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二章:别扭

    顾世安是一点儿也睡不着的,在病房微弱的灯光里睁着眼睛。床那边的陈效估计这一天也折腾够了,没多大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顾世安侧头过去看了看,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在病房里原本就是睡不着的,这一整夜几乎就没怎么睡。那边的陈效稍稍的有动静她就会醒来。

    陈效这一晚倒是没怎么折腾人,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喝水都是自己去的,并未像大爷似的叫醒顾世安。

    他不叫顾世安也不去管,闭着眼睛躺着没动。

    她第二天起来时陈效还是睡着的,她悄无声息的去洗手间洗漱,然后出了门。

    医院附近的早餐店多,但味道却并不怎么样。反正也没事可做,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沿着路走着。

    清晨的街道格外的安静,偶有急着上班的人匆匆走过。顾世安走了那么七八分钟,才在一家老字号的早餐店前停了下来。清晨里大蒸笼里冒着白色的雾气,模糊了里头大师傅的身影。

    虽是还早。早餐店里却是已经坐了人的。有人点了豆浆油条,有人点了包子和粥,正慢慢的吃着。

    顾世安走了进去,看了看墙上的价目表,要了一份蒸饺,又要了一份海鲜粥。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继续研究着墙上的价目表。

    里头的服务员动作是麻利的,没多时就将蒸饺和海鲜粥送了上来。顾世安收回了目光,又让服务员打包一份猪肝粥,她待会儿带走。

    这里的早餐的味道是比医院那边好很好的,她明明一晚没睡好,食欲倒是并不受影响。

    她的早餐还没有吃完,店里的人就多了起来。大多都是熟客,不用看价目表,就能准确的报出要吃什么。

    顾世安将最后一口粥喝完,这才去结账拿猪肝粥。

    回去的路上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她一路回了医院,才刚病房门口,就听到了里头噼里啪啦的声响。

    她推门进去,地上跌了一个玻璃杯。水和玻璃渣子溅得四处都是。孙助理灰头土脸的站着。

    陈效依旧是在床上躺着的,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听见推门声朝着门口看去,随即就又移开了视线。

    顾世安看见屋子里的景象稍稍的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孙助理见到她是松了口气儿的,才刚要说话,床上的陈效就冷冷的说道:“是想让我送你吗?”

    孙助理哪里还敢说话。招呼也没敢和顾世安打,匆匆的退出去了。

    顾世安绕过那一堆玻璃渣子往里走,问道:“带了猪肝粥,吃吗?”

    她说着走到了床边上,将粥打开来。递了勺子给陈效。

    陈效抿了抿唇,没有吭声儿,将勺子接了过去。吃起了粥来。

    顾世安侧头看了看那一地的玻璃渣子,正准备去找东西弄干净。陈效像是猜到她要干什么似的,闷声说道:“不用弄,待会儿会有人来收拾。”

    顾世安没有理他,打扫起了那玻璃渣来。

    孙助理确实是找了人过来打扫的,她才刚弄完,就有清洁工模样的人过来。顾世安就将装好的玻璃渣都递给了她。

    昨天齐诗韵虽是给顾世安打了电话,但她来医院那么久,却是一直都没见过她的。

    陈效身边的人多,医院里有医生和护士。她留在这儿其实是没多大的用处的。等着陈效吃完了粥,顾世安就站了起来,说道:“我先回去了。”

    陈效这下就抬头看向了她。顾世安不待他说话,看了看时间,接着又说道:“下午我再过来。”

    陈效原本是要说什么的,这下什么都没有再说了。拿出了手机来,说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不用,不等他的电话拨出去就出了病房。

    孙助理已经没有在外面了,不知道是离开了还是干什么去了。顾世安路过护士站时脚步顿了一下,走了过去。向里边儿的护士问了陈效的身体状况。

    护士这下就说他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只要配合治疗,不会有什么事。

    顾世安点了点头,向护士那边道了谢,这才下了楼。

    昨晚没睡好她是累的,回到家里,她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开始琢磨起了昨天看的那些店面来。

    她原本是打算理出个头绪来和常尛商量商量的,谁知道脑子迟钝得很。还未理出个头绪来,就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醒来已是一点多,她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她匆匆的去洗手间洗漱,然后打开冰箱看了里头的食材,拿了好些出来煲汤和熬粥。

    熬粥煲汤的空隙里她重新研究了一下那几个店面,给常尛打了电话。两人商讨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那几个店面都不合适。还得再慢慢找。

    常尛这下就说不着急,慢慢来。

    两人手头上资金不多,但开店这位置怎么都是得选好的。

    顾世安点头,琢磨了一下说她再四处去看看。两人说了讨论了半天,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拎着粥和煲的汤去医院时已是下午四点多,病房里是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人。陈效是闭着眼睛的。

    顾世安推开门走过去,将保温盒放了下来。看了看陈效输着的药水,然后将汤盛了出来。

    陈效自然是听到她进来的,这下才坐了起来。

    陈效的一碗汤还没喝完,病房的门就又被打开来。进来的是齐诗韵。她依旧是往常的那副打扮,见着顾世安就皱起了眉头来。

    她大抵是想训斥一下顾世安的,只是还未开口,床上的陈效就淡淡的开口问道:“您过来干什么?”

    齐诗韵并不去答他的话,又看了顾世安一眼,将包丢在了一边,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顾家是什么教养?自己的老公生病住院你竟然不知道?”

    她是一副要挑刺儿的样子。

    只是这刺儿还未挑成,陈效就不耐极了的说道:“谁让你管这些闲事了?不是让你别过来吗?”

    以往陈效都是从不管这些事儿的,所以齐诗韵这刺儿才挑得理所当然的。被陈效那么一说,她立即就恼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说道:“好好,合着是我多事是吧?”

    床上的陈效将手中的碗搁到了一边,没有说话。

    齐诗韵哪里受过这种气,也不多留,拿起了丢在一旁的包包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母子俩的情分是寡淡的,但是从未正面起过冲突的。陈效见她出去眼皮也未抬一下,端起了一旁的汤继续喝了起来。

    喝完了半碗,他将碗递给了顾世安,说道:“愣着干什么,再盛点儿过来。”

    他现在是不宜吃得太饱,得少吃多餐。

    顾世安将他的碗收了起来,说道:“待会儿再吃。”

    陈效倒是未再说话,他是想抽烟的,但顾世安在,他的手碰到烟盒,终究还是没有将烟拿出来。

    他输的药水已经没剩多少,顾世安看了看,就问他还有没有药水。

    陈效这大爷当惯了,压根就不知道有还是没有。一问三不知。

    顾世安索性也懒得再问,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打算去护士那边问问。

    过去问才得知他今天的药已经输完了。

    顾世安正准备回病房,齐诗韵就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看了她一眼,说道:“过来,我有事要和你谈。”

    顾世安是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没走的,稍稍的怔了怔,隋着她走向了走廊的另外一端。

    齐诗韵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走了那么远脚步才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了顾世安,冷冷的问道:“陈效生病的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他生病你竟然不知道?”

    她会问这话,陈效显然是未告诉她她已经摆回老房子的。陈效既然没说,她是不好解释的,这事怎么看都是她的不对,她低着头没有吭声。

    齐诗韵这下就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早就说过,没爹没妈教的女孩子能有什么教养。偏偏老太太就跟鬼迷心窍了似的放着那么多的大家闺秀不选,非要让陈效和你结婚。也不知道你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儿子的婚事她没能做主,越说她脸上的神色越是冷。不等顾世安说任何的话,她接着又说道:“你要照顾不了他,有的是人照顾。你最好赶紧和他离婚,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她后头的话是越来越尖刻的,顾世安不等她说完,就抬头看向了她,淡淡的笑笑。说道:“您放心,我已经搬回了老房子那边。”

    她的语气是平静得很的,但这话里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的。这下轮到齐诗韵愣了愣。顾世安不待她再说什么,就转身往病房的方向走去。这次齐诗韵没有再叫住她。

    顾世安回去时陈效的药水已经完了,护士正在替她拔针。她才进门,陈效就看了她一眼,问道:“去哪儿了?”

    顾世安并没有告诉他齐诗韵找她,回答道:“透气。”

    陈效这下就不再说话了。

    护士拔了针很快就出去。顾世安也不说话。坐着看起了电视来。

    电视上这会儿放的一档综艺节目,她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

    陈效是有些闷闷的,跟着看了会儿,开口问道:“这有意思吗?”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

    他是有些百无聊赖的,视线又在电视上停留了会儿,然后开口问道:“你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

    顾世安眼皮也不抬的回答:“没忙什么。”

    这话显然是不能将陈效给打发了的,他又问道:“没忙什么是在忙什么?”

    顾世安盯着电视的视线就收了回来,看向了他。

    陈效是有那么些不自在的,手抵着唇咳了两声。说道:“我就随便问问。”

    他既然是随便问问,自然是不用人回答也行的。顾世安这下又继续看起了电视。

    这下还未看几分钟,就听陈效那边闷哼了一声。顾世安回过头,他正从床上下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手捂住了腹部处。

    她这下是不能再坐着了的,站了起来,快步的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

    陈效这下就闷闷的说了句不用,顿了顿,接着说道:“就忽然有点儿疼,医生说过是正常的。我要去洗手间那边,你扶扶我。”

    昨晚明明行动都还算是自如的,今天反倒是走不了了。

    顾世安没吭声儿,上前扶了他。

    陈效这人一向都是得寸进尺的,大半的重心都压在了顾世安的身上。走到了洗手间门口。他这才自己扶住墙慢慢的进去了。

    待到上了洗手间出来,他又让顾世安拿纸巾给他擦手。

    他躺了一整天是躺得有些疲了的,也不回床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端着水杯慢慢的喝着水。隔了会儿,闷闷的开口说道:“医生说再住几天就能出院了。回去后得好好的调养,要少吃外面的东西,三餐饮食要规律。”

    他的语气是认真得很的,顾世安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就看向了他。

    陈效是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视线,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搬回去?”

    顾世安是没想到他会提这事儿的,一时就顿了顿。她是要说什么的,想起早上买早餐回来时那堆玻璃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淡淡的说道:“阿姨都会做。”

    陈效是有些悻悻的,隔了会儿才说道:“阿姨做的没你做的好吃。”

    顾世安这下没有吭声儿。

    他大抵也是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这道理的,倒是未再追问下去。转移开了话题,扯起了些有的没的来。

    晚些时候孙助理拿了文件过来让陈效签字,难得的见陈效没有黑着一张脸,不由得松了口气儿。一口气禀报了这些天所有累积下来的工作,这才离开。

    陈效在医院里吃得清淡,顾世安吃得也是清淡的。他这次倒是长了心眼注意到了,待到孙助理要离开时就问顾世安想吃什么,让孙助理给带过来。

    顾世安这下就说不用。

    孙助理对她是万分的感激的,晚些时候送了好些点心过来。

    顾世安忙着找店面以及在医院里伺候陈效,压根就没去想顾承德让她考虑的事儿。

    她这边忘了,顾承德那边去没忘。顾世安这天刚从医院出来,就见到了等在她楼下的顾苏。她仍旧和往昔一样,浓妆艳抹的。

    等的时间应该是有些长了,一脸的不耐烦。看见顾世安就抱怨道:“你去哪儿了?怎么电话也打不通?”

    顾世安的手机在医院就没电了,她这段时间没有工作是闲着的,也不担心有人打电话,所以并未充。

    顾世安没有回答她的话,停下了脚步,扫了她一眼,问道:“你来干什么?”

    顾苏这下就咕哝道:“这鬼地方,你以为我愿意来。”说到这儿她往楼道里看了看,露出了嫌弃来,说道:“在这儿遇见你我就不上去了,我见那边有家咖啡厅,找个地方坐坐。”

    她像是怕顾世安逼着她上楼似的。说完逃似的就往前走。走了那么几步又回头看向了顾世安,让她快点儿。

    她要是没事是不会过来的,也不知道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顾世安的脚步顿了顿,倒是跟了上去。

    到了咖啡厅,顾苏才松了口气儿。兀自点了咖啡,然后才看向了顾世安,问道:“我爸让我过来问你,让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好了没有?”

    她扬了扬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顾世安并不想搭理她,装傻充愣的问道:“什么事?”

    顾苏这下就哼哼了两声,说道:“当然是送你出国进修的事。你少和我装傻,我爸掏钱送你出国进修,你恐怕睡着都要笑醒吧?还装不知道。”

    她一脸的不屑,上上下下的将顾世安打量了一遍,又接着说道:“你别告诉我说你不愿意。”

    这才没几天,竟然就让人过来催了。顾世安完全摸不透顾承德到底有什么打算,就回答道:“我还没想好。”

    “没想好?”顾苏的声音一下子就尖利了起来,说道:“这还用想吗?你知不知道送你出国得花多少钱?”

    她是愤愤不平的。只差拍桌子站起来了。

    顾世安搭了也懒得搭理她,说道:“不知道。”

    顾苏是牙痒痒的。但她过来是有任务的,到底还是忍了下去,问道:“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考虑好?我可告诉你,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

    顾世安就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她,问道:“既然是那么好的好事,你怎么不去?”

    顾苏这下一愣。端着侍应生送上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哼哼着说道:“我当然不用去,我又不像你一样,得自己奔波赚钱。”

    是了,她确实是不用奔波赚钱的。到现在她也未尝过一天上班的滋味。刚开始毕业时,顾承德是在顾氏给她安排了职位的,开始的时候她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到后来索性网也不晒,去也懒得去了。

    她说这话时腰杆是挺得直直的,仿佛多么的光荣似的。她也不在这话题上多停留,接着又说道:“我要是你我就出国去,黎冉已经回来了,她和姐夫两人两情相悦,你待在这儿不是碍人眼吗?你要是出去避过几年,指不定就会遇见那个喜欢你的人了。热恋贴人冷屁股一贴就是那么多年你还不烦?”

    她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替顾世安着想似的。

    顾世安现在才发觉她这口才挺好的,她要是脑子一热,估计也就被她给说动了。

    可惜她的脑子并不热,看向了顾苏,似笑非笑的问道:“我出国进修得花一大笔钱,你乐意?”

    这一家子都是钻到钱眼子里的,对别人为了面子都是舍得的,唯独对她是吝啬得不能再吝啬的。

    顾苏又哼哼了两声,没好气的说道:“我不乐意又能怎么办?再说我再怎么讨厌你你也是我堂姐,总比花在别人身上好。”

    她一下子那么开明大度顾世安是受宠若惊的。她还真是小看顾苏了,连亲情牌现在都打出来了。

    顾世安端起了咖啡慢慢的啜了一口,说道:“那我是不是得感谢你?”

    “感谢就不用了。你就说说,你到底要考虑多久?”她的语气已带了不耐,不知道是谁在发短信给她,她低头看起了短信来。

    “出国这是大事,我总得多考虑一下。”顾世安慢腾腾的回答。

    顾苏这下一下就站了起来,说道:“我要是你就尽快考虑好。我还有事,你要是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我爸说了。你需要什么告诉我就是了,我替你准备。”

    她说完也不多呆,拎着包匆匆的走了。临走时倒是大方了一把,把单给买了。

    顾世安坐着没有动,隔了那么会儿,这才起身离开。

    她脑子里的事儿是多的,回到家里站了许久,这才拿出了手机来充电。才刚开机,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过去看时才发现电话是孙助理打来的,她这下就接了起来。

    才喂了一声,孙助理那边就说道:“太太,您今晚还会过来的吧?”

    他的语气里是带着试探的。

    她在下午回来,晚上就是不打算再过去了的。听到这话就问道:“怎么了?”

    电话那端的孙助理是有些不自在的,开口说道:“您走的这会儿陈总又闹起来了,非要今晚出院。但医生那边说了,还得再观察两天才能出院。您看……您等一下能不能再来一趟医院。我让司机去接您。”

    顾世安哪里想到离开这会儿陈效就又闹出幺蛾子来,他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不能那么快就出院的。

    她稍稍的思索了一下,说道:“我待会儿自己会过来。”

    孙助理那边松了口气儿,却并没有马上挂断了电话。顿了顿,又试探着问道:“您能不能和陈总说一声您会过来,他现在正在……闹、闹别扭。”

    那边应该是不止闹别扭那么简单,顾世安甚至能听得到陈效的咆哮声。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