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三章:嗓子不舒服?

    顾世安在电话这边顿了片刻,应了一声好。

    孙助理是有急智的人,这会儿就拿着手机回到了病房里。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陈总,太太打来的电话。”

    那边的陈效这下歇了下来,听到他不情不愿的问了一声她打电话过来干什么,然后很快将电话接了过去。喂了一声。

    孙助理既然说是她打过去的电话,她自然是不能直接告诉他自己晚上过去的。在电话这边沉默了片刻,问道:“想吃什么,我带过来。”

    这些天陈效已经没有再每顿都吃粥了,医生已说可以吃清淡些的饮食了。

    陈效在那边依旧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儿,回答道:“吃什么都行。没事我要睡会儿。”

    刚才还精神那么好的骂人,这会儿就要睡觉了。他这转变倒是挺快的。

    他大抵是不自在的,说完不等顾世安说话就兀自挂了电话。

    顾世安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占线声,看了手机一会儿,这才去洗澡换衣服。然后给自己煮了一碗面。

    这些天在医院。她的饭几乎都是在外面吃的。外面的东西再好吃,吃多了也难免会腻味。

    她去医院时已是七点多了,进病房的时候陈效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听见开门的声音只睁眼看了她一眼,又侧过身睡了过去。

    病房里并不见孙助理他们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顾世安知道他是装睡着的,将手机和包搁下,问道:“吃东西了吗?”

    这时候多半是已经吃过东西了的。她其实不过是随口问问。谁知道听到这话装睡着的陈效就坐了起来,哼哼着说道:“你不是说你带过来吗?”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真还没有吃,微微的怔了一下,问道:“你还没吃?”

    陈效又哼哼了两声,没有说话。

    孙助理那边一直都是准备得周到的,不可能没给他弄东西吃。多半他闹别扭又没有吃。

    顾世安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我去看食堂那边还有没有吃的。”

    陈效这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情不愿的说道:“食堂里的东西不好吃。”

    顾世安要迈出去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侧头看向了他。

    陈效也只是微微的顿了那么一顿,接着又说道:“在床上躺得都快发霉了,去外面转转,顺便吃了东西回来。”

    他这要求倒是挺多的。

    顾世安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没出现,应该还不可以出去。”

    陈效想也不想的就说道:“谁说不能出去了?今天隔壁病房的还出去过生日了。”

    他倒是知道得挺清楚的。

    顾世安也懒得听他扯,直接就说道:“我去护士站那边问问。如果不能出去就只有吃食堂。”

    陈效这会儿已下床来,拿了一件外套披上,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他说着就往外边儿走。到了护士站,他自己也不问。就在边儿上站着。顾世安上前问了值班的小护士。那小护士看见陈效就直想躲,苦着脸说自己做不了主,得去请示护士站。

    他要出去,显然是没有人能拦得住的。最后还是医生出面,让最多只能出去一个小时。出去后得尽快回来。

    不过就是吃顿东西而已,一个小时完全是足够了的。陈效对于这答复显然是不满的。顾世安不待他说话就连连的向医生保证,一个小时后一定准时回来。

    怕他再为难人,顾世安拉着他的衣袖示意他走。

    陈效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她走。

    外边儿华灯初上,有些冷冷清清的。出了医院,顾世安这才看向了陈效,问道:“你想吃什么?”

    “我对附近不熟。”陈效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这意思就是要顾世安做主了。一个小时是不能去太远的地方的,顾世安低头看了看时间,往左边的小巷看了看,说道:“那边应该有吃的东西。”

    陈效就点了点头。他外边儿虽是穿了外套,但一身的病号服是挺显眼的。顾世安并没有带着他走太远,见巷子里有一家私房菜馆,就带着他走了进去。

    这时候虽然还早,但私房菜馆里却并没有什么人。顾世安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将菜单推给了陈效。

    陈效这下就手指菜单点了起来。明明医生是交代过他要吃清淡的东西的。他这一点起来却是没完没了的。

    顾世安在一旁看着菜单任由着他点,等着他点完,这才将他点的那些不能吃的都划掉,然后将菜单递给侍应生,让他就上这些。

    她做得是干净利落得很,侍应生是为难的,看向了陈效。

    陈效倒是知道自己是无理的,有些儿悻悻的,并没有吭声儿。

    侍应生看出了两人间是顾世安在做主,说了句稍等,拿着菜单下去了。

    等着他走远了,陈效这才悻悻的说道:“有外人在,你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

    他这还是第一次那么没脸。

    顾世安就跟没听到他的话儿一般没有搭理他。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起了茶来。

    陈效这下倒是未再说话,要去拿杯子自己倒茶。顾世安叫了侍应生给他上一杯白开水。

    他这下更是悻悻的,不过倒是未多说什么。

    人不多,这边的菜上得倒是挺快的。陈效的主食仍旧是粥。他点了许多菜,都被顾世安给划掉了,端上来的不过就三个菜。

    他大抵从未那么寒碜过,抿了抿唇。也没有吭声,等着侍应生要下去时这才让他上一碟子点心。这是给顾世安点的。

    吃东西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顾世安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一小碟子点心全都给吃了。然后趁着陈效还在吃东西时去买了单。

    陈效的这顿饭吃得慢,足足的吃了半个小时这才结束。两人离开时他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等到到了外边儿,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就开口说道:“回去也挺无聊的,要不要去那边转转?”

    他说着往另一个方向指了指。

    顾世安不知道他说的那边是哪边,也没有去看。说道:“医生说了只能出来一个小时,还差十分钟到时间。”

    她也不去看陈效,说完就兀自往前走。

    陈效有些儿悻悻的,倒是并未吭声,随着她回了医院。

    陈效没当成回事,里头的护士见两人准时回去是松了口气儿的。去通知医生去了。

    他这出去一趟是挺麻烦的,晚些时候医生又过来查房,检查了一番离开后病房里这才安静下来。

    顾世安在医院里的这些天都是没睡好的,洗漱之后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陈效睡得多了原本就睡不着,见她闭上了眼睛,只得将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顾世安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她是在迷蒙中醒过来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另一张床上并不见陈效的身影。

    她这下就怔了怔,从床上坐了起来。

    待到下床了才发现洗手间那边的灯是亮着的,她原本是想倒回床上的,听到那边传来疑似呕吐的声音,走了过去。

    病房里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走得近了,那呕吐的声音越是明显。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她并没有敲门,直接的推开了洗手间的门。陈效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回过头来,然后直起了身子,漫不经心的说道:“晚上吃但太饱了。”

    顾世安这些天都是没见他吐过的,一时拿不准他是真的吃得太饱了还是有其他不舒服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她说着就接了水,递给陈效让他漱口。

    陈效这下就说了句没事。

    他很快漱了口,然后出了洗手间。他的脸上是看不出舒不舒服来的,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要不要我去叫医生?”

    “小题大做。睡觉。”陈效说了一句,在床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到底还是没去叫医生,让陈效有不舒服就说,然后躺在了床上。

    经过这下她再也睡不着,只是闭着眼睛眼神,注意着陈效那边的动静。

    陈效应该是睡着了,直到天亮都未再有任何的动静。

    待到早上医生过来查房,顾世安就将陈效晚上呕吐的事儿给说了。医生检查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没什么事。让注意饮食,别吃任何刺激性的东西。

    他在医院是住了好些天的,医生让再留院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直接办出院手续。

    顾世安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这边既然是没事,她自然是不用再过来了的。晚些时候就告诉孙助理,她有事要忙。不过来了。

    以她现在和陈效的关系,能过来照顾那么几天已是实属不易了。孙助理暗暗的叫苦不迭,只得硬着头皮的应好。又客气了几句,要安排司机送顾世安回去。

    顾世安就说不用,她还有事,暂时不回去。

    她才刚从医院里出去,就接到了秦唐的电话。问她在哪儿。

    顾世安并未告诉他自己在医院,含含糊糊的回答说自己在外边儿。秦唐倒是未追根究底的问她在什么地方。说让她去他的公寓那边一趟。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一下,倒是没问什么,说自己马上就过去。

    她来过秦唐的公寓几次,倒是熟门熟路的。秦唐那边应该是打过招呼的,她说了要找秦唐,门口的保安直接就放了行。

    到了秦唐的公寓,她摁了门铃。来开门的并不是秦唐,而是律师。

    顾世安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打了招呼。

    待到进了屋。她才看到穿着一身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的秦唐。他大抵是不舒服,脸色并不太好。

    见着顾世安过来他便示意律师和她说,他自己则是去了书房。

    律师找她,自然只会是因为放火事件。律师倒是并未绕圈子,沉吟了一下直接便开口说道:“顾小姐,我在这边要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警察局那边虽是在调查,但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警察那边近期可能会再传您过去问话。”

    微微的顿了顿,他继续开口说道:“您再想想。那天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天的不对劲之处,就在于有太多的巧合。但这些巧合,又是巧合得完全说得过去的。

    顾世安这下就摇了摇头。

    那律师一时没有说话,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们照秦总的吩咐跟踪了那位,但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不过……”

    他说到这儿并没有再说下去,沉吟了一下,说道:“警察那边只是平常的询问,您不必太过担忧。现在您再将那天发生的事都和我再说一遍,再梳理梳理。”

    他这次问得更是仔细,甚至将同事之间关系的好坏都打听得清清楚楚的。两人才客厅里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律师离开时并未有任何的表态。离开得匆匆忙忙的。

    顾世安独自在客厅里呆了没多大会儿,秦唐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顾世安这下就站起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的脸色不好,她也不打算和他谈这些烦心的事儿,试探着问道:“您是不是不舒服?”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回答道:“晚上有点儿着凉了。”

    房子里是冷冷清清的,顾世安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您吃过东西了吗?”

    秦唐揉了揉眉心处,回答道:“阿姨有事回老家了。”

    顾世安这下就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说道:“您想吃什么,我去给您弄点儿吃的。”

    秦唐就让她将就着冰箱里的菜随便做点儿。

    他虽是不舒服,但公事是多的。说着话那边就有电话打了进来。他就往书房的方向去了。

    顾世安在厨房里时是发了会儿呆的,等给秦唐做好吃的,她便告辞离开。秦唐要让司机送她她也没让,自己打了车。

    她的心里是沉甸甸的。也没回家的心思,直接就去了以前的公司。

    她也没有给小王打电话,就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坐着,估摸着里头的人要出来了,她这才出去。

    公司里大抵是加班,迟迟的没有人出来。她就在附近随便吃了点儿东西。

    等到了差不多七点,公司里才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罗韵是出来得比较晚的,她今天倒是并未自己开车,出来之后就站在路边拦车。她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讲着电话,手中的手机一直在耳边。

    顾世安倒也不急,等着她拦了车,这才也拦了一辆车跟上。罗韵并未回家,打了车便直奔市中心那边的酒吧。

    早有人在那边等着她的,她一到她那几朋友就围了上来。几人去吃了西餐,这才回到楼下的酒吧。

    顾世安也跟了进去。

    罗韵一行人在酒吧里一呆就是凌晨一点多,一个个的喝得醉醺醺的。顾世安这一跟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收获,并未再跟下去,打了车回了家。

    她回去得晚,几乎是沾了枕头就睡了过去。

    她是第二天被电话给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手机响了好会儿她这才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孙助理就说道:“顾小姐,能不能拜托您去给陈总办办出院手续?昨晚临时有点儿事,我现在在外地。”他的语气多多少少是带了点儿无奈的,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您是知道陈总的脾气的,要让其他人过去,事情处理得不好他肯定又得发脾气。”

    是了,他这些天是发了很多次脾气的。以至于他走后就没人敢到医院了。

    大抵是怕顾世安不答应,孙助理说完又赶紧的说道:“这些天已经麻烦您那么多次了,实在是抱歉。等我回来一定请您吃饭。”

    他都那么说了,顾世安哪里能不去。只得应了句好。

    孙助理这下就说陈效在医院那边等着办出院手续,得麻烦她尽快过去。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应了声好,等着挂了电话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晚睡得晚,她这一觉睡到了差不多九点。她是知道陈效的脾气的,要是等不到人肯定又得闹。飞快的洗漱,然后打车去了医院那边。

    她过去的时候陈效公司果然是没人在的,只有他一个人呆在病房里。正不耐的打着电话。

    见到顾世安她直接就挂了电话,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顾世安并不知道孙助理有没有告诉他是自己过来替他办出院手续,倒是回答了。

    陈效这下就哼了一声,说道:“他们都干什么去了,让你过来?”

    他没有去看顾世安,说着就将手机丢在了一边。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问道:“孙助理出差了你不知道?”

    陈效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脸,嘀咕着说道:“公司里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顾世安是懒得和他说的,问了医生已经来查过了房,然后就去办出院手续。

    出院手续倒是并不麻烦,在小护士的帮忙之下,她没多大会儿就全办好了。回到病房里收拾起了东西来。

    陈效好歹在这边住了好几天,东西是乱七八糟的。顾世安也不指望他帮忙,自己就收拾了起来。陈效则是时不时的给她递点儿东西。

    收拾好东西并不用她搬,陈效已打了电话叫了司机过来。

    顾世安原本以为办完出院手续自己就功成身退了的,但却并不是。送了陈效到停车场,她正准备要离开。陈效就看向了她,问道:“孙助理没告诉你请的钟点工这几天请假了?”

    孙助理确实是没说这事儿的,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他。

    陈效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就跟一大爷似的说道:“这些东西带回去没有人收拾。”

    是了,这堆乱七八糟的,回去是得收拾的。还有他的衣服,也是得洗了的。

    顾世安没有说话儿,伸手揉了揉眉心。拉开另一旁的车门自己上了车。

    陈效清咳了一声,也跟着上了车。

    陈效大抵是不自在的,一路问着前边儿的司机这那的。他问话司机不敢不回答,恭恭敬敬的回答着。

    他是不肯亏待自己的,车子驶了一段就让司机停下车来。说是阿姨离开有几天了,家里没有菜,得去买菜。

    他就是一大爷,顾世安没有吭声儿,自己就下了车。

    陈效这下也跟着下了车。

    他这胃出血是由长期喝酒引起的,这会儿他倒是知道该养身体了。挑菜的时候时不时的拿点儿这拿点儿那的。正正经经的说他研究过了,这些东西多吃对胃有好处。

    顾世安也懒得管他,任由着他挑选。待到买完了东西,她推着车就去结了帐。

    东西买得多,是司机拎上车的。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事还是怎么的,陈效从超市里出来后心情倒是极好的,嘴角一直都是扬着的。

    家里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阿姨过来收拾了,乱糟糟的一片。烟头酒瓶堆了一茶几。

    陈效是不自在的,说道:“阿姨这段时间都没有过来。”

    顾世安也不说话,放下了东西就开始收拾了起来。他自己大概也是没洗过衣服过的,洗手间里堆了一大堆的衣服。卧室里同样是乱糟糟的一片,床单和被子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换过了。

    顾世安对这儿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声不吭的将该收拾的都收拾了。又将衣服分类放在了洗衣机里。

    比起客厅和卧室的乱,厨房没有开过火,倒是干净整洁很多。

    她收拾的时候陈效就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帮那么点儿忙。唇角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就扬起来。

    只要她回过头,他就会清咳上两声,装作去做别的事儿。那么一连好几次,顾世安忍不住的就看向了他,问道:“你嗓子不舒服?”

    她这话问得是认真得很的。

    陈效这下一下子就黑了脸,收起了笑容来,哼哼了几声,悻悻的说道:“我好得很。”

    他这下也不再站着了。走到了收拾好的沙发那边坐了下来。
Back to Top