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五章:陷害

    他虽是不说,但他这段时间在顾世安这儿碰的壁孙助理是清楚的。听到这话赶紧的就应了一句是。

    陈效正要挂断电话,他在电话那端又吞吐着说道:“陈总,还有件事儿我得和您说说。”

    “说。”陈效简洁极了,说着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打算去洗漱。

    孙助理却是在电话那端支吾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昨天您的手机没打通,黎小姐打过电话来公司,说是手上有个项目想和您谈谈。”

    陈效的脚步就微微的顿顿,随即淡淡的说道:“知道了。”

    孙助理那边再也没有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的简历投出去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下午下班陈效那边又打来了电话。她这次索性不去接,一下班就直接走了。

    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超市里买东西。在超市陈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她这次直接将手机关了机。

    有那么长一段时间未逛过超市,她大包小包的买了许多东西。待到回到家,她放下手里拎着东西正要开门。门就朝里边儿打开来。

    先是一束火红的玫瑰递了出来,再然后是陈效那张脸露了出来。他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儿,说道:“媳妇儿,你回来了。”

    顾世安看见这话,就想起了公司门口的那束花来。她原本是想不通谁会那么无聊的。这会儿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是了,会那么无聊,而且无赖的,除了陈效还有谁。

    她这会儿是顾不得以前的事儿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陈效。

    陈效的嘴角邪气的勾了勾,说道:“媳妇儿,是不是挺惊喜的?”

    顾世安脸上的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并没有去接陈效的话,问道:“你怎么有我家里的钥匙?”

    陈效大抵是没想到她会问这话,手抵着唇咳了一声,说道:“媳妇儿,你家就是我家。”

    这‘惊喜’没能制造,他很快就将花收了起来,然后伸手就将顾世安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都拎了起来,直接就往客厅走去。

    顾世安也跟了过去,面无表情的又问道:“你怎么会有我家里的钥匙?”

    陈效来这边的次数屈指可数,她也从未将钥匙给过他,她是想不通他怎么会有这边的钥匙的。

    “我这一天都没出去。”陈效将东西搁在了小几上,脸上的表情是认真而无辜的。

    他身上的衣服显然是已经换过了的,顾世安是压根就不相信他的鬼话的。还未说话。陈效突然就伸手将客厅里的灯关了。

    客厅里并没有陷入一片漆黑中,餐厅那边有暗黄的光线传过来。顾世安侧头看了过去,这才发现那边是点了蜡烛摆好了餐具的。

    陈效适时的深情款款的说道:“媳妇儿,我为你准备的烛光晚餐。”

    他说着走到了餐桌旁,拉开了椅子。

    他这幺蛾子是多得很的,顾世安有那么瞬间的恍惚。她也以为,自己会有惊喜的。但事实上,她的心底非常的平静。甚至没有一点儿波澜。

    她的视线移向了陈效,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这样的招数他早已用过,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狠。

    “我只想和媳妇儿你共进晚餐。”陈效像是没有看到她眼里的戒备一般,依旧是深情款款的。

    他这张脸,仿佛能在一瞬间变换千万遍。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样。

    “谢谢,我不饿。也请你吃完马上离开。”顾世安看也未去看他,说完就要回卧室。

    她的一张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还未到卧室,陈效就过来拦住了她。

    顾世安这下就戒备的看向了他。

    她是怕陈效动粗的,但却并没有。他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看着她,说道:“一起吃,吃完我就离开。我保证。”

    顾世安是压根底就不相信他的话的。他这人没什么手段是用不出来的,她在这时候忽的就想起了会所里的那次来。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睨了她一眼,说道:“你觉得如果我要干点儿什么你还能站在这儿?”

    顾世安没吭声儿,他接着又说道:“你要是想我继续在这儿呆下去,也可以不过来吃。”

    他说完这话也不再装那副深情款款的样子了,直接的往餐桌旁走去。

    他那么有恃无恐的,不过就仗着顾世安拿他没办法。

    顾世安吸了一口气儿,看了看地上的影子,去洗手间洗了手,然后坐到了餐桌旁。

    应该是笃定她会过来的,陈效并未先开始吃。直到顾世安坐了下来,他这才拿起了一旁的红酒,往顾世安面前的杯子里倒了酒。

    他这下是有情调得很的,吃的西餐。无论是摆盘还是其他的,一看就知道是大厨的手笔。

    有了之前无数次的教训,顾世安哪里还会碰酒。拿起了刀叉,吃起了自己面前的食物来。

    两人无论是在结婚前还是结婚后,都是未有那么浪漫的时刻的。现在快要离婚了,反而弄起了浪漫来,想想也真是够讽刺的。

    顾世安在整个吃东西的时间,都是未发一言的,吃完东西,她也不管陈效,直接去浴室洗澡去了。

    她出来时陈效仍旧是坐在餐桌旁品着酒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张俊脸歌着烛光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顾世安并未在客厅里呆,头发也未擦就回了卧室。没有再出去。

    隔天她起来时陈效已经走了,餐桌那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也不知道是昨晚走的还是早上走的。

    她也不去管,洗漱之后就到公司上班。

    她投出去的简历还未有任何的回应,下午下班时就接到了公司人事部那边的电话。让她明天一早去上头办理离职手续。

    顾世安这下松了口气儿,下班时就将自己收拾好的东西带了回家。抱着东西到路边拦车时就见罗韵的车高调的停在前边儿。

    她应该是在等谁,见着顾世安就从车上下来。故意的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说道:“顾师姐这是打算辞职了?”

    “是。”顾世安懒得去看她,不咸不淡的回答。

    “顾师姐这下总算有点儿自知之明了。”她说着掩嘴就笑了起来。到底还年轻,脸上着着浓妆,笑起来便是风情万种。

    既然要离开,顾世安也懒得和她口舌之争。见有出租车过来。便伸手拦了车,将纸箱放进后备箱里,上了车。

    车子很快便驶离,顾世安从后视镜里看着离得越来越远的大厦,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直到完全看不见了,她这才回过神来。

    在公司里呆了那么多年,她从未想过,她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离开。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闭上了眼睛。

    回去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她索性也不回去。车子驶了一半就下了车,抱着纸箱去了路边的一家清吧。

    现在还早,酒吧里并没有客人。她算是第一个。

    她将纸箱寄存在吧台处,坐下就让酒保给她调上一杯酒。不要太烈的。

    她抱了一个纸箱过来,谁都知道是失业了。那酒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给她送上了一杯呈琥珀色的酒,名曰解千愁。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

    她有那么些的惆怅,但并非是来借酒浇愁的。在酒吧里坐到了九点多,便结账走人。

    大抵是怕她醉,结账的时候吧台里边儿好心的老板问需不需要替她叫车。她拒绝了,微笑着道了谢,表示自己并没有醉。

    走出酒吧时城市里的灯火正是最繁华的时候,她在街边站了片刻,这才拦了车。

    大抵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晚上睡得格外的沉。第二天早上她起得比平常晚些,到了九点这才直接去公司。

    人事部那边是窦敏为她办的离职手续,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她在资料室里已经呆了那么久,倒是没有什么可交接的。办公室那边多少是留了她一些东西的。也留了这些年来她在工作记下的一些笔记。

    她就去收了起来,打算拿去给小王用。然后交了办公室的钥匙。

    她这离开是预料之中去又是猝不及防的,早上有例会,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在,倒也未有人注意到。

    下电梯时她就一直看着楼层,在这儿工作了好几年,这下是真的要离开了。

    明明是早说好了的。得知她已经办了离职手续,小王是念念不舍的。拉着顾世安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就跟以后再也见不了面了似的,非要送她出去。

    顾世安倒也由着她。两人才刚到门口,小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楼上打来的,让她马上上去一趟。

    她是有些悻悻的,顾世安让她快去,并说等她周末有空一起吃饭。

    小王这才展开笑颜,说是周末给顾世安打电话,楼上催得急,她匆匆的上去了。

    也不知道前台干什么去了,偌大的客厅里并没有人。顾世安站在门口环视了一下四周,站了那么会儿,这才走了出去。

    突然间没了事儿做,心里是空荡荡的。顾世安并不想回家,就顺着马路走着。昨晚手机忘记充电了,几次发出电量低的提醒。她也未去管。

    她是有些无着无落,晃了一圈见人才市场在附近,索性去了人才市场。她那时候毕业之后几乎没有找什么工作就直接进了现在的公司。人才市场她几乎是没来过的。

    她去得明明已经晚了,里头却仍是人头攒动。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带,只有挤在人群中看着那些热门的招聘公司。

    她看得很认真,从里头挤了一圈出来,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汗来。她在外边儿随便的吃了东西,琢磨着回去再继续投简历。明早早起继续过来看。

    回到家时已经是一点多了。顾世安才刚将手机充上电开了机,小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顾世安接起了电话,才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小王就急急的问道:“顾姐,你的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

    她的语气是急切的。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怎么了?”

    小王这下就说道:“你得有点儿心理准备,你走后资料室着火了。幸亏扑灭得快,没有蔓延到别处。但里头的资料是全没了。”

    顾世安的心里这下就咯噔了一声,问道:“怎么会着火?”

    小王的声音已是快哭出来,说道:“不知道。我上楼下来下面就已经冒起了浓烟。谁也不知道是怎么起的火。公司里已经报了警,罗韵说是你因为离职的事报复公司放的火。估计很快就有警察找到你。”

    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顾世安就已猜到这事儿多半是和自己有关。听到这话她倒不是很惊讶。说道:“没事,不是我放的,他们总不能屈打成招。”

    小王在电话那边依旧是急的,说道:“顾姐你还没明白吗?是有人要陷害你,不然怎么会那么巧,你前脚刚走后脚就着了火。你电话打不通的那会儿。罗韵直接就说你是畏罪潜逃了。顾姐,这事你说了不算,得有证据。”

    她的话才刚说完,外边儿就有敲门声响了起来。

    顾世安倒还算是平静,说了句知道了,先挂了就直接挂了电话。

    打开门,外头站着的果然是警察。顾世安克制着让自己冷静,随着他们下了楼。

    顾世安见到秦唐时已是晚上。彼时她已经被以嫌疑最大为由审讯了一轮。如小王所说,她确实被人给陷害的。手机也被人给没收了起来,她不知道在哪儿还有陷阱等着自己,只有咬紧牙关的不吭声。咬定要找律师。

    那些人问不出什么来直接就将她给关了起来,大抵是想先让她精神崩溃。

    她以为,没人会知道她已被关起来的。被通知有人要见她时她还以为是小王。见到秦唐她就怔了怔。

    秦唐倒是一如既往的从容,见着她就低低的问道:“还好吗?”

    顾世安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来,点点头,说了句没事。微微的顿了顿,她又问道:“您怎么来了?”

    秦唐沉沉的说道:“我刚刚才得到消息,已经让律师去交涉。”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问道:“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说了句没有。

    秦唐的一双眼眸中是沉沉的一片,说道:“从现在起,你什么都不用说。一切都交给律师。”

    顾世安完全没有想到,他是第一个来的人。并且会来得那么快。点了点头,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秦唐没有说话,等着律师过来,才让顾世安说当时的情形。

    她自己是还未细细的捋过一遍的,待到这下说起来。才发现整个过程里,她并没有任何的人证。

    她将所有的希望寄在了监控上。但秦唐是早已调查过了的,告诉她公司里的监控从昨天晚上起就不知道怎么掉了线,什么都没有。

    这简直巧合到了极点,她离开的时候,小王正好被叫上楼去。而前台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也正好不在。并且监控在头天晚上就已经掉线了。

    顾世安一时没有一点儿头绪,隔了会儿才想起了保安来。保安是看着她走出公司的。

    她以为,这会是证明她清白的途径之一。

    但这些秦唐已经调查过了,小王接到电话上楼的时间,离她出去的时间足足的隔了五分钟之久。也就是说,在这五分钟的时间里,她完全能回去放上一把火再走。

    她在门口站的那会儿,成了最大的过错。

    顾世安的脑子里是茫茫然的一片,在这一刻,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证明她自己的清白。

    是了,这一切都太巧。也没有任何的人证,她的嫌疑确实是最大的。

    秦唐从头到尾都是冷静的,让她有人问什么她都不用说,他会尽快的将她保释出去。

    到了探视的时间。秦唐和律师很快就被请离开。顾世安又被带回了小屋子里。

    她虽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镇定,但脑子里依旧是乱的。进来的时候她以为,她以为,她不过是有嫌疑协助调查。

    到了现在,她才知道。她不止是有嫌疑。而是,她是唯一有动机的人。

    罗韵既然敢说她是为了报复,那必定会拿着她和她之间的关系大做文章。到时候,她这报复的动机,只会坐得牢牢的。

    顾世安的脑子到了此刻冷静了下来,她虽是不知道到底是谁陷害的自己。但能肯定的是,罗韵必定死参与了的。她这下忽然就想起了黎冉来。

    她闭上了眼睛,就那么静静的靠在墙上。

    她没有胃口,晚上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到了晚上,又有警察来叫她,说是有人过来看她。

    来的是女警察,上上下下的将打量着。语气里讥讽着她倒是挺有能耐的,过来见她的都还都是男人。

    秦唐已经来过了,顾世安认识的人寥寥无几。稍稍的猜猜就知道过来的是陈效。

    她并不愿意见他,就说了不见。

    那女警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房间里安静极了,顾世安闭了闭眼睛。整个背一起紧紧的贴在了墙上。秦唐和陈效都过来了,那么,老太太那边迟早肯定是会知道的。

    她就那么一动不动的靠着,紧紧的阖上眼睛。

    里头的床是硬邦邦阴冷阴冷的。也不知道是陈效打点过还是怎么的,过了十来分钟,就有人重新给她送了两床厚的被子来。

    顾世安没吭声儿,铺了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这里头没有窗子,她没有手机也没有时间,醒来甚至不知道外边儿是什么时候。只能凭着送饭猜着时间。

    她晚上没有见陈效,第二天早早的,陈效就出现在了房间里。陪着他来的人职位显然不低,替他开了门,然后退了出去。

    顾世安看到他进来只是睁眼看了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她没有洗漱过,多少是有些狼狈的。

    陈效很快往里头来,皱着眉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世安对外头的情况是一无所知的,原本是不打算说话,到底还是担心着老太太那边,开口问道:“奶奶会知道吗?”

    她完全不知道,这事儿在外边儿有没有闹大。

    陈效这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觉得呢?”

    顾世安这下就没有再说话。

    陈效显然是烦躁的,问道:“你得罪什么人了?”

    他倒是没有问她火是不是她放的,而是直接问她是得罪什么人了。这等于是知道,她是被人陷害的。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平静的说道:“你觉得我要是知道我还会在这里吗?”

    陈效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保释的手续现在有些麻烦……上下我都已经打点过了。送饭来你就好好吃,晚些时候我让人给你送两本书过来给你看。”

    他说完不等顾世安说话,微微的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要是有什么事,就告诉外边儿的人,让他们找何局过来,他会通知我。”

    他想得倒是妥当得很的,像是早已接触过许多次一般。这样的陈效对顾世安来说无疑是有些陌生的,她就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避开了她的目光。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抬腕看了看时间,又说道:“奶奶那边不用太担心,我已经让人封锁了消息。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的提起,她应该不会知道。”

    顾世安这会儿是庆幸老太太还在寺庙没有回来的,如果回来了,这事儿肯定是瞒不过她的。

    她这下就点了点头,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这是他进来后她的第二句话,陈效刚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来看了看,并没有接,直接挂断将手机放了回去。这才看向了顾世安,说道:“我得走了,下次姓秦的过来,不许再见他。”

    他既然能到这里边儿来,自然是知道秦唐已经来过了的。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说道:“奶奶那边麻烦你多照看一下,这边不用再过来。我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没有证据他们会将我放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