告诉她自己就在这边等她。然后蹲下来挑起了地上的小玩意儿来。

    常尛的电话接得有点儿久,过来十来分钟依旧没能回来。顾世安看了看时间,迟疑了一下,朝着她走的方向走了过去。

    常尛走得有些远,她绕过了人群,才见她站在小巷的边儿上接着电话。她是背对着她的,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顾世安也没有叫她的打算,就站在一旁,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夜空。

    她没站多大会儿常尛就挂断了电话。回过头来看到她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有点儿事……”

    她接了那么长时间的电话,肯定是有事的。顾世安不待她说什么就说道:“你去忙你的,我逛逛自己回去就行。”

    常尛这下就看了看时间,犹疑了一下,说道:“我送你去坐车。”

    顾世安摇摇头,微微笑着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会回去。你先走吧,我再逛会儿。”

    常尛这下倒是未多说什么,让顾世安到家了给她打个电话就转身走了。她的身影是单薄的。很快就消失在人流里。

    顾世安哪里还有逛的兴致,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了,这才转身,往路边走去,站在路边拦车。

    这时候的车并不是很好拦,顾世安在路边一连拦了几辆都没拦到,索性走到了公交站台旁,坐了公交车。

    车子虽是不好拦,但公交车里的人并不多。她没找到位置坐,就站着怔怔的看着外边儿的风景。直到到了地方,这才回过神来下了车。

    路边的水果摊还没有收摊,顾世安的脚步顿了一下,走过去买了些苹果。

    小区里是安安静静的,今晚是有些奇怪的,也并不见出来遛弯的人。

    顾世安走了几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像是有人在身后跟着似的。因为上次,她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起来,装作不经意的回过头去看。却发现后边儿压根就没有人。

    她是有些心神不宁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到了小区见到还有老人在凉亭里坐着聊天儿时,这才松了口气儿。不由得又回头看过去,后边儿依旧是没有人的,灯光下树影绰绰。

    她只当自己是神经绷得太紧了,伸手摁了摁眉心,快步的上了楼。

    回到家里,她喝了一杯水。又冲了个热水澡,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浏览着招聘的信息。

    招聘的公司倒是挺多的,好几家都是本地有名的。顾世安看了一圈,又查了自己卡上的前。呆呆的看着电脑。

    她要辞职这事儿,怎么都是得和彭雪说一声的。她是想给她打电话的,但这时候她八成已经在哄小孩睡觉了。

    顾世安这下就没再打电话,给她发了一封邮件。

    删删减减的好会儿将邮件发出去时她松了口气儿,关了电脑,回了房间睡觉。

    大抵是想的事儿有些多,她翻来覆去好半天她才睡过去。不知道是晚上感觉有人在跟着还是怎么的,她竟然又梦到了那被绑架的那两晚。

    似乎是仍置身于那小小的山洞中,不过这次倒是没有绳索捆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动不了。

    四周被黑暗包围着,她恐惧而绝望。想要逃得远远的,身体却完全的不听她的使唤。

    她这梦做得有些长,先前还是清晰的,到了后边儿就变得乱七八糟的。她想醒过来,却是怎么也醒不过来。

    待到醒过来时外边儿已亮了起来,做了一晚上的梦,顾世安是有些虚脱的。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伸手捏了自己一般,感觉到了疼痛,这才回过神来。

    现在虽是还早,但她压根就没有做早餐的精力。在床上坐了好会儿,直到快要迟到了,这才起床。

    洗澡的时候她的眼睛跳得有些厉害,她伸手揉了揉眼角,用力的搓了搓脸颊,这才出了门。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运气,在门口时就遇到了来上班的罗韵。顾世安懒得去看她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招呼也没打就去了资料室。

    她到资料室时小王还没到,她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一份辞职报告。

    辞职报告她好她吁了口气儿,等着小王过来,她就将自己要辞职的事儿告诉了她。

    她要走,小王自然也是要走的。但两人一起走显然是不太合适的,小王就让她先走,等她找好了新公司,她再过去。

    顾世安原本以为彭雪那边怎么也要下午才会有回复的,但上班没多大会儿,彭雪就打来了电话。

    公司心在的样儿她是知道的,她并没有拦着顾世安辞职。而是问她需不需要她的帮忙。她在这一行是有些人脉的,替顾世安介绍一份新工作是绰绰有余的。

    顾世安向她道了谢,委婉的说打算自己看看再说。

    彭雪倒是未多说什么,只让顾世安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再给她打电话。她以前留着顾世安。是觉得自己产假休完就会回公司。但当妈后心境是不一样的,她舍不得将孩子丢给保姆,这回公司就遥遥无期了。

    曲总任由着三儿胡来,她自然不好再将顾世安留在公司。

    挂了电话,顾世安松了口气儿。直接将辞呈递到了人事部。

    其实按道理,她是得将辞呈递给罗韵的。她完全不想和她打交道,就只有递到窦经理那边了。

    辞呈是要那么几天才批的,她仍旧回资料室做着事儿。既然要走,怎么的也是要和小王吃顿饭的。趁着可以早下班,她就问她想吃什么,她请她吃顿大餐。

    小王认真的考虑一下,决定去吃海鲜自助。顾世安由着她。掐着点儿的下班后就出了公司。

    才刚到门口,就见一西装笔挺的男人正抱着一束红玫瑰站在一旁。

    小王立即就哇了一声,正好和顾世安八卦一下这是谁的追求者,那抱着玫瑰的男人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男人的面上带着微笑,直接的走到了顾世安的面前,问道:“请问是顾小姐是吧?”

    小王的眼里早已冒出了星星来,不待顾世安说话,就猛的点头,说:“是,是。”

    那男人脸上的微笑不变,将花递到了顾世安的面前,说道:“有位先生委托我送过来的。如果您有时间,他想邀请您共度晚餐。”

    顾世安是莫不清楚当前的状况的,只是她还未做出反应来,旁边的小王早已是迫不及待,说道:“她有时间。大把的时间。”

    她说完像是怕顾世安拒绝一边,拉她到了一边,说道:“去吧去吧,大餐明天吃也一样。简直是太浪漫了,管他谁约的,先浪漫一把。”

    她的声音虽是压得低低的,但整个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顾世安懒得理她,也不去接那人送的花。说道:“抱歉,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位先生。也没空。你应该是找错人了。”

    她完全可以肯定,她最近并没有认识过什么人。也不可能有人给她送花邀她共进晚餐。

    那人脸上的笑容不变,说道:“您是顾世安小姐是吧?”

    顾世安这下就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就是您没错。那位先生给我看了您的相片,他说了,您是认识他的。至于是谁,您过去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竟然玩这种把戏。

    顾世安这下想也不想的说道:“抱歉,我没空。”

    公司里出来的人越来越多,站在这儿无疑是显眼的。顾世安说完这话也并不停留,拉着小王就往车站的方向走。

    小王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些遗憾的,低声的问道:“顾姐,你这不去吗?”

    顾世安拿她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连人都不知道是谁,我去干什么?”

    小王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也许是认识的人呢?”

    顾世安这下就想也不想的说了句不可能。

    小王是有那么些悻悻的,撇了一下嘴。

    两人往车站旁走着,走了那一截,小王回过头往后边儿看了一眼,伸手扯了扯顾世安的衣服,说道:“顾姐,他还跟着你。”

    顾世安的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那人果然是跟着的。

    他抱着一大束花是显眼得很的,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些恼的。转过身,停下了脚步,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微微笑笑,说道:“那位先生说了。您要不过去就让我一直跟着您。”

    他是有些尴尬的,但那样子,却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

    这完全就是在耍无赖了,顾世安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