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一章:生病

    雨一直没有停的迹象,顾世安回到家时身上的外套差不多已经都湿了。客厅里有些乱,她也没有去收拾,换了衣服后就直接上了床,蜷缩进被子里。

    她一直睡到了傍晚才爬了起来,外边儿的雨并没有停,反倒是越下越大。她站在阳台上看了许久,然后去了厨房弄东西吃。

    一个人的生活是简单的,她没有做饭。见厨房里有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方便面,她就拆了煮了。这晚餐是有些简单的,她又从冰箱里拿出了鸡蛋来,打了一个放进锅里。

    锅里很快散发出香味儿来,她发了一会儿呆才关了火,将锅直接端到餐桌上。

    她吃完泡面收拾完刚坐到沙发上就听门那边传来了响动声,顾世安立即就侧头看了过去。

    她还未做出任何的反应来,手机就又响了起来。是常尛打来的。

    顾世安接起来。常尛就在电话那边问她是不是换锁了。

    顾世安这才知道在门外的是她而不是陈效。她这才拿着手机匆匆的起身去开了门。

    门外的常尛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有零食,有蔬菜也有水果,应该是特地去超市采购过了。

    她是有些疑惑的,开口就问道:“什么时候换的锁?”

    “才换没两天。”顾世安并没有告诉她换锁的真正原因,含糊的解释道:“最近这边不太安全,以前那锁挺旧的我就换了。”

    常尛并没有怀疑,点点头。

    顾世安要伸手去接她手里那大包小包的她也没让,直接就拎着东西往餐厅那边。

    她的鼻子是挺灵,顾世安已经吃完有一会儿了,她嗅了嗅,将东西放在了餐桌上,就问道:“晚上吃的泡面?”

    顾世安这下就唔了一声,说:“才起来,懒得做了。”

    常尛已经许久没有过来,她辞职的事儿她是知道的。被诬陷的事儿顾世安则是从未告诉过她。

    常尛就跟在自己家里似的,将东西放进了冰箱里,认认真真的说道:“长期吃泡面对胃不好。”

    顾世安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说道:“也没长期吃,只是今晚懒得再做。”她没有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拿了蔬菜递给常尛,装作挺随意的问道:“最近很忙吗?”

    常尛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含糊的说道:“还行,也不是特别忙。”

    她并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来,顾世安也没有问下去。

    她过来同样是吃了东西的,大抵是觉得顾世安吃泡面没有营养,大晚上的又煲起了汤来。并用买来的水果加了些圆子煮了两碗水果圆子汤。

    有她在顾世安完全可以做甩手掌柜,她就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递点儿东西。说几句话儿。

    待到水果圆子汤做出来,常尛就端到了小几上。两人边看着电视边吃着。

    圆子里融入了水果的甜香,又软又糯。顾世安一连吃了几个,这才得空抬起头看向常尛,问道:“你的手艺那么好,干脆出来自己开店得了。”

    常尛这下就摇摇头,说道:“开店投资挺大的。我自己一个人不够,开始就得再请人。”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又咬了一个圆子,想了想,说道:“我现在没工作,要不我给你帮忙?”

    常尛无疑是心动的。她的老板虽然对她挺好,但在心底,到底还是渴望有一家自己的店的。装修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客人不用太多,只要是会吃志同道合的人就行。

    她有那么些的犹疑。

    顾世安来了兴致,接着又说道:“你忙,你要是想做,找店和装修都可以交给我。我反正闲着也没事做。装修我自己来,花不了多少钱。”

    常尛这下更是心动,琢磨了起来。

    等到吃完了圆子,两人已开始琢磨起了开店的地址以及装修的风格以及招牌菜来。

    既然打算做,两人都是认真的。常尛应该是早想过自己要开的店的样子的,许多细节都是她提到的。顾世安只负责将细节给记下来。

    两人说得是聚精会神的,等着回过神来看时间已是十点多。厨房里煲的汤早煲过了时间。

    常尛跳起来小跑着进了厨房,幸好汤没熬干。许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放,味儿是比平常要差许多的。

    甜汤吃过反倒是更饿了些,顾世安又喝了一碗汤,和常尛又讨论了会儿,这才催着她去睡觉。她明天得早早的去上班。

    常尛倒是很快洗漱去睡了,顾世安白天睡了,这会儿倒是一点儿也睡不着了。索性就琢磨起了店面来。

    她手中是有一笔钱的,尽管老太太没要,那也是要还给她老人家的。她并不打算动。而剩余在手里的钱是有限的,就算是加着常尛手里的,也是得省着再省着用的。

    虽然装修有她花不了太多的钱,但店面是得花上一笔钱的。

    常尛那小院的店面是现成的,虽是能省上一笔钱。但那边的位置比较偏,而且店面窄,是不合适的。完全不用去考虑。

    顾世安拿出了纸和笔来,琢磨起了又便宜,人流量又大的地儿来。

    有了事情做脑子里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的,她在洗漱后躺在床上才想起在律师事务所时那律师说的话来。

    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明明是什么都不愿意去想的,却在这一刻忽然就想起了她的二叔顾承德说的陈效和黎冉在一起的话来。

    她的心底并没有波动,只是疲惫不已。睁眼看了会儿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顾世安第二天起来正准备出门,就接到了去面试的公司的电话。通知她准备好去上班。

    她现在的状况是有些复杂的,那边的调查还未结束,她就一直是嫌疑人。那会儿虽是去面试了,她却是有过迟疑的。也抱着调查很快就会结束的侥幸。

    现在去上班无疑是不太妥当的。她就委婉的推辞了。

    给她打电话的是那天的面试官,告诉她如果有事可以先处理。上一任的助理在七月结婚,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应该足够她休息以及处理自己的私事。

    大抵是猜到顾世安还会拒绝,又说让她不用急着回复。先想想再说。

    她都那么说了顾世安是不好拒绝的,只得说自己会再考虑考虑。

    那边那面试官微微笑着说期待能和她成为同事,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将手机放入了口袋里,稍稍的松了口气儿。她看了看时间,出了门。

    合适的店面是并不好找的,她去市区转了一圈。才发现临城的店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贵得让人咋舌。

    她和常尛手里的那笔钱,房租装修一起弄下来那是远远不够的。她只得退而求其次,往市中心外扩了一个圈儿。

    她以前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这下才知道自己开一个店是要投入许多心虚费许多心思的。

    她转了一整天店面看了不少,但都不合适。有倒是有合适的,只是价格她们承受不起。

    到了傍晚她已是累得不行,在一家大排档坐下来就拿出手机打算给常尛打电话,说说今天看的这些店面。

    她的手机拿出来,还未拨出号码。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手机上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今天看店面是时留了电话的。她看了看,接了起来。

    才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就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你在哪儿?”

    顾世安隔了会儿才想起给她打电话的是齐诗韵。和陈效结婚那么久,她给她打电话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

    顾世安并不知道她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说了一句自己在外面。又客客气气的问了她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齐诗韵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什么事?陈效在医院你不知道?”

    这事儿顾世安确实是不知道的,她不由得怔了怔。还未说话,齐诗韵那边又冷笑着说道:“你是怎么做人做人媳妇儿的?连自己的老公生病在医院都不知道?”

    顾世安被她问得哑口无言。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机会,齐诗韵是好狠狠的训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训下去,直接告诉了她医院的地址,让她过去。

    她的语气完全是命令,说完不待顾世安说话就直接的挂断了电话。

    她是并没有说陈效是怎么了的,顾世安看了会儿手机,让店家将炒的饭打包,然后坐车去了医院。

    到了地儿。她才想起齐诗韵虽是告诉了她陈效在哪家医院,却并没有告诉她在哪个病房。

    她原本是想硬着头皮给她打电话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打。而是去问了那边的护士。

    护士那边也并不清楚,她一连走了几个地儿。才知道陈效的病房号。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儿是浓的,虽然已经晚了,但却是一直都有人进进出出的。

    顾世安到了病房门口,才刚准备伸手敲门。孙助理就打开门从里边儿走了出来。她这下就缩回了手来。

    孙助理见到她倒是愣一下,随即回头往房间里看看,微笑着打招呼:“您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孙助理既然才刚出来,那陈效肯定是醒着的。她原本是想问问他陈效是怎么了的,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孙助理和她打了招呼,很快便识趣的离开。

    顾世安是不能一直在门口站着,走了进去。

    床上的陈效眼睛也没有睁,在闭目养神。他的脸色并不好,下巴下已经冒出了青色的胡子渣。

    顾世安在床边站了会儿。到底还是开口问道:“怎么了?”

    床上的陈效这才睁开了眼睛,冷冷的看着她,问道:“你过来干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张脸上面无表情。

    顾世安没有吭声,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妈……给我打的电话。”

    陈效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讥讽道:“她给你打电话你就过来了?你什么时候那么听话了?”

    他就跟吃了火药似的。说完直接就闭上了眼睛,说道:“看也看了,我还死不了。你可以走了。”

    他是一副并不打算再说话的样儿。

    病房里一时安静极了,顾世安没有说话,站了那么一两分钟,就往病房外走去。

    她才刚走到门边,床上的陈效直接就拔下了输液管来。赤着脚就下床,追到了门边,将她逼靠着门,咬牙切齿的说道:“让你走你还真走了?”

    他着翻脸一向都是比翻书还快的。

    顾世安低下头没有说话。视线停留在了他那下垂着的手背上。他拔针的时候他拔得有些猛,鲜红的血液从针眼处冒了出来。他自己却是浑然不觉,就那么咬牙切齿的盯着她。

    她原本是不打算管闲事的,最终还是提醒道:“手流血了。”

    陈效低头看了一眼,冷笑着说:“死不了。”

    他说完又继续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似的。

    他手上的血越冒越多,顺着手背滴到了地板上。顾世安看了看,从他的手臂下绕了出去。然后从一旁拿出了一支棉签来,压住了那不停的冒出来的血珠儿。

    陈效抿了抿唇。倒是任由着她动作。

    待到他手背上的血止住了,顾世安低头看到他是赤着脚的,这才又说道:“回床上去,我去叫护士过来。”

    她说完这话,不待陈效说话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陈效在医院里应该是发了不少的脾气的,那护士听说他的针头拔掉了如临大敌一般,重新拿了东西就匆匆的往病房走。

    回去的时候陈效已经躺回床上了,只是一张脸仍旧是黑着的。那护士上前给他扎针他也没有说话。

    他配合。倒是很快就输好了药水。那护士看了看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说道:“胃出血不是小事,医生说得……”

    她是好心的,只是话还没说完陈效那眼神就跟刀子似的射向了她,冷冷的说道:“谁让你多话了?”

    那护士大抵是没见过那么不识好歹的病人,脸哗的一下就涨红了起来。低低的说了声对不起,匆匆的出去了。

    直到她出去了,陈效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他这会儿也不叫顾世安走了,闭上眼睛并不理她。

    顾世安站着是没事可做的,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来。她侧头看过去,孙助理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他朝着顾世安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将食盒放一旁打开来,看向了顾世安,问道:“您吃过了吗?”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说了句吃过了。

    他带过来的是清淡的粥,一看就知道是特地给陈效准备的。他显然已是照顾陈效照顾得麻溜了,用碗盛了出来,端着到床边。让陈效吃东西。

    陈效侧头看了他那粥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确定这东西还能吃?”

    孙助理的脸上就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来,陪着笑脸说道:“医生说了,您现在只能吃清淡些的东西。”

    提出了医生来,陈效总算不再闹腾。抿着唇不说话,但也没有去接安粥。

    陈效不吃,他是没办法的。只得回过头,求助似的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就上前,接过了那粥来。

    孙助理这下倒是识趣得很,很快就退了出去。

    这粥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拿来的,端在手里还是滚烫的。顾世安放了下来,拿了小桌重新摆在了陈效的面前,这才说道:“吃吧。”

    陈效嫌弃的看一眼,到底还是不情不愿的拿起了勺子吃了起来。

    他应该是吃了好几顿这清粥的,脸色并不好看。一碗粥吃了好会儿这才吃完。

    吃过东西他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下来,顾世安收拾了碗,他又让她给他倒一杯水。

    顾世安未吭声儿,给他倒了一杯水。他的药水是还未输完的,她就在沙发那边坐了下来。拿起了不知道是谁放在这边的报纸看了起来。

    陈效的事儿是挺多的,大抵是不想让她嫌着。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又要那样的。就连上厕所也要指使她一番。

    顾世安倒也由着他,见药水快要输完,这才去叫护士过来给他拔针。

    这么一会儿已差不多是十点了,护士还未拔完针,顾世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就将手机拿了出来。

    电话是常尛打来的,她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常尛那边已经下班了,问她在哪儿。顾世安那会儿原本是想和她说说今天找店面的事儿的,但现在显然是不太适合说这事的。她就说自己还在外面。

    常尛倒是未多问什么,只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就回答说一会儿就回去了。

    待到挂了电话,那护士已经拔了针出去了。陈效用棉签摁着手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药水输完也不用人再守着了,顾世安看了看时间,正要说自己要回去了。陈效就开口说道:“孙助理已经走了,你打算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

    他的语气里不带任何的情感。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冒出那么一句话来,没有去看他,淡淡的说道:“药水已经输完了,我留在这儿也没什么事。”

    是啊,她留在这儿确实没什么事。就算是有事,那也是医生和护士的事,她也帮不了什么忙。

    陈效这下就咬牙切齿的看向了她,说道:“顾世安,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这心倒是够狠的。你早就盼着我死了吧?”

    他这脾气发得是莫名其妙的。

    顾世安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多了。你死不死那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

    陈效的牙关更是咬得紧。

    顾世安并未再管她,拿起了放一旁的包来就要走。才刚走到了门口,床上的陈效忽然就闷哼了一声。

    顾世安的脚步顿了顿,原本是要拉开门的。到底还是回过了头。

    刚才还扯高气昂的陈效已经蜷缩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捂住腹部。顾世安最开始怀疑他是装的,待到看到他那惨白的脸,这才赶紧的去叫医生。

    主治医生已经下班了,来的是值班的医生。问了他吃了什么,又让他要静养,情绪不宜过大波动。

    他疼得厉害,那医生只得给他用了止疼的药。

    这么一疼闹得人仰马翻的,直到药效上来,陈效那惨白的脸色缓了下来。那医生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开。

    那么疼了一次陈效显然是已经没有了力气,闭上眼睛靠在床上不再说话。也不去看顾世安。

    他疼这会儿额头上是疼出了汗来的,顾世安到底还是去打了热水来,让他洗漱。

    疼了一阵过后的陈效是虚弱的,不过还是接过了毛巾洗漱。

    他那会儿闹得厉害,这会儿倒是不闹了。洗漱完就闭上眼睛躺在床上。

    已是十点多了,顾世安刚看了看时间,病房的门就被敲响了。一个小护士推开门,欲言又止的站在门口。

    她是怵陈效的,顾世安看了床上的罪魁祸首一眼,快步的走了过去。那小护士就示意她关上门。

    带着顾世安走了几步,确定里边儿的陈效听不到外面的谈话声了,她这才开口说道:“医生刚才交代了,让注意病人的情绪。他的胃出血送来时已是很严重,晚上要多注意。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赶紧告诉医生。”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应了一句好。

    小护士倒是并未多说什么,交代完就走了。

    顾世安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回了病房里。然后去洗手间那边洗了一把脸。

    那边的陈效是闭着眼睛的,她看了一眼。关上了灯,合衣躺在了床上。

    窗帘没拉上,外边儿的灯光是有些亮的。她虽是累了一整天了,但却压根就睡不着。

    病房里是安安静静的,她睁眼就那么看着天花板。手机又呜呜的震动了起来,仍是常尛打来的。她这次没有接,给她发了短信,告诉他陈效在医院,她今晚不回去了。

    她编辑短信的时候另一张床上的陈效就睁开了眼,注意着她这边的动静。直到她这边将手机放下,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他这才闭上了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