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二十八章:面试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问她律师那边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赶紧的说了句不用,说自己会过去。

    秦唐那边都是未多说什么,只是让她有事给他打电话。

    挂了电话,顾世安站了会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现在回去换显然是来不及了的,一来一去得耽搁不少的时间。只能是将就了。虽然不是正装,但也不会太过唐突。

    面试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半,她细细的准备了面试需要带的东西,然后又将去面试的公司琢磨了一遍,这才准备着出门。

    面试的公司是在市区的商业区,看着虽是冷冷清清的,但规模是要比顾世安以前呆的公司要大得多的,占了大厦的整整两层楼。

    她是提前十五分钟到的,原本以为自己就算早的,待到到了地儿才发现。面试的人很多,走廊上早排起了队。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准备得充足的,这下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来。就在边儿上听起了来面试的人对于这家公司的各种八卦来。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到了一点半,面试的办公室的门就打开来,叫面试的人的名字。

    顾世安虽是来得早,但简历应该是拍在最末尾的。走廊上的人渐渐的都走完了,这才轮到她。

    等了那么会儿,她的心底的坎坷反倒是平复了下去。

    面试官有三位,坐在最中央的是一个中年精致妆容干练的女人。顾世安未了面试准备的说辞并未用上,她开始不过只问了些简单的问题。也问了几个无关工作的私人问题。

    到了中间,她才问起了顾世安对于公司的了解。顾世安来时好歹是做了功课的,倒是认认真真的都回答了。

    到了后边儿,顾世安原本以为她会问中间有关于职位的问题的。但却并没有,那中年女人的话锋一转,问道:“顾小姐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对你所投简历的职位的招聘人数是有规定的。今天来面试的人你也已经看到了。公司现在还需招聘一名助理,不知道顾小姐是否有兴趣?当然,我只是问问。顾小姐如果没有这意愿也没关系。”

    顾世安在投简历是并未注意过这家公司要招聘些什么职位的,她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并没有相关的经验。”

    那中年女人微微笑笑,说道:“没关系,只要够细心就行。”稍稍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我刚才问的有关于公司的问题。顾小姐是唯一一个能全部回答上的。虽然官方网站上都有介绍,但无关紧要的事,注意到的人并不多。这就足以说明顾小姐够细心。”

    她的眼里是带着赞赏的,不待顾世安说话又说道:“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如果顾小姐有兴趣,请回去等通知。”

    顾世安这下就站了下来,简单的客套了两句,然后走出了面试的办公室。

    说起来,这算是她的第二次面试。她到底还是紧张的,手心里出了些密密的细汗。

    才刚走出面试的公司,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小王打来的,她立即就接了起来。

    才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小王就说道:“顾姐,刚刚我去查看了,那边公司里并没有陌生访客的来访记录。”

    顾世安的心里这下就沉了沉,还是问道:“你问过保安和前台那天有陌生人来过吗?”

    小王在电话那边摇摇头,说道:“问过了,但已经过了那么几天了,他们也记得不清楚了。”

    是了,每天都有访客,谁会刻意的去记清楚。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知道了。挂了电话,她站着一时没有动。似乎就只有从舒敏那边下手了。

    如果真是公司里的人动的手,除了舒敏之外,她是想不出有谁还会受罗韵的胁迫去做明知道是违法的事。

    舒敏上次的态度她已经见识过了,从她那边入手无疑是棘手的。就那么去问明显是不行的,她一时想不出该从哪儿入手。

    她在公交站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拿出了手机,不自觉的就将昨天跟踪时的照片翻了出来。

    这东西拿在手里无疑是没有多大的用处的,公司里的人都已知道两人的关系。唯一不知道的,大抵就是曲总的太太。

    但她除了猜测,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放火这事儿是和罗韵有关系的。即便是拿出相片来威胁她,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她大可以矢口否认。

    事情像是陷入了绝境一般,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证明自己的清白。隔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

    她一时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的,就那么坐着。她是知道,就那么僵持着对她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无论如何,都是但想办法打破这种僵局的。

    顾世安抬腕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继续去了以前的公司。

    她原本以为要等到下班才能见到罗韵的,大抵是她的运气好,才刚过去没多久,罗韵的车就从停车场里驶了出来。

    她也不知道是出去干什么的,这次倒是独身一人。她的车倒是没有开多远,在市区的一家茶餐厅前停了下来,然后走了进去。

    顾世安以为她是约了人的,但却并没有。她独自一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两份甜点及一杯咖啡。她这才知道她是特意出来喝下午茶的。

    她现在倒是会享受得很。为了喝个下午茶竟然还特地的开车出来。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进了茶餐厅。然后直接往罗韵坐的那一桌走去。

    她正惬意的品着咖啡,直到顾世安走近了,这才抬起头。

    看到她她多少是有些惊讶的,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来,慢悠悠的说道:“还真是挺巧的,顾师姐也特地过来喝下午茶?”

    顾世安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也不去看她,淡淡的说道:“你觉得会有那么巧的事吗?”

    罗韵这下就挑了挑眉,说道:“难道顾师姐是特意来找我的?”

    她故意的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说着端起了咖啡啜了一口,接着说道:“看来顾师姐是特地跟踪了我?”

    顾世安不置可否。叫来了侍应生,也让上一杯咖啡。

    罗韵见她不说话,又挑了挑眉,一张化着浓妆的脸忽然往前倾了些,似笑非笑的说道:“顾师姐来找我,不会是想让我替你说好话吧?我可记得,顾师姐好像是瞧不起我这种靠色上位的人的。”

    她自己倒是并不遮掩着。

    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直直的看向了她,说道:“请你说好话?那火不就是你让人放的吗?”

    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罗韵的脸上。

    罗韵的脸色倒是半点儿也不变,唇角勾了勾,吃起了甜点来,说道:“顾师姐说话可得将就点儿证据。不知道顾师姐是哪只眼睛看到那火是我让人放的了?明明是顾师姐你对公司对我心存怨恨,现在是想倒打一耙吗?”

    她这嘴皮子倒是利索得很。

    她否认完全是顾世安意料之中的事,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是不是你放的你心里最清楚。你觉得我要是一点儿证据也没有,我会过来找你么?”

    罗韵这下就抬头看向了她,似笑非笑的说道:“顾师姐手里既然有证据,那就该去找警察才对。应该让警察把我抓起来,还来找我废什么话呢?”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我可不像顾师姐你那么闲,过会儿还得回公司。就不送顾师姐你了。毕竟有顾师姐你在,我这东西也吃不下去了。”

    她说着直接就将手中的叉子丢在了桌上,拿着她那限量版的包站了起来。直接就往外边儿走去。

    此时侍应生替顾世安送了咖啡上来,顾世安坐着没有动,慢慢的喝起了咖啡来。

    她的嘴皮子虽是利索的,但立即就离开,未免是有些反应过激的。如果顾世安之前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她已能肯定,这事儿,就算是和罗韵没有直接的关系,间接那也是有关系的。

    她的手里没有证据。现在就只有等着罗韵那边先动了。

    她就在咖啡厅里坐着,等着杯子里的咖啡喝完,她这才拿出了手机来,给小王发了短信。

    秦唐打电话来时已是四点多,问她在哪儿,面试完了没有。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面试完了,正准备回去。

    秦唐就让她先别回去,告诉他她现在在哪儿,他让司机过来接她,晚上带她出去吃饭。

    他说的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应酬,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说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秦唐的司机来得很快,不过半个小时就过来了。他是并没有在公司的,而是在外边儿谈事。

    司机将顾世安载到他谈事儿的地方时他已经谈完在等着了。他是一身正装,不待司机下车替他拉开车门他自己便上前打开了车门,坐进了车里。这才看向了顾世安,问道:“面试怎么样?”

    顾世安这下就将面试即将结束时那面试官所说的话说了。

    秦唐点点头,轻描淡写的说道:“如果愿意也可以试试其他的职位。多试试就当是累积经验了。”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那么说的,愣了愣,随即说道:“我没有任何的经验。”

    秦唐也不去看她,看了看时间,说道:“这很简单,如果愿意。我让樊助理带你一段时间。”

    在他的眼里,大抵就没有什么事儿是难的。

    顾世安这下就没再吭声儿了。

    她不说话秦唐反倒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不愿意,到时候她打电话直接拒绝就是。工作得找自己喜欢的,可以慢慢找。”

    顾世安稍稍的想了想,问道:“您身边的助理月薪怎么样?”

    大抵是没想到她会问这话题,秦唐又看了她一眼,回答道:“能力说话,现在我身边的樊助理,已经跟了我五年。薪资加上各种奖金,应该会比你以前的年薪多一到两倍。”

    前边儿放了报纸,他捡起随手翻了起来,顿了顿,继续又说道:“她在公司的这几年,累积了不少的人脉。她男朋友也是公司里的,下半年做完。两人将会出去开自己的小公司。承接一些外包业务。”

    照他这说法,无疑是让人动心得很的。顾世安伸手摸了摸鼻子,没有吭声儿。

    秦唐也并未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往车窗外看了看,开口问道:“想吃什么?”

    他这样子,显然是单独带她出来吃饭的。顾世安一愣,问道:“您下班了?”

    秦唐这下就嗯了一声,说道:“附近有一家日料。要不要去试试?”

    他的语气是和平常一样的,顾世安却是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您做主就行,我请您。”

    秦唐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应了一声好,然后吩咐司机在前面左转。

    接下来的时间谁都没有再说话。秦唐说的地儿也并不远,不过五分来钟就到了地儿。

    店是很不起眼的,需要走那么一段路才到地儿。

    他应该是经常来的,到了地儿就有侍应生迎了出来,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秦先生,然后带着他们往秦唐常去的包间。

    包间是安静而雅致的,秦唐直接将菜单递给顾世安。顾世安并没有来过这儿,并不知道这儿的特色,就让他做主。

    秦唐倒是未推辞,点起了餐来。到了最后又要了清酒。

    侍应生很快下去,包间的门被拉了关上。没有话说无疑是有些尴尬的,顾世安就没话找话般的问道:“您以后就在这儿呆下去吗?”

    她对秦氏的了解虽是不多,但却知道,临城这边,不过是秦氏版图上的小小一块。秦唐,自然是不可能一直在这儿呆下去的。

    提到这话题,秦唐的动作就微微的顿了顿。隔了那么好几秒,才说道:“现在并不清楚。”

    他那么说顾世安就一时找不到话说了。

    也不知道是顾世安提的这话题不太妥当还是怎么的,秦唐也并未再说话。只是往顾世安的面前倒了一杯茶。

    食物上来得很快,没多时侍应生便送了上来。

    吃东西时秦唐是照顾着顾世安的,给顾世安倒了一杯清酒,他自己则是将剩下的慢慢都喝了。

    待到吃完了东西,他这才说道:“律师就在隔壁,他想见见你。”

    原来这顿饭并不是单纯的吃饭,顾世安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我现在过去吗?”

    秦唐是没有跟着她过去的打算的,嗯了一声。继续喝着最后一杯清酒。

    顾世安过去时律师早已经在包间里等着了,他显然是未吃过东西的,包间里是干干净净的,只放了一杯茶。

    顾世安进去他就站了起来,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顾小姐。

    顾世安和他打过招呼,他这才直接的进入了主题,说道:“我需要向您核实一些情况。我想问问,您那天从公司里出来。都去了哪些地方?”

    那天的事儿顾世安是记得格外的清楚的,就简单的将去的地方给说了。

    那律师边说边记着,并仔仔细细的问了她路线。

    问到了后边儿,他突然开口问到:“我调查的时候询问过一些人,您是不是和您公司的罗副总监有过矛盾?”

    她和罗韵之间的过节这并不是什么秘密,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应了一句是。

    那律师在本子上记了几笔,继续问到:“您在私底下,是否已经找过她?”

    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在问,她是否是在怀疑罗韵。

    顾世安还未说话,那律师接着又说道:“您应该知道,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火是您放的,但您是那个嫌疑最大的人。我希望您能对我坦诚,别隐瞒任何事,这样能减少我调查的难度。”

    他的语气是温和的。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将自己今天去找罗韵以及她那时候的反应都说了。

    律师无疑是谨慎的,并未发表任何的意见。又问了几个问题,这才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收了起来,说道:“耽搁您了,那边您不必再亲自跟踪。我会跟进,有任何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他是客气得很的。顾世安向他道了谢,看着他离开了,这才回隔壁的包间。

    原本以为秦唐是在包间里等着的。但却并不是。里头已经没有了人。只有一件外套还在。

    顾世安这下微微的怔了一下,回到包间里坐了会儿不见秦唐回来,刚想拿出手机来给他打电话,她的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电话是秦唐打来的,她接起来他就在电话那端说道:“谈完了?我在外面了。”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马上出来,然后拿起了他落下的衣服。

    她出去时秦唐早已经在等着了,正站在外边儿挂着灯笼的廊檐下抽着烟。听到顾世安的脚步声他就回过头来。

    视线落到顾世安手臂上搭着的他的外套上,他也并未去接,而是说道:“走吧,不早了,回去。”

    他说的回去应该指的是他的公寓那边。

    顾世安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开口说道:“您喝了酒,早点儿回去,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她的语气是认认真真的,秦唐回头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直到到了车边,他这才拉开了车门让她上车。

    他对顾世安要回老房子那边是未发表任何的意见的,上了车之后倒是让司机去老房子那边。然后闭上了眼睛靠着假寐。

    顾世安则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将他的外套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

    外边儿的街道繁华而又清冷,顾世安就那么侧头看着窗外,直到到了地儿,这才回过神来。

    秦唐这次倒是并未下车送她,而是让司机送她上楼。

    顾世安赶紧的说不用,司机哪里会听她的,下了车恭恭敬敬的跟着她。

    顾世安又向秦唐道了别,这才往小区里边儿走。

    这时候还早,小区里晚上出来遛弯的人挺多的。有小孩子欢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待到到了楼道口,顾世安就对那司机说道:“您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那司机微微的有些迟疑,见楼道里有人进进出出的,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和顾世安客气了两句,这才转身往回走。

    顾世安在楼道口站了会儿。也上了楼。楼道里的灯已经坏了很久了,一直都是没有人修的。只有外边儿透进来的隐隐的灯光,她拿出了手机照着明。

    待到到了楼上,她这才拿出了钥匙来开门。

    大抵是并不经常回来的缘故,屋子里是冷清的。她是有些累的,站了会儿就去了浴室洗漱。

    在自己的地儿她是要自在很多的,冲了澡她也没有看电视的心情,直接就倒在了床上。

    脑子里是有太多的事儿的,她一时是睡不着的。翻来覆去的许久,这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忽然就惊醒了过来。

    屋子里像是有另一个人似的,她正要打开灯,一个人就压在了她的身上。来人的身上是带着浓浓的酒味儿的,掌心里带着灼热的温度。

    那温度是熟悉的,尽管没有开灯,顾世安也知道,身上的人是陈效。

    她立即就要翻身起来,但陈效却将她禁锢得紧紧的。

    她哪里还会让他得偿所愿,使劲了全身的力气的挣扎着。

    陈效的酒不知道喝了多少,动作并没有平常那么敏捷。她在挣扎间从床上掉了下去,她忍着疼痛并没有吭声儿,伸手打开了灯。

    屋子里陡然亮起来陈效是有些不习惯的,他伸手遮住了灯光。

    顾世安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儿的钥匙?”

    上次她就不该相信他的。他哪里会真的在这边呆一整天等她回来?

    陈效像是喝多了,伸手扶着头。没有说话。

    顾世安是有些恼火的,又问道:“你怎么会有这边的钥匙?”

    陈效却并不答,只是抬起了一双醉得迷蒙的眼睛看着她。

    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也不指望他回答了,打算着明天将家里的锁换掉。指向了门口,说道:“请你现在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