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四章:失眠

    她是想不出谁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儿,刚要开口说话,那人又说道:“打扰您我非常抱歉,还请您别让我为难,您好歹也收下这花,这样我也能回去交差。”

    大抵也知道这样做挺过分的,他退了一步。

    比起被人抱着花跟着,顾世安自然是更愿意收下花。她没有吭声儿,将那人手中的花接了过来。

    那人倒也还算是说话算数,微微的对她躬了躬身,转身走了。

    顾世安抱着一束花是有些无所适从的,花是无罪的,她倒没有转身就丢进了垃圾桶。微微的顿了顿,和小王去吃东西去了。

    回到家时已经是十点多了,洗漱后顾世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琢磨了许久,完全想不出谁会给自己送花。

    仍旧没个头绪她索性也不去想。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她这段时间有些失眠,虽是在床上躺着。但仍是到了凌晨一点多才睡过去。

    第二天她倒是很早就起来。离上班的时间还早,她就做了早餐。

    出门的时候是和平常一样的,到了楼下,就见陈效的车停在楼下。她微微的愣了一下,脚步还未迈开,陈效就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那天晚上半夜从寺庙离开后,他就是未出现过的。顾世安不知道他出现在这儿是要干什么,一时没有动。

    陈效倒是未走过来,若无其事的拉开了车门,说道:“走吧,送你去上班。”

    他这样子顾世安更是摸不着头脑的。以他的性格,那天晚上摔门而去后,现在见着她,更应该是黑着一张脸,而不该是若无其事的。

    顾世安很快收回了视线来,低头看着地上的落叶,说道:“不用,有事在这儿说就行。”

    陈效这下就抬腕看了看时间,挑了挑眉,说道:“你不急着上班?”他倒是难得的会为人着想了。

    她是掐着点儿出的门,要是耽搁铁定是要迟到的。

    顾世安这下就没吭声儿。

    “上车,放心,我吃不了你。”他是一直看着顾世安的。站在车门旁也未动。

    这时候正是上班的时候。楼道里时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的。这样子站着无疑是显眼的。顾世安也并不和他多做纠缠,上了车。

    陈效很快就从另外一边上了车,待到顾世安系好了安全带抬起头,才发现一旁竟然是放了些早餐的。

    陈效并未去看她,手握撑拳头抵在唇上咳了一声,说道:“吃吧,顺路给你带的。”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顾世安回答,侧头看向了窗外。

    这时候上班的人多,有车子占着道,有车子调头。在小区里好会儿才出去。

    陈效一直不说话,等着车子出去,顾世安这才开口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陈效这下又清了清喉咙,放软了声音说道:“没事,我是特地过来送了上班的。媳妇儿,别闹别扭了。跟我回家吧。家里没有你,我回去冷冷清清的。不习惯,都有很多天没睡好觉了。”

    他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接着说道:“你看,都有黑眼圈了。”

    他说着就将整张脸一起往顾世安那边凑。

    顾世安并没有去看,稍稍的顿了顿,开口说道:“陈效,我提离婚,是认真的。不是在闹着玩的,或是赌气。”

    她说着就将脸别到了一边。

    陈效就跟没听到她这话似的,涎着一张脸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儿,我错了。我知道我以前真挺混蛋,老是弄疼你。但我保证,从今往后我都不会了。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会唯媳妇儿你的话是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或者我住去你那边也行。你一定不会忍心见我孤零零的对吧?”

    他这样子,显然是从未把顾世安说离婚的话当真的。大抵一直都以为,她是在赌气,是在闹着玩。

    他这样儿,显然也是没办法谈的。顾世安索性闭上眼睛假寐,并不说话。

    原本以为陈效还要说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说,老老实实的开着车。

    他倒是了解顾世安的心思得很,这次也不将车开到顾世安公司的门口,到了她以前下车的路口就停了下来。

    待到顾世安下了车,又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儿,下午我再过来接你。”他说完这话也不等顾世安回答,直接开着车走了。

    顾世安是有些摸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的,在原地站了会儿,揉了揉发胀的眉心,这才往公司走。

    她的辞呈递了上去,不知道是谁透露出的。到了中午吃饭时,就有平常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过来问她是不是要走了。

    顾世安并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就故作惊讶的问是谁说的。

    那同事有些疑惑的,含含糊糊的说是人事部那边传来的消息。又问她要走是不是因为罗韵。

    八卦人人都是爱的,顾世安这下就直接说是没有的事儿。到后来有人问她索性微笑以待,什么都没有说。

    下午的时候外边儿下起了雨来,气温也降了一些。顾世安早上出门时衣服穿得少,在办公室了连连的打了几个喷嚏。

    她除了少数的东西带了下来,但大多数的东西都是还在楼上的办公室里的。既然已经递了辞职报告,东西是得收收的。

    但上班时间去收,显然就是在告诉众人她要走。下了班之后她就让小王走。打算等同事都走了,再上去收拾东西。她没带雨伞,外边儿下着雨也暂时走不了。

    外边儿的雨越下越大,她等了半个小时,估摸着同事都走了,这才上去收拾东西。

    楼上果然是安安静静的,她已经许久没有上班,不由得微微的有些恍惚。脚步微微的顿了顿,这才往办公室的方向走。

    她在这儿呆了几年,留下的东西是多的。有许多都是用习惯了的。杂七杂八的收下来,竟然收了一纸箱子。

    她倒也没有完全收完,留了些明面上的东西依旧摆着。收拾完东西,她在办公室里站了好会儿,这才关了灯关了门抱着纸箱子往楼下走。

    下着雨,她显然是带不走这箱子的。就到资料室找了个地儿将东西放了下来。

    正打算冒雨出去,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了手机来看,电话是陈效打来的。

    顾世安是没有接的打算的,也不挂断,任由着它响着。关了门背着包往外边儿走,打算先去看看前台那边有没有伞。

    她耽搁的时间久,前台那边哪里还有人,早就下班了。顾世安走到门口,见雨势并不是很大,就将包顶到头上,打算一口气冲到公交车站那边再想办法。

    只是她还未未走,边儿上的人就将伞罩在了她的头上。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一下,抬头看了过去。陈效将脸上的口罩扯了下来,一脸无辜的说道:“下着雨,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我就过来了。”他说着飞快的又将口罩给戴上,说道:“走吧,放心,没人认出我来的。”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会在这前头躲着。没吭声儿,依旧将包顶在头上。往公交站台的方向走。

    她的脚步迈得很快,陈效那把伞却始终是在她的头上罩着的。大抵是知道了她的意图,到路边他就伸手拉住了她的衣服,说道:“媳妇儿,车在那边。”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又说道:“乖别闹,淋了雨会感冒,不是说着玩儿的。先上车,有事咱们回去再说。”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些诱哄的味儿的。

    顾世安并不吭声儿,只知道往公交站台的方向走。陈效起先还由着她,走了那么几步就又伸手拉住了她,说道:“媳妇儿乖,别闹了。你看你裤腿都已经湿了。”

    他这下倒是细心得很。可不是,顾世安走得快,裤腿的下边儿现在已经都湿了。

    雨这会儿又下大了起来。地上的雨珠儿溅得更是厉害。陈效手里的伞是偏向顾世安这边的,他的左边已经都湿了。

    顾世安太清楚他的性格,那么僵持着显然是毫无意义的。她稍稍的顿了顿,转身往陈效停车的那边走去。

    陈效这下倒是松开了她的手,到了车边特殷勤的替顾世安拉开了车门。等着顾世安上了车,他将车门关上,自己这才上了车。

    他外边儿的外套是全湿了的,上了车他就往外套脱了。将车里的暖气打开。拿出了一张干毛巾来,递给顾世安让她擦身上的水珠儿。

    顾世安接了过来,将外套上溅的水擦了擦。没有去管已经湿的裤腿。

    陈效拿过她擦过的毛巾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随便的擦了擦,然后对顾世安说道:“鞋子也湿了吧?湿了就脱掉,小心感冒。”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也没有去脱鞋子。

    陈效碰了一鼻子的灰,也不气馁。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公司的发生的趣事来。

    他边说着边去看顾世安的脸色,说了会儿见顾世安不说话儿,伸手摸了摸鼻子,也不再说话了。

    下雨路上更是堵车,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顾世安的裤腿虽是已经全湿了,但却一点儿也不冷。

    交通广播里播放着城市的拥堵路段,陈效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看了看时间,看向了顾世安。涎着一张脸说道:“媳妇儿,堵车堵得厉害。你想吃什么,要不吃了东西再回去?我知道附近开了一家餐厅,点心做得不错,要不去试试?”

    他这样子顾世安是不习惯得很的。

    她原本是不打算和他说话的,又怕直接就过去,就开口说道:“不用。”

    “不想吃粤菜?”陈效这下又问道。

    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两人在一起的所有时间里。他都是从未那么伏小做低过的。

    顾世安忍了又忍,到底还是开口说道:“你不用这样,也犯不着这样。”他这样子,倒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似的。

    她开口说话陈效是要得寸进尺些的,说道:“媳妇儿,我真知错了。就别闹了好不好。我答应过奶奶,要好好和你过的。”

    他的语气是认认真真的。

    原来他这样,只因为答应过老太太的。

    提起老太太来,顾世安是有那么些的恍惚的。她一时说不出话来。那边的陈效已陡然沉默了下来。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一路堵车厉害,陈效三番几次的想拿出烟来抽。但最终都还是未抽。

    车子到了顾世安的小区外,顾世安就说道:“我这边下就行。”

    陈效哪里会让她下,直接的将车开到了小区里头。这时候小区里的人都已下班,停车位是紧张的。

    他的运气倒还算是好,开到楼下,一旁的花坛边难得的没有车在。顾世安打开车门下车,他立即也跟着打开车门下了车。

    顾世安这下就回头看向了他。

    陈效的脸皮厚,脸上半点儿不自在也没有。指了指身上的外套,说道:“你忍心让我穿着湿衣服回去吗?”

    顾世安并为所动,他立即又找出了新的借口来,说道:“上次我不是有一条领带掉你这儿了吗?我上去找找。要是没找到我马上就走。”

    他不过就是在找个借口而已,顾世安这下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没有。”

    陈效狡猾的一笑,说道:“我都没告诉你是落在哪儿的,你怎么知道没有?”

    顾世安这下不由得一噎,陈效已大摇大摆的上了楼。

    他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到了门口就停下来。等着顾世安开门。

    顾世安倒是很快就开了门,她并没有往里走。将钥匙丢在了一旁,说道:“你找吧,觉得哪儿有就在哪儿找。如果没找到请马上离开。”

    那领带她早已经丢了,陈效哪里会找得到。他的目的也不在此,环视了一下四周,咕哝着说道:“挺冷的,肯定得感冒。我得喝杯热水。”

    他以往过来都是跟一大爷似的,今儿却不是了。自己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打算自己动手烧热水。

    顾世安这下才知道,自己让他进门完全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立在原地没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刚才说了,你找了东西就会离开的。”

    陈效已进厨房里去了,不知道听到还是没听到。过了那么差不多有两分钟他才出来,见顾世安还站在原地。他就笑嘻嘻的说道:“媳妇儿,别那么认真好不好。我就只想喝杯热水而已,你不会连水也舍不得给我喝吧?你看我衣服都已经湿了。”

    他说着就将外套脱了下来,递到顾世安的面前,示意顾世安看。顿了那么一下,他接着又说道:“看在我送你回来的份上,就让我喝杯热水再走。我要是感冒了你不也得心疼。”

    他这脸倒是大得很。

    顾世安也懒得和他扯,说道:“鬼才会心疼。”

    她说着也不去管他,直接往卧室去换衣服去了。等着出来的时候陈效已端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坐着了。他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将电视也打开了。

    见着顾世安他特意的扬了扬杯中的水,再次的重复道:“我喝完就走。”

    顾世安也不理他,自己也倒了一杯热水喝下,然后直接往厨房里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她索性也不出去。就在厨房里做起了饭。一个人吃的饭是简单的,一个清炒西兰花,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小白菜豆腐汤。半个小时就已做好。

    客厅里一直是没有声音的,她原本以为陈效已经走了。正准备先将饭端出去,一回头,就见陈效懒洋洋的站在厨房门口。

    顾世安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陈效又举了举手中的玻璃杯,说道:“一杯水还没喝完。”他说完自个儿就进厨房里来拿碗筷,认真极了的说道:“而且做客人就得有做客人的自觉,主人都已经进厨房做饭了。当然得吃了饭再走了。哪能浪费主人的一片心意,你说是吧?”

    他这歪道理倒是多得很,这脸皮更是厚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顾世安一时竟然找不到可反驳的,眼睁睁的看着他拿着碗筷端着菜走了出去。

    见顾世安出去,他这下反客为主了,招呼着她快坐下吃,待会儿得冷了。

    陈效显然是赖着不走,吃了饭自告奋勇的就去洗碗。

    他赖着不走顾世安拿他是没办法的,顾世安也不管他,去洗漱去了。她并没有和陈效说话的欲望,待到洗漱出来,就直接的去了书房。

    既然已经地上了辞职报告,她自然是得找工作的。

    网上招聘的职位挺多的,都是五花八门的。顾世安浏览了一圈,挑了几家觉得比较好的出来,都投了简历。

    投完了简历,她就发起了呆来。在书房里坐了良久,直到看时间不早了,这才出去。

    客厅里是空荡荡的,虽然电视还开着。但却并不见陈效人。

    她在书房里待了两个多小时,原本以为那么晾着陈效已经走的了。她还未松口气儿,往沙发那边走去,才发现他压根就没有走,而是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样子是还没洗漱的,应该是看着电视就睡着的。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看样子并不像是假装的。

    顾世安的脚步就顿了下来,站了一会儿,这才进了卧室。

    陈效是被冻醒的,醒来时客厅里的灯光是亮着的。他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待到清醒过来,他这才想起他这是在顾世安这边。

    他就伸手揉了揉眉心。想起顾世安还在书房,他就往书房那边走去。

    他伸手敲了敲书房的门。里边儿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待到推开来,才发现里边儿是一片漆黑的,哪里还有人。

    陈效这才想起去看时间,竟然已是十二点多了。他竟然一觉就睡了好几个小时。

    陈效有那么片刻的恍惚,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直接就往浴室那边走去。

    这边是并没有他的睡衣的,他索性裹了浴巾就直接出来了。他一向是脸皮厚习惯了的,出来之后直接的就去往卧室走去。

    待到伸手去拧门把手时,他才发现门从里边儿反锁了。这倒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他微微的怔了怔。

    刚才就已经睡过了,这会儿他是睡不着了的。索性又捡了穿过的衣服穿上,站到了阳台上抽出了烟点燃。

    他那么厚脸皮的,有点儿确实是没说谎的。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好了。

    老太太过世后,他是消沉的。开始的那段时间是夜夜买醉。到了后边儿处理完了老太太的遗嘱,公司里的事情多,他几乎都是早出晚归的。

    等着某天早下班回家,才发现家里是空荡荡的。并没有顾世安的身影。

    他起初以为她是加班,并没有在意。待到久等她不回来,他去卧室时,才发现她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

    习惯是可怕的东西。明明之前不觉得,这会儿却突然觉得整个屋子空荡得可怕。

    陈效的思绪微微的顿了顿,掐灭了手中的烟头。他并没有离开,卧室进不去,他就去了隔壁的书房。然后闭上眼睛躺在了窄小的床上。

    虽是闭着眼睛,可脑子里是清醒得厉害的。陈效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躺了那么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又坐了起来,拿出了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

    他这段时间的烟瘾是大的,身上几乎是随时都是有烟的。

    抽了大半包烟,坐了良久。直到天边儿微微亮起来,他这才闭上眼睛重新躺回了床上。

    他这一觉是睡过了头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屋子里是静悄悄的。顾世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走了。

    陈效在客厅里站了会儿,这才去洗漱。还未洗漱完手机就在客厅里响了起来。他也并没有去管,等着出去,这才拿起了手机来回拨了过去。

    电话是孙助理打来的,陈效拨回去也不问他是有什么事。而是懒懒散散的让他去看哪里有有情调,适合吃饭的餐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