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七章:接吻

    小王离开时已经是五点了,顾世安并没有跟着离开,又点了一杯咖啡,就那么坐在位置上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发着呆。

    一杯咖啡喝完,她这才站了起来。到路边拦了车。

    她并没有回家,而是让司机将车停在了离公司不远的地方。

    罗韵的车从公司停车场驶出来时已差不多是六点,她的车窗是摇上的,看不到里边儿除了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顾世安也未去管,让司机师傅跟了上去。

    在这儿停了这会儿司机师傅已是不耐烦,这会儿倒是来了精神,立即就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在公司里呆了那么久,顾世安一直都是不知道罗韵住在哪儿的。她开车是开得极快的,在这时候是不好跟的。好在出租车师傅的技术不错,一路勉强险险的跟着。

    她原本以为罗韵是要回家的,但却并不是。车子绕了一圈,在一家商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顾世安立即示意出租车师傅跟上去。

    他们慢了些,待到到了停车场时,罗韵的车已经停好。已经从车里下来。顾世安并不敢打草惊蛇,就远远的让司机师傅找了一个稍远的位置停下。

    她将早准备好的鸭舌帽和口罩拿出来戴上,刚要下车,就见从另外一辆车里下来了一个胖胖的男人。正是曲总。

    顾世安倒是没想到两人在这边约会,不由得愣了一下。罗韵的胆子倒是挺大的,竟然敢在公共场合约会。

    曲总的出现无疑是打乱了顾世安跟踪的计划的,她只是迟疑了那么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顾世安以为两人是要先去吃东西的,但却并没有。罗韵挽着曲总的手臂直奔商场。

    她是挺会撒娇的,一路都是紧紧的挽着曲总的手臂。也不知道曲总说了什么,她笑得花枝乱颤的。

    两人的年纪差距大,从外表上来相差是巨大的。商场里的导购大抵是见得多了,连脸色也未变一下。一口一个太太的叫着。

    罗韵的心情显然极好,在店里流连了许久。出来时导购的手上拎了好几个包。

    这商场逛起来是没玩没了的,顾世安不远不近的跟着,偶尔掏出相机,拍上那么几张相片。

    一直逛到了差不多八点,罗韵这才心情大好的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车里。这次她倒是未再开车,上了曲总的车。

    两人是未回住所的,依旧开着车在市中心绕着。顾世安就看了看时间,罗韵和曲总在一起,今晚跟下去显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收获的。

    但既然已经跟了,怎么都是要跟着的。

    她原本以为,两人接下来的行程应该是吃东西,然后回住所的。

    谁知道并不是,车子这下直接驶进了酒店。

    那位是迫不及待的,在停车场里时手就搂到了罗韵的腰上。顾世安并没有再跟下去。拿出手机来拍了几张相片,这才让司机调头。

    司机是八卦得很的,见顾世安不再跟,就试探着问顾世安是干什么的。

    顾世安含含糊糊的应付了过去,车子驶了两条街就付了车费下了车。

    一直跟着那两人,那两人没吃东西,她同样也是没吃的。她并没有回去的打算,见路边有一家面馆,就走了进去。点了一碗面。

    这时候店里已经没有了客人,面还未上来她就拿出了手机来,看着里头刚拍出来的照片,凝眉思索着。

    面上来得很快,不到五分钟就送了上来。她回过神来,收回了手机,然后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面。

    肚子里早已是空空的,一大碗面她很快吃得干干净净的。吃完面出去,街道上已是冷清空荡的一片。

    顾世安在路边的路灯下站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

    她是并没有回去的打算的,左右看了看,见边儿上有一家酒吧,她就走了过去。

    外边儿是冷冷清清的,但酒吧里却是闹哄哄的,暧昧的光线里摇滚音乐刺激着耳膜。

    要是换在以前,这样嘈杂的环境她早已觉得头疼。现在却刚刚好能驱散所有的空荡与凄清。

    她连脚步也未顿一下,就穿过了人群到了吧台前,然后叫了一杯酒。

    她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一杯酒喝下去,反倒是轻松了好些。她就靠在了吧台上,将杯子往前推了推,让再来一杯。

    她从来不知道,昏昏欲醉竟然是那么美好的感觉。人是半清醒的,只是什么也不用去管,也什么都不用去想。

    她甚至是舍不得这样的热闹的,害怕一转过身,就又是孤零零冷冷清清的一个人。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竟然是害怕孤单的。

    手机在衣兜里震动着,她也未去接。不知道响了几遍,她这才迟钝的摸了出来。

    电话上闪烁着的是秦唐的电话,她接了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酒吧这边是吵得很的,她的头是晕乎乎的,甚至听不清那边的秦唐在说什么。

    秦唐不知道是否猜到了她在酒吧,顾世安正打算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问他说什么。但她才刚从吧椅上下来,秦唐的电话就已挂断,只留了嘟嘟的占线声。

    她这下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以为是秦唐打错了,又坐了回去。

    她才刚坐回去点了第二杯酒,有人就在她身边的吧椅上坐了下来。她原本是并未去管的,听到身边的人点酒,她这才一下子回过头。

    她的身边坐着的是秦唐,他的脸上的表情和往常一样是淡淡的,见顾世安看向他也只是淡淡的睨了她一眼。

    顾世安这会儿是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秦先生,问道:“您怎么来了?”

    这边原本就吵,她因为心虚声音并不大,只看到唇一张一合的。

    她的酒喝得不少,脸上是红彤彤的一片。嘴唇同样也是红嫣嫣的。

    虽是听不清,但秦唐猜也猜得到她是问什么。他并没有回答,收回了视线来,伸出手机将她面前的酒杯收了起来。扫了一圈,见酒架的最下头放了果汁,就示意酒保给倒上一杯。

    顾世安哪里敢吭声,嗫嚅着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这边听不见秦唐也并不说什么。拿过了酒保递过来的酒慢慢的品着。两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秦唐是英俊的,就那么会儿,就有女孩子上来搭讪。他是丝毫不给人面子的,脸上半点儿表情也没有。女孩子搭话他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的喝着杯子里的酒。

    任人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他这样的冷遇,一连搭讪了几次后就再也没有人过来烦他。

    他杯子里的酒喝完,又推了杯子过去,让酒保再来一杯。

    才刚将被子推出,就感觉有人在拉他的袖子。他侧过头去,顾世安正在说什么。她虽是加大了声音,但震耳欲聋的音乐在,仍是听不清的。只能看到那红嫣嫣的唇张张合合的。

    辨了一会儿口型,秦唐才知道她是让自己该走了。她虽是还没醉透,但一双清澈的眼眸里已带了些迷蒙。

    他像是陷入了那么双乌溜溜的眸子里一般的,鬼使神差的,他忽然俯过身,朝着顾世安那边倾了过去。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的,一时间甚至反应不过来。秦唐那张英俊的脸在眼前一点点的放大,她的身子像是僵住了一般,甚至反应不过来躲避。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被人拽了一把。

    秦唐慢慢的抬起头来,陈效站到了顾世安的旁边,一张连阴得像是要滴水一般。

    他脸上的神色不变,陈效阴测测的盯着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秦总这是想干什么?”

    这一时间酒吧里的音乐和缓了下来,他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秦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简简单单的说道:“接吻。”

    他没有否认,更没有丝毫的遮掩。陈效的脸色更是难看,将顾世安从吧椅上扯了下来,拉着她就要往外边儿走。

    只是还未走,秦唐就站了起来,淡淡的看着他,说道:“陈总想带她走,也先得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走。”

    他的语气里仍是淡淡的。

    陈效的唇角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说道:“秦总觉得,她不跟我走难道会跟着你走么?”他说到这儿回头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你不想跟我走?”

    酒吧里的灯光昏暗,他甚至有些看不清楚顾世安脸上的表情。

    只感觉得到那握在手心里的手,一点点的挣开。

    他明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握着的,她却是一点点的挣开来,最后彻底的摆脱了他。那么的决绝,没有半点儿犹豫。

    这些陈效大抵都是没想到的,他的脑子里嗡嗡的一片响。在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置身在哪儿。眼睁睁的看着秦唐蹲下身子,将顾世安背在背上,穿过人群离开。

    他在这一瞬间头痛欲裂,她的手腕一点点的从手掌中滑出去时的触感仍旧是记忆犹新,他低头看了看手掌心,就那么怔怔的站着。

    那决绝到了此刻他像是仍然能感觉到似的,莫名的刺痛从心脏的地方传来。疼得他几乎寸步难行。他就那么站着。

    这一幕在酒吧里显然是引起了注意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大胆的女郎靠过来。刺鼻的香水味儿传入了鼻间,陈效几乎是一把就将人给推开。

    他明明是该追出去的,但在此刻。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一般的,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坐了下来。

    不用他开口,那酒保就给他倒了一杯酒,陈效端起来几乎是一饮而尽。酒吧给的酒是烈的,他一连喝了好几杯,然后手撑着眉头靠在了吧台上。

    疼痛仍是清晰得很的,甚至连酒精也无法麻木缓解。他就那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直到到了凌晨,酒吧里打烊。他这才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外边儿是有些冷的,还未走到车边,他的胃里就翻涌了起来。他趴到了垃圾桶旁吐了起来。

    明明已是醉成这样,可疼痛依旧是清晰的。他是茫茫然的,隔了许久,才跌跌撞撞的坐进了车里。

    顾世安趴在秦唐的身上,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到秦唐的公寓的。睁开眼时秦唐站在床边,将一杯水放在她的床头,说了句好好睡就走了出去。

    屋子里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顾世安闭上了眼睛。大抵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她的脑子里是空荡荡的一片,竟然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她第二天醒来时外边儿已是一片天明,昨晚的酒喝得多她的头是有些疼的。才刚从床上坐起来,一些莫名的片段就传入了脑海里。

    她微微的怔了一下,隔了那么几十秒回过神来,下了床。

    昨晚回来时这边已没有阿姨,她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穿着的衣服。她揉了揉发胀的头,站了那么会儿。这才走了出去。

    秦唐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餐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但却并不见阿姨的身影,大抵是已经走了。

    顾世安还未说话,沙发上的秦唐就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浴室里已经准备好了衣服和洗漱用品,洗漱出来吃饭。”

    顾世安是有些讪讪的,应了句是,匆匆的往浴室里走去。

    因为宿醉的缘故。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站在镜子前看了自己半响,这才开始洗澡换衣服。

    秦唐在外面等着的,她洗澡的动作比平常快了很多。没多时就换好了衣服出去。

    浴室里并没有干的毛巾,她的头发上是还滴着水的。秦唐看了她一眼,起身找了一条干的毛巾给她,示意她擦擦头发。

    他离她离得近了,昨晚在酒吧时的画面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在了脑海里。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秦唐却像是往常一般,将毛巾递到了她的手里,就去餐桌那边去了。

    顾世安很快回过神来,拿了毛巾将头发认真的擦干。

    她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那边的秦唐让她过去吃早餐,她这才放下了毛巾走了过去。

    秦唐家里的早餐是丰富的,粥和包子豆浆应该是替她准备的。秦唐的则是三明治以及一杯牛奶。餐桌上安静得很,谁也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秦唐才开口问道:“昨天下午都去哪儿了?”

    顾世安这下就讪讪的说道:“出去逛了一圈。”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逛到酒吧里去了?”

    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儿了。秦唐也未多说话,吃起了早餐来。

    他像是没有上班的打算,吃完了早餐收拾了自己的餐具,就又重新坐回了沙发那边。

    顾世安吃完东西将碗筷收拾了,回到房间里找手机时,才发现手机上有很多个未接来电,是从下午就有的。都是秦唐的。

    那时候她在跟着罗韵和曲总,也不知道怎么并没有听见。

    顾世安拿着手机站了那么会儿,这才走了出去。未接来电这事儿她是怎么都得解释一下的,就说道:“您打电话我没听见,不是故意不接的。”

    秦唐只是抬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说自己是怎么找到顾世安的。

    顾世安是有些不自在的,到底还是硬着头皮的说道:“秦先生,我回去了。”

    昨晚虽是在这边过的夜,但她却是不能一直在这边呆着的。

    秦唐这下没有看她,说道:“暂时就在这边住,阿姨待会儿会过来给你弄吃的。”

    他像是知道顾世安不自在一般的,说着就站了起来,拿起了一旁的外套。

    顾世安听到这话就微微的愣了一下,秦唐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觉一般,继续说道:“书房里有电脑和书,要是无聊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他是言简意赅的,说完就朝着玄关处走去。到了门口才回过头来看向了顾世安,说道:“我希望回来时还能在这儿见到你。”

    说完这话不等顾世安回答,他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就只剩下顾世安一人,她怔怔的站了半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知道秦唐是怎么交代的,他才刚刚离开,阿姨就过来了。大抵是见顾世安的脸色不好。给她煮了醒酒汤。

    宿醉的缘故顾世安的头是疼的,想去买药的最终没有去。在书房里看到摆着药箱时,这才打开来打算找点儿止疼的药。

    秦唐的药箱里的药是很多的,用白色的小瓶子装着的,没有说明书,也没有字。顾世安是分辨不出是什么药的,拿起瓶子看了看又放了回去。在最底层找到了一盒止疼的药。

    她取了一片,也没有用水,就那么咽了下去。

    她并没有去碰秦唐的电脑,待到药片完全从喉咙里下去了,这才去书架上找书。

    他的书是多的,各种类型的都有。顾世安随便取了一本下来。要是在往常,她肯定会很快就进入状态的,但今天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看着她竟然就走起了神来,直到外边儿阿姨敲了门,她这才回过神来。像是做贼一般的慌忙的将书打开,这才叫阿姨进来。

    阿姨是给她送茶和点心进来的,并让顾世安想吃什么就告诉她。她会给她做。

    秦唐的阿姨一直都是没换过的,顾世安来这儿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对她多少是有些好奇的,但却什么都没有问。依旧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顾世安哪里好麻烦她,说了声谢谢。那阿姨说了句不客气,这才退出了书房。

    她一走,顾世安又发起了呆来。过了许久,她站了起来,到书房的窗前去看着外边儿。

    窗外的天空云层是密的,有薄薄的光辉从云层中透下来。微微的有那些的刺眼。

    顾世安怔怔的发了会儿呆。这才重新拿起了书看了起来。书看了没多大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打来的是个陌生的号码,她原本是不打算接的,隔了那么会儿,这才接了起来。

    电话那端的是个陌生的女声,客客气气的问她是不是顾小姐。顾世安一时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但还是说了是。

    对方竟然是招聘的公司的,说是看了她的简历,让她下午去公司面试。顾世安那端时间是投了不少的简历的,但已经隔了那么久了,她以为是没戏了的。

    她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投简历的公司太多。待到反应过来,这才手忙脚乱的找出了纸和笔来,问对方面试的地址在哪儿。

    那边的女声并没有不耐烦,让她登录邮箱,面试的地址等已经发到了她的邮箱里。

    顾世安向她道了谢,待到挂了电话,打开了秦唐的电脑,然后登录了她自己的邮箱。

    邮箱里面果然是有一封新的邮件的,是几分钟前才刚发的。这大抵是这段时间唯一的一件好事了。

    顾世安吸了一口气儿,她那时候投简历的时候是广撒网,见是和自己的相符的职位都投了简历。

    让她面试的这家公司是陌生的,她将邮件认真的浏览了一遍,然后开始做面试的准备。

    既然是去对方的公司面试,对公司的基本是得了解一些的。她就搜了对方的公司。

    有关于公司的简介是简单的,只说了创办的时间以及创办人。虽是新公司,但在业内的口碑好像并不错。

    顾世安高兴得有些过头了,待到将对方的公司浏览了一遍,才想起了自己现在是嫌疑人的身份。

    这工作来得是挺不容易的,她并不想放弃。想了好一会儿,她这才拿起手机给秦唐打电话,打算问问以她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去面试。

    秦唐的电话倒是没多大会儿就被接起来,大抵是还在工作,淡淡的喂了一声。

    顾世安摸了摸鼻子,这才将自己要去面试的事情给简单的说了。

    秦唐听到她要面试这事儿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淡淡的嗯了一声。让她先去看看。那边的事儿他会让律师处理。

    顾世安仍是迟疑的,秦唐那边却没有给她迟疑的机会,开口问她她要去面试的是哪家公司。并问她需不需要让司机送她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