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六章:百口莫辩

    陈效的脸上没有表情,他的电话在此刻又响了起来。他深深的看了顾世安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窄小的屋子里又陷入了黑暗中,顾世安低头看着灯光下自己的影子,然后闭上眼睛又靠在了墙壁上。

    晚些时候果然有人给她送了书过来,是轻松风格的小说。她倒是接了过来,借以消磨时间。

    大抵是因为已经打过招呼的缘故,送过来的饭菜和头天都是不一样的。她倒也安静得很,将饭吃得干干净净的。然后就翻着送过来的书。

    平心静气下来,日子是比外面要简单得多的。顾世安偶尔没看书时就呆呆的发着呆。脑子里是空荡荡的一片,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自己再想些什么。

    秦唐将她保释出去时已经是隔天下午,太久没有见到外面的光。她出了门忍不住的就眯了眯眼睛。

    秦唐看着她,隔了会儿才问道:“想吃什么?今晚吃大餐。”

    她在里头呆了两天是没洗澡的,身上的衣服已是皱巴巴的。顾世安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笑笑,说:“还是先洗澡换衣服吧。”

    秦唐倒是未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先一步走到了车旁,拉开车门让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这下却是没上车。顿了顿,说道:“您的事儿多,您忙您的,我自己回去就行。”

    秦唐原本是打算带她回他公寓那边的。听到这话倒是未多说什么,只是说道:“送你。”

    他是言简意赅的。顾世安到底还是上了车。

    待到车子发动,前边儿的司机就问秦唐去哪儿。秦唐这下就报了顾世安所在的地址。

    顾世安虽是被保释出来了,但行动依旧是不自由的。大抵是因为她才出来的缘故,秦唐是什么都未说的。

    一路上两人都未说话,待到到了地儿,顾世安下车,秦唐也跟着下了车,简单的说道:“我送你上去。”

    他说着就关上了车门,让司机先走。

    顾世安已经两天没回家了,这两天里常尛显然是没来过的。家里仍旧是她走时的样子。

    她进了家里就要给秦唐倒水,秦唐却说不用,让她先去换衣服。

    她身上的那一身衣服是早就该换了的,她就低低的说了句请自便,然后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站在热水下,她才有了一种活过来的感觉。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紧紧的闭上眼睛。任由着热水从脸上滑下。

    在这么一刻,她是什么都不愿意去想的。站了良久,她这才开始洗澡。

    她换好衣服出去时秦唐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见顾世安出去他就掐灭了烟头,问道:“想吃什么,我叫外卖。”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冰箱里还有菜,自己做就行。”她说着胡乱的将头发擦了擦,就要去打开冰箱。

    但冰箱里却是没什么菜的。买的青菜已经焉掉了,唯一剩的就只有西红柿和鸡蛋。

    这点儿菜她一个人吃还行,加上一个秦唐显然是不行的。顾世安只看了一眼就关上了冰箱的门,说道:“您坐着,我出去买菜。”

    秦唐的眉头这下就皱了起来,说道:“先去把头发吹干,别感冒了。”

    他严肃起来顾世安是有些怵她的,摸了摸鼻子,回卧室去吹头发去了。

    她的头发是黑而密的,并不是很容易吹干。弄了好会儿才弄干。

    出去她就打算去买菜,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我已经让人送过来了。”

    顾世安就哦了一声,然后给他泡了一杯茶。

    在里边儿呆了两天,大抵是因为没睡好的缘故,她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秦唐想问点儿什么的,最终却又什么都没有问。

    秦唐的人动作是快的,不到半小时门就被敲响。顾世安打开门,送过来的饭菜都是丰富的。几个人送过来的,每人都拎了两个食盒。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送过来的,送过来的饭菜都是热气腾腾的。其中还有一小碗看起来诱人的猪脚面线。

    顾世安的眼眶微热,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秦唐沉默了一会儿,见她没动筷子,这才说道:“吃吧,待会儿得糊了。”

    顾世安这下才点点头,认真的吃起了面来。

    待到她吃完了面,秦唐这才问道:“要不要喝点儿酒?”

    他大抵是觉得她在里边儿是受了惊的,想借酒来替她压压惊。不待顾世安说话,他就替她倒了酒。

    送过来的菜虽是丰盛得很,秦唐却是没怎么动的。只是喝了两杯酒。他倒是没有多呆,待到吃完东西,他就拿起了大衣来,说道:“晚上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

    顾世安这下就站了起来,要送他下楼他却没让。关上门出了门。

    顾世安一直都是强打着精神的,秦唐走后她在玄关处靠了半响,这才回了客厅里。

    精神上已是极度的疲惫,但却压根就没有一点儿睡意。屋子里空荡冷清得厉害,她将电视打开。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着。

    脑子里是空荡荡的,她连自己在看些什么都不知道。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她并没有再回卧室,就那么倒在沙发上,拉了薄毯盖着闭上眼睛躺着。

    电视里的声音飘忽而遥远,她的内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在电话飘忽的声音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睡到半夜时是被冻醒的,在里边儿呆了两晚上,她一时是没分清楚自己在哪儿的。待到电视清晰的声音传入脑海里,她这才想起她已经出来了。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撑着坐起来,听到雨滴打在窗台上的声音,才发现外边儿在下雨。

    窗台上的窗子并没有关,有冷风从窗口灌进来。顾世安打了一个寒颤,起身去关窗户。

    阳台上已被雨水打湿,她关上窗户。不经意的往楼下看去时,却见楼下的车里有隐隐的红点。忽暗忽明的,像是烟火一般。

    顾世安这下微微的怔了怔,再去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有那么瞬间的失神,然后将窗户锁上,回了客厅里。

    她并不愿意回卧室,从房间里抱了被子出来躺在沙发上,她这下却是再也睡不着了。脑子在深夜里清醒极了。

    她就那么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直到眼睛都看得酸涩了,这才闭上了眼睛。这儿明明是她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她第二天起来时有些晚了。才刚洗漱出来,门就被敲响了起来。她打开门,门外是秦唐。他一改以往的不是烟火,手里拎着早餐。

    他直接就进了门,不待顾世安说话就说道:“收拾好,过来吃早餐。”他说完就拎着早餐往餐厅那边走去。

    早餐是给顾世安带的,他并没有吃。

    顾世安是想说什么的,最终什么都没有。等着早餐吃完,这才开口说道:“您忙您的,不用管我,我没事。”

    秦唐昨天虽是什么都没有说,但事儿迟早都是得谈的。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事情有律师在处理,不必担忧。”

    顾世安这下才看向了他,问道,“现在是不是仍然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我的清白?”

    这话是白问的。她自己其实是知道的,如果能证明她的清白,就不用保释了。

    “别胡思乱想,已经有线索了。”秦唐回答了一句,看了看时间,说道:“在家里呆着无聊,我公司那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和我一起过去?”

    他这样子,显然是不放心顾世安一个人呆着。怕她会乱想。

    他工作,顾世安跟着过去干什么。挤出了笑容出来,说道:“我真没事,也不会像您想的那样去做傻事。”她的语气是认真的,说到这儿又笑笑,说道:“您放心,我没那么傻。”

    她是不相信秦唐那边已经找到了线索的,她这两天里,已经把当时的情况回顾了好几遍。

    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连她自己也想不出,有谁,或是有什么能证明她是清清白白的。

    秦唐一时没有说话,坐着没有动。隔了那么会儿。才站了起来,说道:“换衣服。”

    这显然要让顾世安跟着他一起去公司了,顾世安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去换衣服去了。

    秦唐说是处理事儿,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酒店。他在酒店这边同样是有办公室的,带着顾世安过去,让人给顾世安上了茶和点心,他自己则是忙了起来。

    平常看着他挺闲的,但事实上,他却是忙的。一早上见了十几个人,也签了好些文件。

    到了快要吃饭时,顾世安那天见到的律师这才敲门进来。他看到顾世安并不惊讶,在秦唐的示意下坐了下来,这才说道:“现在看来,所有的证据都是对顾小姐不利的。”

    微微的顿了顿,他看向了顾世安,接着说道:“顾小姐。为了证明您的清白,我需要您将您在公司和同事们的关系都向我说一遍。这样有利于找到有用的证据。”

    他是客客气气的。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将公司里的事儿都给说了。

    待到说完,那律师立即就问道:“我想请问一下,您公司那位姓罗的副总监,和您以前是因为什么结的仇?”

    顾世安的身体就微微的僵了僵,低下了头,说道:“不太清楚,也许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律师倒是并未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点点头,在记事本上写了一笔,这才问起了顾世安其他的事儿来。

    顾世安一一的都回答了。那律师足足的问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结束,起身告辞。

    大抵是怕顾世安呆着发闷,他一离开,秦唐就站了起来,问顾世安要吃什么,然后拿起了大衣来。

    还未开始往外走,他的助理就出现在了门口。他的手里是拿着文件的,见到两人已经起身大抵是猜到要去吃饭,一时立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秦唐上前了几步,将他手里的文件拿了过来。翻看了两页,淡淡的说道:“放里边去,我下午回来看。”

    那助理恭恭敬敬的应了句是,放下文件便离开。

    被他那么一打断,这次直到走到了电梯口,秦唐才问道:“这附近吃的很多。想吃什么,昨天说吃大餐的,还没兑现。”

    顾世安知道他忙,哪里还会外出,赶紧的说道:“就在酒店里吃就行。我还没在这边吃过饭。”

    秦唐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不过倒是没说什么。进了电梯就摁了二楼。

    酒店里食堂里的菜自然是精致的,秦唐点了菜,最后又替顾世安要了一杯鲜榨的果汁。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她知道秦唐忙,酝酿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秦先生,我打算下午去看看奶奶。”

    她在里头的这两天,手机一直都是关着机的,她甚至不知道老太太有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秦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她是知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儿即便是没怎么传,但肯定圈内的人都是知道了的。

    在这种时候,她是不敢肯定老太太会一直不知道。

    秦唐听到这话倒是点点头,说道:“我让司机送你。”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又怕他亲自送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句好。

    秦唐吃东西是慢的,吃得也并不多。还没有顾世安吃得多。待到吃完了东西,他拿出手机来给司机打了电话,送了顾世安到停车场,又吩咐了司机几句,这才示意他们走。

    顾世安是微微的松了口气儿的。坐在车上呆呆的发了会儿呆,直到前边儿的司机问她要去哪儿,她这才回过了神来。拿出了手机来给老太太打电话。

    她原本以为老太太还在寺庙里的,谁知道电话通了,才知道老太太在昨天就已经从寺庙里回来。

    她要是在寺庙顾世安是打算过去的,这会儿却又怕她看出什么来,到底还是没过去。

    她是一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的,最后让司机去了公司。到了公司的附近,她就下了车,拿出手机来给小王打了电话。

    小王的电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接通,顾世安以为她是在公司的,但却并不在。

    罗韵给她安排的事儿是整理资料室,但资料室被一把火烧干净之后她是没事儿可做的。

    她以前是一直跟着顾世安的,知道罗韵和顾世安有过节,回去也没有谁敢要她。于是她就闲了下来。罗韵不开口给她安排事儿,也没有谁敢给她找事儿做,她就先请了假。

    得知顾世安在公司的附近,她立即就说马上过来,让顾世安找个地儿坐着等她。

    顾世安应了下来,告诉她自己在隔着一条街的街角的咖啡厅里等她。小王应了下来,告诉顾世安到了地儿她会给她打电话。

    待到挂断了电话,顾世安就对着那跟着她的司机说道:“你回去吧,我见一个朋友,待会儿会自己回去。”

    那司机得到的命令是跟着她,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秦总说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世安给打断,她说道:“我会给你们秦总打电话。”

    这边的路边只能临时停车,那司机迟疑了一下。给顾世安留了他的电话,让她有需要给他打电话,这才开着车走了。

    耽搁了这会儿,顾世安走到临街刚坐下点了一杯咖啡小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顾世安说了自己的位置,没多大会儿就见她小跑着进来。

    她看到顾世安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说道:“顾姐你没事吧?你的电话也打不通,公司里的人都说……”

    她说到这儿将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又赶紧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顾世安微微笑笑,让她坐下来。

    小王是迫不及待的,立即就问了她这几天的事儿。

    顾世安倒是没有瞒她,将自己这几天的事情简单的都说了。

    她离开时小王正好被叫走是有些巧合的,咖啡上来,她喝了一口,这才问道:“那天是谁叫你上楼去的?”

    小王微微的愣了一下,这下就说道:“是一组的老徐,叫我上去问我一客户的一些事儿。就是上次帝景那客户,你有事,项目后来的事儿是交给了他的。”

    这倒是毫无破绽的,不过这也太巧了一些。早不问晚不问,偏偏在她要离开时问。

    顾世安的眉头这下就皱了起来。

    小王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不对劲的,马上就问道:“顾姐,你是不是怀疑他和那女人有勾结?”

    她说完马上又咬牙切齿的说道:“肯定是那女人陷害你的。除了她不会有谁!”

    顾世安这下就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看起来也只有我才有这个动机。”

    可不是,谁会无缘无故的去烧资料室。表面上起来,只有她是有最大的嫌疑的那个。

    她说到这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了小王。问道:“你那天上去时见到她了吗?”

    如果这把火是罗韵放的,小王上去的时候她必定没有在楼上的办公室。

    都已经几天的事情了,那时候也并未注意。这些细节哪里能想得起来。小王皱着眉头想了会儿,说道:“好像是见过。不,应该就是见过。她那时候好像在训斥谁来着。”

    她努力的去想着。

    顾世安微微的抿了抿唇,看向了她,问道:“训斥舒敏?”

    罗韵的上位在公司里一直都是不怎么光彩的事儿,表面上都巴结着她。但背地里,却是并没有人看得起她的。

    她在公司,能随心所有的教训差遣的人,也只有舒敏了。

    小王这下就摇摇头,说道:“不,不是她。好像是新来的小张。”她说到这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即就问道:“顾姐,你是说……”

    她既然没有放那火,那火肯定是有人放的。

    在公司里和她有过节,并且能够安排这一切,并在恰当的时候将小王叫走的人,除了罗韵,不会有第二个人。

    小王上去的时候罗韵既然是在的,那放这把火的人,肯定是她的帮凶。顾世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舒敏看似懦弱,但却并不傻。放火这样的事,她未必敢做。但人,在威胁之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顾世安抿了抿唇,又问道:“你去的时候看见舒敏了吗?”

    小王摇摇头,说道:“好像没见到。老徐那边叫我我直接就过去了,当时也没去注意……”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她哪里会注意那么多。就算是注意到了,就算是舒敏并不在办公室,也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那火是她放的。

    顾世安一时就没有说话。

    小王的拳头握了握,问道:“顾姐,要不去找找舒敏?”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说道:“找她没有用。”她上次就跟着罗韵陷害过她,那时候也去找过她。但她那时候是什么都没有说的。现在贸贸然的去找她,未必会问得出什么来。

    而且如果事情真是她做的,那就是在打草惊蛇。非但找不到什么证据,如果真留下点儿什么证据,她恐怕也会很快的擦干抹净。

    小王这下就急了起来,问道:“那怎么办?难道就任由着他们那么陷害你?”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没有说话。思索了那么会儿,她才说道:“你能不能去前台或是保安哪儿替我问问,那天都有些什么人来过公司。”

    罗韵需要帮手,那个帮手未必会是舒敏。也许就会是外边儿进去的人。

    保安哪儿和前台那边,对于访客都是有记录的。她要是出现在公司,去问,他们不想掺和进这事儿里,未必会将东西给她看,和她说真话。

    但小王去就不一样了,他们对她没有防备,稍稍加以掩饰也没有人会去想那么多。

    小王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的,立即就站了起来,说道:“我马上去。”

    顾世安赶紧的拉住了她,说道:“不,不用急。你今天请假了,现在去反倒是让人觉得怪怪的,明天再去。”

    是了,她已经请假了,现在又急吼吼的跑去。显然是不妥当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